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608章 又不是世界末日
    只是那么一句,孙颖之倒是没有再说什么,一路上抱着方希悠不放,靠着她就睡着了。

    从小和孙颖之一起长大,孙颖之醉酒的样子,方希悠没有少见。可是,她从没见过孙颖之在醉了之后抱着别人喊“曾泉”的。

    曾泉,曾泉,你们,到底,怎么回事?

    方希悠望向舷窗外的夜色,那高楼里透出来的灯光,一点点,好像在风中摇摆,好像她的心也跟着在摇摆。

    她一直都知道孙颖之和曾泉关系好,当初她和曾泉结婚之前,孙颖之也是横插了一脚,要不然本来是几个人的好关系,到了她和孙颖之这里就断了。虽说事后这几年大家还有联络,而且也时不时在一起聚聚,只不过她和孙颖之之间一直都是不尴不尬,好像完全没有了过去的那种融洽。

    闺蜜抢男友,不是谁都可以当做没事的,哪怕不是真的抢。

    可是,自从那件事之后,方希悠就觉得孙颖之和曾泉之间有些不正常,也许是她的心理作用。只不过,她从曾泉这边看不出一丝的异常,而孙颖之似乎还是和过去一样动不动就占曾泉便宜,揩点油什么的。曾泉还是和过去一样跟孙颖之抗议,只是架不住孙颖之的狼手。

    那些,都是玩闹的,方希悠知道。可是,孙颖之在她和曾泉结婚之后的一年就结婚了,而那个男人,孙颖之一直都没喜欢过,朋友们聚会的时候,孙颖之也是不会带着那个男人一起来。这就是问题,方希悠一直没说破。直到孙颖之离婚了!

    离婚了啊!

    为什么呢?就那么不能忍受吗?那个男人很好,方希悠是见过的,为人温文尔雅,在孙颖之面前说话都低声低气的,做什么都是在征求她的意见。这样的男人,哪里不好了?把老婆当公主一样捧在手心,孙颖之说什么就是什么,根本没有一点含糊的,怎么,孙颖之就是不知足呢?难道像她一样,总是追逐一个男人的背影就幸福吗?

    人啊,总是不知足,得到的不珍惜,看着别人家的就是比自己的好,然后就放弃自己已经有的--

    方希悠这么想着,可是,她呢?父亲说的对,她是应该感谢老天,感谢老天让曾泉和苏凡是兄妹,如果不是这样,她恐怕早就失去了曾泉。可她得到了他的人,又怎么样呢?她什么时候得到过他的心?他的心里,来来去去都是苏凡,哪怕他自己得不到苏凡,心里还是放不下。

    她不由得叹了口气。

    到底是该感谢这样的命运,还是怪怨这样的命运呢?

    或许,这一切和命运无关,都是她自己造成的。她爱了曾泉那么多年,她就想要得到他,不管他心里是不是爱她,她就总是,总是想要和他在一起。就像,就像敏慧一样,明知道覃逸飞爱苏凡,却还是,还是这么多年纠缠着不放。原以为订婚了就一切妥当了,只等着嫁了,谁知道覃逸飞宁可背负骂名,也要终止这门婚约。

    女人啊,太爱一个男人,最终伤的就是自己。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呢?卑微的爱,把自己的灵魂放到了尘埃里,还是不能唤回那个男人的心,又有什么意思?

    看着身边熟睡的孙颖之,方希悠下定了决心,一定要和曾泉离婚,她再也不要把自己困在曾泉的世界里了。世界很大,而她总是待在机舱这么小的空间里,待在这里,就以为人生就这么样,就以为世界就这么大,却忘记了外面还有更广阔的天空,忘记了机舱里看到的天空都不是真的天空。

    是啊,离婚,她要寻找她的世界,和男人无关,就算没有男人,她也可以活的很好,她是方希悠,她不是那种没了男人就走不动路的人!

    这么想着,手机,响了起来,熟睡的孙颖之丝毫没有受到打扰。

    方希悠掏出手机一看,是曾泉打来的。

    “找到了吗?”曾泉问。

    “嗯,找到了,我正要送她回去。刚才夫人打电话让我直接把颖之送到夫人那边去,我很快就要下飞机了。”方希悠道。

    “哦,那好吧!麻烦你了,希悠!”曾泉道。

    “不客气,这也是我的工作。”方希悠道。

    两人都感觉彼此说话客气的不得了,好像这么多年夫妻同床共枕都是假的,好像一切,都是假的。还没有离婚就已经跟陌生人一样,恐怕很少有人像他们一样吧!

    感觉到这样的尴尬,两个人竟然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额--”两个人同时开口。

    “你先说。”曾泉道。

    方希悠顿了下,轻咬唇角,看了一眼旁边的孙颖之,道:“你哪天有空,我们去,把手续办了。”

    她没办法告诉曾泉,自己是下了多大的决心才说出这句话的。

    可是,在曾泉听来,好像这些日子的悬而未决的心情,终于有了一个归宿。

    她想要离婚,那就离吧!

