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592章 你是她爸爸吗
    “的确,逸飞是我的儿子,可是,这件事上面,他错了。好,就算那三年,你和迦因分开的那三年,逸飞他没做错,他对迦因好,他没错。可是,在你和迦因结婚后,他的心里就该断了念想,就不能再把迦因放在心里。漱清,这件事,你要记住,你,没有犯错,明白吗?你要是觉得自己错了,你要是觉得不该把他们强行分开,后果会是什么,你知道不知道?”覃春明的情绪很激动,霍漱清这么多年都没见过他这样。

    霍漱清赶紧起身,给覃春明的茶杯里填满水。

    看着他,覃春明道:“你是个男人,现在就算是天塌下来你都要顶住!”

    “我不想逼苏凡,我已经逼了她一次,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我再也不想逼她,如果她要离婚--”霍漱清道。

    “漱清,你爱她吗?”

    门,突然开了,覃逸秋的声音传了进来,霍漱清和覃春明都朝着门口看去。

    “漱清,你爱迦因对不对?她是你这辈子最爱的人,对不对?你不能没有她,对不对?”覃逸秋慢慢走向霍漱清,追问道。

    霍漱清不语。

    “我知道你的答案是肯定的,我知道你有多爱她,我知道她对你有多重要。那么,你就别说什么为了她的幸福,为了她能开心,你就要放开她,你就要同意离婚。什么爱一个人就要让她自由,那纯粹是屁话,

    “漱清,你不能那样做。等你和她分开,等你们离婚,你觉得你的人生还能看到阳光吗?你还会快乐吗?她就是你的快乐,是不是?她就是你想要的一切,是不是?”覃逸秋站在霍漱清面前说道,泪水从眼里流了出来。

    霍漱清静静望着覃逸秋,什么都没有说。

    眼前是他四十多年来,唯一一个关系要好却没有成为情侣夫妻的异性,甚至从未交往过,甚至他都没有把覃逸秋当做女人来看,只是作为自己的姐妹,没有血缘关系的姐妹,他的红颜知己!

    现在的人,说到红颜知己难免扯到男女性事上面,好像红颜知己就必须要亲密再亲密一点,甚至这个词变成了女小三的代名词,从而变成了一种不好的含义。可是,在霍漱清的心里,覃逸秋,就是这样一个红颜知己,一个好兄弟好姐妹。他可以不用去想大家的性别差异,而平和的交流,不用去想她的小心思,却是推心置腹。

    覃逸秋了解他,覃逸秋关心他,覃逸秋--

    霍漱清起身,轻轻按着覃逸秋的肩,拉着她坐在沙发上,把纸巾递给她,覃逸秋却拉住了他的手,泪眼汪汪地盯着他。

    “漱清,你,不能--”她摇头。

    覃春明看着这样子,咳嗽了一声,霍漱清不着痕迹地推开了她的手,微微笑了,道:“你怎么在外面听我们说话?”

    说着,他起身去给覃逸秋倒了一杯水。

    覃春明的书房,他来过几次,大致知道水杯在哪里,可是找了会儿,还是没找见。

    “我不喝水,漱清。”她说。

    霍漱清坐在她身边,也不知道和覃逸秋说什么。

    平时他们肆无忌惮开玩笑,可现在--

    “逸秋,你回房去,我和漱清聊。”覃春明道,说着,他又问霍漱清,“等会儿你就别去那边了,太晚了,也影响文茵他们休息。”

    霍漱清点头。

    虽说他想回去看看女儿,可是这么晚了,女儿也早就睡着了。回去曾家的话--

    曾泉知道他回来了,罗文茵应该也会知道,他要是回去,肯定会和他问一些事,就算不是直接问他的决定,问他怎么对待苏凡这件事,可是,绝对不会不闻不问。而现在,今晚,或许他不适合回去。

    “逸秋,你去给漱清收拾一下客房。”覃春明道。

    覃逸秋深深望了霍漱清一眼,起身离开了。

    霍漱清送她到门口,覃逸秋什么都没有再说。

    “漱清,逸秋说的对,迦因对你很重要,我们都知道。现在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你要是离婚了--我们暂且放下你的前途什么的不谈,单说你的个人生活--你觉得离开迦因后,就像逸秋说的,你会开心吗?”覃春明道。

    霍漱清沉默了。

    他肯定会不开心,岂止是不开心,他的人生,几乎都会崩塌。

    覃春明望着他,道:“漱清,还是和迦因好好谈谈,迦因身体不好,心情不好,你就多陪陪她,以前做的不足的,就尽量补救。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儿!”

    “嗯,我知道,覃叔叔。”霍漱清道。

    “好了,你去休息吧,早点休息,明天还要送迦因去疗养院呢!”覃春明起身,霍漱清也站了起来。

    夜色,深深笼罩着城市。

    霍漱清慢慢在长廊里走着,脚步一点都不轻松。

    他想要陪在苏凡的身边,可是现在,不光是现在,从这次车祸发生以来,苏凡就一直在排斥他,他感觉的出来。她不想要他靠近,不管他做什么,她都不愿意他靠近。之前,在榕城的时候,他以为她是想要和小飞在一起,可是,刚才覃春明说的话--

    是他错了啊!

    他误解了她,是他误解了她!

