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662章 迟早都会来
    霍漱清的思绪被拉了回来,他回头。

    “哦,是小雨啊!你出去喝酒了?”他问道。

    曾雨的脸上不禁一下子就红了,忙捂住嘴说:“就喝了一点点,一点点,和朋友出去喝了一点,不多。”

    的确是不多,她也没心情喝。

    虽说不多,可是酒味还是被霍漱清闻到了。

    “赶紧回去睡觉吧!以后别喝那么多了,女孩总是喝酒不好。”霍漱清道。

    曾雨“哦”了一声,看着霍漱清转过身走了。

    事实上,霍漱清并不知道曾雨站在自己背后有多长时间,他也不知道自己在那里站了多久。思绪太深,完全没有发现身后有人,即便是有酒味飘过来也丝毫没有闻见。

    他不知道身后有人,可曾雨眼里,这个高大宽阔的背影,距离她这么近的一个背影,是那么的,那么的憧憬。

    原以为他会和她多说几句话,可是,在这个家里,霍漱清和她说的话很少,也许是因为她很少在家里,又或许是因为她在的时候苏凡都在,所以他的注意力都在苏凡的身上,根本看不见她。

    是啊,的确是那样。他的注意力,永远都在苏凡的身上,他的眼里,没有别的人。至于江采囡,八成也不过是自作多情的传言,只要看过他看苏凡的眼神,就知道他是看不见别的女人的。

    也许是究竟的作用,也许是对苏凡、对父母的怨恨,曾雨突然做了一件自己想不到的事--

    “哎呀--”她叫了一声,在霍漱清回头的时候她就跌倒了。

    好在霍漱清没有走多远,一听见不对劲赶紧就奔了过来,两大步就到了她的面前,一下子扶住了曾雨。

    曾雨靠在他的怀里,娇娇地叫了声“姐夫--”。

    “你是不是喝多了?”霍漱清问,他也听见曾雨的声音很柔,却根本没有在意。

    “姐夫,你送我回去,我走不动了。”曾雨道。

    大晚上的,他送曾雨回房间?

    这怎么行?就算他们住在一个院子里,住在对门,也不能送啊!他是个大男人,曾雨还是没结婚的小姑娘,而且,他是姐夫她是小姨子,这要是传出去,岂不是大笑话了?

    “你等一下,我叫你姐姐来帮忙。你先在这里坐会儿。”说着,霍漱清就赶紧扶着曾雨坐在廊下的美人靠上,掏出手机给苏凡打了过去。

    卧室的灯亮着,苏凡很可能没睡觉,事实上是真的没睡。

    苏凡一看是霍漱清的电话,心里一紧,赶紧接了。

    可是,还没来得及开口,霍漱清的声音就传了出来--

    “你赶紧出来,小雨喝多了,送她回房间。”

    苏凡愣了下,却立刻反应过来,道:“好,我马上出来。”

    说完,苏凡就挂了电话,赶紧下床,披了条披肩就跑了出来。

    只是一分钟的工夫,苏凡就跑到了霍漱清和曾雨面前。

    曾雨好像是醉的厉害,抓着霍漱清的胳膊,头靠在他的身前,闭着眼睛。

    “走,我们送她回去。”霍漱清对苏凡道。

    苏凡便赶紧帮着霍漱清一起扶起妹妹,夫妻两个人一面一个,扶着曾雨就往她的房间去了。

    曾雨的心,真是有种说不清的感觉。

    可是,她很肯定的是,霍漱清对她没有感觉,要是他有一点点不怀好意,就不会给苏凡打电话了。而且,他打电话,是不想让任何人看见他大半夜送小姨子回房间,即便这个时间在家里被看到的机会很小,可是,他依旧不留半点可能。

    霍漱清,太谨慎了。

    可是,这么谨慎的霍漱清,怎么会和江采囡惹出那些事?

    虽然心里很是挫败,很是嫉妒,可是,曾雨觉得,既然霍漱清和江采囡有那么些事情,就说明他是有弱点的,只要她抓到他的弱点,她就可以攻破他的防线。是的,怎么会没有弱点呢?苏凡肯定也是抓住了他的弱点,要不然苏凡那种人,怎么会走进他的心里?

    任何人都有弱点,霍漱清,也不例外。

    心里虽然这么想,可是,曾雨的挫败感和嫉妒心如同熊熊烈火燃烧着。

    直到苏凡和霍漱清把她放在床上,苏凡帮她脱掉靴子和外衣,曾雨一直没有睁眼。

    如果不是霍漱清在这里,按照此刻曾雨心里的愤怒,肯定一脚就踢到苏凡的脸上去了。

    可是--

    而霍漱清,真的走了。

    “我去外面等你。”这是霍漱清对苏凡说的,曾雨听得见。

    听见他这么说,曾雨睁开眼,嬉笑着对他说:“姐夫,谢谢你啊!”

    “以后别喝这么多了,爸爸妈妈都睡了,你要是倒在走廊里着凉了怎么办?”霍漱清道。

    曾雨望着霍漱清,笑着点头,看起来很乖。

    霍漱清便轻轻拍拍苏凡的肩,苏凡就说:“你先回去吧,我很快就过来了。”

    “嗯,那我在房里等你。”霍漱清道。

    说完,他就走了出去。

    看着霍漱清离开,曾雨眼里那股羞涩和乖巧,瞬间就消失了。

    可是,苏凡没有注意到曾雨眼里的变化,她端了杯温水过来。

    “来,你先喝点水。”苏凡对妹妹说。

    然而,当苏凡把水杯子放到妹妹嘴边,却--

    “哗啦”一下,一杯子水泼到了苏凡的脸上,苏凡,惊呆了。

    水从她的脸上不停地往下流,苏凡看着床上坐起来的妹妹。

    “小雨--”苏凡不解地问道。

    曾雨只是盯着她,那双眼睛,充满了无尽的恨意。

    是的,恨意,苏凡看得出来,可是,她不明白,妹妹为什么要这样?