    “嗯,我后天回来,你能抽出时间吗?”他问。

    “可以,我到时候安排一下,用不了太多时间。”方希悠道。

    他听出她的声音极为果决,似乎,也就这样了吧!

    多少年的相处,在结束关系的时候,只是那么几分钟。

    “好,那就先这样吧!今晚,辛苦你了。早点休息!”他说完,就直接挂了电话。

    听着手机里传来的鸣音,方希悠闭上眼,泪水流了下来。

    真的,就这么结束了吗?

    飞机,很快就降落了,方希悠和警卫一起扶着孙颖之下飞机,接着就上了一辆停在旁边的车子,直接开向了那扇红门。

    孙颖之依旧没有醒过来。

    方希悠看着车窗外,心,一丝丝抽着痛。

    以后,就不会再这样了吧!分开了,就再也不会为他难受,为他痛苦了。

    也好,结果了,终于,解脱了。

    而电话那边的曾泉,无力的垂下手,苦笑了下,长长地叹了口气。

    一切,都结束了啊!结束了,也好!

    生活,就是这样无法预料的未来,谁都没有办法预见未来!

    长夜漫漫,方希悠躺在自己在办公室套间的床上,泪水湿了枕头。

    后天,后天他们就要离婚了啊!变成两个毫不相干的人,会有一个女人站在他的身边,甚至还会为他生儿育女。

    在方希悠三十多年的生命里,嫁给曾泉,和他一起生活,和他一起生孩子,养育孩子,这就是她的梦想。尽管结婚这么多年来一直没有怀孕过,可是,她从没放弃过这个梦想。而现在,他们离婚后,他应该会很快就娶一位新妻子,然后和那个女人生儿育女。到时候,那个女人的孩子会叫他“爸爸”,而她,和这一切都没有关系了。

    她不想看着这一幕,真的不想。

    可是,她能做什么呢?

    什么都不行,不是吗?

    他不再是她的唯一,而她--

    方希悠啊方希悠,你为什么要这样想呢?分开就分开好了,你又不是找不到男人。比如说,那个叶黎--

    可是,当叶黎的样子浮现在她的脑中时,她立刻摇头起来。

    不管是什么样的男人,都没有办法替代曾泉在她心里的地位。

    唉,就算不能替代又怎样?后天就离婚了,然后--

    不想了不想了,还是睡觉吧!

    话都说出来了,难道还收回吗?

    没事没事的,离婚又不是世界末日,她还有什么不能承受的?

    夜色,就这样静静走向黎明,可是方希悠一夜未眠。

    方希悠的一夜难眠,对于曾泉来说也是同样。

    第二天一大早,方希悠起床收拾了下就开始工作了,等秘书来的时候,她已经工作很长时间了。

    十点多,方希悠拿着需要夫人定夺的一份信函,这是夫人给某国第一夫人发过去的庆祝两国建交多少年的一份公函,方希悠这边起草了中文原版,要等夫人定夺后翻译并发出。

    可是,看着夫人脸上的郁闷,方希悠想起了孙颖之昨晚的事。

    “希悠,谢谢你昨晚送颖之过来。”夫人道。

    “不客气,夫人,应该的。”方希悠忙说。

    “昨晚你陪她一起去的吗?”夫人问。

    “不是,是阿泉打电话给我说颖之她,”方希悠说着,顿了下,“您别担心,颖之会没事的。”

    “你都知道了吧?”夫人叹了口气,道。

    方希悠点头。

    “这个颖之啊,从小都是这样,做事没个谱,什么都随着她的性子来,根本不管前因后果。我和你叔叔也都是一直忙工作,没多少精力管她,现在想想,我如果当初多一点时间和她在一起,会不会今天就不是这个样子呢?”夫人说着,叹道。

    “您别这样自责了,其实,颖之她并不是说做事没有分寸,只是她做事的方法和很多人不一样,她思考问题的方式也是,有她自己的特点,也不能说她是错了,只是与众不同而已。”方希悠道。

    夫人叹气摇摇头,道:“这个世上,有几个人可以随心所欲地活着呢?按照自己的心意活着?真的是太难了。”

    “是啊,所以,有时候我觉得颖之这样不屈服于现实,不屈服于标准的个性,也挺好的。我也很羡慕她,就是自己做不来。”方希悠道。

    “问题就在这里,我们都做不来,不是说我们不想做,只是因为我们每个人身上都有自己的责任,我们不能随心所欲。可颖之她,总是--”夫人道,顿了下,望着方希悠道,“很多时候,我都想,如果颖之能像你这样就好了。我啊,一直都很羡慕你爸妈呢!”

    两个人聊着,却不知道自己的谈话已经被另一人听去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