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549章 一大堆姐姐妹妹围着你
    “就是宝玉去栊翠庵跟妙玉求了梅花的那一场。”苏凡道。

    曾泉不语,听着她说。

    “我很喜欢那个场景呢!宝玉拿了花回来,和黛玉宝钗她们一起作诗,黛玉宝钗还说为什么宝玉去了就给花,她们去不给呢?”苏凡道。

    “哦。”他应了声,“呃,这个,场景有什么特别吗?”

    他总归是不理解。

    苏凡笑了,轻轻给他的酒盏里倒了一点酒,道:“你想啊,大雪天,宝玉穿着他那猩红大氅,拿着红花,不是很美的场景吗?如果,今晚也下雪了,外面的花开了,然后--”

    “我要穿着猩红大氅来跟你求花吗?”他笑问。

    “你还真是会联想。”她说道,曾泉端起酒盏抿了口,笑了。

    “不知怎么的,我突然觉得这个场景和今晚好像。”苏凡道。

    说着,苏凡走到了窗户边,看着外面。

    曾泉看着她的背影,脑子里开始想象那一副场景。

    《红楼梦》,那是他儿时必读小说之一,只不过他很小就知道了那里面的什么同性恋之类的,就不懂为什么大人们一定要他来读这种小说呢?

    “有时候啊,我觉得你很像宝玉。”苏凡说着,转过身,背靠着窗户看着曾泉。

    “有吗?”曾泉问。

    “一大堆姐姐妹妹围着你,那么多长辈心疼你--”苏凡说着,曾泉不禁苦笑了。

    是啊,说起来,真是挺像的。而且,爷爷奶奶心疼他,比及贾母对宝玉的溺爱,真是差不多了。

    只是,宝玉有他的黛玉,他又有谁呢?

    酒盏见了底,曾泉想了想,开口道:“以前,我喜欢过一个人。”

    苏凡愣住了,她知道他这么说的话,“一个人”肯定不是方希悠。不过这也没什么可奇怪的,喜欢一个人而已,没什么的。

    于是,她没有表现出惊讶,给他倒了酒,“嗯”了一声。

    他端起酒盏,道:“可是,当时她心里有另一个男人,不管我为她做什么,她都,都没有把我放进心里--”

    “不会吧,还有这种人?”苏凡惊讶道,打断了他的话。

    曾泉看着她,不禁苦笑了下,这家伙,还真是够迟钝!

    不过,迟钝也好啊!至少会少了很多的尴尬。

    “嗯,”他点头道,“就是有这种人。”

    “也真是奇怪,我觉得,你是那种女孩子都会喜欢的人,你忘了当初在云城--”苏凡道。

    曾泉笑了,道:“为什么女孩子都要喜欢我?”

    “明摆着的啊!”苏凡道。

    她的情绪可比曾泉要高多了,她知道他心情不好,她想让他开心点,想让他把心里积压的话说出来,轻松点,尽管不知道这样会不会管用,可是,她觉得自己必须要这样的做,因为,他是曾泉,是她的好朋友,最好的朋友之一,同时,也是她唯一的哥哥。

    曾泉看着她。

    苏凡不禁笑了,无奈地叹了口气,道:“看来你今天是想让我好好夸夸你。好吧,那我和你说吧。呃,不管男女,其实都是视觉动物,是不是?对一个陌生人产生好感,最开始都是从外表相貌开始的。如果你身边走过去一个衣衫褴褛的乞丐,你肯定不会多看一眼,只想离的远一点,生怕把自己的衣服弄脏或者传染了什么可怕的细菌。可是,如果是一个衣着光鲜的美女呢?肯定愿意上去聊几句吧!要是美女主动和你说话,那心里简直是乐开了花了,是不是?”

    曾泉皱皱眉,道:“你这是--”

    “我说的只是普遍规律。”苏凡道,“我再说说你吧,你长的很不错啊--”

    苏凡这话说出来,曾泉笑了。

    “我说的真的,你外表很不错啊!颜值高,女孩子喜欢。第二,你身上那种高冷,那种总是拒人千里的感觉,让女孩子对你充满了神秘感和好奇心。有着两点,你就足以成为万人迷了。要是那些女孩子知道你爸爸是部长,更是要粘着你了。”苏凡道,曾泉笑着仰起头。

    “其实男女都一样,就这两点最吸引人了。长的好看,别人喜欢接近。高冷气质,又让人有种想要窥探秘密的冲动,女人是很好奇的,而男人呢又是喜欢征服的。所以,这两点,放在男女身上都适用。”苏凡道。

    曾泉点点头。

    “所以我说那些女孩子都那么喜欢你,就是这个原因。而你说的那个,呃,就是有点不能理解了。”苏凡道,她一脸思虑的表情,看着曾泉,“那个女孩子,是不是脑子有问题?”

