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582章 为什么你们都要这样
    念清,念清,因为有了霍漱清,她才有了念清,有了她的梦想,有了她的女儿,可是,她怎么忘了?这一切,她的梦想,都是霍漱清给她的,不是别人,是霍漱清--

    泪水,从她的眼里涌出来。

    邵芮雪把纸巾给她,她颜面落泪。

    空姐不明所以,赶紧过来询问有没有什么帮忙的,邵芮雪摇头。

    霍漱清--

    苏凡望着那漆黑的世界,心里默默念着。

    飞机,降落在了首都的机场。

    机上的乘客们都开始整理行李了,苏凡和邵芮雪也准备起身了,两人刚刚打开手机,就听见机场发布广播说因为有些特别原因,请大家暂时在座位上稍候,听从空乘人员的指挥再离开飞机。

    所有人都不知道怎么回事,不过,飞往京城的飞机,也难免会有点什么事情的,毕竟是京畿重地嘛!

    头等舱的帘子拉上,后面的乘客也过不来也看不见。

    舱门打开,机场的警察就上来了,还有几名便衣,看起来绝对是军警的样子。

    苏凡认出来了,领头的那个是曾家的警卫团长。

    团长对她行礼,道:“请跟我们走!”

    邵芮雪不认识这个人啊,赶紧挡在苏凡前面,道:“你们别乱来,她,她,她是,松江--”

    “雪儿,没事,我们认识。”苏凡拍拍邵芮雪的肩,道。

    邵芮雪这才让开了。

    苏凡没想到父亲会派人直接带她回家,可是,她怎么能不想到呢?她来京城,父亲怎么会不知道?

    为了不影响其他乘客,苏凡和邵芮雪一起跟着警卫离开。

    然而,几个人刚走到出口通道,覃逸飞就朝着苏凡跑了过来。

    警卫团长接到曾元进的命令,是要带苏凡回家的,而且,曾元进也说过,覃逸飞可能会来机场,“如果逸飞去了,绝对不要让逸飞带迦因走,不过也不要为难逸飞,他要来的话,就让他一起过来”。曾元进是这么命令的,团长自然也就要这么服从了。

    苏凡没想到覃逸飞会出现在这里,看着他朝着自己跑来的时候,她的脚步停滞了。

    邵芮雪一看覃逸飞出现,就知道是江津报信的,心里真是要骂死了。

    “雪初--”他跑到苏凡面前,微微喘着气。

    他的眼里只有她,其他什么都看不见。

    后面的乘客开始往外走了,只不过苏凡走的是特殊通道,后面的乘客并没有和他们走到一起,因此也就没人看见这一幕。

    苏凡看着覃逸飞,什么都说不出来。

    原本,来的时候,她是想问他为什么要辞职,可是,现在,她什么都说不出来,她不知道和他说什么了。

    “逸飞--”她叫了他一声。

    他往前走了一步,望着她。

    “谢谢你!”她说完,就从他身边走了过去。

    警卫也跟着过去。

    覃逸飞愣住了,他不自觉地向后伸手,拉住她的胳膊。

    苏凡回头看着他,轻轻推开他的手。

    他转过身的时候,她已经走了,而邵芮雪也从她的身边走了过去。

    雪初--

    “覃总,部长请您一起过去。”警卫团长走过来,低声对覃逸飞说了句。

    两辆车,苏凡和邵芮雪坐了一辆,覃逸飞坐了一辆,前后驶向了曾家大院。

    邵芮雪看着苏凡,想问苏凡是不是该给霍叔叔打个电话,可是,她没说出来,事情到了这一步,她也不好说什么了。只不过,她没想到刚刚苏凡就这么和覃逸飞分开了,原以为还会发生什么--

    坐在车上,邵芮雪和丈夫不停地发信息,责备丈夫为什么要把他们的航班信息告诉覃逸飞,夫妻两个人手机不能休息。

    苏凡望着车窗外那浓烈的夜色,心,却突然松了下来。

    她的嘴角,露出苦涩的笑意。

    车子拉着警报,基本没有怎么停就到了曾家,苏凡下车的时候,覃逸飞从另一辆车子下来了,两个人四目相对,一言不发。

    几个人刚走进前院,就听见曾元进的声音--

    “小雪来了?你先跟着李阿姨去休息吧!谢谢你了!”

    “哦,谢谢曾伯伯!”邵芮雪说着,拉了下苏凡的手,就跟着李阿姨走了。

    “迦因,你和逸飞一起进来。”曾元进说完,就背着手走进了客厅。

    覃逸飞跟着苏凡走了进去。

    罗文茵从沙发上起来,指着一旁的位置,让苏凡和覃逸飞坐下,又对秘书孙小姐说:“给他们两个倒水。”

    “谢谢文姨!”覃逸飞道。

    苏凡叫了声“妈”,罗文茵没说话。

    “好了,小孙,你也去休息。”曾元进道,孙小姐就出去了。

    覃逸飞望着苏凡,却是什么都说不出来。

    “按说,我们是不该把你们两个叫过来说,不过,事情过了这么多年,现在又出了这么多事,我们想听听你们两个的想法。今天,现在,漱清不在,春明和梦华都不再,你们两个,也不要有什么顾虑,心里想的什么就说出来。”曾元进道,看了眼妻子,“我们两个,好好听你们说。要是你们觉得我们在这里,你们不好说的话,我们两个先离开,你们两个说完了,我们再进来。”

