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560章 这一家子怎么了
    “小雨,我不认为这是覃逸飞的错。被一个人爱,不是错,而是说明这个人有值得爱的地方,这不是错。如果覃逸飞都没有错的话,你姐姐又有什么错?你姐姐和覃逸飞说过吗,说过那种‘我虽然嫁给霍漱清了,可是你要等着我,你不能和别人结婚’这种话吗?没有吧?她从来没有让覃逸飞等着她吧?那么,现在覃逸飞和敏慧之间的现状,又和你姐姐有什么关系?你姐姐脚踩两只船了吗?没有吧?她一直都是只爱着霍漱清的吧?好吧,我觉得她和覃逸飞之间也不是单纯的朋友关系,我觉得他们之间也有某种说不出的爱恋,可是那又怎么样?那是过去的事了。换做你是你姐,在那种困境之下,有个男人对你好,对你的女儿好,无偿的好,不求回报,你难道不会对他动心?我觉得你姐那几年就算是对覃逸飞动心了都没有任何的错误,这是人之常情,如果她无动于衷,那她才不值得任何人喜欢。”

    曾雨陷入了深思。

    她从没和人说过这些,自然也没有人和她说过这些话。

    苏以珩是哥哥一样的人,虽然没有血缘关系,却也和亲哥哥没有差别。

    “娇娇,正因为覃逸飞在那几年不求回报的帮助了迦因,我才觉得他是个真爷儿们,他干的才是一个爷们儿该干的事。所以,不管他和敏慧结果怎么样,覃逸飞,在我苏以珩眼里就是真男人!”苏以珩道,曾雨,惊呆了!

    曾雨转过头,良久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

    苏以珩看着曾雨,道:“娇娇,你想要做点事,我会愿意帮助你,可是,如果你这样糊涂--”

    “为什么你们要这样?为什么--”曾雨落泪了,望着苏以珩,“你们都帮着她,都--”

    “我们还是回家吧!等你什么时候情绪稳定了,我们再谈工作的事。”苏以珩打断她的话,让司机直接把车子开到曾家,并给曾泉打了个电话。

    此时,曾泉正在某部委谈工作,为了他那个市里的一个项目在忙着。接到苏以珩的电话,他就挂掉了。

    苏以珩见状,也知道曾泉现在是怎么回事,便没有再给曾泉拨过去,只是给妻子拨了一个,道:“我先送娇娇回家去,有点事和阿泉商量,你自己去看孩子吧!”

    “娇娇出什么事了吗?”妻子顾希在电话里问。

    “没什么,我和阿泉有事,等我这边忙完了就过去我妈那边找你们。”苏以珩说完,就挂了电话,看着曾雨。

    曾雨依旧面无表情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到了曾家,苏以珩送了曾雨去曾雨的房间,然后就一个人坐在客厅里,偶尔和李阿姨聊几句。

    李阿姨知道曾雨之前和苏以珩在家里说的事,现在看着曾雨本来要去苏以珩公司的,结果两个人都回来了,然后曾雨一个人在房间里待着,而苏以珩--

    “珩少--”李阿姨想了想,还是和苏以珩开口了。

    “什么事,李阿姨?”苏以珩礼貌地问道。

    李阿姨是照顾过曾泉的人,在苏以珩面前也是长辈,尽管她只是曾家的勤务人员,可苏以珩还是对他很尊重。

    “珩少,娇娇呢,她还年轻,没经过多少事儿,有时候说话做事也不见得顾及到全面--”李阿姨道。

    “我知道,李阿姨,有些话,我能劝的会劝她,毕竟是自己的妹妹,您放心。”苏以珩打断李阿姨的话,道。

    刚才他和曾雨聊天的时候,曾雨没有顾及李阿姨在场就说那些话,苏以珩也知道李阿姨肯定会和自己解释的。

    “那就谢谢珩少了!”李阿姨忙笑着道。

    “还有,李阿姨,娇娇这事儿,您就别跟进叔和文姨说了,他们知道了会担心的。这事儿,我跟阿泉和希悠来处理。”苏以珩道。

    “好好,我自然不会和曾部长他们说的,那就麻烦珩少了。”李阿姨也没想到苏以珩说,便赶紧说道。

    “您别和我客气。”苏以珩说着,曾泉的电话就来了。

    “以珩,什么事儿?”曾泉问道。

    “哦,我在你家等你,你那边什么时候完事儿?有事儿和你说。”苏以珩道。

    “还要一会儿,可能要到下午--”曾泉道。

    “行,那你忙完了就和我说,我去接你。我就先回家去了,顾希要去我妈那边看孩子,我陪她过去一下。”苏以珩说道。

    “那也行,哦,以珩,是什么事?你--”曾泉问。

    “我回头再和你说,你去忙吧,先别管了,没什么要紧的。”苏以珩说完,就挂了电话。

    挂了电话,苏以珩就起身了,李阿姨也一起站起来。

    “李阿姨,有件事,麻烦您了。”苏以珩道。

    “您说,珩少。”

    “娇娇情绪有点不太对,您多注意着她一点,要是有什么事儿,您就给我打电话。”苏以珩叮嘱道。

    李阿姨也感觉到了曾雨的不对劲,答应了苏以珩却说:“在家里盯着她没问题,可是她出门了怎么办?我不能--”

