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656章 你怎么也信这个
    是覃春明打来的电话。

    霍漱清赶紧走出了套间,走到外面的客厅里接听,苏凡躺在床上,脑子里想着曾泉和方希悠的事,却是怎么都没有办法平静。

    分居一年啊!

    他们两个之前的夫妻生活不都是处在分居状态吗?这再要是分居下去--

    苏凡是不可想象夫妻两个人分开生活的样子,她不喜欢和霍漱清分开,他们之前已经分开的够久了,要是让她和霍漱清分开一年,她简直不敢想象那该是怎么样的生活了。可是,曾泉一直是那样的,而且接下来这一年里,他就正式分居了。那么,他该有多么孤独?他一直都是一个人,从她认识他的那个时候开始,他就是一个人--

    越是这么想,想起他的孤独,想起他的笑容,还有他那些不着调的话语,还有他眼里的,悲伤。

    曾泉啊曾泉,如果你真的爱那个女人,为什么不去找她?如果爱她让你这么痛苦的话,你为什么不去找她?就算她结婚了,你也,也试一下,不行吗?试一下,也许--

    那样做的话,不就变成破坏别人的幸福了吗?

    苏凡躺在床上,想着曾泉的事,却是不知道怎么办,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本来她也不可能有什么办法,可是就是没办法看着曾泉那么痛苦的过一辈子。

    走出卧室的霍漱清,坐在沙发上接听了覃春明打来的电话。

    覃春明正在飞往京城的飞机上,曾元进要赶去红墙开会,覃春明也在路上了。

    “曾泉的那件事怎么办了?”覃春明问。

    霍漱清便把曾元进和方慕白的决定告诉了覃春明,覃春明微微点头,道:“嗯,我知道了。等会儿我和他们两个聊一下,漱清,晚上开完会我给你电话,你到我那边来一下。”

    “好的,我知道了。”霍漱清道。

    覃春明打电话的核心目的就是让霍漱清等会儿去他的家里,在飞机上这么急着打电话,说明等会儿一定是有重要的事谈。

    只是,会是什么事呢?霍漱清只是想起来在回程的飞机上,总理曾经和他聊起来金融改革的事。谈到金融改革,一个上海一个华东省,就是非常重要的两个点,再一个就是广东了。总理的境界,绝对不会透露什么确切的意思,只是问霍漱清关于这个议题的看法,了解了一下。而霍漱清在回答的过程中,领导并没有说什么,只是频频点头几次,好像是在思考什么一样。至于这其中的深意,霍漱清略有察觉,只是具体的--不知道今晚的这个紧急会议是为了什么事?不管是什么事,一定是大事,要不然覃春明也不会大晚上乘飞机从榕城赶回来。

    在沙发上坐了片刻,霍漱清就起身回了卧室。

    卧室里,苏凡还在床上躺着没睡着。

    他走了过去,坐在身边,苏凡望着他。

    霍漱清微微笑了,脱下鞋子钻进了被窝,却没有躺下,而是靠着靠枕坐着,苏凡便把头枕在他的腿上,抬头望着他。

    “怎么了?”他的手轻轻抚摸着她脸颊,问。

    苏凡摇头,道:“我就是担心我哥的事。”

    “这件事,现在只有他们自己解决,你还是不要去干涉了,让他们自己想办法。”霍漱清道。

    “你说的是有道理,可是,总是,不放心。”苏凡道,“他和我说,他不忍心伤害孙小姐--”

    “怪不得。”霍漱清道。

    “什么怪不得?”苏凡问。

    “曾泉和希悠还没离婚,孙小姐就总是这样来你家。如果是曾泉和她说清楚了,明确拒绝她了的话,可能就不会这样了。”霍漱清道,“优柔寡断,有时候真的很害人的。”

    听他这么说,苏凡不禁觉得他好像在说她了,说她和逸飞的事,是因为她的优柔寡断变成了现在的样子。

    “可是,我哥是个很善良的人,他是觉得孙小姐真的爱他,不想伤害爱他的人,所以才说不出那种狠话的。我不知道他们之间的过往,可是看看他们的现在,看看孙小姐在我哥面前的表现,我也能理解我哥为什么会这样犹豫了。毕竟,孙小姐个性外向,她会积极主动去关心我哥,她喜欢的人就会去关心而不是像我嫂子一样--”苏凡说着,看了霍漱清一眼,“我也不是说我嫂子不好,只是,可能孙小姐有些事做的更好吧!”

