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663章 只许做不许说吗
    “小雨,你为什么这样说你姐姐?你们是姐妹,你怎么可以--”霍漱清道。

    刚才勾引霍漱清失败,加上现在霍漱清这样维护苏凡,让曾雨心里的羞愤如火山一般喷发了出来。

    “姐妹?她根本就不是我的姐姐!我曾雨没有她这样不要脸的女人做姐姐!”曾雨指着苏凡,骂道。

    霍漱清的到来,让苏凡那绷紧的弦松了下来,她靠在他的怀里。

    曾经,孙蔓也这么说过她,说她勾引霍漱清,说她“你除了会在床上哄他开心,你还会什么”,后来,敏慧也那么说过她,说她破坏了他们的幸福,当然敏慧没有用那么露骨的语言,可是,态度不都是一样的吗?归根结底,是因为她的出现打破了原有的平衡,让原本应该风平浪静的生活、让应该理所当然的生活变得天翻地覆。

    一切,都是她的错吗?

    就算她在敏慧和逸飞的事情上犯了错,曾雨为什么要这样指责她?为敏慧打抱不平到了这样的地步吗?就算曾雨和敏慧的感情再怎么好,可她苏凡也是姐姐啊,亲姐姐啊,怎么就--

    “曾雨,你给我再说一遍!”霍漱清也怒了,他本能地拥紧了苏凡,呵斥道。

    曾雨愣愣地看着霍漱清,踉跄着往后退了两步。

    她不一定有多么喜欢霍漱清,就算是勾引霍漱清,最多就是为了发泄对苏凡的怨恨,为了报复苏凡。可是,即便没有多么喜欢霍漱清,她对霍漱清也不是完全没有感觉的。被霍漱清这么一呵斥,曾雨的脸面--

    内心的愤怒,在曾雨的身体里发酵着。

    “曾雨,你年纪小可以犯错,你不喜欢你姐姐,我们可以不计较,可是,我告诉你,你没有任何权利这样诋毁苏凡,你那些恶毒的语言最好全部都收起来,不要再说出第二次。”霍漱清神色俱厉警告道。

    曾雨的身体,震了下。

    “你,你居然,居然这样维护她?”曾雨道,“她是个什么人,难道你不知道吗?她和你最好的兄弟勾搭在一起,她在榕城那三年,你以为覃逸飞为什么那么关照她?你--”

    “够了,曾雨,我希望你今晚是真的喝醉了说出这些话,否则,我绝对不会原谅你这么说你姐姐!”说着,霍漱清搂紧了在怀里瑟瑟发抖的苏凡,他看见她脸上表情有点不一样了,他害怕她受不了这样的刺激,她的身体还没有好,精神也没有康复,她不能再受任何的刺激了,而曾雨就是这样一直不停的刺激她--

    “走,乖,我们回去睡觉,我们回去--”霍漱清说着,搂着苏凡往门口走。

    “你们站住--”曾雨跳到他们面前,拦住了他们。

    苏凡的长发散乱下来,双眼无神地看向妹妹。

    “曾雨--”两个声音同时在房间里响了起来,门打开了,进来的是曾元进和罗文茵夫妇,以及曾泉和方希悠。

    “你在干什么?”曾元进那雄浑的声音传入曾雨的耳朵。

    曾雨木然地转身看向门口进来的父母和兄嫂。

    冷风进来,方希悠赶紧关上门,和罗文茵一起走到苏凡身边,扶住苏凡。

    “迦因--”曾泉看着苏凡的样子,心里一种说不出的害怕,叫了声。

    苏凡看了他一眼。

    “走,迦因,咱们回去,我陪你回房间。”罗文茵对苏凡道。

    “漱清,我来吧!”方希悠对霍漱清道。

    “没事,我送她回去,你们都回房休息吧,这么晚了,没事的。”霍漱清对其他人说。

    曾元进和罗文茵生气的不行,罗文茵一把扯过小女儿的胳膊,拉到一旁,给霍漱清让开了路。

    方希悠便帮着霍漱清一起扶着苏凡往外走,苏凡的情况,好像是有点不对劲,大家都看出来了。曾泉赶紧开门,准备陪着一起出去。

    可是,几个人还没出去,身后就传来曾雨夸张的笑声--

    “真有意思,太有趣了,你们的戏演的真好,真是太好了,哈哈!”曾雨笑着说着,拍着手。

    “娇娇,你住嘴!”罗文茵道。

    “我为什么要住嘴?我就要说,你们这一家人,伪善的一家人,明明,哈哈--”曾雨笑着推开母亲,走到方希悠面前,指着苏凡,“希悠姐姐,这个女人,背着你勾搭你的丈夫,你居然,你居然还能这么对她?你--”

