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654章 只能以死谢罪
    “可是,难道就要让他们真的离婚吗?我们上哪儿找希悠那么好的儿媳妇去?”罗文茵道。

    “我难道就想让他们离婚吗?可是这样子,你说不离,还能怎么办?你又不是没听见泉儿说的那些话,我看他真是铁了心,真是--气死了啊!”曾元进说着,不禁长长地叹了口气。

    罗文茵在一旁流着眼泪,道:“我怎么,怎么对得起叶大姐,等我死了,我怎么去见她?我真的,真的,我--”

    “你别自责了,这件事和你有什么关系?是他们自己--”曾元进轻轻拍着妻子的背,劝道。

    罗文茵却摇头,道:“都是我的错,如果,如果我当初,当初不丢了她,也就不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阿泉,阿泉也就不会--”

    靠在丈夫怀里,罗文茵哭泣道。

    爱上自己的亲妹妹啊!这是多么痛苦的事。而且,而且还--

    罗文茵没有办法继续往下想,心里一阵阵抽着疼。

    “阿泉是我看着长大的孩子,那么善良温柔的一个孩子,怎么,怎么--我怎么对得起他?”罗文茵哭着道。

    “唉,都说了不怪你了,你哭什么啊!这就是人的命,逃不掉的。”曾元进劝道。

    “那你,你当初早就知道了,是不是?你是不是在阿泉结婚前就知道迦因--”罗文茵擦着眼泪,道。

    “我怎么可能知道她就是我们的女儿啊?下面的人连她叫什么都没和我说,我怎么可能知道?”曾元进说着,给妻子擦着眼泪。

    罗文茵的泪止住了,她开始思索这个中间前前后后的因由。

    “你是说,当时,迦因是因为霍漱清的缘故被抓紧去,然后阿泉找你救的?”罗文茵问。

    曾元进点头,道:“根据他们报告的事就是这样的,是阿泉把她救出来的。”

    “可是,可是那个时候她和霍漱清是不是已经在一起了?”罗文茵问。

    “这个,我不清楚,当时他们跟我说的是,迦因和霍漱清的秘书来往比较多,所以被对手当做打击霍漱清的靶子了,要让她说一些对霍漱清不利的口供,所以--”曾元进说着,给妻子倒了杯水,递给她。

    口供?

    罗文茵的身体,不禁一震。

    曾元进看出她的表情,拉住她的手,道:“我知道你心疼迦因,她这么多年受的苦遭的罪,我们一点点给她补偿。可是,和霍漱清的这些,都是她自己的命,你不要又扯到自己身上去了。”

    罗文茵摇头,叹道:“如果当初不丢她,而是一直带着她在身边,她就会和阿泉一起长大,不会受那么多的苦,阿泉也不会爱上她,就不会和希悠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曾元进叹了口气,道:“如果当初那么做了,迦因的确是会有一个很好的成长环境,可是,这个世上的事,没有什么是十全十美的,或许,她在我们身边长大的话,就不会认识霍漱清,他们也不会相爱。你不觉得,霍漱清,才是她想要的幸福吗?”

    罗文茵望着注视着自己的丈夫,点点头,却说:“那也未必,我会带着她去榕城住啊!比如说放假的时候让她去我嫂子那边,或者我带她去槐荫巷--”

    曾元进和妻子一并望向那虚无的远处,道:“是啊,如果那样的话,她可能会认识霍漱清,也会认识逸飞。可是,只是那样的认识,怎么会有可能相爱?现在她和霍漱清的感情,难道不就是他们这么多年一起经历磨难修出来的吗?如果当初你一直带着她在我们身边长大,哪怕她会认识霍漱清,可是,我觉得那么一来的话,她和逸飞交往的可能性更大。”说着,曾元进看着妻子,“你觉得不是吗?”

    罗文茵点头,叹了口气,道:“你说的对,很有可能啊!”

    “所以说啊,这世上的事没有什么如果,如果虽然会很美好,可是,真实走过的路才是最宝贵的财富。不管是波折还是苦难,还是美好的事,都是一个人成长的必须经历的事,早不经历,晚也会经历。迦因虽然吃了很多苦,可是,我觉得她经历的那一切,对她来说是非常幸福的,也无可替代的。至于阿泉的事,”曾元进叹了口气,道,“等他成熟一点,他会明白的。现在的他,必须经历一场劫难让他冷静并成熟起来,否则将来,他什么都做不成,他永远只会在我们的羽翼下活着,而不是长出自己的翅膀。”

    “可是,他和希悠的事,怎么办?真的就没有挽回的余地了吗?”罗文茵问。

    “我也不知道啊!不过这次,我不会再强迫他做什么了,不管是在一起还是分开,我希望是他自己深思熟虑之后做的决定,而不要说是我逼迫的他!”曾元进道。

    “可是,希悠那么好的孩子,要是这么,这么从咱们家走了--”罗文茵叹道,“我是很喜欢她,真的。”

