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630章 再忙也得去
    “您的意思是,不管怎么难受,不管怎么冷漠的婚姻,都应该持续下去吗?”方希悠问。

    母亲摇头,望着女儿,道:“不管离婚还是不离婚,没有任何一种选择是完全好或者完全坏的。两害相权取其轻,你只能这么想。什么对你来说最很重要,根据这一点来做选择。对于我来说,我想要和你爸再找一个机会让我们可以和好,所以我不会离婚,我只能妥协,我妥协不是为了放弃我选择幸福的机会,因为我知道,只有跟你和你爸在一起,我才会幸福,哪怕他不会陪我吃早餐,不会陪我逛街,可是我还是他的妻子,我还是有和他在一起的时间。”

    方希悠低头。

    妥协?她,也要妥协吗?

    两害相权取其轻,那么,离婚了,把他交给颖之或者别的女人再也不过问是轻呢,还是继续和他在一起生活,而--

    想了想,方希悠跟母亲说:“妈,阿泉他--”

    母亲望着方希悠。

    “妈,我想和他离婚。”女儿道。

    母亲长久不语。

    见母亲不说话,方希悠问:“您觉得我做错了吗?”

    “就像我刚才说的,离婚还是不离婚,都不是最好的选择,只是你要想好什么对你最重要,想清楚了,你就知道该怎么做了。”母亲道。

    “您说我要妥协吗?”方希悠道。

    “你心里知道你想要什么,所以,想好了就去做,不管你做什么选择,都不能后悔,这一步一旦踏出去了,就不能收回来。”母亲道。

    方希悠沉默了。

    母亲望着她。

    不知什么时候,母亲揽住她的头,方希悠抬头望着母亲。

    “既然那么爱他,就不要放弃。”母亲认真地说。

    方希悠闭上眼,泪水噙满眼眶,不停地点头,把头靠在母亲的怀里。

    母亲没有说,这些年女儿的苦,当母亲的怎么会不知道呢?只是,因为太了解自己的女儿了,也就知道了女儿不愿意说出来的难言之隐。

    “这些年,你做得很好,阿泉他会明白的。”母亲道。

    是啊,他会明白的。

    “可是,这样妥协来的幸福,并不是我想要的,妈,我不想--”方希悠道。

    “你嫁给他的时候就知道了,不是吗?那现在的情况和你当初有什么变化吗?”母亲问。

    方希悠不语。

    母亲坐在她身边的椅子上,抽出纸巾擦着她的泪。

    “你想要的,就要拼命去守护,如果你把他让给别人,你剩下的日子,只会怨恨自己,怨恨他,你想要这样的人生吗?”母亲问道。

    方希悠不语。

    是啊,如果她把曾泉让出去了,她真的会恨死自己。颖之是那么强悍的一个人,一旦颖之要和她争阿泉,她怎么能争得过?

    可是,退而求其次的幸福,还是幸福吗?

    当初她以为她会让他忘记苏凡,因此,她选择了那桩婚姻。母亲说的对,现在的情况,和过去有所改变吗?没有。那么,她还有力气再来走一遍过去的路吗?

    “我只想要一段纯粹的爱情,这样妥协得到的,我,不想要,我再也不能承受了--”方希悠道。

    “这世上有纯粹的爱情吗?”母亲反问道。

    方希悠望着母亲。

    “有,的确是有,就像你爸爸和夏雪,因为没有得到,没有机会再在一起,所以那是纯粹的爱情。可是,纯粹的爱情又有多大的几率存活呢?你爸和夏雪,他们的爱情结果了吗?没有,他们的结果就是夏雪死了,就是你爸觉得自己害死了夏雪,就是他一辈子活在歉疚中。现在,你觉得你爸爱夏雪呢,还是觉得对不起夏雪?过了这么多年,他只有活在自己的幻想之中,他只有记得过去的美好,想象他们的美好,其他,什么都没有。”母亲道。

    方希悠说不出话来。

    传唱千古的爱情都是悲剧,只有悲剧才能流传。不管是罗密欧和朱丽叶,还是梁山伯祝英台,抑或是自己的父亲和顾小楠的母亲。

    “没有婚姻的爱情,都只是空中楼阁而已,而走进了婚姻的爱情,都会出现问题。所以,希悠,你可以这样想,想着要一份纯粹的爱情,可是,你要知道,你是不可能得到这样的爱情的。”母亲道。

    “为什么?”方希悠问。

    “因为你是方慕白的女儿!”母亲道,“你注定不可能得到纯粹的爱情!不管你当初选择阿泉,还是以珩,还是其他什么人!”

    方希悠,惊呆了!

    良久,方希悠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因为她是方慕白的女儿,她就不可能得到纯粹的爱情吗?

