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631章 拿着面子蘸芥末?
    “按说,在你爸爸这个身份,发生那样的事也没什么奇怪,去下面工作遇上个把看对眼的也很正常,可是因为你爸对夏雪的态度不一样,当时也出了一些其他的事,你爷爷就把你爸调了回来,不让你爸和夏雪再联系,就跟当初你公公对阿泉的一样。”母亲道。

    方希悠愣住了,这么说,母亲直到曾泉和苏凡的事?

    母亲并没有解释说她怎么知道的,接着对女儿说:“在夏雪那件事上,你爷爷和家里人都是站在我这一边的,你知道为什么吗?”

    “为什么?”方希悠问。

    “因为我嫁给你爸那么多年,我在方家做了很多事,你爷爷奶奶,还有所有人都喜欢我,他们并不支持你爸和夏雪,如果不是我以前做了那么多,他们怎么会那么支持我?当然,你也知道你爷爷对你爸的期望,他是不会看着你爸跟你公公一样犯错的。”母亲道。

    方希悠沉默了。

    “罗文茵为了赢得曾家人的喜欢,做了什么事,你很清楚的。我们女人,嫁进他们这样的家庭,不管你原生家庭怎样,不管你和你丈夫的感情怎样,你必须要在这个家族里付出许许多多的精力,否则你很难融入这个家庭。你不要以为你是姓方的就怎样,你要想让曾家的人做决定的时候是出于喜欢你这个人的立场,就要好好尽一个儿媳妇和妻子的职责,这样,他们才会支持你。”母亲道。

    “难道我做的还不够吗?”方希悠问母亲道。

    “你当然做的很好,可是,在对待迦因的事情上,你要做的更好一点,明白吗?”母亲道。

    方希悠不语。

    “妈知道你这些年不容易,可是,做女人的谁容易了?罗文茵容易,还是我容易,还是迦因容易,还是顾希容易?没有谁是轻松的。迦因虽然和霍家离的很远,可是她把一切都给了霍漱清,把她的一切,连她的命都给了霍漱清,你说,她容易吗?”母亲认真地说,“孩子,如果,你爱阿泉,你还想和他继续生活,就好好做他的妻子,他不会一直对你的付出视而不见的。今天,就好好的和他们去看迦因,我现在就去给迦因准备点东西捎上,她身体不好,给她补一补。”

    说着,母亲就起身离开了。

    餐厅里,就剩下了方希悠一个。

    想要维系婚姻,真是很难啊!

    母亲说的对,没有谁是容易的。可是,不管是罗文茵,还是苏凡,还是顾希,她们的丈夫都那么爱她们,促使她们去付出去努力的动力,正是丈夫的爱。她们都很清楚,不管他们多辛苦,她们的丈夫,她们爱的那个人都在她们的身边支持着她们。而她呢?谁又在支持她?这么多年,她的坚持只不过是她一厢情愿的对曾泉的爱,其余的什么都没有,他没有支持她,他甚至都不一定觉得她在付出。

    那么,她的付出还有意义吗?没有他的爱,她的付出还有意义吗?

    难道她要像母亲一样,为了在最危机的时候挽留住丈夫,保住自己的婚姻,就彻底牺牲自己的心情吗?不管那个人心里想着谁,只要守住他的身体,守住婚姻就算是赢了吗?

    母亲能做到,母亲能在常年累月里一个人住在这个院子里,等着那个即便是进了家门都不一定会推开她房门的人,可她能做到吗?

    方希悠沉默了。

    而这时,曾泉接到了顾希的电话。

    顾希从丈夫那里得知曾泉和方希悠离婚的事,刚刚给方希悠打电话,又听见方希悠不在自己家里,而是在娘家,顾希的心里不安起来。

    “昨晚他们不是在一起的吗?咱们走的时候他们不是在一起吗?怎么,怎么到了早上就,就这样了?”顾希问苏以珩道。

    苏以珩也不明白,他都和曾泉说到那地步了,怎么,怎么又没管用?

    那两个家伙,又怎么了?

    真是头疼死了啊!

    没办法,苏以珩只得打电话给曾泉。

    “你在家呢?”苏以珩问道。

    “嗯,还没起床。”曾泉睡眼惺忪道。

    苏以珩想问昨晚怎么回事,还是觉得电话里不好说,便说:“我们准备过来接你,昨晚不是说好今天去看迦因吗?”

    “哦,是啊,我忘记了。我才睡了没多久,你们过来吧,我这就起来了。”曾泉说完就挂了电话。

    “我哥怎么说?你怎么没问希悠姐怎么不在?”顾希忙问。

    “他说他还在睡觉,咱们过去再问吧!”苏以珩道,说着,他就给助理打了个电话,“让车子开出来。”

    顾希赶紧系好围巾,苏以珩看着她从放围巾的抽屉里取出来一条围巾包起来,问:“你这是干什么的?”

    “给迦因姐的啊!上周去Gucci那边试衣,Alessandromichele把他新设计的这条围巾送给了我,这花色就只这一条,我就想着送给迦因姐。你看,这个花色这么鲜亮,正适合迦因姐。她皮肤那么好,最关键的是她现在精神状态不好,我觉着这条围巾戴上会让人显得很精神,你觉得呢?”顾希拿着围巾,在自己脖子上比划着,给丈夫看。

    顾希一米七三的身高,人又瘦,现在穿着一件米色羊绒衫,一条咖色的长裤,看起来一条腿都要一米五的长度,再系上亮色的丝巾,Gucci那标志性的鲜亮花色,真的觉得肩膀下面全是腿的样子。

    苏以珩笑了下,点点头,道:“嗯,很漂亮,而且,也很精神。”

    “哦,还有这一条,给希悠姐。”顾希说着,又取出来一条围巾,宝蓝色的,很正的宝蓝色,如同蓝宝石一样,“你看怎么样?这个,很配希悠姐的气质吧!”

