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565章 怎么又扯到一起了
    “他?”覃逸飞愣住了。

    苏凡笑了,道:“没想到吧!我也没想到,那天和他去的时候,真是惊呆了。”

    覃逸飞笑了下,没说话。

    “人啊,总是看不出来的,内心里总是有那么一块柔软的地方,深深藏着,不让别人去碰触。”她说。

    覃逸飞看着她。

    “走吧,我们去喝点茶。”苏凡对他笑了下,走进了前面的茶房。

    覃逸飞是这里的大老板,店员们都知道,老板一来,自然是全力侍候。而覃逸飞每次来这里,都是喜欢喝山茶花的花茶。

    “你尝尝这个,是新出来的。”覃逸飞让服务的姑娘泡了一壶,对苏凡道。

    “有什么特别吗?”苏凡问。

    “你尝尝就知道了。”他坐在她对面,望着她,脸上是平静的微笑。

    苏凡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刚倒出来,鼻尖就一股淡淡的香味袅绕。

    “好像不完全是山茶花啊!”苏凡道。

    “你尝一下。”覃逸飞微笑道。

    苏凡端起茶盏,轻轻抿了一口,然后又大口喝了。

    “这个--”苏凡看着他,道。

    “龙霞山那边有个茶园,把那边的绿茶和山茶花瓣放在一起,做成茶包,放置半年,等到来年山茶花开的时候,拿出来泡了喝,实验了下,感觉还是不错。”他说道。

    苏凡不可思议的盯着他。

    “这还是从你那儿学的,你以前不是说你在家里把玫瑰花的花瓣和绿茶包在一起吗?不过,因为绿茶和山茶花的季节不同,所以在绿茶采摘之后要立刻保鲜起来,等到花开的时候拿出来。我让他们实验了两年,今年才算是成功了。所以,今天就特意请你过来品尝一下。”他面带微笑,介绍道。

    苏凡,惊呆了。

    她没想到他会记着这些事,没想到--

    不该多想的,不该。

    苏凡对他笑了下,端起茶盏,又喝了一盅,道:“你不是很忙吗?还有心情捣鼓这些?不怕耽误你赚钱?”

    他也笑了,端起茶盏,道:“要是只记着赚钱不享受生活的话,人不就变成机器了吗?而且,我本来也不是很喜欢赚钱的。”

    “打住,知道你这话说出来多招人恨吗?”她说,覃逸飞笑了。

    “不过,你说的对,的确是不能老想着工作什么的,人生还是应该有很多的乐趣,除了工作。”她说着,又叹了口气。

    “怎么了?”他见她叹气,问道。

    苏凡有点无奈的笑了,道:“霍漱清啊,他总是工作啊工作,感觉一点清闲时间都没有。有时候想和他出去哪里玩两天,还没出门,事情就来了,然后我就只能一个人去逛街。”

    他是可以想象她的那种生活的,因为他母亲多少年就是那么过的。嫁给了一个从政的男人,而且这个男人到了一定的高度,他就不属于家庭了,不管是妻子还是孩子,任何一个家人都要围着他转,正常的家庭生活只能在他清闲有时间的时候,而他的时间,工作之外的时间,还有很多是要和他的同僚,上级下级平级聚会。家人,对于这样的男人来说,不知道是什么。

    不过,覃逸飞相信霍漱清应该会分多一点精力给家里,尽管那点精力也非常非常少。

    “他们是国家的人,不是一个家里的人。”覃逸飞笑了下,道。

    苏凡看着他。

    “我爸也是那样的,所以,我能想象的出来你说的场景。不过,我想,清哥他应该做的比我爸,还有他爸要好点的。”覃逸飞道。

    不管到什么时候,他总是会习惯性的维护霍漱清,哪怕他爱着霍漱清的妻子。

    苏凡也无奈地点头笑了,道:“是啊,他们都是国家的人。我哥以前也和我说过这样的话,他说我爸就是那样的,一个星期都见不到两次,别说是谈谈什么事情了,有事情要么是和我妈说,要么就是给我爸打电话,打过去的时候还很多都是秘书接。我妈也是,我哥和小雨离开家不在的时候,那么大一个院子,就她还有家里的勤务人员。”

    覃逸飞不语。

    嫁给霍漱清的苏凡,迟早都是面临着那样的境遇的,可是,那是她的命运,她嫁给霍漱清那样的一个男人,就无法避免那样的命运。他,没有办法。

    苏凡见他不说话,感觉自己好像突然说多了,便笑了下,端起茶盏,里面却空了,刚要给自己填满的时候,他已经拎起茶壶给她倒茶了。

    “谢谢!”苏凡道,“你这个方法真的很妙,而且这么一弄的话,茶更好喝了,我应该跟我弟弟建议一下,让他也试着这样包装来卖我家的花。”

    听到这话的覃逸飞却笑了,苏凡望着他。

    “你这是让他做赔本的买卖了。”覃逸飞道。

    “赔本?”

