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548章 你带了多少女孩子来
    “如果有了问题,就想办法去解决,你这样消极逃避,根本不会有任何的帮助,最终只会让问题越来越麻烦。”他这么说着,不知道是说给孙颖之听,还是说给自己听。

    孙颖之苦笑了,叹了口气。

    看了眼前面的苏凡,她才笑着说:“迦因和咱们两个在一起,真是被负能量满满包围了。”

    “没有,没有。”苏凡道。

    “我很想知道你和霍漱清怎么会那么好呢?我真是,唉,”孙颖之说着,叹道,“如果有个人能守我三年,能在我的病床边日夜不离,我就算是死,也值了。”

    曾泉看着前面的苏凡,苏凡不知道该说什么。

    是的,她是幸运的,因为遇到了霍漱清,她是世上最幸运的人。

    “可是,再怎么样的幸福,都需要自己去维系呵护的,不是吗?”曾泉看着孙颖之。

    孙颖之愣住了,看着他。

    “颖之,如果你对你现在的婚姻不满,就去想办法改变,要么你和他好好沟通,把你的心里需求告诉他,去解决你们之间的问题,要么就和他离婚。”曾泉道,别说孙颖之,就连苏凡听到这话也都愣住了。

    “你什么都不做,不和他沟通,一天到晚想着这婚姻是你父母强加给你的,想着那个人不是你爱的,和你没有共同语言,有酒精这样麻醉自己,你觉得你这样做就能解决问题吗?你就能开心吗?就算你们364天不见面,可是,总有一天是要见面的吧?见面了怎么办?看着对方恶心的吐还是视而不见?”曾泉道。

    此时,曾泉不知道自己是在说孙颖之,还是在说自己。

    是啊,他说孙颖之,他自己不也是一样吗?逃避,怨恨,多少年都是这样的心境,根本不去解决问题。

    “阿泉--”孙颖之被他这么一说,心里也觉得不对劲,连酒也醒了,或者说她压根儿就没怎么醉。

    苏凡想把车停下来看看曾泉怎么样了,她也听得出来曾泉可能是在说他自己,可是--

    “如果一直坐以待毙,不管发生什么事,都是自己咎由自取。颖之,如果,你想要离婚,那就去离婚,如果不想离婚,就和他好好沟通,想办法解决你们的问题,要是下次再这样借酒浇愁,我直接把你扔进酒缸!”曾泉道。

    孙颖之张着嘴,想要说话,可是还没说出来,就听曾泉对苏凡说:“停车!”

    苏凡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赶紧把车停下了。

    好在周围都是警卫车辆,就算停下来也不会撞到车子或者被撞到。

    “回你家去!”曾泉下车,直接拉开孙颖之那边的车门,对她道。

    孙颖之盯着他。

    她只穿着一件短裙,初冬深夜的风吹过来,还是很冷的,她打了好几个喷嚏。

    曾泉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给她披上。

    这时,她来的时候坐的那辆车上走下来她的警卫。

    “曾市长?”警卫队长问道。

    “送孙小姐回家去!”曾泉道。

    孙颖之盯着曾泉,看了他一会儿,一言不发,下了车。

    警卫队长要去扶她,她甩开就要自己走,苏凡早就下车走了过来,赶紧扶住她。

    孙颖之对她笑着说了声谢谢,就从曾泉身边走了过去。

    寒风中,曾泉看着那两个越来越远的背影,突然有种说不出的悲伤的感觉。

    人啊,总是说别人容易,说自己难。就像镜子一样,只能照见别人的好坏,永远都看不见自己。

    一边走着,孙颖之打了好几个喷嚏,苏凡帮她把曾泉的那件外套扣紧了。

    “迦因?”孙颖之叫了她一声。

    苏凡看着她。

    “那件事,我们只能改天再谈了,抱歉。”孙颖之道。

    “没事没事的,你回去好好休息。”苏凡道。

    孙颖之停下脚步,望着苏凡,苏凡不解。

    看着苏凡的头发被风吹着,良久,孙颖之才说:“我们几个,都是这样在莫名其妙的圈子里绕来绕去,哪怕是到现在都没活明白,都没有你这样的幸福。”

    苏凡看着她。

    孙颖之笑了下,道:“阿泉,他,有空的时候多和他聊聊,他也是一个人憋得慌。”说完,孙颖之就上了车。

    车门关上,车队从苏凡的身边开了过去,从曾泉身边擦过。

    转过头看着那边站着的曾泉,苏凡走了过去。

    “走吧,这么冷的天,你别着凉了。”苏凡道。

    开着车,苏凡依旧是小心翼翼的,可是,她偶尔也转头看看坐在副驾驶位的曾泉,看着他那样陌生的沉默。

    他也是一个人憋得慌吗?

    她想着刚刚孙颖之说的话。

    “哎,你要不要去哪里坐坐?我们先不回家?”苏凡道。

    曾泉不解,转过头看着她。

    苏凡微微笑了,道:“明天就要走了,临走前想和你聊聊天,呃,会不会不方便?”

