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614章 这叫不要脸
    苏以珩很认真,道:“她在恋爱方面完全没有经验,额,咱们两个,这么多年把她保护的那么好,别的男人都接近不了她,她和别人没有以交往的心态相处过。你呢,又没有追求过她吧?她哪里知道男人怎么追女人?就算是阿璇和敏慧她们和她说,她也只是听说而已,听说和经历,你知道的,那是完全不同的。”

    说着,苏以珩认真地观察着曾泉的表情。

    果然,他开始紧张了。

    “唉,也是咱俩不好,这么多年把希悠养的跟温室里的花儿一样,都是咱们的错,这事儿也有我的问题,所以,这次,我决定和你一起担了。”苏以珩煞有介事地说。

    “担什么?”曾泉问。

    此时曾泉一心想象着方希悠被叶黎或者别的什么心怀叵测的男人欺骗,那种场景--其实,这种场景,他和苏以珩在年少时就想象过,还说过。当年方希悠要去英国读书,曾泉也是不放心,可是他要在国内读大学,他父亲不允许他出国读书,毕竟要从政嘛,于是他就和苏以珩说起来方希悠可能会在英国遇到追求者,而追求者万一不可靠呢?方希悠的特殊身份,还是很麻烦的。因此,两个小伙伴就挠头一夜,终于决定苏以珩陪着方希悠去英国读书,等苏以珩从英国回来再去京通集团的驻外公司。

    而现在,时间过了将近二十年,可是曾泉脑子里想的还是一样的事。

    万一方希悠被居心叵测的男人骗了怎么办?他和方希悠离婚,是想让她幸福,找到一个男人真心疼爱她,而不是,被骗!

    此时的曾泉完全不知道自己有多么可笑,一个即将成为前夫的人在担忧自己的前妻找不到好男人,这种场景,真是要多可笑就有多可笑。

    别人是看不到这一幕的,可苏以珩正在目睹这个场景,而他的确真的心里笑了,而且是笑翻了。

    这个阿泉,嘴巴上说的可狠了,离了就离了,好像真的一点都不眷恋的样子,可现在一看,一说希悠可能被骗,真是比谁都紧张。

    希悠怎么可能会被骗呢?谁敢骗希悠,敢欺负希悠,他苏以珩绝对会拼命,会让那个男人死无葬身之地!他是绝对不会让希悠受委屈的,那可是,希悠啊!

    可,心里这么想着,苏以珩不经意看了眼曾泉,也意识到自己这种想法,好像也是越界了。

    如果说,真的有那个界限的话,他,也越界了,越界了好多年。

    是啊,总是责怪曾泉对苏凡关心,也是不对的啊!那条界限,又在哪里呢?再说了,异性之间,如果不是夫妻就不能互相关心吗?如果关心就是有问题了吗?朋友也不能做吗?

    苏以珩也陷入了深思。

    陷入了深思的苏以珩,连曾泉问他的话都没听到。

    “担什么?”曾泉又问了句。

    苏以珩这才说:“责任啊!还能是什么呢?”

    哦,责任啊!

    曾泉在心里重复了下。

    责任啊!

    “你放心,阿泉,这次,我们一起给希悠找个信得过的又对她好的男人,把她嫁了。”苏以珩见曾泉沉默了,起身坐在曾泉身边,很认真地拍着曾泉的肩,道。

    曾泉看着他。

    把,希悠,给,嫁了?

    “所以,你明天要离婚的话,就去离婚吧!没关系,等你们离婚了,咱们两个,正式把给希悠找新老公这件事放在首要位置,当做最重要的事情来办。”苏以珩煞有介事地说,“说定了啊,要是不把希悠嫁好,你也不许再结婚。至于我嘛,我已经结了,而且我也不打算离婚,所以,这个重任,我觉得你应该多担一点,你主要,我辅助你。咱们这一次一定要把事情办漂亮,怎么样?”

    曾泉不语,陷入了深思。

    和希悠离婚,然后,给她找个男人嫁了?

    上哪儿去找这样的男人?

    “你说的,该不会是叶黎吧?”曾泉问苏以珩。

    “叶黎?”苏以珩道,虽然心里很反感叶黎,可苏以珩还是说,“我觉得还行吧,至少,额,要是希悠喜欢的话,我觉得可以考虑--”

    “考虑个头!”曾泉打断了他的话。

    苏以珩盯着他。

    好,曾泉生气了。

    “怎么不能考虑?现在,起码他是第一个备选的对象,我们可以考察--”苏以珩认真地说,好像给方希悠找二婚老公真的是他非常重要的工作一样。

    “考察个鬼!”曾泉真是生气了。

    一想到自己和方希悠离婚后,“天真的”、“无辜的”、“纯洁的”、“缺乏人生经验的”希悠会被叶黎那种小人给骗走,曾泉怎么会不生气呢?

