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628章 女人的妩媚
    颖之,会和他做疯狂的事。小时候的各种荒唐,到长大后,以珩和希悠在英国读书没回来,他和颖之上了大学,就经常一起去攀岩、蹦极、开赛车,后来很有名的什么几环十三郎,都是他们的后辈了。他们玩的最疯的那阵儿,京里都没多少人玩赛车。后来他们不玩了,倒是出来了一帮。除了赛车,两个人那几年真的是什么刺激玩什么,不知道被家里人禁止了多少次,可是也没什么用。那几年,真的就是他们两个玩着,周围警卫圈里三层外三层。他们潜水,天上直升机盘旋着,海里远远近近多少的海豹队员埋伏着。

    后来他被方慕白带进了纪委,就再也不能出去玩了,哪怕是周末,都不能再去玩这些了,开始了中规中矩的生活。

    那些疯狂的岁月,那些荒唐的记忆,他以为那是因为她是个假小子,因为她喜欢玩刺激,可是--

    颖之会和他一起疯,两个人一起喝醉酒跟人打架,打完了还傻笑,也不管疼不疼。

    那个时候,真的是--

    “阿泉,我爱你,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你觉得我和你更合适,为的是可以多和你在一起,为的是让你爱上我,可是--”她说着,顿了下,“那次,我和我妈说要和你结婚,我妈很高兴,我妈很喜欢你,我爸也是,他们都喜欢你,比其他人都喜欢,所以,我妈才会叫你去我家。其实,那次,我并不全是为了刺激希悠,刺激你,而是,我想,如果希悠她不爱你,如果你愿意和她在一起,你就会选择我,可是,可是--”

    曾泉没有想到事情会是这样,愣住了。

    他从没有把颖之当做女人来看,他觉得她只是一个长成女孩子的男孩子,他觉得她和他没什么区别,除了力气比他小,胆子可是一点都不比他小,他敢做的能做的,她都做得出来。他们两个可以一起骑着骆驼去横穿沙漠,他们可以一起从三万英尺的高空跳下,他们,是一样的,他们是无话不谈的好兄弟,他们是哥们,可以一起疯一起闹。可是,此刻,她--

    是啊,她和他,很合适,他们有同样的兴趣爱好,他们可以聊到一起,天南海北的聊,甚至可以聊男人的长短,女人的深浅,可是,他们,只是,哥们!

    她趴在他的肩头,不停地落泪。

    他从没见过她像今晚这样的弱小,这样的无助。

    她不再是那个不可一世、疯癫到极点的孙颖之,只是一个小女人,她,只是一个小女人。而她,爱他!

    曾泉的心,一片潮湿。

    一直以来,他为了那个心里只有另一个男人的苏凡而伤怀,为了身边那个不远不近的妻子而无奈,他想要让妻子成为那个可以和自己疯疯闹闹的人,希望她可以理解自己。可是,她终究是站在远处。

    而现在,这个在他眼里没有性别之分的女人,居然--

    这是生活在同他开玩笑吗?在开玩笑吗?为什么要和他开这样的玩笑?

    良久,他的耳边,只有孙颖之的低声呜咽。

    他长长地呼出一口气,双手放在她的手上。

    她抬起头,松开手看着他。

    他转过身望着她。

    可是,他不知道该和她说什么。

    从小到大,他周围不缺爱慕他的人,他的出身,他的自身修养,他的相貌,无不让异性垂目。可是,他没有想过自己最好的异性朋友会这样,对他有这样的感情,他以为,他们只是朋友,只是兄弟。他可以在她最难过的时候陪她一起醉,他可以去暴揍那些让她伤心男人。可是,唯独,他没有想过她爱他,从没想过,她爱他!

    爱,爱是什么?爱能让你为一个人彻底改变吗?让你彻底变成他喜欢的那个人的模样吗?

    孙颖之想要知道,自己为他变成了这个样子的,为什么他还是不能爱她?为什么他始终要和那个假惺惺的方希悠在一起?

    是的,希悠是假惺惺的,她的一切完美都是她可以表现出来的,她表现的非常完美,表现的她是最不凡的一个人。她不会让任何人挑到她的毛病,哪怕是面对自己的情敌,她也可以做的跟世间最好的姐妹一样,不管情敌是她孙颖之还是曾迦因,方希悠,她永远不会让情敌知道她恨她们。方希悠可以照顾曾迦因的孩子,方希悠可以在她孙颖之母亲面前说她孙颖之的好话,让所有人都觉得她是个大度无私的人,可是,她就是假惺惺的,她就不是个正常人。

    可是,这样的一个人,这样的一个假人,阿泉为什么不放手?