    曾泉愕然。

    “感觉她不合常理啊!哪怕她心里有喜欢的人,可是,世上有多少男人能比你更有吸引力?”苏凡道。

    曾泉看着她,没说话,他知道现在是她的推理阶段,不管对错,他还是不要打断好了,这样听着她的天方夜谭,也挺好的。

    “除了霍漱清,我实在想不到谁还比你更--”苏凡认真思考了几分钟,得出了这个结论。

    曾泉叹了口气,道:“你看,你觉得霍漱清比我--”

    “那是当然了,霍漱清--”苏凡道。

    “切,老男人一个--”曾泉道。

    “你给我住嘴!”苏凡打断他的话,曾泉笑了。

    “哎,我说你什么时候能不要这么护着他?男人是不能惯的,你惯他太厉害,他可就拿起来了,自以为很了不起,就不会把你放在眼里了。”曾泉道。

    苏凡叹了口气,道:“好吧,那我不胡说八道了,你说吧,继续你之前的话,那个女孩子呢?你是因为人家不喜欢你,所以你才那么喜欢她的吧?”

    “啊?你这又是什么理论?”曾泉道。

    “犯贱理论!”苏凡说着,坐在他身边道,“人天生就喜欢犯贱,呃,犯贱这个词呢,可能有点不对,应该说人天生就喜欢征服,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征服成功之后的快感,绝对超越一切。所以,很多男人会花费很多的心力去追求一个女人,钱啊物啊,会花很多,可是一旦这个女人跟了他了,他就立马转头去找另一个女人,继续追求。女人呢,没有男人这么夸张,但是呢,如果自己喜欢的人,而那个人之前并不喜欢自己,经过自己的努力而让那个人爱上自己的话,那种成就感也不是一般的,只不过女人在成功之后转换目标的比较少而已。”

    曾泉点头,道:“所以你觉得我喜欢那个女孩子,就是因为我的犯贱心理驱使的?”

    “差不多!”苏凡道。

    曾泉看着她,揪住她的耳朵,苏凡疼得大叫。

    “说你哥犯贱,我看你是不想活了!”曾泉说着,手虽没有用力,可是也没有松开。

    苏凡推开他的手,他就松开了,她揉着耳朵,道:“你也太狠了,揪人家耳朵?”

    “给你一点教训,让你没大没小的。”曾泉说着,端起酒盏就喝了一口,却没想到酒盏被她一把夺了过去,酒洒到了她的身上。

    “你干嘛?”曾泉道。

    “不让你喝了,这是我温的酒,你欺负我,我就不让你喝。”苏凡道。

    说着,她还坐在离他远的地方,环抱着双臂,也不看他。

    曾泉看她这是在和自己生气,心里笑了,坐在她旁边,看着她,道:“好了好了,别生气了,好歹我是你哥啊,你也尊重尊重我一下啊!这么欺负我,让我这个做哥哥的脸往那里放?”

    苏凡嘟着嘴,不看他。

    “好妹妹,饶了我,成不?我跟你道歉了--”曾泉说着,脑子里猛地闪出一个场景。

    那次,黛玉生病了,宝玉去看她,宝玉戏说了紫娟一句“若共你多情小姐同鸳帐,怎舍得叠被铺床”,黛玉就和他生气了,然后宝玉就这样求着黛玉别生气。

    黛玉--

    他看着苏凡,怔住了。

    苏凡转过头看着他,一脸莫名,不知道他怎么了。

    “你,怎么了?”她问。

    “哦,哦,没事,没事。”他这才醒过神来。

    可是,他就这样盯着苏凡,一直盯着她。

    苏凡被他吓住了,看了他一会儿,赶紧推推他,担忧地问:“你,你怎么了?没事吧?”

    他摇摇头。

    “对不起,我不该那么说你的,你--”苏凡看着他,道歉道。

    “没事,没事,我和你闹着玩儿的!”曾泉说着,起身坐在自己原来的位置,和她分开了。

    一坐过去,他就拿起酒盏,对她道:“哎,给你哥倒酒!”

    苏凡看了他一眼,看他这样子也正常了,便开玩笑道:“你这人还真是难伺候,跟我端起架子来了?”

    说着,她摸了下酒壶,酒凉了,就坐在小板凳上继续温了一遍。

    “没办法,咱们见面太晚了,要是从小一起长大,看我不把你当使唤丫头!”曾泉道。

    “切,还真拿自己当少爷了?”苏凡道。

    曾泉笑了。

    他的黛玉啊!

    还真是个悲剧!

    不管到何时,宝玉黛玉,就是个悲剧。

    可是,他比宝玉幸运,因为他的黛玉没有死,还在他的身边,只不过,变成了他的妹妹。

    这样不是也很好吗?人啊,又何必吹毛求疵呢?这世上,从来都没有完美的啊!

    “好吧,你继续说你喜欢的那个女孩儿吧!我听着。”苏凡看着他,道。

    曾泉却摇摇头。

    “怎么了?”她问。

    “既然过去了,就不想再提了。”他说着,放下酒盏,看着她。

    “切,真没劲,我还刚打算挖点你的八卦呢!”苏凡道。

    他的心情,真的是好了吗?想说又不说--

    曾泉却笑了,道:“我可不敢,要是你把我的秘密满世界去宣传怎么办?我就没路走了。”

    是啊,过去就过去了,何必再提,何必再执着呢?

    如果他是宝玉,那么,她就是他的黛玉,而他要娶的人,是他的宝钗。黛玉没有离他而去,宝钗,却要走了!

    “问你一个问题。”他想到此,问道。

    “嗯,什么?”她问。

    “你觉得宝玉和黛玉结婚好呢,还是宝钗?”他问。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