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605章 一辈子只能用心爱一次
    兄妹两人打电话的时候,却不知道方希悠独自乘车返回家中。

    车子开过曾家的门口,她特意看了一眼,却没有让司机停下。

    曾泉不知道在不在,她没有和他联络过,他也没有。是不是他太忙了所以没有时间来办离婚?

    离婚啊!

    那扇门,她从少年时期就走过,直到某一天她真的成为了那个家庭的一员,从那道门槛走进去。

    她觉得那一天自己就像是初次嫁进紫禁城的小皇后一般,怀着无尽的幻想走进那个家庭,希冀着和自己爱的人一起白首到老--尽管她知道他的心里有另外一个人,可是她相信自己可以让他忘记那个人,让他好好的爱着自己,她比他心里的那个人要优秀很多,不是吗?他没有理由对那个人念念不忘而看不见身边的她,不是吗?她是那么自信,那么的幸福。

    如果知道这么多年的婚姻会是这样的一个过程和这样的结果,当初她还会愿意去嫁给他吗?可是,如果没有他,她的幸福,又在哪里呢?

    想到此,她苦笑了,心里的伤口,突然又裂开了。

    她还是放不下他啊!即便是说到了离婚的地步,还是放不下他啊!

    那么,要回去吗?去看看他会不会在吗?

    肯定不会在的吧!就算是他回来,也一定是去了疗养院陪着苏凡的,霍漱清出差了,苏凡一个人在疗养院里,曾泉怎么可能会放心呢?他,一定是--

    手,不禁攥紧了,指甲嵌着手心疼。可是,再怎么疼,都不及心上的痛。

    “停车--”她对司机说了句,车子就停了下来,前后的警卫车也都同时停了。

    “方小姐--”秘书看着她下车,叫道。

    “我下来走回去。”方希悠说着就下了车,可是一下车,冷风就直往怀里钻,她忍不住打了好几个喷嚏。

    “您没事儿吧,方小姐?”警卫员忙问。

    夜里的风吹着她的刘海,她轻轻摇头,道:“我,去前面一下。”

    说着,她就双手插进衣兜,走向了曾家的门口。

    秘书和警卫都愣住了,方小姐之前说的回家是回去方家,怎么突然就要去曾家了?

    不过也没什么奇怪的不是吗?曾家是方小姐的婆家,回去也很正常。

    没有人知道方希悠和曾泉之间闹离婚的事,其实是离婚,根本没闹,如果要闹起来,肯定会被人知道的。

    高跟鞋踩在石板路上,在这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清晰。

    虽然是在这个城市中心,可是,这条胡同平时基本上很少有人能进来,夜里更是人迹罕至了。

    曾家门口的警卫员一看是方希悠来了,赶紧向她敬礼,准备开门了。

    “没事,不用开了,我,不去了。太晚了。”方希悠对警卫说了句,笑了下,一如既往的温暖笑容。

    说着,她抬头静静注视着这扇门,长久不愿离开。

    周围的扈从们都愣住了,不知道她这是在想什么,走到了自家门口还不进去?

    方希悠也是明白别人的怀疑,便折身朝着胡同里面走去,从自己的车边抽过,没几步就走到了方家的门口。

    警卫员开了门,她就走了进去,车子也跟着进去了。

    “希悠回来了?”家里的管家阿姨听到报告忙迎了出来,“你怎么走着?这么冷的天儿,着凉的怎么办?”

    “没事。”方希悠道。

    说着,方希悠就从管家阿姨身边走了过去,往里院走去。

    “希悠,呃,方书记在等你。”阿姨忙叫了她一声,方希悠停下脚步。

    “他说你回来后去他书房一趟。”阿姨道,又问,“你想吃点什么?我让厨房马上给你做。”

    “不用了,谢谢阿姨,我去找我爸。”说完,方希悠就往父母的院子去了。

    这个点,母亲在她房里看电视,父亲在书房办公或者看书,这是他们夫妻两个人多年的相处方式。然后等到睡觉的时候了,则是各自在自己的卧室。

    多少年来都是这样了,方希悠早就习惯了,这个家里的人也都习惯了。

    也是嘛,都老夫老妻了,一大把年纪了,何必住在一起呢?

    可是,方希悠知道,自己的公婆是住在一起的。不管公公工作多晚回来,都不会独自一人在书房或者客房过夜。而自己家里,父母却是--

    “爸--”推开父亲书房的门,方希悠问了声。

    “你来了?”父亲抬头看了她一眼,道。

    “嗯,您有事找我吗?”方希悠问。

    “你先坐下,我把这一页看过去。”父亲道。

    书房里温度适宜,方希悠便脱下了大衣,给自己倒了杯热水,坐在沙发上。

    “没去那边吗?”父亲问。

    “嗯,太晚了。”方希悠道。

    “迦因的情况怎么样了?”父亲又问。

    “好像还不错,不过我没给她打电话,没多少时间--”女儿道。

    “不想问她,是吗?”父亲打断她的话,方希悠不知道该说什么。

    父亲合上书,走过来,坐在她身边。

    方希悠低头,双手抓着杯子。

    “她很幸福了,有那么多人关心她,得到了那么多人的爱。覃逸飞为了她抛弃了敏慧,敏慧到现在都--”方希悠道。

    后面的话,她没办法说下去了。

    想到自己这么多年的婚姻,自己爱了那么多年的人,走到了今天的局面--

    泪水,不可控制地从她的眼里涌了出来。

    她不知道是在为自己哭,还是为叶敏慧。

    父亲递给她一张纸巾,她擦去眼泪,道:“对不起,爸,我最近,不知道怎么了,我--”