    说着,曾元进就起身拉着妻子的手,走出了客厅,穿过屏风走到了一旁的暖阁。

    客厅里,良久都没有一点声音,俩个人谁都不说话。

    “为什么要辞职?”她开口了,却不看他。

    “没有,为什么。”他说。

    “没有?”苏凡盯着他,音量突然提高了。

    覃逸飞望着她。

    “你怎么可以这么,这么,糊涂?你怎么可以这样轻易放弃你的梦想?你怎么可以,可以,这么,傻?”她说着,起身一步步走到他面前,说到最后,泪水流了出来。

    他不该这样的,逸飞,不该这样的。

    时隔多年后,覃逸飞轻轻擦着她脸上的泪,时隔多年后,他再一次距离她如此之近。

    “对于我来说,最重要的梦想就是看见你的笑容,雪初,除此之外,什么都不重要。”他的声音,那么温柔,好像他一直以来都想这么和她说话,却没有机会,从来都没有机会。

    苏凡摇头,泪水却根本没有停下来。

    “你不能这样,逸飞,我们,不能这样。”她流泪道。

    “为什么不能?雪初,我爱你,我爱你胜过世上的一切,我--”他捧着她的脸,道。

    “可是你不能爱我!”她打断他的话,盯着他。

    他说不出话来。

    “我是霍漱清的妻子,我,爱的人是他,你明白吗?我,我不能,不能,不能接受你,不能接受你这样,我,不值得你这样,逸飞,我不值得--”她抓着他的衣襟,道。

    “那又怎么样?”他说。

    她愣住了。

    “我从没想过要得到你,我只要,只要看到你开心就够了,我,什么,都够了。”他说道。

    “可是,我不开心,逸飞,你这样做,我,不开心。”她摇头道。

    他望着她,一言不发。

    “我不能看着你这样一错再错,逸飞,你不想结婚,可以,这是你的权利,你不想结婚,那就不要结婚,可是,你怎么连自己这么多年辛苦经营的事业都放弃了?你怎么能这样轻易就放弃--”她质问道,“你这么做,我怎么开心?难道为了我开心,你就要这样吗?你这样,你--”

    “换一个地方重新努力而已,我只是,有点厌倦了过去的生活,我,想要重新开始。”覃逸飞道。

    苏凡说不出话来。

    他想要重新开始,的确,他要重新开始的话,他要厌倦了过去的话,他可以重新开始,他可以去选择,她没有理由干涉,没有理由评判对错。

    “雪初,不要再哭了,好吗?你值得我付出一切,不过,好像我也没有为你付出什么,我给你添了这么多麻烦,让你这么为难,对不起,雪初!对不起!”他的手,搭在她的肩上,两只黑亮的眼睛,定定地注视着她。

    苏凡闭着眼睛摇头。

    “我一直在想,如果可以早一点遇到你该有多好,在你遇到他之前就遇上你,爱上你,那样的话,我就会是这个世上最幸福的人。”他说着,不禁苦笑着长长地叹了口气,“可是,这个世上没有如果,因为晚了一步,我,错过了一生。”

    苏凡哽咽着,泪流满面。

    “我也尝试着去爱别人,这么多年,我去努力了,可是我发现,我根本做不到,我也不知道,不知道为什么做不到,为什么不能爱上别人。”他说着,望着她,“其实你也一样,是不是?除了他,你也,爱不上别人,爱不上我,是不是?”

    苏凡不语。

    “这几天,我也想清楚了这件事,如果爱是那么容易就转移的话,也不是爱了。如果你可以轻易忘记他爱上我,那你就不是真的爱他。如果我轻易忘记你爱上敏慧,那我,也就不是真的爱你。”他慢慢地说着。

    苏凡沉默不语,暖阁里听到他们两个说话的曾元进和罗文茵,还有覃春明夫妇,也都无语叹息了。

    “雪初,你不要再责备自己,这件事,不管是我退婚还是辞职的事,都和你没有关系,你不要责备你自己。我做出的决定,我自己会承担,我也可以承担。从今以后,你只要好好生活,你只要可以开心,这就足够了,你快乐,我才会快乐!”他的每一个字,都是那么认真,这么多年来,压制在心里的爱意,早就浓烈到充斥了覃逸飞的每一个细胞,而这强烈的爱意,在今晚,爆发了出来,用语言。

    “为什么?为什么你们都要这样?”她推开他,道。

    覃逸飞站在原处。

    “什么我快乐你就快乐,我快乐他也就快乐,为什么,为什么你们都要这样?你们两个都是傻了吗?你们都傻了吗?我这样的人,怎么值得你们,值得你们--”她的眼泪,根本没有办法停止,泪水,如同决堤的洪水一般,在她的身体里奔涌着。

    和这无尽泪水一起奔涌的,还有她那颗无法原谅自己的心。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