    方希悠所做的一切,只不过是想让她的情敌在知道她做的这一切之后自惭形秽,让她们自动退出,心甘情愿远离阿泉,远离的同时,还要对她方希悠感恩戴德,还要怀着对方希悠的歉疚,还要觉得自己真的做了错事。

    这,就是方希悠的目的,这就是她做事的根本原则。

    可是,方希悠算错了,她遇到的对手是苏凡,是那个看起来简简单单,甚至有些傻的女人,那个女人并没有爱阿泉,而是一心爱着她的丈夫。这样一来,方希悠所有的假惺惺,在苏凡那里没有起到任何的效果,苏凡没有觉得自己做了错事,没有对方希悠心怀歉疚,她只是在作为小姑子而感激自己的嫂子,崇拜嫂子,仅此而已。

    而这个女人,是阿泉想爱又不能爱的,是让阿泉愿意去付出的人,不管是她孙颖之,还是方希悠,她们都没有这样的待遇,哪怕她们比这个苏凡能干精明许多。

    这就是此刻孙颖之的想法。

    而曾泉--

    他静静望着眼前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女人,他不知道她到底是他最好的异性朋友,还是他的一个爱慕者。

    男女之间是没有纯粹的友谊的吗?他以前也是不相信的,因为他是借用友谊的名义来接近苏凡,来爱她,他知道他是有用心的,他的用心不是得到她,而是靠近她,靠近她来慰藉自己干涸孤独的内心。正是因为他这么做了,他就很清楚男女之间的友谊只不过是一个暧昧的幌子!他明知道这些,却没有把这个结论推广,没有推到颖之的身上,他没有想过这个异性的好哥们怎么这么多年还跟他是好哥们,没想过为什么他们会这么投机,没想过为什么他们会在彼此之前肆无忌惮,没想过--他没想过很多,很多东西他都没有去想,因为,他只把她当成了一个兄弟!

    兄弟啊,他怎么会这么蠢?世上怎么会有一个女人是一个男人的兄弟呢?

    可是,他没有怨恨她,他怎么能怨恨她呢?他应该感动,不是吗?有个人爱他到了这样的地步,为他改变着自己,变成他喜欢的样子。可是,他喜欢这个样子吗?他希望自己的爱人是这个样子吗?他,不知道!

    曾经,他觉得让自己眼前一亮,让自己愿意去爱的就是苏凡那样的人,那样看起来好像平凡无奇,却是有一种莫名的力量让你去靠近。她就是冬日那最温暖的一缕阳光,她就是城市里最清新的那一缕空气,她,就是那个让他感觉到世界不一样了的人。

    可是,这样的她,不属于他。而他,那么珍视她的出现,他不愿意去伤害她,不愿意去强迫她接受他,只想着她可以得到她想要的幸福,只想要她开心,只想要看到她开心。

    他觉得这样的自己真的好傻,真的是太傻了。

    为了她而变成了一个和过去的自己完全不同的人,不再是个纨绔子弟,不再颐指气使,而是成为了她最亲切的朋友和伙伴,哪怕他们成为了兄妹。

    命运就是这样捉弄了他,让他爱上了自己的妹妹,而现在,命运似乎还没有开完它的玩笑,继续在他的身上施展着自己的魔力,让他最好的异性朋友对他表白!

    闹够了吗?老天爷,这样是不是闹够了?

    一定是老天爷觉得他生命的前二十五年太荒唐,觉得他应该接受一些惩罚,才让他接二连三遭遇这样的事?

    “颖之--”他叫了她一声。

    她停住了泪,望着他。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我,”他挤出一丝笑,“颖之,我觉得,不如你先,额,休息一下吧!有什么事,我们明天再说。”

    孙颖之望着他,她又不是小姑娘,她当然也知道自己这番表白会让他很意外,很难接受。不过,她还是说:“我还是回家去吧!你早点休息。”

    说完,她走下贵妃榻,穿上自己的高跟鞋。

    曾泉看着她离开,跟着她走了出去。

    他是送她离开的,孙颖之明白。

    和他这么说了,她好像酒气全消,一点都没有醉意了,脑子清醒的不得了。

    “你不用送我了。”走到楼门口,她望着他,道。

    “嗯,你路上小心。”他说道。

    孙颖之点点头,车子就开了过来,曾泉看着她上了车,她按下车窗,对他微微一笑。

    车子,在他的眼前开走。

    看到她笑容的那一刻,曾泉有点意外。

    似乎,她从没露出过那样温柔的笑容,似乎,有点,怪。

    警卫的车队护送孙颖之离开了曾泉的家,曾泉站在楼门口远远望着车子离去。

    这一夜,对于他来说,真的是一个意外接着一个,他没想到自己的妻子会有那样狂放的时候,更加没有想到颖之和他说的那些--

    怎么会--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