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613章 没有哪个男人敢接近她
    “我有顾希--”苏以珩道。

    “顾希,是啊,顾希,你有顾希,那么希悠呢?你那么多年你都在干什么?现在你跑来和我说,你觉得我们不该离婚,是不是?”曾泉问道。

    “是的,我觉得你们不该离婚,希悠她爱你,你比任何人都清楚--”苏以珩道。

    “你爱她,不是也移情别恋了吗?”曾泉打断他的话,看着苏以珩,“以珩,你觉得你现在是用什么立场来劝我?作为我的朋友,还是作为爱过希悠的人?”

    苏以珩是军人出身,脾气比较爆,听曾泉这么说,一下子就起身,一把抓住他的衣领。

    “你想打我?”曾泉道。

    苏以珩提着拳头,却是怎么都打不下去。

    “以珩,你根本就忘记了你说过的话,是你先放弃她的,现在你来和我说这些,你觉得你还有立场吗?”曾泉道。

    “那么你呢?这么多年,你看看你都对她干了什么?”苏以珩道。

    曾泉盯着苏以珩,道:“你觉得我该怎么做?是她和我提的离婚,难道我要继续拴着她?我对她干了什么,那你呢?你都干了什么?你抛弃了她,你,根本没有资格在这里指责我,以珩,你,没有资格!”

    “你,混蛋!”苏以珩道,一把推开他,曾泉一下子就坐在了椅子上。

    “怎么,你今天是想和我打一架,是吗?”曾泉道,说着他就站起了身,“是,我这么多年是做的不对,那你呢?难道你就对?难道你就没有问题?你,凭什么--”

    “我凭什么?我凭希悠她从来爱的只有你,她爱的只有你!她把她的一辈子,她的青春,她全部的爱都给了你,她的眼里从来都没有别人,只有你,她的心里只有你。而我,”苏以珩顿了下,道,“你觉得我没有资格,是吗?我是没有资格,希悠有资格,她又资格质问你,质问你为什么答应娶了她却又辜负她,白叔有资格,可是,他们都不会那么做,我是没有资格,可我,我没有办法看着希悠继续这么痛苦下去,我不能看着你把她的一辈子彻底毁了!”

    曾泉沉默了,良久不语。

    苏以珩盯着他,因为气愤而喘着气。

    好久好久了,他都没这么生气过,他,怎么可以看着希悠痛苦呢?

    许久之后,曾泉苦笑了一下,好像是在自言自语一样,道:“我,辜负了她吗?那么,谁,又辜负了,我?”

    他看着苏以珩,眼神里,满满的悲伤。

    上次,苏以珩看见曾泉这样的眼神的时候,是曾泉结婚之前,是曾泉答应结婚之前,而那次,他们两个人也打了一架,同样是为了方希悠!

    “你还记得吗,上次,咱们打架的那次?”苏以珩幽幽道。

    “怎么会不记得?那次是我打你的。”曾泉苦笑着,坐在沙发上。

    “那个时候,我,希悠说她一定要嫁给你,她爱你,我知道她爱你,而我,我不想她难过,我--”顿了下,苏以珩看着曾泉,“阿泉,你是不是到现在,还没有办法放下迦因?”

    “你觉得我是脑子进水了吗?”曾泉苦笑道。

    “这么多年,你对迦因的关心,超出了兄妹的界限,可是,希悠明知道这样,还是要处处维护你,你怎么就不知道她心里的苦?”苏以珩劝道。

    “超出了兄妹的界限?”曾泉重复道,“你觉得那条界限在哪里?怎么做才是兄妹,怎么做不是?”

    苏以珩说不出话来。

    “你能分得清吗,以珩?”曾泉问道。

    苏以珩摇头。

    “是,我知道希悠很辛苦,她一直觉得我是因为没有放下迦因,有一次,我们两个为了这个大吵了一架,那次,和这次不一样,是我提的离婚,我要和她离婚!”曾泉道。

    “我知道。”苏以珩道,“她和我说过。”

    “好,那么我问你,你和她,是不是超出了朋友的界限?你们,是不是朋友?”曾泉问道。

    “当然,是。”苏以珩说着,可是话语有点不确定。

    曾泉笑了,道:“你觉得顾希会相信你的话吗?你自己相信吗?”

    苏以珩嘴巴张了下,说不出来。

    “你说我和迦因之间超出了兄妹的界限,是的,我承认,我和她,不仅是兄妹,她更是我的朋友,是我的好朋友,我和她在一起很轻松,我们聊天我们玩我们胡扯,我很轻松,她不会对我说的话没有反应,我喜欢和她聊天。所以,我们,不仅是兄妹,她是我的朋友。如果你所谓的兄妹的界限就是这个的话,我承认你说的,你说的对。那么,我再反问你一句,你和希悠之间,就仅仅是朋友吗?”曾泉问道。

    “我们,你很清楚,我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你的事。”苏以珩道。

    曾泉点头,道:“是,你没有对不起我,你也没有对不起顾希,我相信你和希悠,可是,你们之间,你是不是也要画一条界限?你对她,是不是有些超出朋友的界限?不管到何时,她有事,你第一个冲出来,你总是冲出来,你觉得顾希会怎么想?你可以不在意我的想法,顾希呢?你说,我和迦因之间过去那点事让希悠很难过很痛苦,可是,你和希悠之间呢?你没有让顾希难过吗?”

