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674章 他的事和我无关
    “您先坐会儿,我给您拿药,您别急。”秘书赶紧说着,就从曾元进的办公桌抽屉里取出一个小药瓶,倒了杯水端了过来。

    曾元进服了药,闭上眼坐在沙发上。

    秘书便赶紧给曾泉的秘书打电话,曾泉的秘书说他今天早上接到市长的电话,市长说他最近要出去一趟,所有的工作安排都转给市里其他的领导。

    “曾市长怎么了吗?”曾泉的秘书问。

    曾元进的秘书是开着免提和曾泉秘书通话的,被这么一问,他看向领导,曾元进虽然闭着眼睛,却也知道下属在征询自己的意见,便点点头,秘书便告诉曾泉的秘书:“现在曾市长有些事,所以,你先按照他说的,把他的工作安排到其他主管的领导那里去,要是他给你打电话了,你就立刻给我回个电话,并且一定要稳住他,问他在什么地方。”

    即便是市长的秘书,也是很清楚官场的这些风云的,当然,毕竟也是市长的秘书,这样的话语蕴含着怎样的深意,他怎么会听不出来?

    “是,我明白。我会好好处理曾市长这边的工作!要是他联系我,我也第一时间给您汇报。可是,曾市长他,出什么事了吗?”曾泉秘书道。

    “曾市长他没什么事,他今天去跟省委辞职了,所以,稍后市里领导会去你那里问一些情况,你照实说就行了,你不知道的事不要说,他们问了你什么,你要告诉我,曾部长这边会处理妥当。”曾元进秘书道。

    “是,我知道了!”曾泉秘书应声道。

    听着挂了电话,曾元进对秘书道:“这个小伙子,你尽快调到我这边来,你亲自带着他。”秘书点头领命,曾元进接着说,“阿泉在那边遗留的事情,你要跟他挨个核实一遍,看看有没有什么处置不妥当的,不要在这个时候被人拿住把柄。”

    “是,我马上就去办!”秘书道。

    “还有,你给以珩拨个电话,我来说。”曾元进道。

    秘书便立刻拨出了苏以珩的电话号码,手机接通了,是苏以珩接的电话,他才把手机给了领导。

    “你现在立刻就去办。”曾元进对秘书道,秘书立刻起身走了出去。

    秘书关上了门,曾元进便对电话里的苏以珩说话了。

    “以珩,现在有件事要你去办。”曾元进直接说。

    苏以珩从会议室起身,走到了隔壁的单间,锁上门。

    “什么事,进叔,您说。”苏以珩道。

    “泉儿辞职了,不知道去了哪里,连他的秘书都不知道,手机也关机,你现在立刻派人去把他给我找到,找到了人,就直接绑回来!不管用什么手段,尽快把他给我弄回来。”曾元进道。

    苏以珩惊住了,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

    曾元进的话信息量太大,特别是对于他这样一个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人来说,哪怕他是怎么善于分析这些问题。

    “进叔,阿泉,他,怎么辞职了?发生什么事了?”苏以珩问。

    “这件事回头再慢慢和你说,现在你尽快把他给我找回来,时间越长越难找。”曾元进道。

    “哦,好的,没问题,进叔,我马上就派人去处理。您那边有谁可以配合?”苏以珩问道。

    “我秘书,你直接打电话问他。”曾元进道。

    “是,我知道了,进叔,您别担心,我一定会尽快把阿泉找回来的。”苏以珩道。

    “那好,麻烦你了,以珩。”曾元进说完,挂了电话。

    现在让苏以珩去找曾泉,应该不会很久就会把他找到了。

    现在,就是要处理曾泉留下的烂摊子,身为市长突然辞职,就算是包庇,也包庇不了多久的,要是被其他别有用心的人发现,不光会影响曾泉未来的发展,也会影响他曾元进。

    于是,曾元进想了想,把电话给方慕白打了过去。

    简单把事情和亲家说了下,曾元进便说:“我已经在想办法处理了,首长那边,等会儿我去见他的时候再说一下。”

    “泉儿怎么就--”方慕白叹道。

    “是啊,我也是气死了,这个小兔崽子,真是,唉!”曾元进道。

    “你也别生气了,我们想办法处理。”方慕白想了想,道,“组织上不要给他留记录,你干脆让家里人写个病假条给省委组织部,让他们把那张辞职报告给你送回来。这样安全些,就算是泉儿几天没找到,也不用担心会有什么把柄。”