    苏以珩不语。

    “唉,好像又不合适,希悠姐现在要离婚,给她这么深的颜色,会不会让她心情更郁闷呢?换,赶紧换!”说着,顾希又开始在围巾抽屉里翻腾。

    身为国际超模,顾希和许多大牌的设计师都很熟悉,每年时装周开始的时候,就奔赴各个秀场走秀。那些设计师就给她送的各种伴手礼,事实上也都是各大品牌限量珍藏版的物品。

    “好了,这个,这个,我感觉这个不错。”顾希很快就给丈夫亮了一条新的丝巾,苏以珩看了一眼点头,道:“你觉得好就行,赶紧包好,咱们该出门了。”

    说完,苏以珩就走出了更衣间,妻子赶紧包好两条丝巾,跟上他出了门。

    没多久,夫妻二人的车子就开进了曾泉和方希悠家的院子里。

    两人上楼的时候,曾泉正在洗浴室刮胡子,顾希便在一楼等着他们。

    “哎,昨晚怎么回事?刚才顾希给希悠打电话,希悠回去了?”苏以珩问曾道。

    “嗯,她说要回去。”曾泉道。

    “她说要回去,你就让她回去了?”苏以珩惊问道。

    “要不然还能怎么办?你觉得我能劝得动她?”曾泉擦着剃须泡沫,道。

    “劝不动也得劝啊!你怎么就--”苏以珩道,“得得得,我也懒得说了,该说的话,我早就和你说过了。”

    曾泉没说话,他没有把昨晚发生的事告诉苏以珩,怎么说呢?乱七八糟的,昨晚的事真的说不清。

    顾希一个人在楼下坐着,看见三角钢琴在那里摆着,便走过去弹了起来。

    在楼上的两个男人听见了琴声,苏以珩不由得笑了,曾泉看着好友那幸福的笑,也不禁羡慕起来。

    就在这时,门铃响了,曾泉接到了门卫电话。

    “先生,是孙小姐来了!”孙颖之?

    曾泉愣住了,苏以珩也一脸讶然地盯着他。

    很快的,孙颖之的车子就停在了院子里,顾希没有注意到,孙颖之一下车就听见了从楼里飘出来的琴声,脚步一下子就顿住了。

    她没有看见是谁在弹琴,她那个角度是看不见的。

    是希悠吗?她这么早就回来了?不会吧!

    孙颖之想着。

    毕竟还是有点心虚的,孙颖之深呼吸一下,想了想,掂了掂手里的餐盒,踩着高跟鞋就走进了楼里。

    一进去,她就把餐盒放在餐桌上,朝着钢琴的方向走去,刚准备开口问“希悠是你啊”却看见原来是顾希!便笑着坐在顾希身边,顾希对她笑了下,孙颖之便听着顾希弹的曲子,找到节拍一起弹了。

    曾泉和苏以珩下楼的时候,就听见了两个女人的四手联弹。

    两个人走过去,看着两个女人脸上的笑容,静静聆听着。

    一曲终了,两个人为她们鼓掌。

    “好久没弹了,手生了。”孙颖之笑着说。

    “很好很好!”苏以珩道。

    “是啊,颖之姐不出手,一出手就秒杀我这个二把刀好几条街!”顾希笑着道。

    孙颖之却微笑摇头。

    “哦,对了,颖之你怎么过来了?我们准备去接希悠,一起去看看迦因。”苏以珩道。

    孙颖之看着曾泉,“哦”了一声,笑了笑,起身道:“我带了早饭过来,你们吃完了再走。”

    曾泉心里一愣,颖之怎么会带早饭过来?

    “过来吧!我自己去买的,差点就没了。”孙颖之回头一笑,走向了餐厅。

    剩下三个人都觉得有点奇怪,孙颖之怎么自己会跑去买早餐?

    曾泉没说话,只是走向了餐厅。

    苏以珩和顾希是早就吃过了早饭才过来了,便说:“我们吃过了,就不吃了。”

    “过来尝尝啊!陈记老铺的,以珩你还记得吗?”孙颖之道。

    “那家啊,记得记得,不过我好几年都没吃了。”苏以珩道。

    孙颖之笑着打开餐盒,曾泉就去厨房取碗碟筷子了。

    苏以珩走了过来,伸手就从餐盒里抓菜盒子,手背上却被妻子拍了一巴掌。

    “洗手啊,你这么抓,别人还吃不吃了?我哥还没吃早饭呢!”顾希道。

    孙颖之笑了,曾泉把碗碟放在餐桌上,对苏以珩道:“看着没?还是我妹儿关心我!”

    苏以珩摇头叹气,道:“我在家里没地位就算了,出了门也一样没地位!”说着,他对妻子道,“你好歹什么时候给你男人留点面子啊!”

    “切,在我哥和颖之姐面前,你要面子干嘛?蘸芥末吃?”顾希道。

    苏以珩却只有叹气,什么都说不出来。

    可是,曾泉和孙颖之看着这夫妻两个人虽然吵着架,言语表情之间却无不透露着他们浓浓的爱意,心情也是很复杂。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