    “小雨,你怎么了?”苏凡问,拿起床头柜上的纸巾擦着自己脸上和身上的水。

    “我怎么了?”曾雨盯着苏凡,道,“我很好奇,我很不明白,你是不是做小三上瘾啊!你是不是尝到插足别人婚姻的好处了,就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去破坏别人的婚姻?”

    “你,在说什么?”苏凡反问道。

    她是第三者插足嫁给了霍漱清的,可是,她什么时候又去破坏别人的婚姻了?难道,是逸飞的事?

    想起逸飞的事,苏凡的脑子里,一根线突然紧绷了起来,紧到好像在脑子里扯着,使劲扯着。

    “你自己做了什么难道不明白吗?真会装,怪不得把他们都迷得晕乎乎的,连身边那么好的女人都看不见。”曾雨说着,从床上起来,看见床边摆着的靴子,踢倒了,抬头似笑非笑地看着苏凡。

    房间里一片安静。

    “看来你醉的没那么厉害,好好休息吧,我先走了。”苏凡看着妹妹,良久,才说道,说完就转身走了。

    “怎么,你害怕了?害怕别人说了?”曾雨的声音从她身后传来,还带着怪异的笑声。

    苏凡停下脚步。

    曾雨光着脚走在地板上,一步步朝着苏凡走了过来。

    “敏慧姐姐,她爱了覃逸飞那么多年,好不容易熬到要结婚了,结果被你,被你一句话,婚就结不成了。你是不是特别有成就感,啊?”曾雨说着,围着苏凡慢慢踱步,“我也真是不明白了,覃逸飞到底是眼睛瞎了还是心被蒙上了,你一个来历不明、给别的男人生孩子的女人,他居然就爱上你了?你是怎么勾引他的,啊?教教我呗,你看我现在还连个结婚对象都没有,咱们怎么说都是亲姐妹,你教教我,让我也去勾搭一个像覃逸飞那么优秀的男人?”

    苏凡的手,渐渐捏住了。

    “我只是很佩服你啊,你说敏慧姐姐,哪里比你差了?她从小在什么家境里长大,你是什么家境?她去城楼看阅兵的时候,你还在地里收庄稼吧?你们家种麦子还是什么?哦,我忘了,你们家是种花的。”说着,曾雨脸上露出鄙夷的笑,看着苏凡。

    苏凡看着曾雨,没说话。

    她知道这个妹妹以前就是看不起自己,可是没想到现在还是,居然说出这样的话,看来也是酒后吐真言了啊!

    没事,她喜欢说就说去吧!这股子火,她迟早都要发出来的。

    曾雨见苏凡没有反应,心里更加火了。

    “你还是挺有自知之明的。”曾雨说道。

    “那你想我说什么?”苏凡看着妹妹,反问道。

    这些日子,她的心情是平静很多,没有再像之前听到逸飞退婚的时候那么的反应强烈了。即便如此,在妹妹这么说的时候,她的心,还是--

    曾雨笑了下,心里的怒火却是猛烈燃烧着。

    “怎么,你一点都没觉得愧疚吗?你那么对敏慧姐姐,你难道就不觉得内疚吗?”曾雨说道,还没等到苏凡开口,或者曾雨就根本没想让苏凡开口,就说,“哦,对了,我知道了,你根本就没有愧疚的心,你根本就不懂得愧疚,你根本不懂得知恩图报,你就是一个恩将仇报的白眼狼!”

    血液,在苏凡的血管里,剧烈跳跃着,甚至她都能感觉到血管的颤抖。

    可是,她依旧没说话。

    曾雨恨她,可是这么多年一直积攒着没有发作,因为父母和家人的压制没有发作,可是,苏凡知道,如果曾雨不把这股火发出来--迟早都会有这么一天的,不是么?曾雨迟早都会这么做的。早来晚来,都是一样的,今天,她要骂就骂吧!

    苏凡越是这样不说话不反驳,曾雨就越是火,酒精在身体里发酵着,侵蚀着她的神经。

    “干嘛不说话?你觉得你这样不出声,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吗?就可以把你犯的所有的错都掩盖了吗?”曾雨一把扯住苏凡的衣襟,道。

    “你喝多了,睡觉去--”苏凡掰着妹妹的手,道。

    “我什么喝多了?苏凡,我告诉你,我最看不惯的就是你这么一副白莲花的样子。明明一而再再而三的破坏别人的婚姻,还要装出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你装给谁看啊?”曾雨说着,“呸”的一声,一口混着酒气的唾沫就飞到了苏凡的脸上。

    “你觉得是不是他们都喜欢你这样,啊?你就继续这样表演?我告诉你,我知道你是个什么货色,你这种女人,我见得多了,费尽心机爬上男人的床,用尽手段去破坏人家的婚姻,把人家一个个好端端的日子都给毁了,你就满意了,是不是?你就觉得你成功了,是不是?”曾雨说着,根本不管苏凡擦着脸上的污物,扯着苏凡的胳膊。

    “曾雨,你在干什么?”一个男人的声音,随着门开的声音一起传了进来。

    苏凡和曾雨都看向他。

    是霍漱清。

    霍漱清一把拉过苏凡,把她牢牢地护在自己的怀里,挡住了曾雨的视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