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597章 至少自由了
    希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她知道的。

    她已经失望了这么多年,不想再,失望下去了。

    “哦,是吗?我可能比较忙,没时间,不能过去。”方希悠道。

    曾泉看着她,她这么冷静,他其实也猜到了会是这样的结果,便说:“外面有点冷,我们去里面谈吧!”

    方希悠“嗯”了一声,跟着曾泉走出了花园,走进了后院的一间厅堂,刚才那个店老板正在里面为他们准备茶具。

    “还要吃点什么吗?”老板见他们进来,忙问曾泉道。

    “点心有吗?拿一些过来。”曾泉道。

    “咱们厨房最近做的枣泥点心味道不错,您二位要不要尝尝?”老板笑着问道。

    “行吧!”曾泉看了妻子一眼,道,“不用再招呼了,我们自己来。”

    老板应声退了出去,关上门。

    方希悠看着曾泉给两人倒茶,道:“你什么时候置了这院子的?”

    “好几年了,没事做就在这边玩儿。”他端起茶,抿了口。

    方希悠没有问他为什么这么做,他想做的事,他就去做,以前她关心,现在,不关心了。

    “阿泉,关于上次那件事,我不知道你考虑的怎么样了。因为最近你都没有和我再提过,我想,你应该是不反对的吧!”方希悠说着,从手边的包包里取出几张纸,放在曾泉面前,“你看一下,如果没问题的话,我们找个时间去办手续。”

    曾泉看了眼,并没有拿起来阅读,只是说:“你已经想好了吗?”

    “嗯。”方希悠道,“至于家里,我家那边,我会和他们说明白的。你家那里,我们两个可以一起--”

    曾泉倒茶的手在空中停滞了,很快就把茶倒进了茶碗,道:“不用了,我家里我会说。”

    他的果断,让她的心底一丝丝抽痛着。

    原以为他会挽留一下什么的,可是没想到他会这么果决。

    离婚就离婚吧,没什么大不了的。与其和小姑那样过日子,不如离了好。

    “那什么时候去办手续?”她问。

    “改天再说吧!最近有点忙,年底了。”曾泉道。

    传来一阵敲门声,曾泉说了句“请进”,老板就推门进来了。

    把茶点放在茶几上,老板就含笑退了出去。

    “你尝一下。”曾泉道。

    方希悠拿着筷子夹起一块,尝了下。

    枣泥糕,很甜,可是,心里,很苦。

    “以后,找个好好疼你的男人--”他说。

    “你是不是觉得解脱了?”她没有回答,却问道。

    “怎么都好。”他说了句,端起茶杯饮尽了。

    方希悠的嘴唇颤抖了几下,双手不自觉握紧了,却还是松开了。

    “你,还是放不下她,是吗?”她问。

    “是吗?我不知道。”他说道。

    “曾泉,你总是这样不诚实,哪怕是现在--”她说道。

    “我就是这样,从来都不知道诚实是什么。不过,我知道,她有人在疼在爱,她只需要那一个人的爱。”曾泉道,说着,他看着方希悠,“你呢?你自己难道就很诚实吗?”

    “咱们这样针锋相对好像也没什么意思,既然都要分开了,何必弄的大家跟仇人一样?好聚好散吧!”方希悠道。

    “好聚好散啊!”曾泉叹道。

    方希悠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可是,即便是和他要离婚了,下定决心要和他离婚了,心,还是会疼,看着他这样,她的心,还是会疼。

    她,还是爱他的,哪怕是到现在,她很清楚。

    刚想说什么,方希悠的手机响了,她拿起来接听,是办公室的事,她跟下属安排着,曾泉在一旁边喝茶边听着,不禁苦笑了下。

    “抱歉,我得回下办公室,有点急事--”她挂了电话,道。

    “没事,你走吧!”曾泉道,“哪天你有空了再给我打电话,咱们去办手续。”

    明明是自己提出离婚的,离婚协议也是她自己写的,今天也是她找他谈离婚的,可是,为什么现在听到他说“办手续”这三个字的时候,心里,会这么难过,好像自己真的就要失去他了,永远,失去他!

    即便心如刀绞,方希悠还是点点头,装好手机起身了。

    “那我先走了。”她说。

    “你是不是喜欢吃这个?”曾泉并没有和她说再见,而是指着枣泥糕问。

    方希悠愣了下,道:“哦,这个味道,挺不错的。”

    “让老周给你打包带上几个放办公室慢慢吃,别一天到晚忙起来不知道吃饭。”说着,曾泉也不看她,只是拿起房间里的座机拨了出去,跟老板在电话里交代了下就挂了电话。

    方希悠看着他的背影。

    阳光透过雕花窗照了进来,一道道的光柱,而他就站在光柱之间,那个颀长的身影,宽厚的背影,那个,她整个青春和青年时代,或许是这辈子都忘不了的背影。

    她侧过脸,抬手擦去眼角的泪。

    等到曾泉转身的时候,她已经平静如常了。

    “谢谢你。”她说。

    “不客气!”他也淡淡地说了句,然后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往茶壶里加了热水,用筷子夹起枣泥糕尝了口,道,“你稍微等一下,老周很快就送过来了。”

