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611章 跟她说没有用
    见方希悠放下了手机,叶黎便假装不经意地问:“不知道方小姐今晚能不能赏光,让我请您吃个便饭,感谢您这些日子对我们公司的关照?”

    方希悠的心情不好,可以说情绪很低落。

    明天要和曾泉离婚了,她现在能高兴地起来吗?

    可是,即便是心情不好,她也听得出叶黎的话外音。

    “谢谢叶先生,只不过,我也没有做什么让您请我吃饭的。我只是秉公办理,并没有特意关照您的公司什么的。”说完,方希悠就起身了,“抱歉,叶先生,我今天是请假在家里休息的,我现在也该去休息了。”

    逐客令已经下了,叶黎也不好再这样厚脸皮待下去了。

    可是,他不会轻易放弃的。

    不能一次逼她太紧,他深知这一点。

    于是,方希悠送叶黎到楼梯口,叶黎就很善解人意地请她回去了,毕竟她说身体不舒服。

    看着叶黎的身影在院子里消失,方希悠长长地叹了口气,背靠着墙站着,披肩滑了下去。

    明天啊!

    手机又响了,她抬手一看,是苏以珩打过来的。

    “怎么了,以珩?”她说着,光着脚往卧室走去,披肩长长地在背上垂下去拖在地上。

    “你,和阿泉,你们,没事吧?”苏以珩问。

    “没事啊,怎么了?你怎么这么问?”方希悠问。

    “我听说颖之离婚了,她离婚前去找过阿泉,你知道吗?”苏以珩问。

    “嗯,我知道,颖之是夜里去的。”方希悠道。

    “可能只是随便聊聊,颖之的性格,你也知道的。”苏以珩道。

    方希悠笑了,道:“你怎么和我说这种话?是替他们两个谁解释的?”

    “我没有替谁解释,只是,我知道你心里不舒服,但是,颖之离婚的事,应该和阿泉没有关系,阿泉是不会--”苏以珩道。

    “嗯,我知道。”说着,方希悠顿了下,不禁笑了。

    和苏以珩认识这么多年,可以说从生下来就认识,真的是太了解了。虽然她和曾泉应该都没有和他说过,可他还是,有所察觉了。

    “以珩,我们,”她顿了下,接着说,“我们,明天要去离婚了。”

    苏以珩彻底震惊了,完全说不出话来。

    方希悠知道他此时的反应,笑了下,说道:“抱歉,以珩,这件事,我觉得还是先跟你说一下,我不想瞒着你。”

    “可是,为什么?希悠,你为什么?你们为什么?因为什么?颖之,还是迦因?”苏以珩追问道。

    说到“迦因”这两个字的时候,她说不出话来。

    夫人问她是不是因为苏凡,夫人和父亲都告诉她,苏凡是曾泉的妹妹,这是她最大的优势,也是她挽回的机会。可是,她一再把他推向了苏凡,她心里有芥蒂,芥蒂越来越深,结果让那芥蒂变成了一根钢刺插进了她的心里,怎么都拔不出来了。

    她不想这样,可是,已经走到了这样的地步,哪有回头的路?

    不能回头了啊!

    “我们两个不合适,还是分开的好。”方希悠道。

    苏以珩沉默了。

    这么多年,他以为希悠和阿泉可以解决了苏凡带来的麻烦,可是,没想到最终还是这样了。

    “你是不是觉得我太小心眼了?”方希悠关上卧室的门,问道。

    “希悠,不管你做什么决定,我都会支持你。可是我只想问你一句,你会不会后悔?和他离婚了,你会不会后悔?”苏以珩问。

    别人说出来这话,不如苏以珩说出来那么让她心痛。

    苏以珩见证了她和曾泉的一点一滴,苏以珩知道她对曾泉的感情。苏以珩知道她卫曾泉受过的所有的相思之苦,所有的难过和悲伤,苏以珩了解她,而现在--

    是啊,苏以珩了解她,他知道她会后悔,他知道她一定会后悔。可是,他不知道,她现在已经后悔了,她早就后悔了。

    “为什么要后悔呢?”她强忍着心头传来的剧痛,道。

    苏以珩说不出话来。

    “他到现在还放不下迦因,我为什么还要和他继续在一起生活呢?我为什么还要--”她说着,声音有些激动。

    为什么还要爱他?

    “希悠,我觉得,你还是再好好考虑一下,你们和颖之的状况不同,不要--”苏以珩赶紧劝道。

    “以珩,我问你一件事。”她打断苏以珩的话。

    “什么?”

    “你是不是每天都会和顾希通电话,在你们分开的时候?”方希悠问。

    “额,你问这个--”苏以珩道。

    “你们会的,是不是?你们见不到彼此就会想念,是不是?”方希悠问。

    苏以珩不语。

    “可是,我和阿泉,就算一个月不见面,他都不会,他都很少会问我怎么样,他--”方希悠道。

    到了离婚的时候,也只有使劲去想对方的不好,才能下定决心,才能不会后悔,是不是?

