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566章 你的决定呢
    “逸飞,我,我想,我们,不该见面的。”她说。

    他的眉毛微微动了下,望着她。

    她抬头,想要注视他,可是又不敢和他的视线相接。

    他知道她为什么这么说,可是,他--

    “逸飞,谢谢你,过去,还有现在,谢谢你,为我,还有念卿,还有念清做的一切,我--”她说不出来,她知道她应该说“我不想影响你的生活”,可是,这样的话,她不知道怎么说。

    覃逸飞没有说话,静静坐着。

    到了这时,他才知道她这次来找他的目的。

    “逸飞,我最想看到的,就是你的幸福,就是你能像过去一样,我想--”她说不下去了。

    他依旧没有开口。

    “我可以什么都没有,我可以什么都不做,这辈子,就这样,在家里照顾孩子,可是,我不能,不能再--”她没有说完,他就开口了。

    “雪初--”他叫了她一声,她抬头望着他。

    “我最想要看到的,就是你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成为你喜欢的那种样子。我不想看着你找不到自己,不想看着你成为任何人的影子,我想看着你,成为苏雪初,自由坚强的,雪初!”他说着,她的泪就不自主地涌了出来。

    “你不用担心,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我,现在知道,我应该做什么。”他认真地望着她,道。

    苏凡却不懂他在说什么。

    “一直以来,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他说着,顿住了,“我好像也找不到自己了,好像也忘记了自己曾经是什么样子,忘记了自己--”

    “逸飞--”她低低叫了他一声。

    覃逸飞对她笑了下,道:“其实,我们都是一样的人,一样脆弱,一样的,容易迷失。变成别人希望的样子,却忘记了自己该怎么走路。”

    苏凡沉默了。

    “不过没关系,总会找到的,总会知道自己该去做什么,该,选择什么。”他望着她,道。

    良久,两个人谁都没说话。

    就在覃逸飞要开口的时候,苏凡却先开了口。

    “逸飞,有件事,我可能不好说,可是,我想,你能告诉我一个答案。”

    他望着她,静静听着。

    “你,”话在嘴边,她却说不出来,那句话,她怎么都说不出来。

    覃逸飞只是静静望着她,等待着她的问话。

    “逸飞,我不想你因为我而错过了自己的幸福!”她说着,两只氤氲的大眼睛注视着他。

    覃逸飞愣住了,良久,他都说不出一个字。

    “对不起,逸飞,我,我这个人很自私,在过去的那几年里,我一直贪恋着你对我,对念卿的好,我明知,明知,可是我没有办法,没有办法离开你,如果,如果我早点离开,而不是以那样的方式结束一切,我--”她有点语无伦次。

    不是因为她不知道该说什么,而是,而是,情绪。

    覃逸飞起身,坐在她身边。

    苏凡抬头,望着他,泪水,从她的眼里滚了出来。

    “雪初--”他低低叫了她一声,苏凡望着他。

    他却微微笑了,道:“不是你自私,而是我,自私的那个人,是我。”

    苏凡的嘴唇,颤抖着。

    “不是你贪恋着我,而是,我,我一直没有办法离开你,我明知道你心里有另一个人,我知道你爱着那个给你戒指给你念卿的人,可是我,我就是没有办法说服自己离开,哪怕是,哪怕是你和清哥团聚了,我也没有办法--”他说着,鼻腔里好像被什么液体充满了,苏凡闭上眼,泪水就流了下来,流在了唇边。

    他注视着她流泪的样子,那眼泪,如同尖刀一般割着他的心,如同这些年的思念一样的灼人。

    “对不起,雪初,我,”他顿了下,接着说,“我知道,这些年,我给你和清哥造成了困扰。清哥他很大度,可是,我没有办法,没有办法继续这样下去,我,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办。对不起,雪初--”

    苏凡转过头,任由泪水涌出。

    他静静凝视着她,道:“雪初,你不用担心,我知道该怎么做,我--”

    她望着他,他却说不出话来。

    轻轻地,他拥住了她,轻轻地拥着她,任由她的泪水沾湿自己的衣衫,只是那么拥着她,那么静静地坐着。

    时间,无声地流逝着,一点点,一丝丝,从指间流走。

    “雪初,能答应我一件事吗?”他认真地望着她。

    苏凡不语。

    “让我为你做最后一件事,可以吗?”他问。

    “什么事?”她问。

    “让我们一起,把念清做成一个匹配你梦想的品牌,可以吗?”他的神情,是那么的认真,苏凡却说不出话来。

    “这,是我最后一个愿望,也是,唯一的一个!”他轻声说着。

    苏凡转过头,闭上眼,一言不发。

    两个人从花圃离开,覃逸飞开着车子,把苏凡送到了槐荫巷。

    车子停在路边,他看着她离开,看着她的背影越来越远。

    他长长地呼出一口气,玉湖边潮湿的空气就充斥着,好像,身体里突然有种从未有过的轻松。

    要为她做最后一件事,为她,也为自己。

    想好自己该走的路,做出自己的选择。

    于是,他掏出手机,按了个号码出去。

    “四哥,嗯,是我,逸飞。”他和电话里的叶慕辰聊着。

    接到电话的叶慕辰大惊,直到覃逸飞说完了,他才回过神,道:“那你什么时候有空,我们见面谈吧!”

