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576章 你们都给我滚
    “跟漱清好好说话,不要使性子。”母亲在她的耳边低声说。

    苏凡只有点头。

    极其不放心的,罗文茵和丈夫离开了,临走前给护工交代了好多好多,还不满意的说“怎么都是不如张阿姨放心”,却也离开了。

    霍漱清送岳父岳母上了电梯,才慢慢折回了病房。

    病房里,护工见霍漱清进来,主动出去了。

    可是,夫妻两个人在的病房里,谁都不说一句话。

    苏凡看着他,见他在一旁接电话,默不作声,直到他挂了电话,她才说:“你回家去吧!”

    “你不打算和我说点什么吗?”他坐在病床边的沙发上,看着她,道。

    “你想知道什么?是不是,逸飞退婚,是我给他建议的?”她问。

    “你觉得我想知道的是这个吗?”他反问道。

    “霍漱清,我不知道,你别再问我了,求你了,求你别再管我了,别管我了。”她用被子蒙住脑袋,道。

    他却把被子拉开,苏凡又把被子蒙上去,他又拉开,两个人就这样扯着。

    苏凡一下子坐起身,盯着他,眼泪从眼里涌了出来:“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我不该来榕城,我不该见逸飞,我,我就该死了算了--”

    “啪--”病房里,响起一个声音,苏凡的泪止住了。

    泪眼蒙蒙中,是霍漱清的脸。

    脸颊上,火辣辣的疼,这么多年,认识他,爱上他,和他在一起这么多年,他从来都没有动过手,不管怎么生气,他都不会对她动手。

    “哥,你干什么?”逸飞的声音传了进来。

    霍漱清和苏凡都看了过去。

    “小飞,你给我出去!”霍漱清道。

    “我不出去!”覃逸飞跑了进来,坐在病床边揽住苏凡的肩,盯着霍漱清。

    “覃逸飞--”霍漱清的音量好像提高到了从未有过的高度,苏凡闭上了眼睛,泪水又流了下来。

    “霍漱清--”覃逸飞根本没有让他,“你,凭什么打她?你疯了吧?你--”

    “这是我们的家事。”霍漱清道。

    “你这样打她,是你们的家事?你不就是想知道是不是雪初让我去退婚的吗?我告诉你,不是,她从来都没有和我说过那样的话,可是,我情愿是她亲口说的。”覃逸飞盯着霍漱清,道。

    我情愿是她亲口说的!

    覃逸飞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苏凡也盯着他。

    他咽了口唾沫,才说:“雪初,对不起,我,我不想和你说这句话,我,我以为我这辈子都不会说,我以为这句话,我一辈子都会放在心里。可是,雪初,今天,我要说,我爱你,雪初,我爱的人只有你,从当初--”

    “覃逸飞--”霍漱清打断了他的话,一把抓住覃逸飞的领口,把他拽了起来。

    “覃逸飞,你,在说什么?”霍漱清道。

    “我说,我爱苏雪初,我只爱苏雪初!”覃逸飞盯着霍漱清的脸,一个字都没有省略,清晰入耳。

    “你这个混蛋!”霍漱清抬手,一拳就打到了覃逸飞的左脸,覃逸飞一下子就坐在了地上。

    “霍漱清,你住手!”苏凡喊了声。

    霍漱清转过头看着坐在病床上、头上缠着纱布、流着泪的苏凡,喘着气。

    “你觉得你有理由这样打我吗?”覃逸飞站起身,冲到霍漱清面前,盯着他,“你好好爱过她吗?当初你和我说过什么?你说,你会好好爱她保护她,可是现在呢?她因为你,被刘书雅开枪,从阎王爷那里捡了条命回来,现在你又打她?霍漱清,你有什么资格这样对她?你凭什么?霍漱清--”

    “凭什么?她是我的老婆,覃逸飞,你别忘了,她是我霍漱清的老婆,不是你的!”霍漱清道。

    “是你的老婆又怎么样?她是你买的东西吗?还是你养的宠物?”覃逸飞盯着霍漱清,道,“这么多年,你有认真关心过她的心情吗?你有想过她到底需要的是什么?你只是把她放在家里,让她给你生孩子养孩子,安安静静的待着。你有想过吗?她是个人,她是个有思想的人,有才华的女人,到了你这里,怎么她就什么都不是了?她就只是你的老婆?”

