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590章 根本无济于事
    “您先去外面一会儿,我有话和我爱人说。”霍漱清对护工道。

    护工看了眼苏凡,见苏凡没说话,就小心地走了出去,拉上了没。

    他一步步走了过来,苏凡的视线,随着他的步履,缩短了视距。

    “吃饭了吗?”他坐在病床边,问。

    “嗯。”她看着他。

    “哦,那就好。”他说。

    苏凡看着他坐在那里,双手交叉却又分开,看着他脸上的疲惫。

    可是,她不知道和他说什么。

    “明天要去北戴河?”他问。

    “嗯。”

    “曾泉陪你去?”他又我。

    “我妈说她也要过去。”苏凡道。

    他又“哦”了声,却没有再说什么。

    病房里的空气,似乎慢慢停止了运动,似乎就那么静止着,在他们的周围紧绷着。

    苏凡的嘴巴张开,却是说不出一个字,她该和他说什么,对不起吗?而他又会和她说什么?离婚?

    她不敢开口,她现在只有等待,好像是一个犯了罪的人一样,在等待着审判。

    可是,他没有给她一个结果。

    “明天我送你过去。”他说。

    苏凡望着他。

    “你,不是,有事吗?你要是忙的话,就不--”她说。

    “没什么事,我已经把工作安排下去了,只是一天而已。”他说。

    苏凡不语。

    两个人都沉默着,不知道该说什么。

    刚才来之前,他给曾泉打电话问了苏凡住什么地方,然后又给苏凡的主治医生刘主任打电话询问苏凡的情况。刘主任告诉他,苏凡最麻烦的不是脑震荡,而是抑郁症。

    “从阿泉描述的情况来看,您爱人的情况应该是有一段时间了,如果是车祸后才发生的话,不会到现在这种程度。”刘主任说,“您之前是不是没有发现?”

    “真是不好意思,我以前没有往这个方面想,我以为只是她心情不好--”霍漱清道。

    “您工作那么忙,没有注意到也很正常,只是,这种病,现在还没有一个很好的治愈方法,我们只能希望家属和医生多多沟通,关键还是要从情感方面来给病人温暖,要不然发展下去的话,很危险。”刘主任道。

    “您说的危险是--”霍漱清问。

    “病人,可能会随时自杀。”刘主任道。

    自杀?

    霍漱清怔住了。

    “我活着有什么用?只会把事情弄糟,只会给所有人添麻烦!”

    苏凡在榕城医院里和他说的话,突然在脑海里跃了出来。

    她,会自杀吗?

    “霍省长,我知道您工作很忙,可是,您还是尽量抽出一些时间陪陪您爱人,这样对她的康复是比较好的。”刘主任道,“不是所有的病都只能靠医生的。”

    此时,当霍漱清坐在苏凡身边的时候,却是不知道自己该和她说什么。

    究竟到什么时候变成了这样?为什么会这样?他和她,不是一直都最好的吗?他们不是一直都相处的很好吗?你不是一直都很相爱吗?怎么会让她得了抑郁症?问题,到底出在哪里了?

    “不用在这里陪我了,我一个人--”苏凡看着他那疲惫的样子,道。

    他起身,坐在病床上,轻轻拉着她的手,她却把手抽了出来。

    霍漱清没有坚持,只是静静注视着她。

    “怎么了?”她问。

    他轻轻摇头,一言不发,将她拥入怀里。

    苏凡的心里,有种说不出的痛,她好怕他不理她了,不爱她了,可是,她现在又怎么配得上他的爱?他需要的是一个坚强活泼、开朗健康的苏凡,而她,在经历了两次重大的意外之后,能活着都是幸运了,健康?于她而言真的是奢侈啊!

    他是要做大事的人,父亲,还有覃书记,还有他去世的父亲,都把希望寄托在他的身上,而她这个样子,又能为他做什么?除了拖累他,还能做什么?这里又不是湾湾,还选举的,要不然,她这样的身体,还能跟吴淑珍一样帮丈夫打打同情牌,让老百姓同情他们又塑造他的完美形象,这样对他的前途还是有用的,那么,她能做什么呢?什么都做不了,除了她的姓氏,她的姓氏,能帮到他之外,她能为他做什么呢?

    难道,真的要像父亲说的,让他去和别的女人在一起吗?她能看着他那么做吗?她能过那样的生活吗?

    可是,如果不那样,她还能怎么做?离婚?

    是啊,离婚!

    父母说,霍漱清是个有责任感的人,可是,她怎么能利用他的责任感来把他留在自己身边,来禁锢他的自由?不能,她不能那么做!

