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546章 不用为我担心
    “其实,我哥和我嫂子,他们真的很好,可是,他们为什么,孩子的事,我爸今晚那么说--”苏凡望着霍漱清,道。

    “他们应该是没做好准备吧!毕竟孩子的到来,对每个家庭来说都是非常重大的一件事,他们两个也不会草率对待!”霍漱清道。

    苏凡是相信他们夫妻两个人的理智的,可是,结婚以后生孩子,这不是很正常的一件事吗?理智的人,难道就不生孩子了?而且,他们两个是相爱的,这样的话--

    “也许他们是想丁克吧!”苏凡道,“可是我看着嫂子很喜欢念卿--”

    “有些人喜欢别人的小孩,可是自己生孩子很累的,所以呢,你就别去揣测他们两个了,好吗?”霍漱清揽住她的肩,道。

    苏凡笑了下,叹了口气,道:“你说的对,我是不该,我--”

    她低下头,沉默了一会儿,道:“他们都是那么好的人,我不想他们不幸福。”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做事方式,每一对夫妻都有自己的相处方式。婚姻这东西,就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的事,没有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模式,所以,不要用你的眼光和标准去看待别人的婚姻,明白吗?”霍漱清道。

    苏凡点头。

    “而且,就算是有问题,也只能他们当事人自己沟通解决,别人没有办法的。”霍漱清道。

    “嗯,我明白。”苏凡道,“只是,他们两个人--”

    就在这时,门上传来敲门声。

    苏凡赶紧去开门。

    是曾泉。

    “怎么就你一个人?嫂子呢?”苏凡朝门外看看,道。

    “哦,她有点累,就不去了,咱们走吧!”曾泉笑笑,道。

    “好,那我去穿个外套。”苏凡说着,就拉开门让曾泉进来了。

    “来,坐会儿吧!”霍漱清对曾泉道。

    曾泉走进来,霍漱清给他倒了杯水,曾泉一言不发,十指交叉,静静坐着。

    霍漱清觉得曾泉好像有点不对劲,看着他,低声道:“没,事吧?”

    曾泉看着他苦笑着摇摇头。

    他不愿意说,霍漱清也不好问。

    而且,苏凡出来的很快,他们也没时间聊。

    “那我们走了!”苏凡对霍漱清道。

    霍漱清挽着她的手到门边,给她整整衣领,苏凡眼里满满幸福的笑。

    曾泉站在旁边看着他们两个,说了声“我先出去”就拉开门出去了。

    苏凡没有注意到曾泉的异常,霍漱清看了一眼曾泉的背影,对苏凡点点头,道:“赶紧去吧,不用着急回来。”

    “嗯,我知道了。”苏凡说完,就赶紧走了出去,追上曾泉。

    这两夫妻,怎么回事?

    霍漱清心里疑惑着,却想起自己刚刚和苏凡说的话,不禁叹了口气。

    怎么自己也这样的八卦起来了?跟苏凡一样?不行不行,不管什么事,曾泉和希悠都会处理好的。

    于是,这么想着,霍漱清洗漱完毕上床看书去了。

    因为要喝酒,曾泉没有开车,车子是苏凡在开着,可是苏凡视力不是特别好,在晚上就容易看不清,因此车子开的很慢。

    车子,平稳地行驶在长安街上,华灯点点。

    曾泉坐在副驾驶位上,脑袋靠着椅背,转过头看着车窗外那熟悉的景色。

    从小到大,从孩童时代开始,他就从这条路上走过,路两边的景色,变了很多。

    睹物思人,看着熟悉的景色,也往往会想起很多的事。

    当年,在某一年的国庆节,爷爷带着他,希悠的爷爷带着她,他们一起走上了天安门城楼,只是,他们没有好奇到趴在栏杆上去看广场上那欢呼的人群,只是在后面追着跑着。结果,希悠一下子脚扭伤了,坐在那里哭,他就背着她下楼梯,她的眼泪全都粘在了他的衣服上。他还说“你别把鼻涕都滴我衣服上了”,结果她就哭的更厉害了。

    那个时候,他们都还很小很小啊!明明是很多年前的事,现在想起来,好像就在昨天一样。

    想到此,他笑了。

    小时候的她,真的就是个黄毛丫头,可是没想到长着长着,变成了一个让他不能不瞩目的女孩子。

    一起长大的几个小伙伴里,颖之是个假小子,表姐叶璇也是个疯疯癫癫的家伙,站在她们两个一起,方希悠就显得那么的特别。他一直以为是因为对比的问题,可是后来慢慢的,慢慢才知道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不管希悠在何处,她身上独特的气质,绝对是会被人一眼就关注到的。

    于是,当他和她结婚的时候,所有人都说他运气好,娶到了方希悠,那可是方家的方希悠啊!不是普通的人!可是,他丝毫没觉得有什么运气好的,那个时候的他,心里满满的都是此刻开车的这个女人。

    他转过头看着苏凡。

    路灯在她的脸上投下一道道变换的光影。

    “怎么了?”苏凡察觉到他在看着自己,问。

    他转过头,看着前方,道:“没什么。”

