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601章 他能放心吗
    “如果不答应,你觉得,还有别的机会吗?”曾泉看着她,道。

    孙颖之很是震惊,有点结巴,道:“我以为,我以为她不会和你离婚,她,舍不得--”

    曾泉摇头,打断她的话,道:“这个世上没有什么舍不得的。”

    “可是,你,你真的要答应她?也许,她只是随口说说,因为她不能接受和你分开--”孙颖之说着,抓住他的手,紧紧盯着他的双目,“阿泉,希悠爱的是你,她爱了你这么多年,她不可能再爱上别人了,所以,不要因为她说的那种话就放弃,你们,和我不一样,你们,还有机会,你们--”

    曾泉看着她的手,轻轻笑了下,不着痕迹地抽出自己的手,道:“谢谢你,颖之,没事,你不用担心。”

    说着,他起身,道:“我要再喝一罐,你呢?”

    “我,不用了。”孙颖之道,她怎么都想不通,方希悠费劲心机嫁给了曾泉,怎么会想着离婚呢?他们都过了这么多年了,为什么要离婚呢?

    抑或,方希悠想通了?

    如果这样的话,离婚,也并不是什么,也许,就像她一样,离婚,是解脱。

    “你,觉得解脱了,还是伤心?”等曾泉回来,孙颖之问道。

    他没有回答,打开啤酒罐喝了口,道:“我,不知道,我想,如果她能够找到一个很爱她的人的话,离婚是件好事,至少,是我们大家的一次机会。”

    “会有人爱她的。”孙颖之道。

    “是,你说的对,会有很多人爱她,她是那么出色的一个人,没有理由不被人爱。”曾泉道。

    “可是,她爱什么呢?”孙颖之靠在沙发里,道。

    是啊,她爱什么呢?

    曾泉只是笑了下,一言不发。

    孙颖之的手机响了,她看了下,按掉了。

    “我不想劝你看开或者别的什么,当初你说过我的,与其抱怨,不如做出选择,要么离婚,要么解决问题。我不想解决问题,能不能解决问题,我都不关心,我不想解决,我想要离婚。所以,我觉得你应该想想。”孙颖之说着,起身走向门口。

    “这么快就走?”他坐在原处问道。

    “难道你想留我过夜?”孙颖之回头对他笑了下,道。

    曾泉摇头,道:“你赶紧走吧!我还是喜欢一个人--”

    孙颖之却停下脚步,折回他身边,单膝跪在沙发上看着他,道:“认真诚恳建议你,找个女人,就算是玩玩也找一个人,免得你过些日子找到真爱了,发现没有能力爱了,怎么办?丢人死了--”

    说着,孙颖之好像想象到了很好笑的场景,笑容极为夸张。

    “孙颖之,要走就走,不走就别在这儿说风凉话。”他打断她的话,道。

    “我是真心关心你啊!身为男人,要是那个不行,你人生的乐趣就没了。”孙颖之哈哈笑道。

    “这个不用你担心,我,正常的不得了。”他说道。

    孙颖之还是笑着。

    手机又响了。

    孙颖之又看了一眼,就听曾泉道:“你是想自己走出去,还是我把你扔出去?”

    “自己走,自己走!”孙颖之笑着,起身走出了客厅。

    曾泉起身走过去送她。

    孙颖之走到飞机边,转过身望着曾泉。

    “呃,怎么还不走?”他问。

    “你就这么盼着我走?这么不待见我?”孙颖之笑道。

    “我只想回床上躺着去。”他说道。

    孙颖之笑了,然后走到他身边,轻轻拥抱了他一下。

    “一路当心。”他说。

    “嗯,我知道。”孙颖之道,说完她对他笑了,走上了飞机。

    看着直升机群在自己眼前消失,曾泉折身进了小楼。

    都要离婚了吗?

    看来现在离婚率的确是很高!

    可是,和孙颖之分别之后的曾泉,陷入了深思。

    未来的路,又该如何呢?

    与此同时,孙颖之望着舷窗外那渐行渐远的城市灯火,思考着自己的未来。

    人生的选择,或许并不是那么多。

    而母亲的电话,不用说,肯定是为了她今晚和曾泉的见面。

    她又该怎么和母亲说清楚呢?

    苏凡并不知道曾泉经历了什么,她躺在疗养院的床上,也是难以入眠。

    手机里有逸飞发来的信息,问她是不是已经到了疗养院,有没有做检查,情况怎么样。

    可是,她只说了句“一切都好,不用担心”,之后,他也没有再给她发任何信息。

    话说到那样的地步了,大家都已经明白了。

    可是,看着逸飞发来的信息,苏凡想起霍漱清说的话,心头却是说不出的感觉。

    他放心让她去和逸飞合作吗?他就不担心继续出问题吗?当然,她和逸飞之间是不会怎样的,不管以后怎么做,见还是不见,大家,都是朋友,都是心里特别的那个人。可是,霍漱清相信她,她却不能--

    世上的路,有很多条,不见得只有那么一条路可以走。哪怕,逸飞那么懂她,那么为她着想,她怎么可以利用他的这种信任和爱呢?

