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609章 男人追女人的办法多的是
    听夫人这么说着,方希悠的心里,也是无法平静。

    每个人身上都有责任,她也是同样。父亲说就算她和曾泉离婚了,两家的大事也不会受到影响,可是,怎么会没有影响呢?中国人的婚姻,从来都不是两个人的事,都是两个家族的事,她和曾泉也是同样。当初曾元进为了他们的婚事,也是做了很多事的,甚至差点就要对苏凡动手了。

    是的,当初曾元进担心曾泉和她结婚后,还会被苏凡影响,就要动手处理苏凡,结果曾泉主动提出调任云南,曾元进才没有动作。曾元进老谋深算,怎么会不知道这一场联姻的份量?那绝对不是说离了婚还没事的样子。如果离了婚都没事,当初又何必让他们结婚呢?

    那么,她是背弃了她的责任吗?

    见方希悠走神,夫人看着她,良久才说:“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方希悠忙摇头,可是,一想到自己和曾泉办了离婚的话,这件事就不再是秘密了。

    夫人是她的上司,是她的长辈,方希悠想了想,还是和夫人说了。

    “你们,决定了?”夫人看着方希悠,问。

    “嗯,明天他过来,我们就去办手续。”方希悠道。

    夫人长久不语。

    而门外偷听到她们说话的孙颖之,轻轻拉上门,渐渐走远了。

    他们也都要离婚了吗?

    阿泉为什么从来都没说过?

    孙颖之心里奇怪,可是想着方希悠对母亲说的那些关于她的话,心情复杂难辨。

    “是因为颖之的缘故吗?”夫人问方希悠。

    “和颖之没有关系,是我们自己,我们,可能,不适合在一起吧!所以--”方希悠道。

    “这件事,我建议你再好好想想,希悠。”夫人打断她的话,看着她。

    方希悠望着夫人。

    “你和阿泉从小一起长大,他对你,不是没有感情的。你们一起来我家里玩的时候,虽然他和颖之说说笑笑很开心,可是,或许你没有注意过,他看你的眼神,和他看别人是不一样的,和颖之是不一样的。”夫人道,“如果一个男人不爱一个女人的话,他是不会有那样的眼神的,阿泉,他是爱你的。”

    方希悠很想和夫人说,曾泉心里爱着的是别人,可是,这种事她怎么说得出来?这是曾家的丑闻,她怎么能说?

    “你是觉得他一直爱当初的那个女孩,是吗?云城的那个?”夫人是何人,即便方希悠不说,她也猜得出来。

    “您,您怎么,知道?”方希悠问道。

    夫人摇头,道:“希悠,你是个聪明孩子,你比很多人都聪明,在这件事上,也是,钻了牛角尖了啊!”

    “我不明白您的意思。”方希悠道。

    夫人笑了下,道:“如果你因为当初颖之和阿泉的事而一直不踏实,我是可以理解的,因为对于你的婚姻来说,颖之是可以形成威胁的。可是,”顿了下,夫人看着方希悠,“迦因?她是阿泉的妹妹,你觉得阿泉会爱上自己的妹妹,一辈子不能自拔?如果他真的是那样的人,也就什么事都不用做了。”

    方希悠不语,夫人和父亲说的都是一样的。

    “希悠,你觉得阿泉是那样的人吗?那样对错不分,那样没有原则吗?是不是我们大家都看错他了?”夫人道。

    方希悠忙摇头。

    不管她心里怎么想的,可是,她不想自己的想法让其他人曲解了对曾泉的看法,她依旧是爱他的,不管是到什么时候,哪怕是要到了离婚的时候!她总是会习惯性地为曾泉考虑,不想破坏他的形象。

    “你真的这样认为?”夫人问。

    “阿泉他,”方希悠想了下,望着夫人,道,“阿泉他不是是非不分的人,您说的对,是我,钻牛尖了。”

    夫人叹气摇摇头,道:“我们每个人都会为周围的一些事情所迷惑,特别是自己在意的那些,越是在意越是重视,就越是会影响到我们的判断。我也不是觉得阿泉完全没有错,也不是觉得你完全错了,”说着,夫人看着她,“你们两个人,都犯了错。而你们的错,都在迦因这个结上。你们离婚,是不是也是因为这个?”

