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572章 做不到是余情未了
    病房里,陷入了一片奇怪的安静,静的似乎只有输液管里的液体滴下的声音。

    两个男人四目相对。

    从小到大,往事在眼前快速闪过。

    他们是兄弟,虽然没有血缘,霍漱清照顾覃逸飞,覃逸飞敬重霍漱清,而现在,他们两个人因为爱着同一个人而在这里--

    “小飞,不管你和敏慧怎么样,我都不会说什么。可是,我不希望你再踏入苏凡的生活,踏入我们的家庭!”

    “哥--”覃逸飞叫了声。

    “如果你还当我是你哥,就做好你一个弟弟的本分,每个人,有自己的本分!”霍漱清看着覃逸飞。

    本分--

    覃逸飞望着苏凡,良久不语。

    霍漱清看着他,终于转回视线。

    “小飞,不要再让她影响你的人生了。”霍漱清道。

    覃逸飞什么都没说,缓缓转过身,拉开门走了出去。

    门口,站着父亲的秘书。

    “逸飞--”秘书叫了他一声,覃逸飞却没有回答,大步走向了电梯。

    夜里,电梯里的人很少,只有三个,另一对还是准备下楼去散步的孕妇和准爸爸,夫妻两个人十指相握,幸福地微笑着。

    覃逸飞看着他们,

    好像又看见了苏凡,看见了最初的苏凡,他的雪初!

    雪初--

    “雪初是我给她的名字!”

    霍漱清的话,突然出现在他的耳中,他怔了下。

    电梯停下来,门打开,他才反应过来,跟着那一对夫妻走了出去。

    女人手里的小手包突然掉在了地上,刚好掉在覃逸飞的脚边,他便弯腰捡了起来。

    “谢谢!”女人和丈夫都对他说。

    “不客气。”他说着,看着这一对年轻夫妻朝着出口走去。

    曾经,他遇到雪初的时候,也是这样。他帮了她,她对他微笑致谢,他就记住了她。可是,现在,这段记忆在他脑子里浮现的时候,苏凡身边,站着霍漱清。

    他苦笑了,其实,他一直都是在做一件不可能的事,爱一个不可能的人。他爱她,他想关心她,想帮助她,想要为她安排好一切,可是,这些,都应该是那个站在她身边的男人要做的,他,他能做什么呢?到头来,他只是做了一个破坏他们夫妻感情的一个罪人吗?

    霍漱清是很清楚他和苏凡的事,清楚他对苏凡的感情的,可是霍漱清从来都不说,根本没有表现出来。没有表现并不意味着他愿意接受,不意味着他开心。

    他们是夫妻,而他对苏凡的感情被霍漱清深知,在这种状况下,霍漱清怎么不会对苏凡心生芥蒂呢?就算霍漱清再怎么对他好,怎么把他当做弟弟,怎么爱苏凡,怎么不表现出内心真实的感情。可是,试问哪个男人会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妻子和另一个男人走的那么近?

    从今晚霍漱清说的话来看,霍漱清一定是怀疑了,就算不是怀疑,也是对苏凡有不满,对他有不满。霍漱清的这种情绪,肯定会影响苏凡,会在未来他们的婚姻生活里表现出来。

    他们,是不会离婚的,不是吗?霍漱清做到了今天的位置,是绝对不会和妻子离婚的。苏凡的出身,霍漱清的未来设定,都不允许他们离婚。可是,如果霍漱清不爱她了,怀疑她了,她还会幸福吗?

    不会的,绝对不会的,不是吗?他很清楚,苏凡的心在霍漱清的身上,如果苏凡对他有一点点的动心,在霍漱清不在那些岁月里,苏凡就和他在一起了,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可是,要是霍漱清因此不爱她了,她怎么办?

    覃逸飞坐在车里,拿着打火机,不停地打开灭掉,打开灭掉。

    在停车场巡逻的保安,远远就看见一辆车里,一明一灭,明暗交替着。

    摇曳的火苗,如同他此刻的心。

    他想为她做最后一件事,想帮她最后一次,这次结束了,他就可以放心离开她,他就会离开。可是,她出事了,她险些失去了生命。而霍漱清,也将他最后的一个希望打破了。

    或许,从一开始,他就不该想着为她做什么,为她考虑是霍漱清的本分,不是他的,可是他总是放心不下她,看着她郁郁寡欢,看着她迷茫,他就没办法安心。可是--

    手机,在黑暗寂静中响了,是父亲打来的。

    “爸--”覃逸飞道,他的声音有点沙哑,父亲听见了。

    “还在医院?”父亲问。

    “没有。”他说。

    “我在家里等你,陪我喝两盅。”父亲道。

    父亲极少喝酒,在家里更是如此。尽管官场上很多时候要靠酒,可也许是有霍伯伯的缘故,父亲极少在工作应酬中喝多喝醉,偶尔喝了也不会醉醺醺回家。在家里,只有节日不上班,或者是来人才喝几杯,其他时间基本是不碰酒的。今晚--

    覃逸飞没有多想,他也知道父亲今晚是有事要找他谈。

    车子,开到了槐荫巷的家里。

    “爸--”覃逸飞走进父亲的书房,问了声。

    “去看过你妈了吗?”父亲问。

    “去了,她睡着了。”覃逸飞道。

    “坐吧!”父亲说道,覃逸飞就坐在了父亲对面的沙发上。

    “迦因怎么样了?”父亲问。

    “还在昏迷着,医生说要明天可能才醒来。”覃逸飞道。

    “漱清在那边?”父亲问。

    “嗯。”

    “把酒倒上吧!”父亲道,覃逸飞就往眼前的两个白酒小杯子里倒上了酒。

    父亲还是喜欢喝白酒的,偶尔喝,也是选择白酒,可是他很少喝,他受不了白酒的那股烈性。

    “今天陪着爸喝点白的,爸知道你平时都不喝这个。可是呢,男人要喝点烈酒,才能明白很多的事。”父亲道。

    覃逸飞便端起酒杯,问:“要不要让厨房准备点下酒菜?”

