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584章 不是以身相许吗
    “不管你和逸飞做了什么决定,就算你们分开再也不见,这件事在霍漱清的心里,绝对不会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你要想好,你该怎么办?”父亲道。

    “我会和他解释清楚--”苏凡道。

    “万一他跟你离婚呢?”母亲问。

    离婚--

    苏凡惊呆了!

    她,她没有想过和霍漱清离婚的可能,她,没有想过。

    可是,母亲说的对,万一,霍漱清要因为这件事和她离婚呢?她该怎么办?

    “离婚,倒是不会,和你离婚,对霍漱清的影响很大,他是不会拿着他的前途冒险的。可是,就算是不离婚,你觉得他对你的心会和以前一样吗?没有一个男人会在经历过这些事之后还会一如既往地爱一个女人。我是想问你,如果他不和你离婚,可是他又不会像过去那么爱你,甚至他会在外面寻找一个红颜知己,或者几个,到时候你该怎么办?”父亲道。

    苏凡不知道说什么了。

    “你和他,基本是不可能离婚的,霍漱清不会同意,我也不会同意。可是,这样一来,你的婚姻会变成什么样子?你甚至比他的前妻还要可怜,你该怎么办,迦因?”父亲问道。

    “我,我该,怎么办?”苏凡道。

    “这个,得你自己想,在你和逸飞走到这一步之前,你就该想好了。霍漱清这次什么都没有说,什么都没说,对于你来说,恐怕才是最麻烦的结果。”父亲道,苏凡望着父亲。

    是啊,沉默,才是最,恐怖的。

    “霍漱清在做决定之前,他一定是会深思熟虑的,特别是像你们这种大事,这对他来说就是大事。在他第一段婚姻失败的时候,他找到了你,而你现在和逸飞发生这些,这些婚内出轨,你让霍漱清怎么平静?他会在彻底绝望后放弃你,然后再去寻找下一段感情,寻找另一个让他心动的人,就算不是心动,只要让他觉得舒服,他就可以接受了。与此同时,他会继续和你保持婚姻关系,继续做念卿和嘉漱的爸爸。可是,你怎么办?难道在他出轨的以后,你也继续--”父亲望着她,道。

    “我,没有出轨!”苏凡打断父亲的话,道,“霍漱清,他也不会--”

    “迦因,不是说只有身体出轨才是出轨。”母亲道。

    苏凡看着母亲。

    “你爸爸说的对,霍漱清很有可能会那么做,就算他是个很有担当的男人,是个有家庭责任感的男人--”母亲认真地说。

    家庭责任感?

    苏凡,愣住了。

    难道,她要用家庭责任感来拴住霍漱清吗?

    “迦因,迦因?”母亲轻轻推推她,苏凡猛地收回思绪,盯着母亲。

    “好了,你自己好好想想吧!要是有什么问题,需要我和你妈做什么,你就告诉我们。”父亲道。

    “你也回房间去吧!我们要回去睡觉了。”母亲拍拍她的肩,道。

    苏凡起身了,跟着父母一起走了。

    回到自己的院子,苏凡先去了女儿的房间,念卿早就睡着了。

    苏凡打开床头灯,坐在女儿的床边。

    父母总说,不对,不止是父母,还有其他人,都说念卿像爸爸,性格很像爸爸,而不像她这样。其实,念卿的相貌也像爸爸,虽然是个女孩子,可是长着一张五官分明的脸,看起来就很漂亮,而且有点英气,都是像霍漱清,而不是她。

    苏凡轻轻抚摸着女儿,回想着在榕城的那些岁月,那个时候,念卿,小小的,即便是小小的时候,都能让她觉得这个孩子比自己要有个性,其实都是因为念卿是霍漱清的女儿的缘故啊!

    不知道坐了多久,念卿睁开了眼,看见了坐在床边的妈妈。

    “妈妈,你怎么来了?”孩子揉着眼睛坐起来。

    “姥姥说你要去美国演出,妈妈过来看看你。”苏凡道。

    “爸爸呢?他和你一起来的吗?”念卿问。

    苏凡摇头,道:“爸爸过几天就来了,他工作很忙。”

    念卿“哦”了一声,苏凡亲了下女儿的额头,道:“是不是妈妈吵醒你了?”

    女儿却往床里面挪了下,拍拍枕头,道:“妈妈,我想和你一起睡。”

    苏凡的眼眶润湿了,擦去眼泪,揭开被子躺在了女儿的枕头上,念卿笑着枕着妈妈的胳膊。

    “妈妈,我想在你和爸爸身边,晚上睡在你们身边。”念卿道。

    “你在这边上学--”苏凡道。

    “我知道,姥姥说在这边上学更好,可是,我想和你们在一起,还有弟弟。”念卿道。

    “那,爸爸来了之后,我们和爸爸商量一下,好吗?”苏凡道。

    念卿高兴地亲了下妈妈的脸,又躺了回去。

    “可是,姥姥可能会很难过的。”念卿说。

    “姥姥会理解的。”苏凡说。

    念卿摇头,道:“姥爷经常不在家,小姨也不在,舅舅舅妈都不在,家里经常姥姥一个人,她一个人吃饭,要是我跟你们走了,就没人陪她吃饭,也没人陪她去音乐会。”

    “那你想怎么办?”苏凡问。

    “我,我还是想和你们在一起,可是,我又舍不得姥姥,她那么爱我,她--”念卿道,说着,孩子望着妈妈,“为什么你们不能和姥姥在一起?要是我们大家都在一起就好了,就不用再分开了。”

    苏凡不语。

    “可是,人都是要分开的是不是?就像我们和,和小飞叔叔。”念卿道。

    小飞叔叔?