    “当然了,这样做出来的茶,不见得有多大的市场,至少目前不会太大,这个需要宣传炒作,让这种做茶和喝茶变成一种新的生活方式,这样才会有客源。额,时间长了应该才会赚到钱,不过在赚钱之前,要投入很多才行。你弟弟是专门卖花的,你让他把钱投到这方面来做,可能会让他破产。”他说。

    苏凡笑了,道:“你说的对,好像真是这样的。”

    “不过呢,现在中产阶层的人很喜欢尝试新的东西,要是把这种制茶的方式和文化联系起来,倒未尝不是一条路子。”他说。

    “逸飞?”她叫了他一声。

    “啊?什么?”他不解。

    苏凡微微笑着望着他,道:“你刚才还说你对赚钱没兴趣,我看你的脑子里啊,可不是这么说的哦!随便一想都是点子。”

    覃逸飞笑了,道:“我就是偶尔没事的时候瞎想的,只不过都是些玩乐的东西而已,不是正经的--”

    苏凡摇头,道:“其实你说的这些,都很不错啊!像这种制茶的方法,结合我们榕城的茶文化还有我们的花圃一起来宣传的话--”

    覃逸飞笑着摇头了,苏凡看着他。

    “没有没有,你说的很对,我觉得你现在很有想法。”覃逸飞含笑望着她,道。

    苏凡的脸颊不禁微微泛红,这是她中枪后第一次有了血液燃烧的感觉,有了真的想要做什么的想法。

    覃逸飞认真地注视着她,好像这视线穿越了这么多年的隔阂,又回到了当初。

    “谢谢你,逸飞,谢谢你这样说。”她说。

    “我只是,在说事实。其实,你是个很有想法的人,你--”他没有说下去,他不能说“你不该只是站在霍漱清的背后”,这样的话,他不能说。

    苏凡端着茶盏,低着头,良久都没有说一个字。

    “雪初--”他叫了她一声,她抬头望着他。

    她的眼神,在他看来一如当初。

    他的心,还是不禁顿了下。

    她对他微微笑了。

    覃逸飞良久注视着她,风从耳畔吹过来,桌边的香炉里余香袅袅。

    “雪初,你想做什么?”他问。

    “我,”苏凡顿了下,苦笑着摇摇头,叹了口气,道,“孙小姐,就那个,孙小姐,”她说着,特别强调了一下,覃逸飞明白是谁,点点头。

    “孙小姐和我嫂子说,想让我和她一起做礼服设计,我嫂子说孙小姐想要换掉夫人的设计师,想要我和她一起。可是我没有做过这方面的工作,就连婚纱,我也是半路出家的,可是我又觉得这是个好机会,可以拓展我自己的道路。”她望着他,说着,覃逸飞边听边点头。

    “于是我这些日子一直在家里画草稿,准备拿出一点东西来和孙小姐详谈,可是,我根本画不出来,一点思路都没有。”苏凡道。

    覃逸飞听着,道:“额,那你觉得你的问题在哪里?是不是担心做不好?”

    苏凡点头,道:“我挺没自信的。我--”

    “其实这件事,我觉得你倒不如先放一放,如果你没有思路的话,赶鸭子上架反倒是做不出来好的设计。设计这东西,完全要靠灵感的,是不是?如果把自己逼的太紧,就变成交作业了,设计出来的东西没有灵魂。”他建议说。

    “嗯,你说的对,所以,我想换个思路,做做其他的事。”她点头道。

    “香水的这个想法,我觉得你这样想很好。”覃逸飞道。

    苏凡望着他。

    覃逸飞陷入了深思,道:“我们可以把念清的经营范围扩大,现在只是有婚纱,我们可以把香水加进去,等你做礼服设计的时候,我们也可以加礼服,包啊什么的,不是都可以吗?四少的小姑和林默都在做首饰方面的设计,如果可以的话,也可以请她们加盟进来,叶姑姑你是知道的吧?她设计的首饰,还是很有特点的。之前林默和她一起做过。”

    苏凡点头,她知道叶慕辰的小姑是知名的首饰设计师,而叶慕辰的妻子林默也是那个工作室的一员。

    “我们可以把念清做成一个真正的时尚品牌,大力推广。不过,要想推广到全世界的话,我们一开始就要用最严格的要求,从设计,到制作选料,再到生产过程,必须要做到最好。”覃逸飞道。

    苏凡点头,道:“嗯,你说的对,质量是第一。只是,现在时尚品牌,不管是国外还是国内都是很多的,我们想要杀出去,占领市场不容易。”

    “那就要有一个核心的理念,一个可以把所有的产品联系起来的理念。”覃逸飞道,“这就是你要想的了。”

    苏凡望着他,他那么认真的表情,让她突然意识到,自己和他谈的是工作,而不是--

    只是,原本决定,甚至已经分开的两个人,怎么又扯到一起了?当初她把念清主体搬到洛城,不就是为了和覃逸飞断了来往吗?怎么现在又,又把事情搞大了?

    良久,苏凡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覃逸飞哪里知道她心里的担忧,只是给茶壶里添了水,然后给她倒了一杯。

    “逸飞,我--”终于,她开口了。

    覃逸飞望着她。

    苏凡望着眼前的茶盏,那里面的水,平静的在杯子里一动不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