    霍漱清点点头,道:“男人还是喜欢温柔一点的女孩子,特别是自己婚姻出了问题的时候,像曾泉这种情况,如果,”说着,霍漱清看着苏凡,手指,轻轻在她的脸上划过,“如果有一个像你这样的女孩子出现在他的身边,或许,一切就都变得不同了。”

    “什么叫像我这样的?”苏凡起身,躺在枕头上。

    霍漱清笑了,躺下身,手已经伸向了她,嘴唇在她的脸上轻轻滑过。

    “就是像你这样的小妖精。”说着,他已经吻上了她。

    苏凡的身体,在他的怀里扭动着。

    “美人乡英雄冢,没有一个男人,可以敌得过你这样的小妖精的勾引的。”他的手,已经伸进了她的睡裙。

    苏凡低低呜咽一声,道:“你,别瞎说。”

    “我怎么瞎说了?难道我不是个明证吗?连我都没办法抵挡你的诱惑,其他的男人怎么可能抵挡得了?”霍漱清道。

    “可是,我,我没有--”苏凡感觉到他已经开始进入了正题,道。

    然而,当他向她彰显了他的强硬之后,苏凡就彻底臣服了。

    “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就想和你做现在这样的事,第一次就想了,只是,你这个小家伙,一次又一次让我没办法离开你,现在,就彻底套牢在你的里面了。”他喘息着运动着,道。

    “讨厌鬼,你--”她娇羞道。

    “曾泉要是遇上一个你这样的,肯定就会变成第二个霍漱清。”他说道。

    “你这是想把所有的错都推到我身上吗?虽然我也有错,可是--”她说。

    “我是那种人吗?”霍漱清说道。

    “那你--”苏凡还想说什么,就被他的吻堵住了。

    “乖一点,再说话,你就来--”霍漱清道。

    苏凡的脸颊,酡红无比。

    气喘吁吁的两个人躺在床上。

    苏凡望着头顶的灯,感觉眼睫毛都没办法抬起来了。

    他看着她,虽然刚才两个人都沉浸在彼此的温情之中,可是,此刻苏凡的表现,让他身为男人难免会有点挫败,毕竟他是那么的,卖力!

    “还在想曾泉的事?”他问。

    苏凡摇头。

    “那,你对我刚才,不满意?”他轻笑道,问。

    苏凡望着他,道:“其实,很多时候,都是觉得不想去伤害对方,可是事实上,做出的行为和决定,往往是伤害最重的。”

    霍漱清看着她,不语。

    “我哥对孙小姐的感情,其实,我也不清楚是怎样的感情,只是觉得,孙小姐在他的心目中,一定是不同于其他朋友的存在--”苏凡道,就像是逸飞,她想说这几个字,可是没有说出来。

    这是霍漱清的床上,他是她的丈夫,他们好久没有在一起了,今晚一定是要好好享受一番的,她不能在他面前说逸飞。于是,她停顿了下来。

    霍漱清看着她的样子,就已经猜出来她要说什么了,她的停顿,他也明白是什么意思。

    孙颖之之于曾泉,逸飞之于苏凡,而江采囡之于他,似乎,都是很类似的存在!

    霍漱清轻轻吻了下她的眼角,道:“不管是什么事,都会有解决的办法。如果说没有办法解决,那就只能是命中注定了。”

    “你怎么也信这个?”她望着他,问。

    “不管信不信,你总得面对。命中注定这几个字,也就是自我安慰而已。”霍漱清说着,轻轻揽住她,“好了,不说这些了,我们睡觉吧!时间不早了。”

    苏凡没说话,闭上了眼睛。

    是啊,不管信不信,总得面对,而且,非但要面对,还得解决!必须,解决,不能继续拖下去。

    霍漱清关了灯,黑暗中却无法闭上他的双眼。

    江采囡,江采囡--

    在南美的时候,他接到了苏以珩的电话,关于江采囡这件事的调查结果。

    事情,似乎就是像他猜想的那样,至于那个男人,也已经调查清楚了。只是,按说,江采囡真的布了一个这样的局的话,怎么会这么容易被他发现呢?当然也不能说是很容易就发现了,也是费了不少的工夫,即便是委托了苏以珩那些身经百战的手下来处理,也是很费力的。如果是换做了其他人来做,还不知道要拖到什么时候才有眉目。

    而现在,他也只是找到了眉目。

    既然要解决,他就得开始动手解决这件事。和江家的恩怨,到了现在,似乎已经是没有办法再调和的,苏凡的一条命,刘书雅的一条命,还有江启正的,有这三条人命在里面,当然还有江氏一门的福祉在里面,想要轻易原谅,已经是不可能了,没有任何的机会了。至于江采囡--

    不能继续拖下去了啊!哪怕江采囡对他--

    想起江采囡去见他、给他那些可以指控江启正的证据而和江家断绝关系,霍漱清的心里就没办法平静,可是,再想到江采囡居然现在可以利用他对她的亏欠来对付苏凡,来离间他和苏凡的关系,甚至散布那些关于他和江采囡的流言,真是--

    看着身边的妻子已经入眠,霍漱清起身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