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673章 不要担心我
    霍漱清并不知道,岳母在病房里已经和苏凡说了让孙敏珺跟着霍漱清一起去回疆的事,等他来到苏凡床边的时候,却看见她正坐在床上看着窗外。

    “外面有什么吗?”他坐在她身边,拉住她的手,问。

    “叶子落光的时候,不知道树会不会难过呢?”她依旧望着外面,幽幽地说。

    “到了春天会长出来,没必要难过。”他说,苏凡转过头望着他。

    “春天不光会长出新叶子,还会开花,会结果,开始新一轮的生命旅程。”他说着,注视着她,“所以就算是冬天掉光了叶子,到了春天,一切又会重新开始。”

    苏凡听着他这么说,忍不住笑了,道:“还是做一棵树好啊1

    “可是树不能动啊!不管是风吹雨打还是太阳晒,永远都只能在那个地方站着,就算是干旱或者大水来了,任何的灾害来了都不能逃。人是可以的!”他说。

    苏凡笑了笑,道:“可是对于人来说,发生了的事,不可能重新再来,一切,都不可能重新再来。”

    霍漱清明白她说的是什么,刚要开口劝她,却见她抽出了她的手。

    “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和我说?不是说树吧?”苏凡望着他,问。

    霍漱清顿了下,点点头。

    “我没事,你说吧,我没事的。”苏凡道。

    “丫头,”他的手,轻轻抚摸着她柔软的头发,他那如墨的双眸,认真地注视着她。

    她化了妆,很漂亮,虽然身体虚弱,可是这个妆容让她看起来和平时一样的美丽动人。

    “我,要去回疆赴任,首长让我明天就走,时间紧迫,我明天下午就从京里做飞机出发--”他说。

    她“哦”了一声,问:“是让你做自治区书记吗?”

    霍漱清点头。

    她笑了下,道:“挺好的,那个地方,现在正是用人的时候,挺好的。”

    “可是,丫头,我--”霍漱清道。

    “没事,我明天跟我妈去榕城,疗养院,她已经联系好了,我舅妈也在那边,正好人多一点热闹,我大姑过阵子也会过去。我妈说,念卿和嘉漱一起过去,去你妈那边祝”苏凡说着,拉住他的手,霍漱清看着她。

    “什么都别担心,你去忙工作吧,不用牵挂我们,有我妈在,一切都会没事的。”苏凡道。

    霍漱清嘴巴张开却又合上,那些话,却是怎么都说不出来。

    苏凡松开他的手,抱住自己的双膝,身体慢慢地前后摇晃着,脸上带着浅浅的笑。

    “我妈说,她安排孙敏珺跟你过去,照顾你,是吗?”苏凡说着,看了他一眼。

    霍漱清点头,道:“等会儿我跟你爸妈打电话,谢谢他们的好意。不过,我一个人过去就可以,还有秘书,那边还有工作人员--”

    “你还是带着她吧!”苏凡说着,又看了他一眼,脸上的笑容始终不曾散去。

    “我不需要她照顾我,我一个大男人,有什么不能自己--”他说道。

    苏凡却转过头看着他,脸上的笑容,好像一直都是那个样子。

    “带上她吧!你连煤气灶都不会用,连个热水都不会烧,想吃个饺子都没办法自己煮,难道你要去了那边吃方便面不成吗?”苏凡道。

    “我让秘书住在家里不就行了?”霍漱清道。

    苏凡摇头,道:“我妈说的没错,你去了那边,工作那么忙,很多生活细节都需要一个熟悉你的人帮你打理,你的秘书的确是可以,可是你的工作和生活,都交给一个人来照管,怎么可能做到好?孙敏珺是我妈带了很多年的人,她对你也很熟悉,她做事也细心周到,都是自己人,现在没有人比她更合适跟着你过去。张阿姨年纪大了,嘉漱又很黏她,我们得找另一个人过去照顾你,孙敏珺是最合适的人选。”

    “丫头,我知道孙小姐是个很不错的人,她给你妈做秘书这么多年,我也知道她很能干,可是,我不需要她。”他拉住她的手,认真地说。

    苏凡笑了下,望着他,道:“你看我现在是不是很精神?”