    “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曾元进道,说着,长长叹了口气。

    “那么泉儿呢,你真的要让他去边疆?”罗文茵问。

    “过几天等他来和我说,如果那是他想做的,那就让他去。”曾元进道,“何况边疆现在也是真的缺人,他能去历练几年,对他的成长是有好处的。”

    “可是,边疆乱的很,他--”罗文茵担忧道,“你为什么不让他去上海什么的,就算不去上海,去华东省也行啊!春明大哥不是要调动吗?你把泉儿调过去接班不就行了吗?华东省经济发展的好,泉儿也容易做出成绩,你让他去边疆,他怎么--”

    “边疆再怎么艰难,再怎么出不了成绩,可是,那也是我们国家的一部分,是中央管辖的地方,他要是想将来走到更高的位置,学会处理边疆的事务,对他是大有裨益的。”曾元进道。

    “可是,那边环境不好,高海拔,上一任领导去了那边几年,不是都得了高原病吗?身体不好,阿泉现在还年轻,连孩子都没有,你让他--”罗文茵又说。

    “别人都能去,为什么我曾元进的儿子不能去?”曾元进打断妻子的话,道。

    罗文茵盯着他,嘴巴张开却说不出话来。

    见妻子嘴角憋了,曾元进便揽住妻子的肩,道:“我知道你是心疼泉儿,你对他好,这一点,我这辈子都记着。可是,你想想,现在边疆缺人,我们现在人是很多,可是有能力、能在那个地方扎下来认真工作的人并不见得多。现在我们需要的是真正做事的人,幸好咱们家里的儿子女婿都是这样的人。我其实想让霍漱清去,他毕竟年纪大,做事稳重,经验丰富,适合处理眼下边疆复杂的局势。可是,迦因的那个身体,最近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我也不忍心让他们分开。”

    罗文茵望着他,道:“那你就想让泉儿去吗?泉儿连孩子都没有,希悠就算是和他不离婚,你觉得希悠会跟着他去边疆?上一任夫人可是一直跟着领导在那边待着的啊!你觉得希悠会那么做吗?”

    曾元进叹了口气,道:“是啊,希悠不会那么做,这一点,我们都很清楚。”

    “如果是颖之的话,她就跟过去了。”罗文茵说着,不禁苦笑了下,看着丈夫,“希悠是个好孩子,颖之也是,只不过,希悠的性子,唉,要是她能像颖之那样就好了,男人,总归还是喜欢女人主动,是不是?”

    曾元进笑了,道:“你这是在说我?”

    “去,明明当初是你追我的,我可没有--”罗文茵说着,脸颊上就泛起了红云。

    虽然已经结婚二十几年、相识三十多年了,可是,看着罗文茵脸上那娇羞的模样,曾元进好像又回到了初见她、回到了曾经热恋的时候。

    他的手指,轻轻插入她的发丝之间,温柔地抚摸着。

    罗文茵抬头望着他,一颗心也软软的,轻轻吻了他。

    曾元进笑了,下巴贴着妻子的额头,道:“你忘了你那个时候,经常去我住的地方?”

    “好了好了,别说这些了,不好意思了。”罗文茵忙打断丈夫的话,道。

    曾元进深深笑着,罗文茵望着他。

    曾经风度翩翩的青年,如今,两鬓却也冒出了白发。

    “可是,泉儿和迦因--”罗文茵叹道,“我怎么都没办法--”

    “没关系,一切都会过去的,何况迦因根本不知道这件事,一切都会好的。”曾元进道。

    “是啊,幸好迦因不知道,这要是知道了,看怎么办呢?没办法收场了啊!我就真的只能以死谢罪了。”罗文茵叹道。

    “说什么呢?你唯一犯了的罪就是勾引了我!”曾元进轻轻撩着她的长发,道。

    “讨厌--”罗文茵道。

    即便是过了这么多年,可是,爱情和激情,似乎从没消退。

    门口的曾雨,心里却像是翻江倒海一般,没有办法平静。

    直到她听到的只有母亲那娇媚的声音的时候,她已经知道父母在做什么了,摇摇头,小心地走开了。

    “啊--”一下子,曾雨险些被撞倒,立刻就被人扶住了,“你干嘛?没长眼睛啊!”

    “娇娇?”是父亲的秘书。

    曾雨看看他,站直身体,理了理自己的衣服,道:“你干嘛去?”

    “哦,有紧急会议,打来电话要部长去开会。”秘书道。

    “我看你还是别去了,人家夫妻正亲热呢,你跑去打扰,不怕部长炒了你?”曾雨笑着道。

    秘书眉头微蹙着,想了想,看了下手表,还有二十分钟要开会,那就,再等等吧!难得部长和夫人可以有机会亲近一下。

    曾雨看着秘书,“咯咯”笑着离开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