    “你,想小飞叔叔吗?”苏凡问。

    “嗯,我想小飞叔叔,可是,我们不能和他在一起,是不是?”念卿问。

    “是的,我们,不能和小飞叔叔在一起,因为,我们有爸爸。”苏凡道。

    “我知道。”念卿道,“小飞叔叔很好玩,爸爸就不会像小飞叔叔那样陪我玩,爸爸,太忙了。”

    苏凡沉默了。

    “妈妈,等爸爸回来了,我们跟他说,好吗?我们也可以把姥姥接到洛城去,姥姥和我们一起--”念卿道。

    “那姥爷怎么办?”苏凡问。

    “是啊,姥爷就一个人了。”孩子也糊涂了。

    在念卿小小的脑子里,一家人的分离,已经留下来太深太深的记忆。

    “好了,我们睡觉吧,太晚了,你早上不是要去学校吗?”苏凡道。

    念卿毕竟是孩子,抱着妈妈就再也不想其他的事了,只要妈妈在。

    是啊,只要妈妈在!

    苏凡抱着孩子,听着孩子睡着,脑子却根本静不下来。

    父母的话,却始终在苏凡的脑子里挥之不去。

    她要用家庭责任感来拴住霍漱清吗?如果他不爱她了,他们,还要在一起吗?

    夜色,就这样静静走向黎明,而她,依旧没有找到答案。

    或许,在她决定和覃逸飞不再见面的时候,她就已经有了一个答案,该怎么面对霍漱清的答案,可是,父母的话,不能不让她深刻思考。

    这一夜,她几乎没有睡,在女儿身边一直躺到天亮。

    晨曦,从窗帘里透了进来。

    苏凡起身,拿着手机,看了下时间,现在是早上六点半,霍漱清已经起床了,他应该是在家里吃早餐。

    想了想,她想给他打个电话。

    可是,电话打过去说什么?

    他是不是还在和她生气?

    可她终究还是打了过去。

    正如苏凡想的一样,霍漱清正在吃早饭,他经常是七点钟就出门去上班了,到办公室最晚是七点二十,比上班时间整整早了四十多分钟。这是他的习惯,他喜欢早点到办公室,让自己早点处在工作状态。

    当手机铃响起来的时候,霍漱清看了下来电显示。

    是苏凡。

    他看了好一会儿,任由手机一直那么响着却没有接听。

    她会和他说什么?

    他知道她昨晚和逸飞见面了,可是她昨晚没有和他打电话,甚至,她连去京城找逸飞都没和他说,现在,她要和他说什么?

    关于昨晚她和逸飞见面的事,是小雪告诉他的,小雪只是说苏凡和逸飞在曾家见了面,曾元进和罗文茵在场。当着父母的面,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而事后,苏凡同样没有给他打电话,当然,曾元进是不会和他说的。现在事情到了这样的地步,是他和苏凡自己来处理,曾元进是不会插手的,一旦插手,这件事会变得更加复杂,曾元进是很清楚结果的。

    可是,为什么苏凡现在才给他打电话?她要和他说什么?说她和逸飞的决定?说她要和他离婚,和逸飞离开?

    是啊,怎么会没有可能呢?逸飞为她退婚,不惜让覃家得罪叶家也要退婚,又为她辞职,放弃他一直奋斗的事业。更不用说那几年逸飞在榕城为她做的事,试问,哪个女人不会为这些感动?这不是爱是什么?这样深的爱,世上又有多少?苏凡要是不感动,就真的不可能了。

    可是,感动之后呢?

    不是以身相许吗?

    逸飞那么爱她,逸飞有那么多的时间陪她,只要她说一声,逸飞就会为她赴汤蹈火。而且,逸飞,比他年轻,比他活跃,比他更自由。苏凡那种个性,和逸飞在一起,可能会更快乐。直到现在,他还记得苏凡看到逸飞是脸上那种轻松的笑容,苏凡自己没有意识,可是他注意到了,苏凡看到逸飞的笑容,那种欢喜,是不言而喻的。

    平生第一次,霍漱清因为覃逸飞比自己的优势而感到了心痛。

    他其实一直都知道这些,只是他没有去面对,一直在逃避,逃避和自己的情敌相比较。

    情敌,逸飞是他的情敌,他一直在逃避。而现在,他必须要面对了,是吗?

    苏凡,要给他最后的决定了,是吗?

    是的,正如曾元进所说,他和苏凡是很难离婚的,几乎不可能离婚,不管他们到什么地步,他们也几乎不会离婚。这场婚姻牵涉的关系太多,而且,他,爱她,所以,他们不会离婚。苏凡呢?苏凡的个性,也许就会坚持下去,如果她想要和逸飞在一起的话,她就会离婚,哪怕他不同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