    看着女儿失望又难过的表情,母亲心里也悲伤起来,拉住女儿的手,轻轻抚摸着女儿的脸庞。

    “可是,那样又怎么样呢?”母亲道。

    方希悠愣住了。

    “这个世上,没有什么爱情是纯粹的,爱情都是掺杂了很多的东西,没有谁的爱情是纯粹的。走到婚姻的地步,更加没有。区别只是在于,爱情之中爱的成分和其他相比占了多大的比重而已,仅此而已。所以,你没必要去在意什么纯粹不纯粹的东西。世上没有绝对纯度的钻石,又怎么会有绝对纯粹的爱情呢?”母亲道。

    方希悠不禁苦笑了,望着母亲,道:“您说的对,的确是我,我想的,太简单了。”

    “你这孩子啊!”母亲叹道。

    方希悠笑了,不语。

    “妈知道你爱阿泉,那就好好和他生活,阿泉是个好孩子,你不要让别的女人有机会走进他的心里,明白吗?”母亲道,“妈妈不希望你和我一样过一辈子!”

    方希悠想说,曾泉的心里早就有了苏凡,可是--

    是啊,世上有什么是纯粹的呢?绝对纯度的钻石都没有,何况其他?

    可笑她怎么一直就想不明白?

    靠在母亲的肩膀上,方希悠道:“妈,谢谢您!”

    “傻丫头,跟自己的妈说什么谢谢啊?只要你啊,和阿泉好好过日子,妈就开心了。”母亲道。

    方希悠抬头望着母亲。

    “还有,抓紧怀个孩子,你要是再没动静,曾家那边怎么等得住?他们可就阿泉一根独苗儿啊!”母亲道。

    方希悠的脸颊泛红,道:“可是我,根本,没有办法--”

    “傻孩子,你们是夫妻,你要真想怀孕还能没办法?”母亲道,“说到这儿,你今儿别去上班了,妈联系一下,咱们去给你检查检查,先把你的身体调理好,身体调好了,你再准备怀孕的事!”

    被母亲这么一说,方希悠推开母亲的手,道:“妈,您说什么呢?”

    “你害什么骚啊?怀孕生子,这是每个女人要做的事,妈就盼着你早一天怀个孩子,你不知道我看着罗文茵带着迦因那两个孩子,真是看的我啊,心痒的不行。我告诉你,你可不许不让我抱孙子,知道没?”母亲道。

    方希悠撅着嘴,不说话。

    是啊,没有什么是纯粹的,她只要得到她想要的就行了,没必要太在意什么的,不是吗?

    这么想着,心里也轻松了起来。

    手机,响了。

    她一看,是顾希打来的。

    “小希,什么事?”她接通了,问。

    “姐,我哥呢?你们准备好了没有,我们什么时候去看迦因姐?”顾希在电话里问。

    方希悠不知道说什么了。

    今天约好了去看望苏凡,可是,她昨晚把曾泉丢在家里和颖之两个人,而现在--

    “呃,我今天身体不舒服,我在我妈这边,你要不给你哥打电话问一下他要不要去,抱歉,小希,我等会儿给迦因打电话说一声。”方希悠道。

    可是,她的话还没说完,手机就被母亲拿了过去。

    “喂,是小希吗?我是你琳姨。”方希悠母亲道。

    “哦哦,琳姨,您好,您身体好吗?”顾希问。

    “我很好,希悠她是有点不舒服就过来了,等会儿我准备点东西,你们和阿泉约一下,走之前过来接希悠,顺便给迦因带点东西过去。”方希悠母亲江琳道。

    “好的,我知道了,琳姨,我姐她,不严重吧?”顾希小心地问。

    “没事没事,你们先约吧!我们在这边等你们。”江琳道。

    说完,方希悠母亲就挂了电话。

    方希悠愣愣地看着母亲。

    “不管你和阿泉之间有什么问题,你要记住,迦因是你的小姑子,她是你公公遗失了二十几年的女儿,只要你还是曾家的儿媳妇,是阿泉的妻子,就不能对迦因失礼,明白吗?”母亲道。

    可是--方希悠说不出来。

    “迦因已经很不容易了,你对她好点,阿泉是不会看不见的,他是不会不记着你的好的。”母亲道。

    “您不是说让我跟您--”方希悠道。

    “检查身体的事,我等会儿打电话,明天再去,今天你和阿泉他们去看看迦因。霍漱清出差还没回来,迦因在那边住着也不容易,你们是她的家人朋友,多去看看她,帮帮她,迦因也不会不记着你的好的。而且,迦因住在那边之后,你是不是一直都没过去看她?”母亲道。

    “我比较忙--”方希悠道。

    “再怎么忙都得去。”母亲打断她的话,“你记住,迦因对你公公和罗文茵来说都是很重要的一个孩子,霍漱清在曾家又有那么高的位置,你必须对迦因好点,知道吗?而且,今天连顾希都去了,你这个做嫂子不去,算什么?”

    “嗯,我知道了,妈。”方希悠只好答应道。

    “希悠,你知道为什么当初你爸和夏雪在柳城出了那事儿之后,你爷爷就立刻把他们分开了?”母亲道。

    方希悠摇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