    “希悠,那么,你呢?”苏以珩打断她的话,问。

    方希悠张开嘴巴,却合不上了。

    她静静盯着眼前,一个字都说不出。

    “希悠,抱歉,我不该和你这么说。我知道阿泉做了很多错事,他过于关心迦因,他是错了,他没有顾及到你的立场和想法。可是,希悠,俗话说一个巴掌拍不响,你们走到今天这一步,难道都是阿泉一个人的错吗?”苏以珩道。

    这是苏以珩第一次批评方希悠。

    从小到大,他对方希悠连一个严重的字都不会说,声音都不会升高,不会和她生气,从来都是她说什么就是什么,他不会违背她的意愿,不管她要什么,他都会尽全力去满足。可是,今天--

    或许是因为太担心曾泉和方希悠分开了吧!苏以珩不禁说出了这样的话。

    “希悠,阿泉做了错事,可是,你一味地把责任推给他,当然会让你现在心里好受些,可是,你自己很清楚,等你离婚了,你会难过的,希悠。”苏以珩道。

    方希悠沉默不语,背靠着门坐在地上。

    苏以珩放低了语气,耐心道:“希悠,不要让自己后悔,好吗?给你们一个机会,不要这样放弃他,放弃你这么多年的感情。你爱他这么多年,早就把他刻进了你的生命,你们的生命是联系在一起的,你不可能会放下他的,希悠--”

    “以珩,这个世上,不是只有曾泉一个男人,我还有其他的选择,而不是只有他--”方希悠赌气道。

    苏以珩叹了口气,方希悠在电话里听到了。

    “以珩,我的事,我自有分寸,如果你没别的事,我就挂了。”说完,方希悠就直接挂了电话,手机落在地上,她双手捂着脸,泪水从指缝中流了出去。

    苏以珩听着那不绝于耳的鸣音,想了想,立刻对自己的助理打了个电话“准备飞机,我要回国”。

    他要去找曾泉。

    最后的机会了。

    此时,曾泉还在工厂检查工作。

    针对京津冀的污染问题,许多工厂都停工了,可是,环保要搞,经济也不能不搞啊!那么多工人,工厂一停工,工人就没钱了。环境重要,可是,老百姓的收入也必须要去兼顾才行。

    于是,这些日子,曾泉身为市长,每天都在全市的各个工厂里奔波着,现场会,各种报告,他都认真地听取着各方的意见。

    该怎么办?不能以破坏环境来换取经济发展,可是,也不能强制性地让经济发展停滞啊!

    这是个难题,没有人知道该怎么办。

    都说是要产业转型,可是,该怎么转型?工厂停工,高污染企业强制性关门整顿,整顿完了呢?污染那么重,难道关门几天就解决问题了?总得继续开工啊!可是,一开工就要污染环境。

    说起来,永远比做起来容易。批评,永远比建设容易。

    每一天回到家里都是十一二点,可是,回到家之后,总是孤独一人,说话都能听到回音。他早就习惯了这一切,也不会去多想,孤独寂寞,总是会有的。好在每天回家之后可以和苏凡打电话天南海北胡侃一通,然后倒头就睡了。

    明天要去京里和方希悠办离婚,他提早就安排好了工作,明天休息一天,办完手续回来也酒不早了。

    此时,曾泉并不知道方希悠已经把离婚的事告诉了苏以珩,更加不知道苏以珩正在往回赶,准备来找他。

    临上飞机前,苏以珩想了想,还是给霍漱清打了个电话。

    这个时候,霍漱清在南半球那边正是夜里,如果不是希悠说明天要去办离婚,他也不会大夜里给霍漱清打电话。

    现在这件事不能让家里其他人知道,可是,他觉得应该和霍漱清商量一下,毕竟曾泉和方希悠的事情,和苏凡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正如逸飞和敏慧一样。逸飞和敏慧解除婚约后,苏凡就出事了,苏以珩很清楚这两件事的联系。而现在,万一曾泉和希悠离婚,苏凡这里--

    苏凡得的是抑郁症,苏以珩是知道的,而且,苏凡最近精神很好,他也从罗文茵那里听说了。这是好事。

    可是,万一曾泉和希悠离婚的事传开来,苏凡--

    霍漱清手机响起的时候,他还没有睡觉。

    昨天刚到巴西,今天一整天都在出席会议,回到下榻的酒店已经很晚了,可是他睡不着,给苏凡打了个电话,问了下她的情况,她说正在散步,两个人聊了几句,她就说让他早点休息,然后就挂了电话。而现在,洗完澡躺在床上,除了看书,也没事做。

    手机就这么响了起来。

    一看是苏以珩的,霍漱清有点讶异,难道是江采囡那边的调查出来结果了?

    他赶紧接了电话。

    “以珩,什么事?”他问。

    “额,霍省长,是这样的,刚才,希悠给我打电话说她和阿泉明天要去办离婚--”苏以珩道。

    离婚?

    曾泉和方希悠?

    “他们已经决定了?”霍漱清问。

    “嗯,希悠说她已经决定了,我劝了她,可是我不知道有没有用,我现在准备上飞机回国找阿泉谈谈,希望能阻止他们明天的行动。”苏以珩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