    苏以珩不语。

    “以珩,我不会责怪你,不会责怪希悠,可是,难道我就应该被一直责备吗?难道她从来没有犯过错吗?难道我们走到今天,就是我一个人的错吗?”曾泉道,“我不想和你说这些,我也不想替自己辩驳。她是个女人,她这么多年为我付出了那么多,所以,走到今天的局面,我应该承担更多的责任,不该怨她。可是,以珩,我真的很累了,我厌倦了这样的婚姻,我也想有个人在我的身边,在我忙完一天的工作回到家的时候,她可以陪我说说话,哪怕她说的话一点都没有道理,哪怕她说的都是无厘头的事,那也好过没有人回应我!”

    苏以珩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

    在他找到了自己的真爱,找到了相守一生的人之后,他怎么会不能体会曾泉的心情呢?

    人啊,都是对比出来的。

    “他知道她心里苦,我也很累,所以,我不想再这样继续下去了,以珩,你不用再劝我了,我不想再把两个人捆绑在一起。也许,分开了,大家都好一点。”曾泉叹道。

    苏以珩良久不语。

    他是舍不得希悠难过的,他知道希悠到现在还是爱着曾泉的,可是,怎样做,才是正确的?对他们两个当事人才是最好的?

    “阿泉,你,能放心让她嫁给别人吗?”苏以珩看着他,问道。

    “不放心又怎样?她和我在一起不开心,难道我要绑着她一辈子,让她一辈子都不开心就好吗?”曾泉道,“我,不想再害她了!”

    害她?

    这是苏以珩第一次听到曾泉说这个词。

    “当初我和她结婚,是为了迦因,的确是因为这个。我爸说,如果我不答应和希悠结婚,迦因遭遇的不测就不止于云城市安全局。我爸说的啊,他说到做到,我知道的,可是,我怎么能让她因为我而遭遇不测呢?她什么都不知道,她什么都没有做过,她怎么能因为认识了我,因为和我做了朋友就遭受不测?我不能那样,以珩。所以,是的,我当初和希悠结婚,就是为了这个。我不是因为爱她才结婚的,而是,为了--”说着,曾泉苦笑了,叹了口气,“没想到我居然是在自己父亲的手里去保护他的女儿,保护我父亲没有对自己的亲生女儿下毒手,我--这世上的事,怎么会这么可笑,是不是?这个世界,就是这么小,这么,让人,无奈!”

    苏以珩沉默不语。

    当初的婚事,也是方希悠一手逼出来的,再追究源头的话,是孙颖之,孙颖之的出现让方希悠乱了阵脚,开始逼着父亲和曾元进去谈,然后双方父亲就达成了一致,最后曾元进就逼迫曾泉接受了这桩婚事。

    那么,到底是谁错了?孙颖之?方希悠?还是曾元进?还是曾泉自己?抑或是苏凡?

    这段婚姻走到今天的地步,恐怕要承担责任的人,只有方希悠和曾泉自己!

    那么,还要继续这样下去吗?

    曾泉这些年的境况,方希悠的遭遇,苏以珩是全部都看在眼里的,他们两个人都不幸福,好像是被什么魔咒控制了一般,原本关系很好的两个伙伴,变成夫妻居然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

    想想自己现在的生活,苏以珩不敢想象曾泉和方希悠怎么可以维持这么多年的夫妻。

    希悠说,他和顾希分开的时候是不是每天都会打电话。岂止是每天打电话啊!简直就是度日如年。可是,希悠和阿泉--

    京城和河北,近在咫尺,可他们还是--

    是谁的错呢?谁都有错啊!

    只是,现在追究谁对谁错已经没有意义了。关键是--

    “你明天真的要去办手续?”苏以珩问曾泉。

    曾泉点头。

    苏以珩叹了口气,难道自己这一趟真的就不能挽回什么了吗?

    眼睛一亮,他假装无意地说:“那个叶黎,追的希悠很紧啊!”

    说着,苏以珩喝着茶。

    曾泉的嘴巴动了下,苏以珩注意到了。

    “今天他还跑到你家里去找希悠了--”苏以珩道。

    曾泉盯着苏以珩。

    苏以珩扫了他一眼,道:“我是觉得那小子有点过分了,我也警告过他了,可是,”说着,苏以珩耸耸肩,“你知道的,我没有立场去说什么,所以,我说的话也不管用。只是,那小子,靠不住。万一希悠,你也清楚,你没有追求过她,我也没有,从小到大,没有哪个男人敢接近她,这样的话,额,就有点麻烦了。”

    “麻烦?”曾泉问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