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550章 夫妻不能像我们这样
    “湘云!”苏凡却说。

    “湘云?”他愣住了。

    “黛玉太过矫情心思重,和她那样的人在一起生活会很累很累。宝钗呢,又很完美,事事完美,其实只有自己心里苦,可是,就算是心里苦也不说,这样的人,也是很可怜的,她自己什么都不说,给身边的人也会很大的压力。而湘云呢,性格很活泼,而且又和宝玉很有共同语言,又是伙伴又是恋人的话,我觉得会更好一点,他们生活会幸福。”苏凡道,“不是有红学家还说湘云的原型就是脂砚斋么?所以,也许雪芹先生最终给宝玉选的也是湘云。”

    曾泉沉默了。

    “不过,我这都是自己瞎猜的,自己瞎说的,我的感觉而已。人生,总是没有办法完美的,是不是?能做你知己的人,不见得可以是个好妻子,毕竟生活里有太多琐碎的事,生活太过现实。而一个完美的女人,给自己太大的压力的同时,也给周围的人压力。”苏凡说着,望着曾泉,沉默了片刻,认真地说道,“你,不是宝玉,这个世上也没有宝玉。所以,不用去套用什么故事,只要选择自己的选择就好。”

    曾泉望着她。

    “每一对夫妻都会出问题,毕竟,身边的伴侣不是我们自己,就算是自己,自己也有讨厌自己的时候,是不是,何况是另一个完全不同的人呢?”苏凡道。

    曾泉点头,看着苏凡给自己倒上酒。

    “有时候会觉得他不够理解你,会希望他不要瞒着你什么,可是--”苏凡说着,叹了口气。

    “怎么突然这么说?”曾泉看着她,不解道。

    “其实,前阵子,我和霍漱清也,出了些问题。”她沉默了片刻,道。

    “你们,怎么了?”他问。

    苏凡便把前前后后的事和曾泉说了一遍,曾泉简直不敢置信,盯着她。

    “你,离家出走?”他问。

    苏凡嘟嘟嘴,不说话了。

    “你几岁了,还离家出走?”曾泉道。

    苏凡看了他一眼,道:“你就别再批我了,我妈已经把我骂了个狗血淋头,你就别骂了。”

    曾泉叹了口气,却道:“你这样也不错,嗯,做的好!”

    “你,说什么?”苏凡不解,道。

    “我说你做得好啊!”曾泉道,“我一直担心你会对霍漱清言听计从,不管他做什么你都没有怨言,嗯,现在看来,你还是有点脾气的,好,嗯,应该鼓励!来,咱们干一个!”

    苏凡愣住了,盯着曾泉。

    “来啊,把你的杯子端起来,咱们干一个。”曾泉道。

    “你,不是有问题吧?干嘛,干嘛还鼓励--”苏凡道。

    “你刚才不是说了吗?如果一个人总是把什么都藏在自己心里,不光是让自己感到压力很大,也是给身边的人压力。”曾泉道,“你要是把这事儿视而不见,自己在那里胡思乱想,还真不如离家出走去发泄一下呢!”

    苏凡笑了。

    亲哥哥就是不一样啊!

    以前她就好像有个哥哥疼自己,没想到她真的有个哥哥,有个这么好的哥哥!

    “那么你呢?”苏凡举杯和他碰了下,喝了酒才问。

    “我?我怎么了?”曾泉不解。

    “你现在还是喜欢着那个女孩吗?”她问。

    曾泉怔住了,反问道:“你呢?你还喜欢覃逸飞吗?”

    苏凡也无言以对。

    “其实,我现在也慢慢想明白了一件事,你喜欢一个人,爱一个人,是你自己的心情,你想要爱这个人,那就放在心里好了,看着她幸福快乐,这就足够了。”说着,曾泉望着苏凡。

    哪怕她不知道他说的人就是她,可是,他依旧希望自己的心意,最后的心意,一直以来的心意可以传达到她的心里。哪怕是不能成全自己这份感情,可是这么说着,好像也是在给自己一个慰藉,给自己一个交代。说出来,心里就会放下了,不是吗?很多爱,因为没办法说出来,才变得越来越重,重的让自己没有力量去看见其他的风景,眼里只有自己的那份执着。

    是啊,放在心里,看着她幸福快乐,这就足够了!