    苏凡原本有些涣散的眼神,突然凝滞了。

    房门,一下子开了,一股强风裹挟着雪花就飞了进来。

    整个房间里,冷寂的只有那呼呼的风声。

    苏凡木然地转过头,盯着曾雨。

    刹那间,曾雨看到苏凡的眼神,一股说不出的寒意贯穿全身。

    所有人都怔住了。

    霍漱清最先反应过来,刚要抱起苏凡离开,苏凡却推开他的手。

    紧接着,苏凡推开了方希悠的手。

    一家人最担心的事发生了,霍漱清害怕极了,他害怕的就是这个,他太清楚苏凡的性格了,逸飞退婚的事都能把她搞成那样,要是知道曾泉--

    “走,丫头,我们回去,我们--”霍漱清赶紧拉住她的手,道。

    “是啊,漱清,你们快点回去休息,太晚了,快点--”罗文茵忙说。

    可是,霍漱清根本拉不动苏凡,苏凡固执地朝着妹妹走去,曾雨被苏凡吓到了,一步步后退。

    “你说什么?你,刚才说什么?”苏凡问道。

    “迦因,你别听她胡说,快点回房睡觉去,快--”曾元进道。

    “是啊,赶紧回去--”罗文茵也说。

    罗文茵一边劝着苏凡,一边扯过小女儿,想把两个女儿分开,可是苏凡拉住了妹妹的手,两只眼睛紧紧盯着曾雨。

    曾雨也有点被吓到了,她只知道苏凡去了疗养院,可是不清楚到底怎么回事,更加不知道苏凡自杀的事。

    “你说什么?”苏凡的眼里,只有曾雨,追问着。

    “漱清--”曾元进叫了霍漱清一句,霍漱清立刻就去拉苏凡了,可是,他依旧拉不动苏凡。

    “曾雨--”苏凡叫了声。

    “你给我闭嘴!”曾元进冲着小女儿道。

    要是曾元进不这么说,曾雨或许还不会把后面的话说出来,后面这些让一家人痛苦多年的话。

    可是,曾雨对苏凡的怨恨,对父母的怨恨,压抑在心里这么多年,只要有个导火线就会爆发出来,而现在,父母对苏凡明显的偏袒就让曾雨的怒气一下子冒出来了。

    曾雨甩开母亲的手,笑着对苏凡道:“你想听,是吗?那我告诉你--”

    “娇娇,别说了。”罗文茵一把扯过小女儿到自己背后,结果因为没有注意,曾雨的背撞在了一个什么硬物上。

    怨愤,在曾雨的心里燃烧着。

    “我为什么不说?她做的出来,难道我就不能说吗?”曾雨生气地说。

    曾泉在一旁,想要帮霍漱清把苏凡拉出去,让她离开,可是,现在他--

    “娇娇--”罗文茵道。

    “苏凡,你听好了,你最好记住了,你不光当小三让姐夫离婚,还让覃逸飞抛弃了敏慧姐姐,而且,”说着,曾雨看向了曾泉和方希悠。

    “曾雨,你给我住嘴!”曾泉绝对不能让曾雨说出来,他绝对不能让苏凡知道,绝对不能!

    一直都没有说话的哥哥开口了,曾雨觉得自己好像是被这一家人逼到了对立面,完全的对立面。

    她笑着看向苏凡,道:“明白了吗?他维护你,他时时处处维护你,他不管希悠姐姐在不在,他不管希悠姐姐有多么伤心,他就是这样--”

    可是,曾雨的话没说出来,一个巴掌,“啪”的一声,打在了曾雨的脸上。

    动手的,不是别人,而是,曾元进!

    火辣辣的疼,似乎一直穿透了曾雨脸上的骨头,渗进了骨髓。

    在场所有的人都愣住了,包括苏凡。除了苏凡和霍漱清,其他人都知道曾元进是从来都没打过曾雨的。在自己身边长大的两个孩子,曾元进只打过曾泉,或许是因为曾泉小时候太顽皮,又或者是曾泉是男孩子,理所当然应该要求严格一些。至于曾雨,因为她是罗文茵和曾元进婚后生的唯一一个孩子,加上罗文茵对失去的女儿的愧疚和想念,就把对迦因的爱全都集中在了曾雨的身上,不光是全部集中,而且还加倍了。罗文茵对曾雨简直宠到没天没地,只要曾雨没有犯作奸犯科的错,罗文茵都会原谅,以至于曾雨完全是无法无天了。曾元进是非常反对罗文茵这样的,可是,每次曾元进说起罗文茵太惯着曾雨的时候,罗文茵就说“迦因不知道在哪里,要是我对娇娇再不好点,我算什么妈妈?”只有这一句,就把曾元进给堵回来了。曾元进知道罗文茵的心结,也就只能叹息了,好在曾雨还真是没犯过什么大错,没有做过违法乱纪的事,就算是一些小事,罗文茵也就一次次替她摆平了。出生在那么一个家庭里,只要不是涉及人命的错误,还有什么事搞不定的?

    也许正是因为曾元进从来没有对小女儿动过手,这一巴掌,打在曾雨的脸上--

    曾雨不敢相信爸爸会打自己,罗文茵见状,不知道该说什么,完全惊呆了愣住了。而曾雨,捂着脸,泪水从眼里不断地落了下来。

    “小雨--”这个时候,也只有方希悠出面了,她赶紧拉过曾雨,问道。

    曾雨却没有理会嫂子,流泪的双眼,在眼前的每个人脸上走过--父亲、母亲、哥哥、苏凡、姐夫!

    “为了这个人,您居然打我?”曾雨捂着脸,猛地爆发了出来。

    “我打你?我就应该早点打你,把你打醒!”曾元进道。

    说着,曾元进气得不行,开始大口喘气。

    罗文茵知道丈夫的身体,便赶紧扶着他,抚着他的胸口。

    曾雨突然笑了,眼泪依旧不停地流着。

    “我说错什么了吗?难道我是在诬蔑她?难道只许她做那种恶心见不得人的事,就不许我说了?”曾雨根本不愿意认错,依旧说道。

    “你少说两句。”罗文茵对曾雨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