    “您不用担心,我会安排人盯着她的,只要她出门了,您就别管了。家里这边儿,就烦您多费点心。等我和阿泉希悠商量过了再说。”苏以珩道。

    “我明白,谢谢珩少。”李阿姨说着,苏以珩就走出了曾家。

    上了车,苏以珩才想了想,给方希悠打了个电话。

    同样的,方希悠也是在忙着公事,只不过她接了苏以珩的电话。

    “以珩,怎么了?”方希悠问。

    “我刚从你们家出来。”苏以珩道。

    “你过去了?有事儿吗?”方希悠道。

    “有点事儿,我要跟你和阿泉说说,咱们三个找个时间见个面谈谈。”苏以珩道。

    方希悠不知道苏以珩要说什么,以为是自己和曾泉分居的事,因为曾泉和苏以珩是无话不谈的兄弟,这件事就算曾泉和苏以珩说了,她也不奇怪。只是现在,她不想受外界干扰,一听苏以珩说三个人谈,就立刻拒绝了。

    “抱歉,以珩,我可能没有时间,有什么事的话,你们两个自己商量吧!”方希悠道。

    苏以珩也不知道曾泉和方希悠的事,听方希悠这么说,也想不到是方希悠不愿意和曾泉见面的原因,而是以为方希悠真的很忙,的确,方希悠是很忙,所以他也没多想。

    “行,那我和阿泉商量吧,只是,”苏以珩顿了下,才问了句,“希悠,你没注意到娇娇有什么不对劲的吗?”

    “娇娇?”方希悠把文件递给下属,走向会议室,“娇娇怎么了?我最近都没和她聊过,她怎么了吗?”

    “哦,那没事了,你忙你的,我和阿泉说。就这样,挂了!”苏以珩刚要挂,就听方希悠问了句,“敏慧那边怎么样?”

    “没事儿啊,挺好的。”苏以珩道。

    “那就没事了,我有点担心敏慧,看她那么兴高采烈的准备婚礼,我,”方希悠说着,不禁叹了口气,“我就想起了我结婚前的时候--”

    “都过去那么多年了,你还想这些做什么?事情都过去了。”苏以珩打断她的话,道。

    “可是总感觉好像,有些地方好像的样子。”方希悠走到会议室门口,停下脚步,道。

    苏以珩愣了下,却说:“希悠,你难道现在还在怀疑阿泉?”

    “怀疑什么,没什么可怀疑的了。”方希悠道。

    “希悠,事情都过去这么多年了,你没必要再去想。有些事,起因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过程和结果,特别是结婚这种事。并不见得所有人都是因为相爱而结婚的,这一点,你应该很清楚。至于阿泉这些年怎么过的,他是怎么对迦因的,你应该比任何人都清楚。你不该再这样怀疑了。”苏以珩道。

    方希悠却苦笑着叹了口气,道:“没事了,你也别劝我了,我现在都想通了,好了,就这样吧,我还有事儿。”

    说完,方希悠就挂了电话。

    苏以珩突然有点奇怪了,这一家子人都怎么了?好像大家都在为了苏凡不高兴,可是,苏凡好像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唉!

    回到洛城的苏凡和霍漱清,两个人开始各自忙自己的事。

    霍漱清一到洛城就去上班了,苏凡回到家里照顾嘉漱,好几天没有见到儿子,苏凡的心里难免内疚。

    “你看咱们嘉漱可能干了呢!我带出去啊,比别人家的孩子明显就聪明多了,咱们嘉漱--”张阿姨一见苏凡就笑着说,不停地夸着孩子,明明是霍漱清和苏凡的儿子,张阿姨感觉就跟自己孙子一样,总是偏心的不行。

    苏凡抱着孩子只是笑着。

    “你身体没事儿了吧?”张阿姨问苏凡。

    “嗯,没事了,不过,我要准备去一趟榕城,机票都买好了。晚上就走。”苏凡道。

    “榕城?”张阿姨问。

    苏凡点头,道:“要去一趟我婆婆那边,看看能不能把老太太接过来。”

    张阿姨“哦”了一声,苏凡便说:“我和霍漱清已经商量好了,到时候给老太太专门请一个照顾的人,您就不用费心了,老太太现在的状况也不是很好,我们也不能老是让姐姐姐夫来照顾她。”

    “是啊,毕竟霍省长是儿子嘛!”张阿姨道,又问,“那个桐桐,是不是快要大学毕业了?”

    “没有,不过她今年圣诞节假期要回来,不知道能不能来洛城呆阵子。”苏凡道。

    “那孩子很讨人喜欢呢!”张阿姨道。

    苏凡笑着说:“是啊,不过她说谈了个白人男朋友,她妈妈可愁了,母女两个人为了这事儿还不开心。”

    张阿姨点头,却笑道:“找个老外也挺好的。”

    “是啊,可是姐姐不能接受啊!她还是喜欢让桐桐找个中国人。”苏凡道。

    两个人聊着,嘉漱就开始哭了。

    “是不是饿了?我给他冲奶粉。”苏凡道。

    “没事没事,我来吧!”专门带嘉漱的保姆阿姨道,苏凡看着儿子被张阿姨抱着去喝奶粉,心里也觉得很是愧疚。

    念卿是她母乳喂养大的,虽说母乳不多,可孩子好歹是在前半年吃够了的。可是到了嘉漱的时候,奶水不够,加上她身体也不好,就直接给孩子断奶了。

    很多人说,哺乳的过程也是培养和加深母亲和孩子感情的时候,苏凡总觉得自己和嘉漱少了这个。

    等到,等到从榕城回来,她就要好好照顾孩子了。其他的事,慢慢来吧!

    苏凡这么对自己说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