    “等会儿就端过来了,你先陪我碰一杯。”父亲道。

    烈酒从喉咙里流下去,覃逸飞觉得辣的有点不舒服。

    看着儿子咳嗽的样子,父亲道:“身为男人,不喝白酒怎么行呢?来,慢慢喝!”

    覃逸飞不懂,父亲今晚这是怎么了?

    “爸,您要和我说什么?”覃逸飞道。

    “你,和敏慧解除婚约,是为了迦因吗?”父亲问。

    覃逸飞没有意外,父亲怎么会不问呢?

    “不是。”他答道。

    “你难道不是因为心里放不下迦因,才不能和敏慧结婚吗?”父亲道。

    可是,他并没有直接回答父亲,道:“爸,直到今天,直到今天见了她,我才知道我再也不能这样下去了,我不能强迫自己去和一个并不爱的人结婚。我知道敏慧她很好,真的很好,特别好,好的,让我觉得我自己根本配不上她。可是,不管她是好是坏,不爱就是不爱。”

    父亲不语,只是看着他。

    “这些年,我一直强迫自己去爱她,去接受她,可是,我根本做不到,我--”覃逸飞道。

    “你做不到是因为你对迦因余情未了!”父亲打断他的话,覃逸飞望着父亲。

    “逸飞,男人啊,这一辈子总会遇到一个让自己放不下的女人,你越是没办法放下这个女人,这个人在你的心里就越是走不了,她会让你觉得这个世界其他一切都是无关紧要的,你只要她就足够了。”父亲道。“可是,我要问你,你的人生,难道只要她就够了吗?你不需要其他的东西了吗?你的梦想呢?你的抱负呢?难道都没有了吗?”

    “我--”覃逸飞说不出话来。

    “这些年,你做的很好,可我从来没有肯定过你的努力和你成绩,能做到现在这样的地步,你已经,很了不起了。”父亲望着他,沉默了下,道,“那么,我现在要问你,你心里还有梦想吗?你还有想做的事吗?你可以不结婚,你可以不成家,可是,我要问你,你身为覃逸飞这个人,你想要什么?你想要做什么?你想拥有什么?难道你想在你垂垂老矣的时候,看着自己这一辈子,想不起来自己活在世上是干什么来了吗?”

    覃逸飞微微张口,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孩子,如果,你想要做点什么,你想要实现你的抱负,会很艰难,这个世上没有什么事是可以轻而易举就成功的。可是,因为艰难,你的人生才精彩。人生,不是看你最终得到了什么,金钱地位,不是这些。人这一辈子最大的财富,是你在面临困境的时候,解决困难,拯救自己,一次次接近目标的过程,这些,才是你做人最大的宝藏,没人可以夺走。”父亲道。

    在覃逸飞成长的岁月里,父亲从未像今晚这样和他谈话。

    他沉默了。

    “女人,一个让你心动的女人,怎么会不能遇上呢?可是,如果一个男人一辈子只是为了讨一个女人欢心而不去成就自己的事业,只是守着一个女人,你觉得这样的男人,会有人喜欢吗?恐怕那个女人也不会喜欢他!爸爸知道,你现在已经很成功了。可是,我想问你,你愿意为了迦因放弃你现在的一切吗?你愿意吗?”父亲问。

    “我会!”覃逸飞的答案让父亲震惊了。

    即便是覃春明,即便是在政坛沉浮几十年、位及人臣的覃春明,也还是被儿子的选择震惊了。

    “我会为了她,放弃一切。”覃逸飞道。

    他的答案,那么的肯定,覃春明闭上眼睛,长长地叹了口气。

    “爸,您说的对,一个男人要有自己值得骄傲的事业,只有爱情没有事业的男人,也不会说成功的男人。可是,成功的定义,不是每个人看到的那些。您说的对,人生最大的财富,不是金钱地位,而是自己的经验。在我看来,成功,是实现自己心里的梦想,不管这个梦想是大还是小。”覃逸飞道,他顿了下,“爸,我,如果不能看着雪初幸福,不能看着她找到自己,找到自信,不管我的公司做到多大,纳税多少,我都不会感觉到成功。您说,我现在做的很好,可是,在我看来,我根本什么都没有做到。我没有帮助我爱的人,找到自信,我只能看着她处在迷茫之中,看着她找不到自己,看着她成为另一个男人的影子。我知道她不愿意成为一个影子,不愿意成为一个符号,她是一个有梦想的人--您说一个男人要有梦想有抱负,一个女人也应该有梦想有抱负,她的梦想和抱负不该是学着做一个合格的官太太,而是去走她自己的路,去寻找她自己的人生价值,而不是--”

    “你想的这么好,她同意了吗?你为她设计的这些,她接受了吗?”覃春明反问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