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585章 不许你这么说
    和他离婚,然后和逸飞在一起,而且,念卿也很喜欢逸飞,他一直都知道。念卿生命的前两年多都是和逸飞在一起的,是逸飞填补了爸爸的空位,甚至,从法律上,念卿就是逸飞的女儿,而不是,他的!

    想到此,霍漱清的心,更加的痛了。

    这么多年,他都在做什么呢?

    手机一直在响,保姆从厨房出来,听着声音,不知道要不要和省长问一下,可是她还是没有开口,悄声上楼了。

    这几天霍太太出了车祸也不知道怎么样了,看着省长也总是愁眉不展,只有看到嘉漱的时候才会笑一下,其实,更多的时候,省长看着嘉漱都是在思考什么,不知道在想什么。这让张阿姨也很担心,可是即便是张阿姨都不好开口问,何况是其他人呢?

    已经拨打了一分钟,可是,苏凡依旧没有挂,霍漱清的手,伸向了手机。

    然而,当他的手碰到手机的时候,手机铃声突然停了。

    苏凡苦笑了,原来,他是这么,这么恨她啊!这么,这么,讨厌她啊!

    是啊,他怎么会不恨她呢?她做出了那样的事,她让他觉得难堪,她,让他颜面扫地。现在,苏凡都不敢去想官场上传出了怎样的传言,他的那些对手们,那些看他不顺眼的人,都在怎么样的嘲笑他。

    手机,慢慢地放在了手上。

    一滴泪,从她的眼里跌落。

    霍漱清,我该怎么办?请你,告诉我,好吗?霍漱清!

    念卿起来的时候,苏凡已经看不出任何的异常了,而霍漱清,也没有再给她打电话。即便如此,即便没有接到他的电话,即便没有接到他的回复,她依旧在等待着。而时间,随着时间的一分一秒的流逝,她的希望,也在变得越来越渺茫。

    他,不会原谅她的!

    而一想到要和他分开,一想到他不会再爱自己,苏凡的心,就像是被一把钝刀在不停地割着。

    送念卿去了学校,和老师聊了会儿,谈了下念卿的情况,得知念卿在学校里一切都好,苏凡也安心了些,至少,这个女儿还是让霍漱清放心的,至少,至少,如果她不在了,孩子,也还,还能撑过去。

    那一刻,看着念卿走进教室和她挥手的那一刻,苏凡的心,一点点裂了开来。

    就算没有她,孩子们,霍漱清,他们的生活也不会受到一点影响,她,对于这个家庭来说,其实,没有什么存在意义,不是吗?

    冷风吹来,吹乱了她的长发。

    司机问她要不要上车,她摇摇头,一个人朝前走着,走出了胡同,车子一直在她身后跟着,速度极为缓慢。

    站在大街上,那股扑面而来的人潮和车流汹涌,让她猛地一颤。

    是不是她在车祸里死了就好了?是不是那样的话,霍漱清也就会少怨恨她一点。

    可是,她错了什么了呢?她错在见逸飞?错在嫁给霍漱清,做了省长夫人后还想着寻找自己的梦想吗?可是,如果她不去寻找,她,苏凡,又是谁?苏凡,还是曾迦因,还是,霍夫人?

    夫人?真是,好,奇特的称呼啊!

    她这样的人,怎么配得上这样的称呼呢?怎么配得上站在霍漱清身边呢?

    所以,也许,他是对的吧,不管他怎么选择,都是对的吧!

    你快乐就是我们全家的快乐!霍漱清,我,怎么能担得起你这样说?

    泪水,从她的眼里涌了出来。

    她也没注意,抬脚就往前走,身体却朝前倾斜而去,她睁开眼,猛地看见眼前就是车流。

    “你还想再出事吗?”一个声音,从她的耳畔传来。

    这个声音,距离她那么近,而她,就在这个声音的主人的怀抱里。

    不用回头,她也听得出这是谁。

    是曾泉,是她的哥哥!

    “你,怎么来了?”她没有看他,问。

    “我和你的车刚好错过,我在车上喊你,你没听见,就跟了过来。”曾泉说着,拉着她站在安全地带才松开她。

    司机已经跑下车,站在车边了。

    “你这个笨蛋,你怎么,怎么就,就这么蠢啊?”曾泉道。

    苏凡看着他,风吹乱了他的头发,而风里,他的神情,那样的严厉,又,痛苦。

    她笑了下,道:“我,没想去死!”

    “你再给我说一遍这个字,我就抽你信不信?”曾泉道。

    他从来都没有这样严厉过,从没这样和她说过话,可是现在,他真是--

    得知她发生车祸,他也是差点就直接飞去榕城了,可是接到父亲的电话,说是一切都好,让他不要担心。再加上那几天实在是工作太忙,根本没有时间抽身,他只得在单位待着。政治学习,领袖亲自抓的,他们省里成了典型,领袖甚至亲自来示范,从省里到市里,再到基层,谁敢不重视谁敢开溜?别说是妹妹出了车祸,就是亲爹快要挂了,那也只能待着。轻重缓急,必须分得清楚。

    幸好,幸好她没事,幸好她没事。

    不能去看她,他每天都打电话询问,当然是打给继母的秘书,他知道苏凡为什么出的车祸,也知道车祸后发生的那些事,知道苏凡的状况是很乱的,根本没办法接电话。紧接着就听到覃逸飞辞职的事,曾泉真是要崩溃了,这个覃逸飞,要干什么啊?