    “嗯,好的,这边我处理完了就去找你。”说完,覃逸飞就挂了电话。

    挂了电话的叶慕辰静静坐着,久久不动。

    “你怎么了?”一个柔软的女声穿进他的耳朵,他回头看着她。

    “没什么,没什么。”他说着,起身,“准备好出门了吗?”

    “嗯,我给你们都准备好了,你要早点带孩子回来。”妻子微笑道。

    他揽着妻子的腰,俯身亲了下她的额头,久久不语。

    “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妻子担忧地问。

    “没有,没有,你在家忙你的。我们就走了。”说完,他松开妻子,朝着楼里喊了一声,楼梯上传来两行脚步声,接着就是孩子们争吵的声音。

    “爸爸,哥哥又不让我去!”女孩抱怨道。

    “你是个女孩子,打什么猎啊?这是男人干的活儿。”男孩道。

    “你算什么男人,你只是比我大五分钟而已,臭屁小孩儿!”女孩倔强地说。

    “好了好了,你们两个别吵了,乖乖跟着爸爸去。晚上我们吃野味啊!”妈妈笑着说道。

    两个孩子在前面打打闹闹往门口走着,妻子看着他们的样子,无声笑了。

    “默默--”叶慕辰突然回头叫了妻子一声,妻子不解地看着他。

    “明天我们准备回去吧!”他说道。

    林默“哦”了一声,也不问原因,就说:“那我准备一下东西,明天早上就走吧!”

    和叶慕辰结束了通话的覃逸飞,刚刚准备开车离开,车窗户上就传来一阵轻轻敲击玻璃的声音,他惊呆了,看去--

    “以珩哥?”他愣住了。

    苏以珩一言不发,只是走到副驾驶位,拉开车门坐了上去。

    “我们,呃,不如我们去找个地方谈谈?”苏以珩看着他,道。

    覃逸飞不知道苏以珩怎么会突然出现,自己刚刚和苏凡分开,苏以珩就过来了,难道说,苏以珩在跟踪他?

    按照苏以珩的手段,跟踪什么人简直是小儿科。可问题是,苏以珩为什么要跟踪他?

    既然是跟踪,苏以珩一定知道他和苏凡见面了。

    不过,就算苏以珩知道也没关系。

    “去哪里?”覃逸飞问。

    “我给你指路,你开车就行了。”苏以珩道。

    于是,覃逸飞就把车子开到了马路上,苏以珩给他说着,他就静静地开着车。

    很多话,都不需要明说,两个人都是聪明人。

    慢慢的,覃逸飞觉得有点不对劲了,苏以珩居然让他把车子开到了苏凡以前住的那个旧房子那里,就是他已经买了的那个旧房子。

    “这一片还真是破旧啊,怎么没有买下来开发呢?这个地段,做房地产的话,应该会不错的。”苏以珩看着外面那破旧的小区楼房,道。

    “我准备把这边买下来,就等着政府挂牌了。”覃逸飞道。

    “这要整体开发才有价值,这一片都要重建,如果没有整体效应的话,没有意义的。”苏以珩道。

    “嗯。”

    车子,停在了苏凡那个楼的下面,苏以珩也没有说停,覃逸飞就停下了。

    今天,苏以珩要找他谈的就是苏凡吧,覃逸飞已经知道了。

    “上去吗?”覃逸飞问。

    “嗯,走吧!”苏以珩道。

    两个男人,一前一后,在那狭小的楼道里走着,寂静的楼道里响起有节奏的脚步声。

    偶尔有人开门下楼,一看这两个上楼的男人,完全惊呆了。两个人的衣着完全就不是在这种地方出没的人啊!

    看着这两个浑身上下散发着贵气的男人从身边走过好久,邻居才醒过神,赶紧下楼,结果楼下果真停着一辆超级豪华的车子。

    覃逸飞开了门,苏以珩跟着走了进去。

    一股冷气就扑了过来,里面比外面更冷。

    “抱歉,这里,没有水喝,也没有暖气。”覃逸飞道。

    “没事,我看看。”苏以珩说着,在这不到六十平米的小房子里走了两步,几乎一转头就能把屋子里对于一切都看完了。

    覃逸飞看着他。

    “她过去住在这样的地方?大冬天带着刚生的孩子?”苏以珩边看边问。

    “嗯。”覃逸飞应声道。

    她是谁,他们都清楚。

    “怪不得--”苏以珩似乎是自言自语样的叹息了句,然后回头看着覃逸飞,“你的决定呢?逸飞?”

    覃逸飞看着他。

    “迦因来了,是吧?”苏以珩问。

    “你都知道了。”覃逸飞道。

    苏以珩示意覃逸飞坐在沙发上,可是沙发那么小,两个大男人根本坐不下,覃逸飞就给自己搬了把椅子坐着。毕竟苏以珩是大哥,他还是很尊重他的。

    “我今天来找你,只是想和你好好谈谈,我想听你的真心话。你不用顾忌什么,你不用把我当做是敏慧的哥哥,也不用担心我会和霍省长说什么,我们,只是两个男人的交谈。可以吗?”苏以珩坐在沙发上,望着覃逸飞,道。

    “你想听我说什么,以珩哥?”覃逸飞问。

    “随便什么都好。当然,我关心的是,你会不会和敏慧结婚,因为敏慧是我唯一的妹妹,她的幸福,是我最关心的。”苏以珩道。

    覃逸飞沉默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