    方希悠点头。

    夫人拉着方希悠的手,让方希悠坐在自己身边,方希悠望着眼前这位端庄的长辈。

    “阿姨知道你这些年心里不舒服,知道你过的不如意,可是,阿姨也是看着你和阿泉一路过来的,如果你真的要舍弃这份感情,如果你真的觉得没有必要再去维系什么了,阿姨也会支持你离婚。可是,希悠,失去他,你会甘心吗?”夫人认真地说。

    方希悠的眼眶含泪,转过头看向旁边。

    “你这个孩子啊!”夫人叹道。

    方希悠低头,泪水啪啪打在夫人的手背上。

    夫人抽过一张纸巾,方希悠忙道歉,道:“对不起,夫人,我--”

    “没事,没事,要不,今天你回家休息一天?或者,”夫人顿了下,望着擦眼泪的方希悠,突然改变了主意,道,“回家休息去吧!昨晚颖之那丫头也是有点太闹了。”

    “还是算了吧,还有很多事--”方希悠道。

    “工作永远都做不完,可是,我们不能只有工作而没有自己的生活对不对?好好休息一下,约朋友去逛逛街喝喝茶,放松一下,有什么事就让他们给你打电话。”夫人道。

    上司如此关心,方希悠肯定要感谢的。

    “抱歉,夫人,让您为我担心了。”方希悠道。

    夫人含笑摇头,道:“傻孩子,我是你的阿姨,不是吗?”

    方希悠点头,挤出一丝笑。

    从夫人办公室出来,方希悠的脚步,突然轻快了许多。

    她是应该再给大家一次机会,是不是?要是这样放弃了,她真的会后悔的啊!

    这么想着,她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

    冬天的风,依旧猛烈地肆虐着,吹在脸上,如同刀割一般。

    这样的风,却让人清醒了许多。

    看着眼前这毫无生机的树林,干枯的树枝在风中无力的摆动着,好像未来的她就会是这样。

    她怎么可以这样呢?她不能--

    “方小姐?”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叶黎!

    方希悠转身,道:“叶先生,真巧!”

    “方小姐你好!”叶黎微笑道,“老远就看着像你,没敢过来打招呼。”

    “叶先生觉得我很凶吗?”她问。

    虽然她脸上带着笑容,可是,叶黎依旧感觉到她那强烈的疏离感。

    她不喜欢别人接近自己,她即便是对别人笑,依旧会把那道隐形的墙竖起来。

    “没有没有,我只是,”叶黎微微笑了下,道,“看来我说错话了,不知道方小姐能不能给给我一个道歉的机会?”

    “不用了,您没有说错。”方希悠道。

    说着,她就往办公室走。

    叶黎跟了上来。

    “叶先生是来办事吗?不过我们今天好像没有预约。”方希悠道。

    “是的,刚有点事办完了,过来想看看方小姐这里,”他走到方希悠面前,面对着她,“能不能给我五分钟聊聊呢?”

    方希悠停下脚步,看着他,依旧面带笑容,道:“不知道叶先生想谈什么?”

    走廊里人来人往,来来去去的人总会和方希悠打招呼。

    “不如去方小姐办公室更好一点?”叶黎道。

    方希悠也不想自己的事情被传的到处都是,现在还没怎么着呢,就因为这个叶黎总是来找她,结果到处都在流传他们的事,好像真有什么事一样。要是她和曾泉离婚的消息传开来,恐怕就更加不可预计了。

    明明她和曾泉没什么问题,到时候别人都会以为她是有男小三了,所以才和曾泉离婚的,她不要那样。

    “可以,请跟我来。不过,叶先生请先让开路。”方希悠道。

    叶黎笑笑,闪到了一旁,认真地做出了一个请的动作,方希悠从他身边走了过去。

    “不知道叶先生要和我谈什么?”等秘书泡了咖啡离开,方希悠问叶黎道。

    “额,我的画廊那边有位很有特点的艺术家的作品,周末要开始展出。我想邀请方小姐来参观首秀,不知道方小姐有没有兴趣?”叶黎说着,从手包里掏出一份邀请函,放在方希悠面前。

    方希悠喜欢这些艺术展,叶黎很清楚。

    当她拿起邀请函,看着里面印刷出来的一些展品,脸上的表情果然不一样了。

    叶黎看着她表情的变化,心里不禁一喜。

    百毒不侵的方希悠,也总是有弱点的。看来他花了大价钱来安排这一场展出,还真是走对了。

    “这个啊,我之前在网络上看过一点报道,的确是不错,很有新意。”方希悠道。

    “是吗?真是太巧了,方小姐对艺术的眼光,果然是非同一般的。”叶黎道。

    一听这句,方希悠就知道叶黎的目的了。

    给她推荐展出是假,想在她这里谋点什么,倒是真的。

    “谢谢叶先生。不过,额,我不知道周末有没有时间,所以,暂时还不能给您答复。谢谢您特意送邀请函。”方希悠道。

    “哦,不客气不客气。”叶黎道。

    “谢谢,额,不好意思,我还有点事要出去一下,叶先生--”方希悠道。

    “哦,抱歉,打扰方小姐工作了,那我们改天再约!”叶黎起身道。

    方希悠还是和他握了下手,礼貌地微笑着请他离开。

    艺术展?

    男人啊,只要真的动心思追求你,总是有办法的。就像叶黎--

    看了眼桌上的邀请函,方希悠的眉头蹙动了几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