    正好这两天要来京里办些事,而苏凡恰好在家里,恰好回来了。

    此时,看着妹妹的样子,曾泉心里生出深深的后怕,他不可想象,如果刚才自己没有出现,如果她不小心被车撞到怎么办?

    原本要发的火,也因为劫后余生而消散了。

    “走吧,我们回家去。”他拍拍她的肩,道。

    苏凡跟着他上了车,两个人却谁都没有说话。

    她一直望着车窗外,曾泉望着她。

    直到五分钟后,曾泉才对司机说把车开到哪里,司机就开了过去。

    苏凡听见了,就是上次,就是那次他们同孙颖之分开后去的那个地方。

    车子,开到了胡同口,曾泉就让停下了。

    现在这条胡同里已经是人头攒动、熙熙攘攘了,车子很难开进去。

    苏凡下了车,跟着曾泉一直走着。

    “那家的酸奶不错,我去买两瓶,你要不要喝?”他问。

    苏凡摇头,来了曾家几年的时间,她始终是没办法习惯老酸奶的味道,即便是出去瞎逛,也很少买来喝。

    “你今天是想带我逛街吗?”她问。

    “我好像一直没有带你在这边逛过。”他说着,就挤进了那家卖奶制品的店,苏凡没办法,还是跟着他进去了。

    店里人很多,两个人排了好一会儿的队才买到酸奶,可是就算是买到了,也没有地方坐着喝,这寸土寸铂金的地方,一个板凳大的地方都要好多钱。

    好在兄妹两个人也没有想现场吃的意思,就拿着酸奶出去了。

    “我以前,额,小时候,很喜欢吃这家的酸奶,那时候老是嚷着我妈给我买,有时候就和以珩,还有希悠我们几个出去玩就跑来买。那个时候,真的感觉很好吃。”他说。

    “现在,不好吃了吗?”她问。

    他点点头,道:“不知道是因为我长大了,口味变了,还是现在这些东西都自动化了,感觉没有以前的味道了,有时候买来吃,也真是尝一口就不想再动了。”

    苏凡不语,看着手里的酸奶。

    “人啊,其实变起来很容易的,什么积习难改,只不过是惰性使然,真的想变的话,根本不需要时间和动力。”曾泉道。

    “你想和我暗示什么?”苏凡问。

    “没有,我只是想说,你看,就算这家的味道变了,可依旧客人那么多,甚至现在的客人比过去,比我小时候的多了不知道多少倍。他们的店上了旅游重点推荐的小吃品牌,每年每天从全世界来的游客都去买他们的酸奶,根本就是供不应求。就算我觉得味道变了又怎样,还是有很多人喜欢这种新味道。我一直坚持的,只不过是儿时的记忆而已。而记忆,才是最容易模糊和曲解的。”他停下脚步,看着她。

    “你在说什么?”苏凡问道。

    “上次,那个夜晚,咱们来这里的时候,我和你说,希望你能找到过去的自己,找到内心里真实的自己。可是,这些日子,我一直在想,可能,是我错了。”他说着,打开酸奶盒子,取出勺子,和周围的游客一样吃着,谁又能想到他是一位年轻的市长呢?

    苏凡慢慢走着,看着他。

    “就算你变成了现在的样子,就算你忘记了过去的苏凡,又有什么关系呢?”说着,他看着她,“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都是你自己的改变,没必要去强迫自己回到过去,过去不见得好,只是因为我们没有办法回到过去,所以总是觉得过去要比现在好,觉得过去要比现在更重要。”

    苏凡停下来,望着他。

    “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你,都是独一无二的,所以,不要怀疑自己,不要觉得自己一无是处--”他说。

    “我,没有觉得自己,一无是处!”苏凡打断他的话。

    曾泉没说话,看着她。

    苏凡只好小声承认道:“是,我知道自己什么都做的不好,我知道自己一无是处,不配做他的妻子,不配做念卿和嘉漱的妈妈,不配做爸妈的女儿,不配做你的妹妹,甚至,根本,不配,活在这个世上!”

    走过的人,听到她说这话的人都愣住了,曾泉一把攥住她的手腕,拉着她挤过人群,敲开了自己那个院落的门。

    店员还没来得及问候,曾泉就说了句“不许任何人打扰我”,然后就扯着苏凡往后院的房间走去。

    “你干嘛?”苏凡道。

    关了门,曾泉才放开她。

    “你就是因为这种想法这种念头,才在榕城发生了车祸,刚才发生那种事,是吗?”他质问道。

    他从没这么严厉过,从没这样质问过她。

    苏凡说不出话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