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655章 拿下姐夫
    可是,走回自己房间的路上,曾雨的心情,说不出来的难受,也意外。

    难道爸爸妈妈刚才说的是真的?哥哥是因为那个穷女人才和嫂子离婚的?不至于吧?怎么会呢?嫂子怎么都比那个女人强百倍万倍啊,哥哥怎么会--

    可是,不管是不是真的,爸爸妈妈只知道那个穷女人,什么都要为她着想。好像就只有那个女人是他们生的一样。

    曾雨越想越生气,走到自己院子的时候,发现苏凡那个卧室的方向还亮着灯,她站住了,朝向那个方向看着。

    小别胜新婚,今晚那个不要脸的穷女人肯定又在勾引姐夫了,真是,不要脸到了极点。

    越想越气,曾雨连房间都没有回,直接折身走了出去,走到前院喊了一声,警卫就把她的车开了出来,她直接开车离开。

    真是要气死了,气死了。

    在车上,曾雨给自己的一个死党打电话,听到他们在酒吧里混,她就直接开车过去了。

    “大小姐,今儿又是怎么了?把您气成这样儿?”一个化着浓烈烟熏妆的女孩把酒放在曾雨面前,道。

    “就是啊,你不是说今晚你们家吃团圆饭嘛,一个饭就把你吃成这样了?吃饭去了,还是吃气去了?”另一个女孩笑着道。

    “还不是我爸妈吗?”曾雨喝了口酒,道。

    “骂你了?”一个年轻男子问道。

    “人家一家团圆,心情好的不行,骂我干嘛?我就跟空气一样,在那个家里就是透明人。来来去去眼里就是我哥,就是,就是那个乡下女人。”曾雨气呼呼地说着,又喝了几口酒。

    其他几个人都笑了。

    “笑什么笑?姑奶奶都这样儿了,你们是看好戏,是吧?”曾雨道。

    “谁看好戏了?我们只是替你觉得不值啊,可这又能怎样?你爸妈那边就买账了?”第一个女孩说道。

    曾雨喝着酒,道:“那你们说点什么,安慰我一下啊!我都快难受死了。也不知道那个乡下女人有什么好,家里人都对她那么好的,她怎么就没被车撞死了算了。”

    第二个女孩笑着道:“人家中了五枪不是都活过来了嘛,怎么会被车撞死?你就别往这边儿想了,想了也白想。”

    “就是,我也奇怪,那女人怎么这么命硬呢?是不是穷人都这样啊?”那个年轻男人笑着道。

    曾雨白了他一眼,那男人立刻僵住了笑容。

    “净说这些没用的,什么时候你们出点好点子让我泄点火啊!”曾雨道。

    “那你总得说你今天又是为什么生气啊?你爸妈偏向她,那不是一天两天了,我们能有什么主意啊?那么命硬的人,谁能磕得过她?”第一个女孩道,想了想,又说,“是啊,要不你和于同商量一下?”

    “跟他懒得说。”曾雨趴在桌子上,道。

    说到陆于同,曾雨脑子里,却立刻浮现出霍漱清的样子。

    “哎,你们说,我姐夫到底喜欢她什么?那种女人,有什么好喜欢的?我姐夫还对她死心塌地,真是--”曾雨道。

    “对她开枪的不是你姐夫的前女友吗?肯定是你姐夫内疚呗,觉得对不起她?”第二个女孩道。

    曾雨不语。

    “不过,你姐夫还真的是个痴情的好男人啊!情圣啊!要是能和那种人结婚,死都值了。”那个年轻男人叹道。

    “滚,没你的份儿,我姐夫可正常的很。”曾雨道。

    那男人白了曾雨一眼,叼着烟抽了口。

    “那今晚怎么回事?”第一个女孩问曾雨。

    曾雨便说有一对夫妻,郎才女貌、青梅竹马,什么什么都好,可是,那个男人一直喜欢“那个乡下女人”,结果现在搞的要和老婆离婚了。

    “哇,不是吧?你姐桃花运这么旺?”那个年轻男人道。

    “是啊,不可置信啊,前几天不是叶小姐因为你姐的缘故连婚都订不了吗?怎么,怎么有一对儿离婚的?”第一个女孩道。

    “真是想不到,怎么会这样?那一对儿离婚的,是谁?咱们认识不?”第二个女孩问。

    曾雨不想让自己的朋友知道哥哥喜欢苏凡的事,虽然她讨厌苏凡到了极点,可是,毕竟这件事要是传出去了,哥哥的脸上也不好。

    于是,曾雨摇头,道:“我只是听我妈说的,不知道是谁。”

