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595章 还有什么不能忍的
    果真,没有多久,霍漱清就拎着早饭上来了。

    而苏凡,也洗漱完了。

    “肚子饿了吗?我闻着就很香,来吃点吧!”霍漱清说着,把病床上的小饭桌支了起来。

    苏凡坐在床上,他给她弄好了靠枕,才把餐盒摆上了小饭桌。

    “来,不错吧!味道应该没有变。”他说着,给她的碗里夹了一只。

    罗文茵和曾泉、方希悠来的时候,正好看见这一幕。

    三个人在病房门口的玻璃上看着他们,罗文茵要进去,曾泉摇摇头,示意大家先等一下,罗文茵不禁笑了下,就走到沙发上坐着去了。

    曾泉和方希悠看着床上坐着的那两个人,心情复杂极了。

    “我们进去吧!要不然等会儿就没时间了。”方希悠对曾泉道。

    曾泉便推开了套间门,跟着妻子走了进去。

    “嫂子,哥?”苏凡惊讶地叫道。

    霍漱清赶紧站起身。

    “没事没事,你们继续吃,别客气,漱清。”方希悠依旧文雅,微笑道。

    “刚才看了你们好一会儿了。”曾泉微笑着说。

    苏凡有点不好意思,低下头。

    “阿泉说你今天要去疗养院?”方希悠走到苏凡身边来,柔声问道。

    “嗯,等会儿医生过来查房检查过了就准备走了。”苏凡道,见方希悠站在自己面前,苏凡便对霍漱清和曾泉说,“我和嫂子想说几句话,你们--”

    “好,好,我们出去,我们出去。”霍漱清笑着说道,拍拍曾泉背,两个人就走了出去。

    方希悠看着两个男人走出去,不解地望着苏凡,问道:“迦因,你要和我说什么?”

    “抱歉,嫂子,你这么忙还来看我,真是不好意思。”苏凡道。

    方希悠摇头,坐在病床边上,拉着苏凡的手,认真地注视着苏凡的双眸,道:“我们都是一家人,你别说这种话,好吗?”

    苏凡点头,道:“我的病,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可能很容易就康复了,可能也很难--”

    “别这么悲观,一定会好的,迦因--”方希悠忙劝道。

    苏凡摇头,打断了方希悠的话,道:“这些日子,出车祸之后,我一直在想,我的人生为什么会乱到这样的地步,可是我怎么都想不通。我想要身边的每个人都幸福快乐,可是我根本没有办法帮到他们,非但没有帮到,反而,反而让问题变得越来越复杂,让自己的家庭一团混乱,让别人也--”

    方希悠不懂苏凡为什么要和自己说这些。

    “迦因,你现在身体不好,别胡思乱想--”方希悠道。

    “嫂子,你听我说完,好吗?”苏凡道。

    方希悠便只好沉默了,静静听着。

    “我哥,曾泉,他是个非常非常好的人,他虽然以前有点痞痞的,可是他待人很认真。”苏凡道,“当然,我知道你了解他,你们青梅竹马,结婚了这么多年,你很了解他。因为你了解他,所以,就不要离开他,好吗?”

    方希悠愣住了,盯着苏凡。

    “没有人在我面前说什么,我自己,其实也有感觉,这么些日子,你和我哥,或许,这些问题都不是我这个做妹妹的该管的,我管不了。可是,两个人能相遇,人海之中相遇,相爱,结为夫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你爱他,我知道他也是爱你的,既然相爱,不管遇到什么困难,不管遇到什么问题,都不要轻言放弃,好吗?”苏凡望着方希悠,道。

    方希悠并不知道苏凡自杀的事,可是她也打电话问过刘主任了,了解了苏凡的病情,她知道苏凡有抑郁症。

    可是,就算是抑郁症,为什么要关心这些呢?

    “迦因,谢谢你为我们考虑,可是,我们的事--”方希悠道。

    “嫂子,我不想劝你什么,你比我聪明,懂的也比我多,可是,有些感情,有些东西,只有失去了才会知道有多么可贵。我不想你跟我哥走到我和霍漱清这样的地步,我--”苏凡道。

    方希悠望着窗外,苏凡也没有再说下去。

    苏凡感觉自己像个老太太,像祥林嫂,不停地跟人重复这样毫无意义的语言。

    “对不起,我不该说这些。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了,总是做这种,这种毫无意义的事--”苏凡说着,别过脸。

    “迦因,谢谢你和我说这些。”方希悠道。

    苏凡望着她。

    “迦因,我和阿泉,我们,的确是有些问题,不过,你不用担心,这些都是小问题,我们会好好解决的。”方希悠道。

    方希悠心里知道,自己说这些话,真是毫无意义,可是,苏凡现在的状况,一点都不能受刺激。

    “现在你的身体最重要,好好养你的身体。”方希悠道。

    苏凡不语。

    “对了,我听说敏慧找你去闹了,是吗?”方希悠猛然想起来。

    “没--”苏凡道。

    “那丫头,就是脑子出了问题,你别担心,以珩教训她了,我也说过她了,让她自己好好反省去。”方希悠道。

    事实上,方希悠并没有觉得叶敏慧有什么错。甚至,在某种程度上,她还很羡慕叶敏慧的性格,至少,叶敏慧可以把自己的不满发泄出来,哪怕知道自己发泄完之后会被家里人处罚,会引起两家的尴尬,可是,叶敏慧还是会发作,会把自己对苏凡的恨发泄出来,让苏凡知道。