    “嫂子怎么没来?是身体不好吗?”苏凡问。

    “嗯,她有点累了。”曾泉道。

    为了不让家里人担心,即使提出要分开住,方希悠也没有在这样的夜里离开曾家。如果那么做了,不管是什么因由,都会让家里人起疑心的。现在,他们不想让大家把精力集中在他们身上。既然要思考,那就安安静静的思考,要是家里人掺和进来,真的就是永远都纠缠不清了。

    “她工作太忙了,你也劝劝她别太累了,身体累坏了就不好了。”苏凡道。

    “嗯。”曾泉应声道。

    今晚的曾泉,好安静,让苏凡很是不适应。

    认识他以来,他简直就是一个聒噪的不行的人。霍漱清总说她话多聒噪,可是曾泉比她更甚。看来,话多这种事,是会遗传的啊!

    嗯,一定是遗传,要不然他们兄妹两个怎么都是这样呢?

    可是,苏凡也注意到曾泉并不是不分场合话多的人,只有在家里人面前他才会话多一点玩笑多一点,虽然已经是三十多岁的人了,几百万人的市长,可是还是那么爱开玩笑,幽默感十足。

    所以,话多啊,也是分着对谁的。

    只是因为他们两个在一起的时候,总是说好多好多,感觉好像可说的太多了,多的说不完的样子,这么一下子安静下来,苏凡还真是不适应。

    于是,她便笑着说:“你是不是害怕我车技不好,所以不影响我?”

    “嗯?什么?”他看着她,好像没听懂她的话,道。

    “没关系的啊,你就算是在旁边说话,我也会开的很小心的。”苏凡道。

    曾泉看着她,好一会儿,这才明白她的意思,不禁笑了下,道:“你就慢慢开吧,我怕说了什么让你一激动,你直接把车撞上护栏了怎么办?慢慢开吧!”

    苏凡“切”了一声,曾泉看着她就笑了。

    其实,她还和当初一样啊,和他认识她的时候一样!

    苏凡也没有再和他说话,只是静静开着车。

    “哎,我说--”曾泉躺在车椅上,头枕着胳膊,看着她。

    “什么?”她问。

    “你想过和霍漱清离婚吗?”他问。

    “离婚?离--”苏凡完全震惊了。

    “完了,好好开车开车。”曾泉见她看着自己,赶紧起身一把抓住方向盘,稳定住了车身。

    “都是我的错,不该和你说话的,你看你,一说话就出问题。”曾泉道。

    “还不是你说些莫名其妙的话啊!”苏凡道。

    “我的错我的错,你权当我没说。”曾泉道。

    苏凡不说话,慢慢开车。

    车厢里又一片安静。

    “你,为什么问这个?”苏凡想起自己之前和霍漱清说的话,现在曾泉这么问自己,她也不得不严肃起来。

    “不是说你当我什么都没说了吗?”曾泉道。

    “这种话是你说我当你什么都没说就真的没说的吗?”苏凡猛地把车子停在路边,盯着曾泉。

    曾泉原本是躺着的,被她这么一下给惊得坐了起来。

    “到底怎么回事?离婚什么的,你不会和嫂子--”苏凡道。

    “你,干嘛这么激动?”曾泉道。

    “开玩笑啊,我能不激动吗?”苏凡道,“你说清楚--”

    “我和你说--”曾泉坐正身体,望着苏凡,双手搭在她的肩上,盯着她的双眸。

    苏凡慢慢才平静下来,曾泉这才说:“我不会有什么事的,我们,也不会--”

    “可是,我--”苏凡道。

    “你不用为我担心,明白吗?”曾泉道。

    可是苏凡被他给说的,眼泪都下来了。

    “这是你说不担心就不担心的吗?啊?你开什么玩笑?离婚是小事吗?怎么可以,怎么可以--”苏凡说着,眼泪不停地往下流。

    曾泉没有办法,只得抽出纸巾给她擦。

    “到底,怎么了,告诉我,好吗?我不想你不开心,我不想你过的不好,我--”苏凡抓着他的手,注视着他的眼眸。

    曾泉愣住了。

    一直以来,他最怕的就是她过的不好,明明知道霍漱清爱她疼她,却还是没有办法控制自己这样的积习。

    而现在,她居然--

    他笑了,无声地笑了。

    “你还笑?曾泉,你是不是脑子出问题了?你--”她不停地打着他,道。

    他笑着摇头。

    她真的不明白,到底怎么回事啊?

    突然间,他揽住她的后脑,在她的泪眼蒙蒙里,他的五官猛地靠近了自己。

    苏凡,怔住了,眼泪顷刻之间全都凝固。

    他的双唇,轻轻落在她的眉心。

    苏凡,呆住了。

    他松开她,静静地注视着她。

    方希悠问他是不是还爱着她,他不知道,他只知道,眼前这个人,对自己来说很重要很重要。

    可是,他爱吗?不爱吗?

    他的目光温柔地注视着她,苏凡抬起头,愣愣地看着他。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