    霍漱清转过头,看了眼坐在床上的苏凡,说不出话来。

    “够了!”苏凡大喊一声。

    两个男人都看着她。

    “你们,你们都给我出去,滚!”她哭着喊道。

    “雪初--”覃逸飞叫道。

    “你给我滚,你们两个,我谁都不想看见,你们,给我滚!”苏凡泣不成声。

    “好,你让我走,我就走,雪初--”覃逸飞道。

    “你马上给我出去,快走啊!”她喊道。

    覃逸飞深深望了她一眼,从霍漱清身边走了过去。

    霍漱清站在原地,没有动。

    “我让你走,没听见吗?霍漱清,你给我走!”她哭着喊道。

    可是,霍漱清依旧没有走,他走到苏凡的身边,抬起手擦着她脸上的泪。

    她的嘴角根本没有血啊什么的,因为他下手根本不重。

    “你给我,滚!”她盯着他,道。

    “好,我可以走,可是,苏凡,你不许给我说什么死的话,再要说这个字,我,不会放过你!”他说着,想要走,却还是俯身揽住她的脖子,嘴唇轻轻贴在她的额头。

    苏凡转过头,却不看他。

    病房里,就剩下她一个人,苏凡静静坐着,泪水却根本流不完。

    他们两个,逸飞,霍漱清,烦死了,好烦啊!

    她捂住耳朵抱住头,突然间,头疼欲裂,她大叫了一声。

    病房外间的护工赶紧冲进来,拉响了呼叫器。

    霍漱清和覃逸飞都还在病房门口,并没有走远,只不过谁都不理谁。看着医护人员冲进苏凡的病房,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赶紧跑了进去。

    苏凡在病床上抱着头打滚,手上插着的输液管,早就被她扯掉了,白色的床单和被子上粘着一颗颗的血迹,红色的血迹,那么的明显。

    霍漱清赶紧冲到她面前,抱住她。

    “霍省长,您放开她,您放开--”医生不停地说。

    “没事的,丫头,没事的,别怕,没事的!”霍漱清却根本没有办法放开手,只是紧紧抱着她。

    苏凡的头,那么疼,那是车祸的后遗症,是脑震荡的结果,她真是要疼死了,可是,他那么紧的抱着她--

    医生没办法,值得赶紧给苏凡打了镇静剂,苏凡那两条因为剧痛而不停踢着的腿慢慢停止了活动,两只手也掉了下来,眼睛闭上了。

    “霍,霍省长,没事了,没事了。”医生这才对霍漱清说,可是霍漱清还是没有让她躺下。

    “您这样,病人没有办法--”主治医生看着这情形,一时之间也不知道怎么处理了。

    覃逸飞拉了下医生的胳膊,对医生摇摇头。

    医生叹了口气,这才领着医护人员出去了。

    覃逸飞看着霍漱清那高大的背影,心头,突然,有种说不出的痛,脸上刚刚被他打的地方,也开始疼了起来。

    什么都没有说,覃逸飞走了出去。

    他说,霍漱清不懂苏凡,霍漱清没有好好爱苏凡。可是,这个世上,霍漱清,才是最爱她的那个人。他一直都懂,他一直都知道!

    镇静剂起了效果,霍漱清一直坐在床边。

    刚才的逸飞,小飞--

    他没有走进苏凡的心里吗?他不了解苏凡吗?他,是他错了吗?

    看着此时一动不动的苏凡,霍漱清的心里,难受极了,好像从没这样,难受过。

    这次的事,他是不该责备苏凡,他了解她,他知道她的做事风格,他知道,却还是让她来见了逸飞,结果就导致整个事件的发生。当然,他也早就预料到会有这样的事,他并不会因为逸飞退婚就责备苏凡,他没有办法容忍的是苏凡居然在这个节骨眼上还想着和逸飞合作,和逸飞一起做什么香水?这些事有那么重要吗?瓜田不纳履李下不正冠,这种道理她不懂吗?她不知道现在,甚至在未来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很多人,多数人会把这桩婚事的失败归结在她的身上,会认为是她的原因,难道她不明白这一点吗?难道她非要把证据交给别人,放在别人的手上,让那些人有充足的理由和根据来怪怨她吗?她就这么喜欢当替罪羊吗?

    苏凡,你是不是脑子坏了?这种事,就急在一时吗?就那么着急吗?

    他是在这样责备苏凡,他想和她说,可是他没有机会和她说,没有机会说出来。

    等苏凡醒来,恐怕真的不会想要再见他了。

    他抬起手,轻轻抚摸着她的嘴角,抚摸着她的脸颊,那个刚刚被他打过的地方。

    对不起,丫头,我--

    他没有想到自己会对苏凡动手,从没想过。

    一直以来,他是那么爱她,恨不得天天把她捧在自己的手心,恨不得--人家都说女儿是掌上明珠,捧在手里怕磕着含在嘴里怕化了,可是,他对她就是这样的心,他一直都是这样,她就是他的掌上明珠,可是,今天,他--

    这个梦,对于苏凡来说,真的好长好长。

    她好像去了好多地方,可是,没有一个地方是清晰的,好像又见了好多人,却又不知道那些人是谁,这个梦,好长好长。

    眼睛睁开了,耳边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