    “嗯,我倒是把这个给忘了,被这小子气死了。”曾元进道。

    “你的身体不好,别再生气了,现在这个样子,你可得好好应付。希悠也出去了,我等会儿打电话给她,让她尽快回来。”方慕白道。

    两亲家商议了几分钟,就挂了电话,方慕白立刻把电话给女儿打了过去。

    此时,方希悠和堂嫂姬云期刚下飞机到达酒店,行李还没打开。

    “爸,什么事?”方希悠问。

    “一路上怎么样?”父亲问。

    “挺好的,刚到酒店坐下来。”方希悠道。

    酒店服务员把她们的行李箱放下,就礼貌地离开了,姬云期拉开了阳台门,一股热风就扑了进来。

    “呃,你给泉儿打电话了吗?”父亲问道。

    泉--

    方希悠的嘴巴张开又合上,接着道:“没有,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问你一下,你公公刚才打电话和我说,泉儿辞职了,手机也关机了,不知道人去了哪里,我问问你有没有他的--”父亲道。

    方希悠突然笑了下,父亲听见了她的笑声,不解道:“你笑什么?怎么了?”

    “没什么,我只是,只是没想到他还真的去辞职了。”方希悠道。

    “你早就知道?”父亲道。

    “他昨晚说了,他说他要辞职什么的,没想到--”方希悠脱掉高跟鞋,把双腿放在了贵妃榻的床上。

    “你早知道为什么不告诉我们?”父亲生气了。

    方希悠听出来父亲生气了,便说:“他想辞职就去辞职好了,反正他现在就是想做自己想做的事,那就让他去做好了,你们何必拦着他?他一直都觉得是我们这些周围的人干涉了他的自由,让他做着他不喜欢的事,让他伪装自己,那就不要管他好了,随便他--”

    “你给我住嘴!”父亲怒了,打断她的话。

    方希悠张开的嘴巴又闭上了。

    “你怎么,怎么不分轻重缓急,啊?现在什么时候,你不知道吗?他这么做会有什么后果,你不知道吗?你早知道,你早知道为什么不告诉我们?看着他犯错你就开心了吗?”父亲斥责道。

    方希悠的嘴巴嘟着,道:“是他自己觉得我们把他装进了牢里,他觉得他活的不快乐,那他就自己去跳啊,他跳出去就心满意足了,你们拦他干嘛?这么多年,我为他做了那么多事,他通通视而不见,现在您又怪我没有拦着他--爸,我是知道他要辞职,而且,他还说,他辞职,然后和我办手续离婚,这些,都是他昨晚说的,我现在告诉您,我也跟您说,他的事,不要再跟我讲,我再也不想听到他的任何消息,随便他要做什么,都和我没关系,我--”

    “我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希悠,我没想到,你--”父亲说不出话来。

    “爸,您信任他,您培养了他那么多年,您把希望寄托在他的身上,可是,这么多年,他做的种种,难道您就不仔细想想,他值得您寄予厚望吗?他能担得起你们给他的重任吗?他根本做不到,他只知道逃避,只知道抱怨周围的人,这样的一个人,怎么能配得上那份重任?”方希悠道。

    “希悠,我没想到你居然这样说他,你--”父亲道,“我知道现在发生了这样的事,你对他有怨言,你可以有怨言,这很正常,可是你不能这样针对他!他是有很多的缺点,谁没有缺点?你没有还是我没有?他现在是人生最低潮的时候,是最需要你在身边支持他的时候,他需要你帮他走出这个过程,而你非但不去帮他,你不理解他,还这样说他否定他,希悠,你就是这么对待一个你爱了一辈子的人吗?你的爱情,就是这样轻飘飘吗?”

    方希悠怔住了,嘴巴张着,却说不出话来。

    “我一直以为你是真心爱他,你爱他爱的愿意付出一切,你把他当做你生命中最重要的存在,可是,看来我错了,我看错了,我理解错了。你心里,想的只有你,你根本就不爱他!当初要和他结婚的时候说的什么,你的幸福就是他,如果不能嫁给他,你这辈子都不可能得到幸福。可是现在,现在他最需要一个人在身边支持他,你呢?难道你就忍心看着他陷进这个坑里出不来吗?”父亲道。

    方希悠闭上了双眼。

    “希悠,”父亲放缓了语气,劝道,“爸爸知道你难受,知道你痛苦,可是,现在不是在这里置气的时候。泉儿这件事很严重,你应该清楚,如果现在不是你在他身边帮他,那么,你们两个就真的只有离婚一条路,你们,以后恐怕连朋友都不能做。难道你就想看着你们走向这样的结局吗,希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