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632章 哪怕幸福不是我给的
    不过,想想以珩和顾希的经历,当初谁能想到他们能走到一起,还有今天这样亲密的关系呢?结婚这么多年还跟热恋的一样。

    曾泉不语,坐在椅子上,开始夹东西吃。

    孙颖之站在一旁,微笑着看着他,道:“这个味道不错吧!我记得你之前说好久没去陈记吃过了,今天赶过去的时候人家都要收摊了。”

    “你是不是也没吃饭?”曾泉问。

    孙颖之笑了,没说话。

    “来,我给你夹--”曾泉起身,给一个空碟子里夹了一只小笼包进去,道,“你是不是最喜欢吃这个?”

    “你还记得啊?”孙颖之笑着说,坐在他旁边。

    “当初你连吃三笼的事,我还是记得的,没有多少女孩子能吃--”曾泉微笑着,把小碟子放在孙颖之面前,把筷子地递给她。

    孙颖之的视线,一直在他的脸上和手上,看着他递筷子过来,她赶紧接上了,脸上的笑容那么的欢快,却说:“那是人家的糗事,你还说?”

    “好,我不说了,本来是忘了的,结果你一提醒我就--”曾泉笑着说。

    孙颖之看了他一眼,脸颊不禁微微泛红了。

    站在餐桌一旁的那夫妻两个人好像觉得空气里好像有什么不对劲的,是什么呢?

    “呃--”顾希道。

    曾泉和孙颖之看着她。

    顾希笑了下,道:“颖之姐,哥,你们慢慢吃,我们先去那边走走,吃完了喊我们。”说着,顾希就拉着丈夫往外面走。

    曾泉看着妹妹和好朋友离开,孙颖之却微笑望着他,道:“怎么样?味道还没有变吧?”

    “啊?”曾泉转过头,看着孙颖之,“哦,是啊,味道还是很好,跟过去一样。”

    苏以珩还没明白妻子为什么要拉着自己往外走,直到两人走出了客厅,关上门,在外面的走廊里的时候,才问:“你干嘛拉着我出来?”

    “你,有没有觉得,呃,有什么不对劲的?”顾希盯着丈夫,问。

    “啊,是啊,有点不对劲,是有点不对劲。”苏以珩道。

    “颖之姐为什么大早上跑去亲自买早饭?又不是她自己想要吃,买了那么多样儿--”顾希道。

    是啊,苏以珩也觉得不对劲,孙颖之要吃,还不是直接打发警卫一个电话就送来了?居然自己去买,买来送到这边来--

    “而且,你没发现颖之姐今天说话声音很,很--”顾希说着,却说不出那个词。

    “温柔?”苏以珩说了出来,妻子盯着他不停地点头。

    “是啊,颖之姐啊,什么见她还不是大嗓门儿一个?今天她说话,你听见没,那么温柔的,那么,哎呀,女人味儿的,好奇怪啊!怎么回事啊?”顾希想不通,道。

    苏以珩也想不通,这到底是怎么了?

    是啊,到底怎么了?

    颖之怎么会这样?以前那个泼辣的孙颖之,居然--

    “别想多了,可能是她离婚了心情不一样了吧!”苏以珩道。

    顾希不语。

    等夫妻两个人折身回了餐厅,发现孙颖之在和曾泉说着什么。

    “你们在聊什么?”顾希笑盈盈地问。

    “刚才阿泉和我说迦因在研究香水,想要做香水,我想找迦因合作,一起做个品牌。”孙颖之道。

    “好主意啊!我也这么想的。”顾希坐下来,望着孙颖之,道。

    “我也很希望顾希你能加入呢!”孙颖之微笑道。

    “我打算接手璇姐的生意,她说要去生孩子,不再做了。”顾希道。

    “她还真要放弃她的生意了?”曾泉问顾希。

    “是啊,前天过去看她,她和我说的。”顾希道,“我看她那个样子,是一心相夫教子了。不过我建议她作为董事加入,不要完全放弃,生孩子也就是那么一点时间,生完了总可能一直围着孩子转的嘛!”

    “也好啊,我一直都觉得阿璇做的很不错,这次你,我,再加上迦因,还有阿璇,我们大家一起,我们各自负责一块儿,没问题的。”孙颖之道。

    “好,颖之姐,我没问题。”顾希道。

    阿璇就是曾泉的表姐叶璇,叶敏慧的堂姐,曾泉二舅的女儿。

    “现在就看迦因那边怎么样。”孙颖之道,“等她出院了,会不会和霍省长一起去松江省呢?这些,我们还得和她好好商量。”

    顾希点头,道:“她最好是能留在京里,或者,榕城,你觉得榕城怎么样,颖之姐?”

    “榕城啊!”孙颖之沉思道,“榕城的话,从现在的发展来看,应该还不错,只是,毕竟地缘不如上海,你觉得呢?”