    “那你姐呢?她把叶小姐的婚礼搅和了,这个离婚的,是不是又是她--”第一个女孩问。

    “听我妈说的意思,那女人还不知道那个男人喜欢她的事。”曾雨道。

    “不会吧!人家都要为她离婚了,她还不知道人家喜欢她?这,这人简直就是圣女啊!怎么这么吸引人?”那个年轻男人道。

    “我也不知道啊,要是知道为什么了,我也不会在这里和你们说了。”曾雨道。

    “那你姐夫知道这事儿不?”第一个女孩问。

    曾雨点头。

    “好机会啊!”那个年轻男人拍了下曾雨的肩,叫道。

    几个女孩都看着他。

    “你干嘛?一惊一乍的。”曾雨道。

    “你喜欢你姐夫,是不是?”那个年轻男人道。

    话一出口,曾雨的脸立马红了。

    “害什么骚?你自己个儿都说过的。”第一个女孩道。

    曾雨不说话。

    “咱们是好哥们儿,咱们自然要为你想啊!我跟你说,你那么讨厌你姐,又喜欢你姐夫,这个时候,就要趁着这个机会,把他们搅和黄了,让你姐夫和她离婚--”那个男人道。

    “离婚?怎么可能?我爸妈不会让他们离婚的。”曾雨叫道。

    “可要是,你这里有了你姐夫的种,你爸妈,还能不让离?”第一个女孩子摸着曾雨的小腹,道。

    一想到和姐夫--曾雨的脸立刻就红的不行了。

    “看你,还不好意思了?”第一个女孩笑着道,“这种事,一定要稳准狠,绝对不能心慈手软,你一软,你姐夫就进不到你这里去。”

    “讨厌!”曾雨道。

    其他三个人笑着。

    “可是,我该怎么办呢?这件事,不容易--”曾雨虽然嘴巴上否认,可心里已经接受了这个建议。

    “第一步,当然是把这件事告诉你姐夫啊!最好啊,你能找点证据,比如捉奸在床这种,只要你姐夫看到你姐和别的男人滚床了,肯定心里就不喜欢她了啊!接下来你再温柔攻势--”那个年轻男人说着,手指在曾雨的脸上轻轻划着,道,“你这么年轻漂亮的,脱了往他怀里一躺,他还能不动心?就算他心没动,老二起码就动了啊!你再使点劲儿,不就拿下他了?”

    “这么恐怕不行吧?她姐夫可是情圣啊!那女人住院昏迷那么久,也没听见她姐夫有什么--”第二个女孩担忧地说。

    “切,哪有不偷腥的猫?如果他真是情圣,江采囡算怎么回事?”那个年轻男人道,“我可是听说,江采囡给他怀了孩子的,结果流产了。”

    “别胡说,那孩子不是我姐夫的。”曾雨道。

    “好好好,就算不是,可是无风不起浪,要是他们真的清白的,怎么别人会说江采囡怀了他的孩子?”男人道。

    曾雨沉默了。

    的确啊!

    “换个法子,这个太低级了,我不喜欢。”曾雨道。

    “这是最直接的啊!你要是再磨磨蹭蹭,就没机会了。”那个年轻男人道。

    “那于同呢?你是真的不理他了啊?”第一个女孩道。

    曾雨不说话。

    “知道啦!反正你啊,唉,不说了。”第一个女孩道。

    “不过,我应该让那个女人知道这件事,不能让她一个人跟没事人一样装无辜,我要让其他人知道她就是个小三,祸害了几个家庭、不要廉耻的贱女人!”曾雨道。

    那两个女孩和年轻男人看着曾雨眼里的狠绝,不禁面面相觑。

    不管怎么说,那也是自己的亲姐姐啊!不过,仔细想想,曾雨以前是她爸妈的掌上明珠,自从那个还珠格格一回来,曾雨这和硕公主的地位立马就降了,更可恶的是那个姐姐还有一个那么痴情的老公,唉!

    夜色,深深的笼罩着京城,却遮不住这夜晚的喧嚣。

    苏凡躺在霍漱清的怀里,微微喘息着。

    小别胜新婚,这一点曾雨倒是猜对了。

    可是,她的心,根本没有办法轻松起来,哪怕自己和丈夫在一起了,可曾泉和方希悠的事压在她的心头,就跟巨石一样。

    “我哥的事,你们,怎么决定了?”苏凡问霍漱清,道。

    “呃,让他们暂时分居一年,然后再说分开还是在一起的事。”霍漱清道。

    苏凡愣住了,看着他。

    “孙小姐刚刚离婚,她和曾泉之间又这样,要是现在曾泉离婚了,对他们的名声都不好,你爸和首长那边都会很被动。事情要是传出去,希悠的工作也就没办法干了,肯定要辞职的。希悠在外事方面很有天赋,要是辞职了太可惜了。”霍漱清道,苏凡点头。

    “所以,大家商量的结果就是这样。”霍漱清说。

    “那么,我哥说他要去边疆的事,我爸怎么说的?他不会同意的吧?”苏凡问。

    “这件事,还没决定,不过,你爸是不想曾泉和希悠离婚的,边疆的话,如果不是实在没办法,也不会去。”霍漱清道。

    苏凡“哦”了一声,正在这时,霍漱清的手机响了起来,他赶紧起床去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