    他没明白,点点头。

    “是孙敏珺给我化的妆,好看吧?这样看起来还是不是和正常人一样?”苏凡微笑着问他道。

    她的笑容,那么干净,就像是纯净雪地上刚刚落上去的一朵可爱的小雪花一样。

    可是,霍漱清却笑不出来。

    “她真的很能干,我妈相信她,我也相信她,所以,也请你相信她。”苏凡认真地说。

    “丫头--”他低声叫道。

    “你真的别担心我,我最怕的就是你这样担心我,我没事的,我很好,真的,就是,就是心情,心情不适合跟着你去,等我去榕城住一段时间,等到春暖花开,我就去找你。喀纳斯很美,到时候你一定要带着我去看啊!还有天山,我要去天山,吃那些好吃的果子。那是中国最美的一个地方,回疆啊,那是最美的地方,我一定会要你陪着我走遍那里的山水的。可是现在这么冷的天,我不想去,你先过去,让孙敏珺帮忙你安顿下来,我就去找你,好不好?”苏凡拉着他的手,几乎是在恳求他。

    “那我就等你回来,不要什么孙敏珺--”霍漱清道。

    “你不要这样,好吗?霍漱清,你不要这样,我不想你这样,我真的不想,求你了,好不好?你就带着她走吧,好不好?”苏凡突然就哭了起来,捂着脸哭了起来。

    泪水,再也止不住。

    她瘦弱的身体,如同风中的落叶在颤抖着,好像风稍微一猛烈就会把她撕碎。

    霍漱清轻轻拥住她,下巴在她的头顶磨蹭着。

    “好,好,我听你的,好吗?我听你的,丫头,我什么都听你的,别哭了,好不好?”他柔声劝慰道。

    苏凡抬起头,泪眼蒙蒙地注视着他。

    “可是,我会等着你回来,等到春暖花开的时候。到时候我会告诉你,等到花要开的时候,我就告诉你,你一定要在花开的时候回到我身边,好吗?”他的声音,夹杂着说不出的苦涩。

    苏凡点头。

    “我只想要你在身边,除了你,我谁都不想要,丫头,我会等着你,等着你回来,你不能抛弃我,明白吗?”他说着,轻轻擦着她脸上的泪。

    苏凡闭上眼睛,泪水,却依旧往下流。

    他会等着她吗?

    他等了她那么多年,她怎么还能让他继续等着?她怎么能让他等呢?她只会拖累他,只会--

    “嗯,我知道,我知道。”苏凡点头道,“可是现在,你明天,带着她走吧,好吗?”

    霍漱清看着她。

    苏凡低下头,道:“只是一阵子而已,你总得有个人在你身边照顾你的。”

    霍漱清很想跟她说,丫头,难道你不知道我带着个女人,特别是年轻女人,会对你有多大的影响吗?

    可是,他不能说也不想说,那是岳母的好心,可苏凡并不是真心愿意这样的,她的个性不会愿意接受。只是她现在这样说,倒是让霍漱清很担心,他情愿她说“霍漱清,我不要你和别的女人那么近,我会吃醋,我会生气”,可她,不会再说了。

    很多话,他都想和她聊,只是,不能说了,不是吗?

    他不能刺激她的情绪,医生说,现在她的状况,只能是万事顺着她来,她想怎样就怎样,先暂时稳住这一段时间,只要这一段敏感期过去了,以后再说。可是,这个敏感期,难道就是要她这样压抑着心情过吗?

    此时的苏凡和霍漱清并不知道,父亲的办公室里,曾元进接到了河北省委组织部的电话,得知了曾泉辞职的消息。

    辞职?他怎么会辞职?

    “曾部长,我这边先把报告压下来,跟省里通个气报告一下,您还是劝劝他回来,要是事情拖的时间长了,知道的人多了,就怕包不住。”河北方面的组织部长说。

    “嗯,我知道了,老陈,谢谢你给我打这个电话。”曾元进道。

    “您别客气,这是我应该的。”下属道。

    挂了电话,曾元进在地上走来走去。

    他早就料到曾泉会做什么事,可是没想到居然是辞职!

    辞职,他怎么能想不到呢?自己的儿子是个什么秉性,难道自己还不知道吗?当初他能跑到滇省去,现在就会干出辞职的事情来。可是,当初是当初,都多少年前了,怎么现在还这么,这么莽撞?

    曾元进越想越气,真是恨不得把儿子叫到面前来暴揍一顿。

    “你,给阿泉打个电话1曾元进指着秘书,道。

    “是,我马上。”秘书也听到了部长的电话,忙应声拿起手机就拨了出去,“部长,他关机了。”

    “关机?”曾元进愣住了!

    “这个混账东西!”曾元进气急,抓起书桌上的笔筒就扔到了地上。

    幸好是木地板,要不然这个玉质的笔筒就彻底验证了香消玉殒这个词的意思了。

    秘书赶紧捡起来,笔筒没有破,可是掉了一个支脚。

    “他,他会去哪里?你,你给他秘书打电话,给他秘书--”曾元进突然觉得头一晕,秘书赶紧扶着他坐在沙发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