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579章 为什么你不告诉我
    一个附属品!

    她,只是霍漱清的一个附属品!

    邵芮雪看着苏凡,说不出话来。

    而家里的佣人,已经送来苏凡的晚饭了。

    邵芮雪盛好了饭递给苏凡,苏凡慢慢拿着勺子吃着。

    “上次住院的时候,呃,就是中枪的那次,他总是这样给我喂--”苏凡苦笑了下,道。

    “你这是想秀恩爱吗?”邵芮雪嘟着嘴,道。

    苏凡笑笑不语。

    “小凡,你不觉得你这样对霍叔叔太不公平了吗?”邵芮雪道。

    苏凡看着她。

    “以前你什么都没有,你愿意跟着他,不要名分只要和他在一起。现在,你什么都有了,一个当部长的爸爸,那么能干的妈妈,还有那样一个娘家支持着你,霍叔叔娶了你,你们还有两个孩子,你有了这么多,有了这么多别人几辈子都不可能得到的东西,却,却脑子里--”邵芮雪道。

    苏凡放下勺子。

    “小凡,我真是不理解,我不知道你怎么就--”邵芮雪道。

    “贪得无厌,是吗?”苏凡道。

    邵芮雪不语。

    “可能,是吧!可能,就是这样,贪得无厌吧!得到了很多,却还想着要更多。有了很好的物质基础,有了很多人爱我,可不知道自己是谁了。”苏凡拿起勺子,捣着碗里的稀粥,“我,很多时候,很想回去,回到以前的家里,住在自己那个小小的旧房子里,冬天没暖气没炉子,只有电褥子暖着,那个时候也觉得好幸福好快乐,真想,回到那个时候去。那个时候,我知道自己想要改变命运就只有考大学,只有考上大学才能不用回家种花。”

    说着,苏凡看着邵芮雪:“种花看起来很美好,可是,如果那是一家人赖以生存的唯一经济来源,花就太重要了。很辛苦,真的。”

    邵芮雪不知道说什么了。

    “人就是这样啊,当你处在一种生活圈子一个状态的时候,就总想着要改变要跳出去,寻找更好的生活。所以要考大学去改变自己的命运,家庭的命运。可是,到了现在,我突然又想要种花了,昨天,和逸飞聊起来的时候,我真的很想种花,很多的花,做成很美的香水,还有各种花制品。”苏凡说着,看着邵芮雪,“只有现在,我才有这样的能力去做这些事,才会觉得花很美,才会想着把花变得更美,因为我不用再依靠卖花来赚学费。”

    说着,苏凡接着吃饭了。

    “可能,这就是贪得无厌吧,我,可能就是这样的人。”苏凡道。

    “其实,每个人都是。”邵芮雪看着苏凡,道。

    苏凡笑了下,叹了口气,道:“好像是吧!以前,我刚和霍漱清在一起的时候,就只想着和他在一起就够了,看着他在我身边,和他说说话就够了。不敢想和他结婚,我知道那是不可能的,我也,不会那样想。可是到了后来,和他在一起时间长了,就不想和他分开,就想和他永远在一起,天天在一起,时时刻刻在一起。他回家探望父母或者和孙蔓在一起,我都会很难受,有一次,当初有一次,我甚至还大晚上跑到榕城来,偷偷跑过来找他,站在他家的院子外面的马路上。我想,如果他是我的就好了,如果我和他是真正的一家人就好了。”

    “现在呢,你们是一家人了,你想要的都有了。”邵芮雪道。

    “是啊,我想要的都有了,可是,我不知道我是谁了!”苏凡说着,继续吃饭。

    “为什么这些话你不和我说?”就在这时,霍漱清的声音突然传入了苏凡的耳朵。

    苏凡惊呆了,抬头看向病房门口,邵芮雪起身了。

    霍漱清走了进来,身上穿着一件深黑色的齐膝厚风衣。

    “霍叔叔--”邵芮雪问候了一声,走到了病房门口。

    “谢谢你,小雪!”霍漱清道。

    邵芮雪摇头,道:“霍叔叔,那我在外面--”

    “你回家休息吧!有事我再找你。”霍漱清道。

    邵芮雪点头,对苏凡道:“小凡,我先回家一趟,有什么事就给我电话。”

    苏凡没说话,只是呆呆看着霍漱清站着的那里。

    他关上病房套间的门,慢慢走了过来。

    苏凡低下头。

    他坐在床边,静静注视着她。

    他的目光是那么平和,可是她不敢看。

    良久,他才从她的手里拿过勺子,端着碗,开始一口一口给她喂。

    “不用了,我自己来。”她说。

    可是,他没有听她的。

    “你不用担心我会对你用什么温柔攻势,”他说着,慢慢给她喂着。

    苏凡张开口,她没有拒绝。

    “我一直以为我们之间会是无话不谈,至少你会对我是这样,你会什么都和我说,可是,没想到这都是我的自以为是。如果不是小雪,你也不会把你的心里话说出来,是吗?”他说。

    苏凡不语。

    “可是,现在,你,能把你心里想的都告诉我吗?苏凡,我想和你,好好谈谈,我想知道,你的心里,在想什么。”霍漱清望着她,道。

    泪水,噙满她的眼眶,不经意就流了出来。

    “你,还愿意和我说吗?”他问。

    “都到了这样的地步,我说什么我想什么,还有意义吗?”她擦去脸上的泪。

    “什么地步?”他问。

    苏凡看着他。

    霍漱清放下碗。

    “没什么,没什么。”她说。

    两个人沉默着,良久,霍漱清才说:“我,不喜欢你和小飞见面。”