    可是,苏以珩依旧一脸认真地看着曾泉。

    曾泉气的从沙发上起来,在地上踱步。

    苏以珩强忍着笑,他感觉自己今晚已经被憋出内伤了。

    “我觉得,还可以啊,考察考察,看看希悠对他的感觉--”苏以珩依旧认真地不行。

    他现在这态度,完全比给自己的亲妹妹找老公更认真--当然,他这是假装的,而曾泉此时根本没有精力去注意他是不是在假装。

    “身为一个男人,还没怎么了解呢,就跟个什么一样,跑去缠着希悠,他不知道希悠不喜欢吗?他不知道他的行为会让她难堪吗?追到办公室,还追到我家里,简直就是他妈的小人一个!”曾泉气呼呼地说。

    苏以珩心里已经乐开花了,他感觉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太好了,耶,真想给自己点赞。

    可是,心里如此,他表面上还是要表现的很认真,好像他真的是在考虑一样。

    “额,其实呢,我觉得,这不就是追女人的正常做法吗?难道你没追过--”苏以珩道。

    “追?我什么时候追过女人?这种行为,简直就是不齿!人家都不喜欢他,他追什么追,啊?”曾泉道。

    那语气好像生气的把苏以珩都要当成是靶子了。

    可是,苏以珩似乎没觉得有什么,说道:“你从来都不对女人热情,都不知道去追的,别人追了,你就说人家不齿?我觉得很正常--”

    俗话说,看热闹不嫌事大,从这一点上来说,苏以珩觉得自己真是个坏人!

    “正常?这也叫正常?这是不要脸!真是看不起这种人!”曾泉道。

    苏以珩见状,斜靠着沙发,看着曾泉,道:“那你就做点你认为正常的事啊!”

    曾泉看着苏以珩。

    “雷默报告说,希悠现在,已经和那个叶黎见面了,而且,好像是要去吃饭--”苏以珩说道。

    曾泉简直不敢相信,盯着苏以珩。

    “我不知道他是怎么说动希悠的,额,不过,现在的情况是,他们,今晚,要一起,吃饭!”苏以珩说着,站起身,“其实也没什么,可能不是说他要追求希悠什么的,也许就是工作上的一个便饭,一个,社交而已。你总不能不让自己的老婆出去和别的男人社交吧?不让她出去和别的男人吃饭吧?”

    吃饭?可,为什么是叶黎?

    难道她不知道那个男人肚子里唱的什么戏?

    “现在时间也不早了,咱们坐飞机赶回去,还来得及--”苏以珩道。

    “来得及干什么?”曾泉反问。

    “你不是想阻止他们吗?现在去的话,还来得及,恰好,我也准备去那边吃饭,咱俩,一起去?”苏以珩走到曾泉身边,拍拍曾泉的肩,曾泉看着他。

    “谁说我要阻止了?她爱去就去,和我没关--”曾泉还是执拗道。

    他怎么不想阻止呢?叶黎那种男人怎么能让他放心?

    可是,他不要说出来--

    就算曾泉不说,苏以珩也猜得出来,他在心里笑着。

    嘴硬!苏以珩心想。

    “没事,我陪你去啊!敢跟咱兄弟叫板,要是不露两手,姓叶的还真以为咱兄弟好欺负!走,咱们这就走!”说完,苏以珩就往门外走。

    夫妻?这个词跃出曾泉脑海的时候,他着实震惊了。

    这些年,和她结婚这些年,除了对彼此的家庭尽着义务之外,夫妻这个词,似乎在他的心里没有留下任何的印记,没有任何的份量,他甚至忘记了夫妻这个词包涵着什么。

    身为夫妻,他们是对彼此有责任的,这才是最重要的,是所有义务的开始和基础。他们彼此关爱,为对方着想,这才是夫妻,不是吗?而他,竟然都忘记了。

    苏以珩的背影,距离他越来越远,可他根本迈不开脚步。

    现在他在这里干什么?

    如果,希悠真的和那个对她有目的的男人在里面吃饭怎么办?他该说什么?难道他要去阻止他们?他有什么立场?他们是夫妻,可是他没有权利去禁止她和异性接触,没有权利去干涉她的自由。她是他的妻子的同时,更是一个独立的人,而他,这个明天就变成前夫的人,就和她没有法律关系的人,有什么资格呢?

    不对,没有关系那也是明天的事,今天,现在,他们还是夫妻啊!

    里面那个男人,对她是有目的的,而那个男人还明知道她是有丈夫的人却妄顾她的处境--

    以珩说的对,那个叶黎,完全不拿他当回事,他干嘛要给这个男人面子?

    这么想着,曾泉跟着苏以珩往前走,可是,走了两步,他就停了下来。

    见了希悠,他怎么说?怎么开口?

    不行,就算是不知道怎么说,他也得去,难道在这里瞎站着?万一希悠被那个男人骗了怎么办?至少,他得过去探探底才行。

    一个男人,明知道一个女人是有丈夫的,却还要纠缠,这种男人本身就是人品有问题。不光纠缠,还是死缠烂打,这人品,能把希悠交给他吗?绝对不能!

    对,就这样,他要去给那个男人警告,警告他不许随意招惹希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