    她可以自己做到的,不是吗?现在,她有念清在,有这样的一个基础,她可以努力做的更好,她不是一无所有的,比当初创立念清的时候好多了,不是吗?

    孙小姐说要拉着她一起做礼服,可是她知道自己没有那个能力,试了那么久,连一个自己稍微满意一点的创意都没有。自己都不满意的作品,怎么能拿出去给别人呢?何况还是给夫人那样地位的人?自己的能力不行,水平不过关的话,就算有厚实的关系又怎么样呢?除了给自己丢人,更让自己失去别人的信任。

    那么,以后,她该怎么做呢?

    念清,还是继续要做下去的,只不过,她现在需要新的设计思路,这两年她明显出现了创作枯竭的现象,没有了灵感。只有,只有那一天,看到榕城的那一片花海的时候,她内心里涌起的那股澎湃的激情,除了那一天,只有那一天她的思维开始涌动起来。如同绽放了绚丽的花朵,在她的脑子里依旧留有余香。

    是啊,她是不是可以继续自己的梦想呢?自己去做香水的事业呢?她手上有一部分资金,可是还不够,远远不够。从寻找最好的环境,到承租,到种花,到组建研发团队,这些都是需要大笔投入的,而她没有那么多的钱。

    钱是一方面,关键是她对商业运营实在是缺乏概念。念清的运作一直都是逸飞在处理的,她只是负责创作和婚纱的质量等等。而现在,没有了逸飞,一切都要她一个人从头开始,难度可想而知。

    没办法,再难也得自己上,总不能一辈子都依靠别人吧!总不能说没有了别人帮忙,她就活不下去吧!

    钱的方面,她可以贷款,不用大的花园,只要是好的环境,她可以用一点点小花园来实验的,如果成功的话就可以继续扩大。刚开始不宜搞太大的摊子,要不然她也弄不过来。

    对,就这样吧!霍漱清说,她的天赋就在这里,而她的兴趣也在这里,她就努力来让自己的兴趣开出花结出果!

    疗养院里的环境很安静,苏凡就开始上网学习各种有关花卉和香水的知识。她从小就是在花圃里长大的,对于种花这种事根本不陌生,而且小时候家里忙不过来的话,她也会去花圃里帮忙。现在就算是自学,也不算完全没有基础。

    于是,从这个夜晚开始,苏凡除了和医生聊,除了在疗养院极其周围散步,就是上网学习了。刘主任来的时候,发现苏凡的精神状态和之前在京城入院的时候已经有了改观。从心理医生那里,刘主任也得到了同样的结论。心理医生告诉刘主任,苏凡的状况,不知道怎么就突然有了变化,而且她总是对人微笑,看起来很阳光。

    “是不是出了什么事让她的病情有了变化?”心理医生问刘主任。

    “如果有事,应该也是好事情!”刘主任道。

    “是啊,我也这么觉得,看着她现在好像有点积极向上的样子,我还问到她关于自杀的看法,她的说法,让我觉得她真的没病了。”心理医生对刘主任说。

    如果真的没病了,那真的是好事啊!

    苏凡入院后没几天,霍漱清就要跟着总理去拉美访问了,他提前一天赶到京城,赶到疗养院。

    从医生那里,他也得知了苏凡的状况,虽然医生说有了好转,可是他根本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不知道现实怎么样,心里忐忑无比。

    因此,当他来到苏凡的门口时,手放在门上却没办法敲下去。

    里面等待他的会是什么呢?

    不能抱天大的希望啊!毕竟她还在病中--

    霍漱清这么想着,长长地呼出一口气,按下了门铃。

    苏凡正在网上查资料做笔记,桌子上是她写的字,听见门铃,她赶紧起身去开门了。

    门打开,是霍漱清抬起头看着她。

    “你怎么来了?”她惊叫道。

    “明天要走了,过来看看你。”他说着,拥住她。

    苏凡笑了,推开他,道:“赶紧进来吧,外面有风。”

    看着她的笑容,他愣住了。

    怎么回事?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吗?

    “进来啊--”她回头叫道。

    “哦。”他赶紧走进来关上门。

    “来,我给你倒茶。”她说着,就把茶壶里的东西倒掉,“我刚刚泡的已经没有味道了,给你重新泡一点。”

    霍漱清看着她的样子,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连外套都没有来得及脱,就被茶几上那一片散乱的纸张和电脑给吸引了。

    这是,什么?

    他弯腰拿起来,一张张看着。

    笔记吗?看起来是笔记的样子,可是,为什么--

    这是,什么?

    苏凡冲干净茶壶走了过来,见他拿着那些笔记,微笑问道:“我弟弟给我寄来的花,给你泡一点来喝?”

    霍漱清愣住了,盯着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