    她看着他。

    “我很介意,我害怕你的心里有他,你的心里他会比我重要,我,很担心。可是,我又没有办法,我不能阻止你,那是你的自由--”他说。

    “霍漱清,你不觉得你变得软弱了吗?”她打断他的话,道。

    他看着她。

    “其实,我们都变了,如果是当初,在云城那时候,如果是这样的事,就比如郑翰,你会很生气的命令我不要再和他来往。而--”她看着她,道。

    “如果我命令你了,强迫你了,你就会听吗?”他打断她的话,道。

    苏凡不语。

    那的确,她不会听,他很清楚。

    “强行把你留在身边,你的心也会在吗?”他问。

    苏凡说不出话来。

    “好,现在,我不会强迫你什么,你觉得我软弱了也好,是什么都好,我想知道,苏凡,我想听到你的真心话,你需要我做什么,你,想要做什么。”他认真地注视着她,道。

    她,沉默了。

    “是你说的要和小飞一起做的那些吗?”他问。

    她依旧没有回答。

    “如果是和小飞,我还是会建议你慎重对待。可是,我想,我不会制止你什么,你是个成年人,你有你的想法,我,也不想让你成为我的附属品,苏凡,我,从没想过让你只是服从于我,让你为我牺牲,我,不会那么做,也不会那么想。”他望着她,道,“的确,我是想要一个家,一个可以让我觉得轻松快乐的家,可是,如果这样的家,是建立在你牺牲自己的自信和梦想的基础之上,如果这样的家要让你变得痛苦让你迷失自己,我又怎么会感到快乐?”

    苏凡闭上眼,泪水流了出来。

    “你的快乐,才是我们一家人的快乐,苏凡!”他轻轻擦着她的泪。

    她转过头,看向窗帘。

    “这一次,我不会逼你,你想要好好想,想要做什么都行,我,给你时间。”他望着她,把她的手放进自己的手里。

    苏凡看着他,泪眼蒙蒙,嘴唇不住地颤抖着。

    “丫头,我爱你,可是,我更想你快乐,明白吗?”他捧着她的脸,认真地说。

    苏凡低头,泣不成声。

    “好了,你不说,我都说了,该说的,我都说了,剩下的,你来决定。我们之间,决定权一直都在你的手里。你忘了吗,你可是拒绝了我很多次的人。你这个,大胆的丫头!”他说着,吻上了她那颤抖的双唇。

    泪水,从她的眼里流到了她的唇边,又到了他的舌尖,到了他的嘴巴。

    许久之后,霍漱清松开了她。

    然而,医生还没来上班,霍漱清就赶回了洛城处理公事。

    苏凡,静静躺在病床上。

    她睡不着,眼睛怎么都闭不上了。

    脑子里,总是重复着霍漱清的那些话,还有他的眼神。

    他说,他不想用温柔攻势,可是,他怎么知道,不管他做什么,她都会,控制不住自己的迷恋他--

    决定权在她的手上吗?

    于是,接下来的几天里,霍漱清的母亲也来了医院探望苏凡。老太太虽然有些老年痴呆的症状,可是老太太还记得苏凡被枪击住院的事,只是记忆有些错乱了,以至于看见苏凡躺在病床上,老太太又以为刘书雅来了,又以为是刘书雅干的。

    苏凡让霍佳敏尽量不要来医院了,特别是老太太,医院这边有邵芮雪在,江彩桦也每天都会过来看看苏凡。至于覃逸飞,却再也没有来过医院。苏凡也没有去追问,现在的状况,大家都平静一点会比较好。

    直到住院第四天的晚上,苏凡才打开电视,看见了飞云集团发生管理权移交的事。

    电视里,覃逸飞宣布了辞去飞云集团执行总裁的消息,而叶慕辰也在当场表达了对覃逸飞的感谢,对覃逸飞担任飞云集团执行总裁这几年来所做出的成绩的肯定。

    怎么,怎么回事?

    昨天叶慕辰和他妻子林默还来探望过她,怎么,怎么都没有说覃逸飞的事?

    逸飞,为什么要辞职?

    苏凡赶紧拿起手机,翻出覃逸飞的号码,可是,手指怎么都按不下去。

    而这时,覃逸飞已经和父母一起乘飞机到达了京城。

    京城的夜色,那么的寒冷,那么的,孤独!

    今晚,他们要先住在覃家在京城的住处,明天一大早就去叶家,和叶敏慧的父母见面,解释退婚的事情。

    只不过,覃春明一落地,就赶去面见领导了,之后就和几个领导一起吃了饭,回家都是很晚的时候了。

    “妈,您早点休息吧!”覃逸秋对母亲道。

    “我睡不着。”徐梦华道,“逸飞在做什么?”

    “我刚进去看见他在上网,查什么资料,好像是什么花的。”覃逸秋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