    “这个世上,很多事都我们人力无法控制的,两个人能够相遇,能够聊得来,要靠缘分,可是,想要在一起,好像依靠的就更多的,很多的很多的因素。”曾泉道,“这些年,我一直没有办法放下那个女孩子,甚至我想过找到她和她在一起,可是,人,总是不能自由的,是不是?不是说你想做什么就可以做什么,身上还有责任,没办法推卸的,对家族的责任,对家庭的责任,对未来的责任。可是,那么多的责任,只会让人越来越孤独,越来越想要拥有一个自己想要的人,和那个人在一起--”

    苏凡望着他,沉默不语。

    “当和自己的伴侣产生矛盾的时候,就会想,如果我和心里的那个人在一起,是不是就不会有这样的事了?她是不是会更理解我,和她在一起我是不是更轻松一点,就不会有这么多的烦恼?可是,一切都只是如果,自己想多了,只会让自己越来越陷进去,越来越痛苦,越来越没办法和身边的那个人交流,最终--”曾泉说着,给自己倒了酒,仰起头喝掉了。

    是吗?她是不是也这样想过?和霍漱清闹矛盾的时候,她是不是也想过和逸飞在一起会更--

    “你,还爱逸飞吗?”曾泉看着苏凡,问。

    苏凡闭上眼。

    那三年的种种,没有办法视而不见,逸飞--

    “可是,迦因,不管逸飞过去怎么对你和念卿,不管你的心里怎么看待他,现在,他要结婚了,他,不再属于你,他--”他望着苏凡,道。

    泪水,从她的眼里涌了出来。

    “很痛苦,是吧?”他叹道。

    苏凡不语,抽出纸巾擦去眼角的泪。

    曾泉苦笑了,叹了口气,道:“只能选择一种,选好了,就这样就好,这样就好。”

    “如果真的像你说的那么容易,你还在这里感叹什么?”苏凡擦着泪,道。

    “是啊,你说的对,没那么容易的。”曾泉说着,给自己和苏凡倒上酒。

    “我昏迷的那阵子,那个时候,我做过一个梦。”她说,曾泉没有打断她。

    “我梦见在槐荫巷那边,你和嫂子,还有我,还有我妈,咱们都在那里。逸飞来了,我们几个约着一起玩。后来,我,我看见了霍漱清,他没有结婚,他一直在等我,他,他站在那个紫藤花下面,在巷子里等着我。”苏凡说着,泪水如同珠子一般不断线。

    曾泉走过去,把纸巾递给她,她接过来擦着眼泪,对他笑了下。

    “是不是很奇怪?好像是自己的潜意识一样。他和我说,他一直在等着我,他没有爱过别人,他也没有结过婚,他就在那里等着我,等着长大,等着--”她说着,顿了下,“我想,如果真的那么好,如果真的是那个样子的话,我们之间,或许,会比现在更简单,就不会有那么多的波折,该有多好。”

    曾泉不语。

    “可是,现实不是那样的,对不对?这些日子,我一直在想,我到底想要什么,现在这样的生活,是不是我想要的?我没有办法和我妈,和嫂子一样游刃有余地处理所有遇到的事情,我甚至没有办法区分什么是真什么是假,甚至到现在还会怀疑,自己是不是根本就配不上他!”她说着,仰起头苦笑了。

    “我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我,不知道自己变成了什么样子。”苏凡道,顿了下,她接着说,“我知道霍漱清很好,真的很好,太好了,可是,有时候我觉得他距离我好远好远,其实是很多时候我都这么觉得。我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或许我一直以来都不知道,只是,因为过去,我知道自己的身份,我只要乖乖的和他在一起就好,什么都不要想就好,可是,现在,毕竟我们结婚了,是不是?我们是夫妻,是不是?夫妻就不能像我们这样,这样--”

    曾泉轻轻拍拍她的肩。

    “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了!这次的事,我看着江采囡手机里那么多和他交流的短信,我不知道自己该怎么想,我不该怀疑他吗?我--我想,我怀疑的不是他,而是我自己,我一直都在怀疑自己,没有一刻安心过,我--”苏凡道。

    “我该做个什么样的人?去做自己的事业,还是做他的妻子?我妈说,这二者是可以结合的,我的事业围绕着霍漱清的话,我就--”苏凡道。

    “那就不是你了,是不是?”曾泉道。

    苏凡点头,笑了下,道:“我觉得我做不了,我,做不到。”

    “那么,你怎么办?”曾泉问。

    “我,不知道。我想强迫自己去做到,可是,这些日子,我觉得自己越来越迷茫,越来越不知道自己是谁--”苏凡道。

    “你是迦因!”曾泉道。

    苏凡却苦笑了,长长地叹了口气,道:“我觉得,从过去到现在,我一直都是苏凡,你们说的迦因,我总是觉得,好像自己只不过她的替身,只不过是和她长的一模一样出现在你们的面前,让我妈和爸爸不再有遗憾,而我,不知道迦因是谁,我--”

    “那就好啊!这就好了啊!”曾泉道。

    苏凡不解,看着他。

    “你就是苏凡,那就做你的苏凡,不用去在意别人的眼光,你就像过去的那个你一样,只是执着地爱着一个人,坐着自己的要做的事,不管环境怎么险恶,不管面对怎样的艰险,坚持着自己的信念,不认输,不放弃,坚持着一直往前走。”曾泉注视着她那依旧含泪的双眸,“苏凡,你忘了你是怎样的人了吗?”

    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