    “哎哎哎,你们两个人,这么快就把我们抛开了?”苏以珩道。

    “谁说抛开你们了?”顾希对丈夫道。

    “对,没人说抛开你们,是压根儿没想让你们掺和。”孙颖之笑着说。

    “不是吧!”苏以珩道,看着妻子,“你以前好像不是我这么说的吧?”

    顾希笑了,不语。

    “你们连一个出钱的机会都不给以珩,太不把苏大总裁放在眼里了吧!”曾泉笑着道。

    “切,我们自己有钱!对不对,顾希?”孙颖之道。

    苏以珩只有无奈点头,曾泉道:“这是女人的时代,看来你还没有适应!”

    “唉,还真是,我这是找虐!”苏以珩道。

    曾泉笑了。

    “好了,我们准备走吧!时间不早了!”曾泉吃完饭,擦了下嘴巴。

    “你这么快就吃完了?”孙颖之问。

    “被你们这么多人盯着,我也吃不下去。”曾泉道。

    “还怪到我们头上了?”苏以珩道,曾泉笑了下,没说话。

    孙颖之一直看着曾泉,顾希注意到了。

    “我哥说的对,咱们还是赶紧起身吧,不是要去接嫂子么?”顾希道。

    接嫂子?孙颖之看着曾泉,笑了下。

    “哦,那你们去吧,我今天还有别的安排呢!”孙颖之道。

    “颖之姐,那我跟迦因姐先聊会儿吧!”顾希道。

    “嗯,你和她先聊聊,改天我再去看她,呃,到时候约你一起去,咱们三个一起谈。”孙颖之道。

    “这么样的话,迦因的病可能就会容易好点了。”苏以珩叹道。

    “是啊,谢谢你们,小希,颖之。谢谢你们这样帮她!”曾泉道。

    “哥,你跟我们客气什么?只要迦因姐早日康复就好了。”顾希微笑道。

    “是啊,阿泉,都是自己人,不用这么见外的。”孙颖之道。

    曾泉望着孙颖之,孙颖之的心,陡然乱了,却赶紧笑了下,道:“那我先走了,不打扰你们了。顾希,你跟迦因好好聊聊。”

    “嗯,我知道,颖之姐!”顾希道。

    孙颖之对曾泉笑笑,和苏以珩夫妇道别,就拎着手包走向了大门口。

    “我送你。”曾泉跟上她,道。

    孙颖之对他笑笑,没说话。

    两个人走了出去,孙颖之对他说:“阿泉,我想你送我到门口。”

    他没明白,看着她。

    她指着那扇院门,笑笑。

    “走吧!”他应声,便陪着她一起往大门走,车子就在那边停着。

    “关于迦因的事--”曾泉开口道。

    “她是还是心情的问题,是不是?”孙颖之问。

    曾泉点头,道:“覃逸飞退婚那件事,对她影响太大了。”

    “人的感情就是这样说不清,或许,在她的潜意识里,覃逸飞也是她爱的人吧!”她叹道。

    “我不想她再遭遇什么不测了,她经历的不幸太多了。”曾泉道。

    “可是,她有那么多人爱着,也算是幸运了,是不是?很多人都没有她的那份运气。”孙颖之道。

    “她不是运气好,而是因为她是个值得别人爱的人。她真诚对待每个人!”曾泉道。

    “包括你吗?”孙颖之停下脚步,望着他,问。

    曾泉看着她。

    她摇摇头,道:“没有关系,我也觉得她值得很多人爱,所以,没有关系!”

    曾泉不语,缓步向前,孙颖之跟着他。

    “你知道那件事,是吗?”他问。

    “嗯。”孙颖之道。

    “你也觉得我是个变态吗?”他问。

    她拉住他的胳膊,看着他,曾泉停下脚步。

    “没有人会觉得你这样变态,你只是,在不恰当的时间,遇上了一个恰当的人,然后就把整件事变得不恰当了,仅此而已。”孙颖之望着他,认真地说。

    曾泉苦笑了,长长地叹了口气。

    “我一直都希望她会幸福,至少,我可以看着她幸福,哪怕她的幸福不是我能给的,可是,至少我看着她--”他说。

    孙颖之握住他的手,定定地注视着他。

    “阿泉,我知道你苦,可是,我不想你再这么折磨自己了,她是个善良的人,一定会有好报的。而你,如果继续这样折磨着自己,你的未来可怎么办?难道你要一直在这样的痛苦中活下去吗?”她的声音,那样的温柔,曾泉抬头望着天空。

    “你不用担心,她会好的,有霍漱清在,有你在,有你们一家人在,有我们大家在,迦因会没事的。”孙颖之劝道。

    曾泉看着她,苦笑了,叹了口气,道:“谢谢你这么说,颖之,这么多年,我一直没有办法,想起她的时候,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我--”

    “她是你的妹妹,不管你怎么关心她,都是对的,没有问题的。因为,她就是你的妹妹,对不对?”孙颖之道。

    曾泉点头。

    “很多时候,我真的很羡慕迦因呢!羡慕你们那么多人爱着她,羡慕她可以那么爱霍漱清!”孙颖之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