    可是,她不能,她哪怕在心里对苏凡很有怨气,她都不能说,她只能忍着,忍了这么多年。不光要忍着,每次还要对苏凡笑脸相迎,还要像对待自己的妹妹一样--她自己都没有妹妹,可是她要把这个情敌--

    忍了这么多年了,现在还有什么不能忍的呢?苏凡现在这个样子,叶敏慧闹了一次已经把她的病情加重了,要是她在说了什么--还是算了吧,还是别害人了,反正,都和她没关系了!以后也不用这样频繁来往的,何必伤害人家呢?路是她自己选的,人也是她自己选的,走到今天这个地步,她有什么冤枉的呢?又有什么可以责备苏凡的呢?她明知道苏凡的存在,明知道曾泉对苏凡的感情却还要嫁给他,当然这些苦就得她自己吃,不能怪别人。

    这么一想,方希悠也轻松多了,心里也倏然轻松了下来,不再像过去那么怨恨苏凡了。苏凡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如果说世上真有报应一说的话,是不是苏凡现在这样子,是她这么多年怨恨苏凡所致?是苏凡频繁插足别人的爱情和婚姻所致?哪怕苏凡不是刻意,可是结果在这里摆着,她和叶敏慧的不幸,都是苏凡造成的。

    好吧,如果这就是报应的话,就让这一切到此结束吧!大家各过各的日子,不要再怨恨,就这样吧!

    “迦因,好好养病,没什么事的,我们大家,我们所有的人都会过的很好,你也是,你也会和漱清好好的。什么都不要去想,身体是最重要的,要是身体没有了,什么都没了。”方希悠认真地说。

    这句话,是发自内心的,方希悠是真的这样想的。

    怨恨一个弱者,不是她这样的淑女该有的品质,不是她这样的强者可以做的事!

    是的,方希悠,你,不能像过去那样了!

    苏凡哪里知道方希悠在想什么,她当然也不会傻到以为方希悠听进去自己的话了,可是,方希悠这么说,让她也是略微放心了,算是了却了自己的心事吧!曾泉和方希悠不管发展成什么样子,她尽力了。

    她一言不发,只是对方希悠笑了下。

    病房外间,罗文茵和女婿还有继子聊着,当然是苏凡的病情。

    而很快的,刘主任带着医护人员来了。

    “刘主任--”几个人问道。

    刘主任一一问候完了,道:“我先去和病人聊一下。”

    于是,刘主任就推门进去了,方希悠也很快就出来了。

    “不知道他们在聊什么。”曾泉看着里面,问。

    方希悠看了他一眼,对罗文茵道:“文姨也别担心,我刚刚和迦因聊了,她不会有事的。”

    罗文茵叹了口气,道:“但愿吧!这孩子也不知道怎么就这样儿了。但愿一切都好吧!”

    “不会有事的,我们这么多人在,还有漱清,迦因会很快康复的。”方希悠道。

    罗文茵点点头。

    接着,方希悠对霍漱清说:“这阵子是不是忙坏了?”

    “还好,你那边怎么样?”霍漱清问。

    “还是那么些事儿,”说着,方希悠对罗文茵道,“颖之最近和夫人那边僵得有点厉害,可是我看迦因这样子,她们可能没办法合作了。”

    “你怎么也不劝劝颖之呢?”曾泉道。

    “她那个性子,谁能劝的住?”方希悠道,“夫人说,颖之可能还是婚姻的事闹得心情不好。”

    “颖之的确是性格太强了,一般人劝不住她。”罗文茵道。

    “你最近没和她聊过吗?”方希悠问曾泉道。

    “聊过几次,反正她来来去去就说那些,我也没在意。”曾泉道。

    “你要是有空的话,还是劝劝她,夫人也是有主见的人,颖之要是干涉的太厉害,恐怕会影响她们母女的关系。”方希悠道。

    曾泉点点头。

    “你们聊会儿,我进去看看。”霍漱清说着,就起身推门进去了。

    罗文茵见状,也起身道:“我也去去和刘主任聊聊吧!你们两个是走呢还是再等等?希悠忙的话就赶紧去上班吧,这边没事的。”

    “等刘主任检查完了再说吧,文姨,不急。”方希悠道。

    罗文茵深深望了这夫妻两个一眼,走进了病房里间。

    “等会儿,我们谈谈,可以吗?”方希悠对曾泉道。

    “你不用去上班?”曾泉问。

    “我早上已经请过假了,休息半天。”方希悠道。

    曾泉“哦”了一声,道:“正好,我也有些话要和你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