    “哦。”他只是这么应了一声。

    “嫂子呢?你要不要和她说一声?要不然她会等着你--”苏凡道。

    “你,呃,霍漱清要是回家晚的话,会和你说吗?”他打断她的话,问。

    苏凡简直惊呆了,盯着他。

    曾泉不解,看着她。

    苏凡无奈地摇头。

    “怎么了?”他问。

    “你啊!”苏凡叹了口气。

    从刚才曾泉对孙颖之说的话上来看,曾泉多半也是和方希悠很麻烦,要不然怎么吃饭的时候好好儿的,吃了个饭过来就这样了?还和孙颖之说那样的话?

    于是,本来想说“你怎么连这点常识都没有”这句话的,她都没说出来。

    如果他没有常识,那么她就教他好了。

    “我?”曾泉问。

    “没什么啦!没什么!”苏凡道,“我们还是找个地方喝点东西聊聊吧!我不想回家,你呢?”

    “真是意外啊,霍漱清在家里,你居然还有不想回家的时候?”曾泉道。

    “为什么他在家,我就必须要回去?我又不是他身上的虱子,他到哪儿我就到哪儿。”苏凡道。

    曾泉不禁笑了下,道:“把车停边儿上,我来开。”

    车子开到了一条胡同,即便是到了这个时候,胡同里也依旧是人来人往。

    “下车吧!”曾泉道。

    苏凡朝外面一看,是一个院子门口,旁边就是人潮如织的胡同,全国各地乃至世界各地来的游客。

    跟着曾泉走进了院子,苏凡笑着问道:“这么热闹的地方你都能找到停车位?”

    “那个位置是我的啊!”曾泉道。

    苏凡愣了下,旋即笑了。

    是啊,没什么可奇怪的。

    四合院看起来就是整修过的,虽然夜晚看的不是很清楚。

    一个老板模样的人赶紧迎了过来,和曾泉笑着说着。

    苏凡跟着他们,有一句没一句地听着他们聊天。

    原来,这是曾泉自己的产业啊!他是房东?

    “你怎么把这里租给别人了?缺钱?”苏凡笑着问他。

    “有时候想自己出来坐坐,找个人来打理的话,方便一点。”曾泉说着,就请苏凡走进了里院的一个房间。

    “哦,忘了介绍了,这是我妹妹!”曾泉指着苏凡,对老板道。

    老板愣了下,也不懂曾泉说的妹妹是什么意思,是亲妹妹还是别的什么,却还是陪笑着问候了苏凡。

    曾泉也无所谓老板怎么想他和苏凡的关系,就让老板去给他们拿酒了。

    “你过来下。”曾泉对苏凡道。

    苏凡赶紧跟着他绕过屏风到了后面,曾泉推开窗户,苏凡惊呆了。

    “哇,这是--”她惊叫道。

    他看着她微微笑了,道:“这就是我的梅花源!”

    “梅花源?”苏凡重复道。

    “别人有桃花源,我有梅花源。不过呢,就是花少了点,以前想要带你过来的看的,结果--”他说,不禁笑了下,“虽然规模不是很大,可是花开的时候,还是会很美的。”

    虽然开了灯,可是毕竟是夜里并不能看的很清楚,可是依旧能想象得出雪落花开的美景。

    “你带了多少女孩子来这里约会的?”苏凡笑问。

    她指的当然不是她自己。

    “我不喜欢别人吵吵嚷嚷的,所以,一直都是我一个人。”他说着,看着苏凡。

    苏凡笑了下,没说话。

    孙颖之还真是了解他啊!这家伙该是有多么自闭?

    冷风吹来,苏凡打了好几个喷嚏,曾泉便把窗户关上了。

    老板端着酒进来了。

    “天冷了,咱们还是温酒吧,你会吗?”曾泉问苏凡道。

    “呃,我试试吧,以前过年的时候给我爸温酒,”苏凡看了他一眼,补充解释了句,“是我那个爸爸。”

    曾泉点点头。

    等老板关门离开,曾泉打开屋里的空调。

    曾泉静静坐在沙发上,苏凡隔着茶几拉了一只板凳坐在他对面。

    两个人谁都不说话,曾泉静静看着她。

    屋子里只亮了两盏落地灯,都是古色古香的,那并不是十分明亮的灯光,照着她的面庞。

    她的长发,轻轻垂了下来,看着她那认真的表情,曾泉的心,突然平静了下来。

    这个夜晚,他的心一直都没有办法平静。

    和方希悠那么一场激烈反常的欢好,之后两个人的坦白,而紧接着就是孙颖之,现在--

    现在好不容易安静下来了,好不容易--

    因为是有她在身边吗?她永远都是这样的,她一直都是。

    曾泉这么想着,心却一阵止不住的痛。

    她是他的妹妹,他很清楚,可是,为什么这么多年了,依旧还会眷恋这种和她独处的时光?为什么--

    这样是错的,不是么?他不能这样的,她,是他的妹妹,是他们家的迦因啊!

    “红楼梦里有个场景,你还记得吗?”苏凡突然问。

    “什么?”他坐正身体,看着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