    方希悠“嗯”了一声,便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看着他。

    “我觉得小时候去你爷爷家吃的你那个梅花糕,真的很好吃,比这个好吃多了。”曾泉说着,看了她一眼,道。

    “那是我和厨房的奶奶一起做的,只不过我是打下手。”方希悠道。

    曾泉也“哦”了一声,便没有再说什么。

    从那窗户里投射进来的光柱里,可以看到一颗颗飞舞的尘土,渺小如她。

    两个人谁都一言不发,似乎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又或者明知道想说什么,就是没法从口中说出来。

    他想说,其实,从那一天他踏入梅园看见她穿着纯白的毛衣和咖啡色的短裙在那梅花树下摘花瓣的时候,就觉得那副场景很美,等她回头对他笑着的时候,他都怔住了。苏以珩笑着推了他一下,他知道苏以珩眼里的笑意,不禁有点不好意思。

    情窦初开的年纪,少男少女,哪个不曾怀春?

    只是,他看着苏以珩快步跑过去,帮她折花的时候,一直没有动。

    那个时候,他觉得梅花很美。

    可是,这件事,只有他和苏以珩知道,而现在,即便是苏以珩恐怕都忘记了。

    而他,也没有必要和她说了,不是吗?从今以后,大家互相客客气气就好了,不再有什么牵扯,这样也挺好。

    老板敲门进来了,方希悠起身从老板手里接过餐盒说了声“谢谢”,老板就含笑离开了。

    “我走了。”方希悠对曾泉的背影说。

    “嗯,路上小心。”他的背影回答道。

    他始终没有回头,方希悠的脚步伸出去,却不是向门口,而是向他。

    只不过,她只是伸出了一步,就快速转身走到门口拉开门出去了。

    他听见了木门发出“吱呀”的声音,就知道她已经走了,嘴角漾起苦涩的笑意。

    离婚啊,这也挺好,至少,她也是自由了!

    明明这茶已经冲了两次了,怎么还是苦呢?

    以后就不要喝了好了。

    方希悠跑出了后院,戴上墨镜,泪水从眼里飞出来,如那一天落在他眼里的梅花瓣一样,飞在了冷风中。

    和霍漱清一起去北戴河的苏凡,根本不知道兄嫂已经要离婚了,而且是都同意了的。看着车窗外的景色,她靠在霍漱清的怀里,眼前的一切,好像是虚幻的一样。

    霍漱清接了几个电话,她知道他很忙,她也不想打扰他的--如果,她死了就不会打扰他了,不是吗?

    不,不能这样,不能这样想,她还有很多事可以做的,她要是死了,霍漱清会伤心的,别人怎么看待他?说他离婚了一次,二婚的妻子又自杀了,不就是会对他的人品产生怀疑吗?要是她死了,父母肯定会怪怨霍漱清,霍漱清的前途--

    念卿和嘉漱呢?两个孩子怎么办呢?

    不行,苏凡,你不能这样,不能这样自私。

    你以前不是觉得自杀的人都是自私的吗?你觉得那些人丝毫不在意亲人的悲痛--你怎么可以变成同样的人?绝对不能!

    霍漱清是你爱的人,你不能害他,你只有好好活下去,健康活下去,你才能对得起他,对得起这么爱你的他!必须,必须这样!

    当初孙蔓说你什么都不能为他做,说你不配他,江采囡也说你不配他,说你不懂他,如果你就这样死了,你才是让那些人的说法成了真,让那些人觉得她们是对的。当然,还有一个刘书雅,刘书雅那么嘲笑你,还杀你。她没有杀死你,你却也自己把生命抛弃了,要是真的到了那个世界,刘书雅不得踩死你吗?

    不行,绝对不行,你要好好活着,让所有人都知道,即便没有霍漱清,你苏凡也是一个优秀的女人,你不会输给任何一个爱慕霍漱清的人,你也要让霍漱清不后悔,为他爱上你不后悔,让他为娶了你不后悔。

    回头,苏凡看着正在接电话的他。

    两个人视线相接,霍漱清猛地对她微笑了,轻轻地亲了下她的唇角,她伸出舌尖舔了下他的唇,霍漱清怔住了。

    她对他笑了,然后转过头望着窗外。

    霍漱清赶紧挂了电话,苏凡惊叫一声,整个人就被他抱坐在腿上。

    司机和秘书自动屏蔽了耳朵,进入自己的世界。

    苏凡趴在他的肩头,在他耳畔低声说“你别这样,在车上”。

    “那你刚才,是什么意思?故意撩我?”他在她耳边低声笑道。

    苏凡不语。

    他紧紧搂住她那瘦弱的腰身。

    “知道你现在身体不好,要不然,就把你在这里就地正法了。”他轻轻含住她耳垂,道。

    苏凡的脸颊滚烫,却还是一点红色都没有。

    她刚流产没多久,是要好好休息的,可是这些日子她都跑来跑去,而且还差点自杀,这身体--

    “丫头--”他低低叫了声。

    她“嗯”了一声。

    “不要离开我,永远,都不要离开我,好吗?”他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