    “还是,不能原谅迦因?”父亲问。

    “我,不知道我在想什么,只是,我不知道,我--”方希悠说着,望着父亲,“爸,我,我们,要离婚了。”

    “想好了吗?”父亲似乎并没有意外,语气平静地问。

    “我不知道,爸,我,或许我不该和他说这件事,我害怕万一他真的,真的--”方希悠道。

    “你真的想和阿泉离婚吗?”父亲问。

    方希悠不语。

    “这件事非同小可,你要知道,除非是真的没有办法过下去了,不要轻易提离婚的事。一旦离了婚,你以后很难再和他复合。”父亲的手,放在她的肩上,目光慈祥,“你,还是爱阿泉,是不是?”

    她闭着眼点头,泪水再度流了出来。

    父亲拥住她,方希悠靠在父亲胸前无声落泪着。

    “你这个孩子啊,从小到大都是这样,心里难过也不愿意说出来。”父亲轻轻拍着她的背,叹道。

    “爸,我不知道除了离婚还能做什么,我爱他,可是,可是我没有办法看着他和迦因在一起,哪怕他们是兄妹,可是,我总觉得阿泉并不是把她当做妹妹,他,他到现在还是爱着她的。”方希悠哭泣道。

    “傻孩子,你想过没有,幸好他们是兄妹!”父亲却说。

    方希悠愣住了,抬头望着父亲,眼泪也止住了。

    “爸,您,在说什么?”方希悠道。

    “如果他们不是兄妹,你觉得,你和阿泉的婚姻能维持多久?”父亲道。

    方希悠盯着父亲。

    “或许,在迦因再次出现的时候,你和阿泉也就走到头了吧!就算是不离婚。”父亲道,“因为他们是兄妹,所以不管过去发生过什么,阿泉都不能再和迦因有什么关系了,感情也就到那个时候终止了。当然,这件事很难,想要让他彻底忘记曾经对迦因的感情很难,可是,他们的兄妹关系,帮了你的忙。你觉得是不是?”

    方希悠沉默了,静静坐着。

    是啊,幸好他们是兄妹啊!如果不是,曾泉说不定早就和霍漱清去抢苏凡了。

    “孩子,爸爸知道你心里难过,知道你不好受,可是,关于离婚的事,”父亲说着,方希悠望着他。

    方慕辰顿了下,道:“我还是当年那句话,路是你选的,你要自己承担后果。当年你要嫁给阿泉的时候我这么和你说,现在,我还是这么和你说。一旦走上了离婚的道路,就不要回头,也没有回头路给你走。这一点,你要考虑清楚。”

    “您,不反对吗,爸?”方希悠问。

    “反对你离婚?”父亲问,方希悠点头。

    父亲笑了,道:“我反对有用吗?而且,我也不想反对。对于我来说,我女儿的幸福才是最重要的,其他的,在这一点前面都得让道儿。”

    我的幸福,最重要吗?

    方希悠沉默了。

    “人这一辈子,其实很短,能够遇到那个让你心动的人,真的很不容易。你现在要好好想想,你是打算把你的生命都放在怨恨阿泉和迦因的身上呢,还是让自己以后的生活过的更开心,让你的生命更精彩呢?”父亲认真地说,“和这些相比,离婚,根本不算大事。只要你自己想好了,该做什么决定,爸爸都会支持你。”

    “可是,阿泉呢?如果我们离婚了,您,是不是就不会再像过去一样--”方希悠问。

    “你觉得我不知道你会走上这条路吗?”父亲反问道。

    方希悠不知道该说什么。

    “从你当初明知阿泉心里有别人却还是要执意嫁给他开始,我就知道你早晚会有这么一天,当然,我不希望你走上这样的路,可是,你的性格,爸爸最清楚,当你实在无法忍受的时候,你是会放手的。至于阿泉,我喜欢他,你爷爷也喜欢他,关于他的前途,我们的决定不会因为你们的离婚而发生改变。这一点,你不用担心。”父亲道。

    方希悠眼里的担忧,倏然而逝。

    她其实早就该知道的,曾家和方家从来都是一条心的,哪怕她和曾泉没有婚姻,也不会改变两家的处境。

    “不过,如果,你心里对他还有一丝,哪怕只是一丝一毫的不舍,”父亲顿了下,方希悠望着父亲。

    “哪怕只是一点点,你,都要尽最大的努力去挽回,知道吗?人的一辈子,可能,也就只能那么用心的爱一次。就算你因为迦因的缘故和阿泉离了婚,你觉得你爱上另一个男人的可能性有多大?”父亲道。

    方希悠不语。

    “我听说叶黎在你那边挺勤快的?”父亲问。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