    车祸之后,她是那么需要他在身边,可是他因为她和小飞的事就对她心生怨气,如果,如果他能体察到她的心境,她或许也不会走到今天这样的地步,病情也不会严重到这样的程度。

    拳头,突然砸在了廊柱上,那木头的柱子,肯定是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就算柱子和手都没有问题,可还是会感觉到疼。

    疼吗?他的心更疼。

    他的妻子,他的爱人,他的丫头,在最需要他的时候,他没有在身边,甚至还负气不理她。

    出车祸前,她那么兴奋地给他打电话,她是那么的开心。虽然同样是事业方面,可是,之前孙小姐提出和她合作的时候,她根本没有这样,他没有看到她的开心,更加不用说她的兴奋了,他看到的是她的压力,她的不自信,而那天,她说自己要准备和逸飞做香水的时候,她是那么的兴奋,那么的--好像她找到了自己喜欢做的事,可是,他冷漠地挂了电话,他的嫉妒心让他挂了电话,结果她就发生了车祸。

    就算车祸不是他造成的,就算是个意外,可是,他怎么会没有责任?

    车祸之后她是那么的自责,对小飞和敏慧的婚事那么自责。她是那么善良的一个人,就算犯了很多无心之过,可是她的内心是那么善良,她一直都是希望每个人都好好儿的,不管是曾泉还是小飞,还有小雪,她一直都希望她珍视的朋友和亲人都幸福的生活,可现在事情变成这样,她的内心怎么会不自责?再加上她的不自信,她的孤独,让她走到今天的地步,怎么不会是他的责任?就算他没有直接导致这些事情的发生,可是,他失职了,他没有像过去那样的爱她,他没有理解她,没有信任她,他没有做到,爱她!

    此时的霍漱清,整个人,整个身心都被深深的自责包围着浸透着,他,没有办法原谅自己,没有办法--

    “漱清?你还好吧?”覃逸秋的声音突然在他的耳畔响起。

    他木然地转过头看着覃逸秋,覃逸秋吓呆了。

    “漱清,你,你这是怎么了,你--”她赶紧扶住他,问。

    他摇头。

    “走,咱们回房间去吧!”覃逸秋感觉他好像要倒下一样,担心的不得了。

    可是,霍漱清的身材高大,一个大男人,覃逸秋怎么扶得住?

    “没事,小秋,我没事,自己走。”他说。

    覃逸秋松开手,看着他,道:“我给你换了床单被套什么的,洗澡水也都烧好了,你去洗一下赶紧睡吧!”

    “谢谢你,小秋!”霍漱清道。

    覃逸秋摇头。

    两个人慢慢走着。

    覃逸秋心里总是放不下,总是担心,看着他,道:“迦因的身体不会有事的,慢慢治疗,你别太担心了。”

    霍漱清长长地呼出一口气,并没有回答覃逸秋,却是说:“小秋,你说我是不是不适合结婚?”

    覃逸秋愣住了。

    “应该说,我是不是不该和她结婚。”霍漱清道。

    “漱清,你别这么想,只不过是一些小事,你不要这样胡思乱想--”覃逸秋道。

    霍漱清摇头,道:“苏凡变成现在这样,我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我没有尽到丈夫的职责--”

    “漱清,对不起,我可能说话有点不好听,我想问你,你工作那么忙,你要怎么做才算是尽到丈夫的责任?”覃逸秋打断他的话,道,霍漱清看了她一眼。

    “难道你什么工作都不要做了,放弃自己的事业,整天围着她转,就算是尽到丈夫的职责了?”覃逸秋道。

    “就算不是每天都要围着她转,可是,我没有用心去了解她的想法,她的梦想,她的艰难,她的犹豫,她的不自信,我都没有去认真了解,不像小飞,小飞就很了解她--”霍漱清道。

    “在这件事上,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你和小飞,还有迦因,可是,小飞的确是做了错事,他不该继续把迦因放在心上--”覃逸秋道。

    “小秋,小飞做决定的时候,是把苏凡当做他的首要考虑因素的,他会为苏凡做一切让她开心的事,而我--”霍漱清道。

    “所以呢,你打算怎么办?难道你也要把工作放弃了?迦因要做什么,你就为她去做?这就是你的爱吗,漱清?”覃逸秋打断他的话,道。

    霍漱清不语。

    “漱清,我知道迦因现在的状况让你心里很难过很自责,我理解,因为你爱她,所以你不忍心她遭遇任何的不幸,你希望她在你身边只会感觉到幸福和快乐。可是,幸福和快乐,不是生活的全部,生活有很多面,并不是我们想看到的面,我们谁都想幸福快乐,可是谁能总是生活在幸福和快乐之中无忧无虑呢?没有人!你应该很清楚这一点。你是迦因的丈夫,你是和她一起生活的人,你们两个人需要共同承担你们的感情,你们的家庭,你们两个人的未来,你们的事业,你们的孩子,你们的父母,你们的家人,甚至你们的朋友和周围所有衍生的关系网,这些需要你们两个共同承担。”覃逸秋道。

    “我知道你的意思,可是,小秋,我只想她快快乐乐--”霍漱清道。

    “迦因是小孩子吗?还是说,你是她爸爸?”覃逸秋又一次打断他的话,道。

    霍漱清说不出话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