    “有件事,我,想和你商量一下,可以吗?”她轻轻推开他,霍漱清也松开了她。

    “什么事?”他的心里也很不好受,她的样子,让他很担心,可是--

    眼前的这个男人,是她爱的人,是她这一生唯一爱着的人,那么爱,那么舍不得,那么--

    “我们,离婚吧!”她说。

    他没有惊讶,他似乎早有预料。

    “为什么?”他问。

    “我,只是想要一个人待着--”她说。

    他以为她会说,她要和逸飞一起走,所以要离婚。他以为她说他爱逸飞,所以要离婚,可是不是。

    “不管是我,还是小飞,你都不想选,是吗?”他问。

    她没有回答。

    “我不会在这个时候和你离婚,如果想要离婚,就早点把病养好。”他说着,轻轻理着她的长发,有些乱的长发。

    她闭上眼,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却怎么都流不出来。

    “霍漱清,为什么?”她问。

    他只是看着她,理着她的长发。

    “你为什么不生气?你为什么--”她拉着他的袖口,盯着他问道。

    是啊,为什么不生气呢?就算是要生气,也是对自己生气吧!

    “我想等你康复以后再说这些话,现在,你还是好好休息,好吗?”他的声音那样的温柔,可是在苏凡听来那么的沉重。

    她什么都没有再说,只是躺在床上,闭上眼。

    “我累了,想休息,你先走吧!”她说。

    霍漱清看着她,一言不发,给她盖好被子,关了床头的灯,走了出去。

    她听着他离开,泪水从眼里流了出去。

    走到病房外间,霍漱清给护工交待了几句,又留下了自己的电话号码,要是有什么事的话就给他打电话。临走时,霍漱清站在套间门口看了眼里面床上的那个影子,走了出去。

    苏凡睁开眼,擦着眼泪。

    车子在住院部的楼下,霍漱清上了车,让司机开出去,却没有说要开到哪里去。

    闭着眼,静静坐在车上。

    手机响了,他一下子就惊得睁开眼,以为是医院打来的,看了一眼,却是覃春明的号码。

    “还在医院吗?”覃春明问。

    “刚出来。”霍漱清道。

    “来家里吧,有点事和你商量。”覃春明道。

    “嗯,好的。”霍漱清应声,覃春明就挂了电话。

    跟司机说了下,车子就开往了覃春明的家。

    车子刚停在覃家的院子里,霍漱清就看见了覃逸秋。

    秘书给他拉开车门,霍漱清下了车。

    “小秋?你怎么--”霍漱清道。

    “出来迎接你啊!”覃逸秋微笑道。

    “老罗呢?”霍漱清问。

    “干嘛老问他?我们不能叙叙旧?”覃逸秋说着,挽着霍漱清的胳膊。

    霍漱清笑了下,覃逸秋松开了他。

    “我爸在里面呢,快点进去吧,晚上太冷了。”覃逸秋对他说。

    覃逸秋的声音那么温柔,霍漱清不禁拍了下她的肩膀。

    从前院往覃春明书房走,还有一段路,霍漱清便问“你今天没去叶家吗?”

    “没有,我爸妈和逸飞去了,叶家也没说什么,这种事都是缘分,谁都怪不了谁的。”覃逸秋道。

    霍漱清不语,只是慢慢走着。

    “逸飞也没说什么,没有回家来,去他自己的房子住了,我妈呢,心里那股子不舒服的劲儿还没过,一回来就在屋里躺着,晚饭也没出来。”覃逸秋道。

    “徐阿姨是不是身体哪里不舒服?你有空陪她去看看。”霍漱清道。

    “嗯,我知道,这几天就带她去看看。”覃逸秋道,说着,她看了霍漱清一眼,“迦因的情况怎么样?”

    霍漱清长长地呼出一口气,道:“医生和我说,她有严重的抑郁症。”

    “抑郁症?”覃逸秋愣住了,“迦因性格那么好,怎么会抑郁--”

    “是我的问题吧,我忽略了她的精神需求,我,如果可以多点时间陪陪她,或许就--”霍漱清道。

    “漱清--”覃逸秋轻轻拉住了他的胳膊,霍漱清停下脚步。

    秘书和司机已经被覃家的人安排去休息了,此时长长的回廊里只有覃逸秋和霍漱清两个人。

    灯影在风中摇曳着,霍漱清的脸上,光影轻摆。

    “漱清,”覃逸秋望着他,“不要把什么都往自己身上揽,不是你的错--”

    霍漱清却苦笑了下,道:“怎么会不是我的错呢?她又没有工作的烦恼,家里又没什么事,唯一就是我--”

    “可是你那么忙,难道你要辞职?”覃逸秋问。

    霍漱清不语。

    “漱清,这件事,慢慢来办,你不要一开始就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揽,这么做,除了让你自己痛苦,根本无济于事的。而且,这种病,应该也是多方面因素导致的,不是你的错,漱清。”覃逸秋说着,可是心里也痛了。

    虽说和丈夫罗志刚恩爱非常,可是,霍漱清在她的心里,依旧是不一样的存在,她没有办法看着霍漱清难过,看着霍漱清痛苦。

    霍漱清轻轻拍拍她的肩,安慰似地对她笑了下,可是那一刻,覃逸秋的心里,如同刀割一般。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