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680章 出门踩上臭狗屎
    她的眼睛,湿润了,盯着他许久。

    他的睡相,根本没有那么的平静,依旧是皱着眉。她是那么心疼他,怎么睡觉的时候都不能安安心心呢?

    霍漱清啊霍漱清,你怎么就这么--

    伸出手,小心地轻轻地按着他的眉心,一点点,似乎,他的眉心舒展了开来,也许是她的错觉,又或许是真的。

    眼泪,滴了出来。

    她赶紧擦了自己的泪,静静注视着他。

    好像很久了,很久都没有这样认真地端详过他了,而今天这么一看,或许还不知道要多久才能重新见面。

    清--

    突然间,手机铃声打破了这一片宁静,苏凡想要找到手机关了,她不想让任何事打扰他的休息,昨晚他一夜没睡,她知道的,她舍不得他继续这样辛苦了,可是,手机还没找到,霍漱清一下子就睁开了眼睛。

    “你,醒了?”她问。

    “嗯,好像是我的手机。”他说着,就赶紧起床从放在沙发上的外衣口袋里去拿。

    因为是躺在床边的,他险些从床上掉了下去,赶紧扶住了床沿才撑住了身体。

    苏凡看着他下床去拿手机,然后接听了。

    “嗯,是我,怎么了?”霍漱清接着电话,坐在了沙发上。

    “霍书记,阿泉有没有和迦因联系过?”是苏以珩的声音。

    被这么一问,霍漱清有点不自然地看了苏凡一眼,起身走了出去,道:“呃,应该没有吧!我没她说。”

    “抱歉,我这边还没有消息,怎么都找不到,我想问一下迦因会不会知道他可能--”苏以珩道。

    霍漱清沉默了。

    “我能找的地方全都找过了,能问的人也都问过了,可是,现在--”苏以珩道。

    “只剩下她还没问了,是吗?”霍漱清问。

    “嗯,所有的线索都在跟踪,一点进展都没有。”苏以珩叹道。

    霍漱清沉默不语。

    “您,在医院吗?”苏以珩问。

    “嗯,我在病房里。”霍漱清也陷入了为难。

    要是苏凡知道曾泉辞职离开--

    小秋说苏凡的状况好多了,他刚才醒来那么几秒钟看她好像也还是没有想象中那么让人担心,可一旦让她知道曾泉走了--

    霍漱清用手抹了一下脸,道:“好,我知道了,我会问她。你继续找吧,要是有什么消息告诉我。”

    “好的,霍书记。”苏以珩说完,就挂了电话。

    事实上,给霍漱清打这个电话,苏以珩也是很无奈的。

    派妻子顾希去医院探望了苏凡,苏凡的状况,好像还可以,顾希说,比想象中要好。这样一来,苏以珩也是安心了不少。可是,想想方希悠,他也是脑袋疼。

    不光苏以珩对方希悠脑袋疼,方希悠的堂哥顾长清也是不知道怎么办了。

    陪着方希悠旅行的姬云期把方希悠的情况告诉了顾长清,顾长清便问:“你和她说了阿泉的事了吗?”

    “是二舅打电话和她说的,不过我看她好像也不关心。”姬云期在电话里对丈夫说。

    听着顾长清叹了口气,姬云期便问:“怎么办?难道就这样一直看着她--”

    “她自己不关心,我们也没办法。”顾长清道。

    “她来这里就是的放松度假来的,要不就干脆别管那么多了,我等着她心情好点再和她聊?”姬云期问丈夫。

    “谁知道她什么时候心情好?再这么拖下去,进叔那边的压力会越来越大,二舅也会很被动的。”顾长清道。

    “可是,二舅和她说了都没效果,我觉得还是就这样看着吧。”姬云期说完,顿了下,问丈夫道,“你希望她和阿泉复合吗?”

    “我就怕到时候她想复合,也没有机会了。”顾长清道,“以前不管怎么样,阿泉心里还没别人,对她还是有所期待的。这次她继续这么冷淡,唉,谁会一直等一个人呢?”

    “那怎么办啊?要不,我催催她?可是我怕她这样子,要是催一催的话,更不好收拾了。”姬云期道,“你不知道,现在的希悠,真的是,让我感觉太陌生了。好像以前根本不认识她一样1

    顾长清沉默不语。

    “是因为被伤的太深了吧!彻底绝望了吧1姬云期道。

    “你多观察着她,别让她做出什么极端的事。其他的,就暂时不要管了。”顾长清道。

    “嗯,我知道了,我会注意的。”姬云期说完,就和丈夫在手机里kiss了一下,挂了电话,把手机装进手包,折身走回酒店泳池边的吧台。

    还没走到那里,远远就看着方希悠坐在那里吃冰激凌,旁边一个年轻和她好像在说什么,姬云期看见方希悠在笑,一直在笑。

    姬云期,愣住了。

    这,就是所谓的,放飞自我吗?

    希悠这是真的被打击的--

    心理学上好像有这种事,要是一个人经历了巨大的悲伤或者打击,整个人就会彻底改变,性格也会改变。这是人体对外界变故产生的一种自我调节和适应,也是一种自我保护机制。在这个期间,人会做出和自己以往完全不同甚至是相反的事,可是,如果这个期间不能得到及时的治疗和心理干预,让这个时间尽量缩短的话,对病人会造成不可逆转的伤害,难以治愈。

    姬云期虽然不是完全清楚这些心理学的教程,可是她也从书上看过一些,毕竟她丈夫顾长清的专长就是研究人的心理,这样的耳濡目染,还是让她对这种情况很敏感的。

    方希悠以前是很厌恶别的男人像个赖皮猴一样缠着她,她是最讨厌那样的男人的,可是,之前有个叶黎对她大献殷勤,她也没有表示厌恶--

    叶黎?

    姬云期愣住了,仔细一看,那个人,不就是叶黎吗?

    这个不要脸的人,还真的追来了?

    姬云期一看就火了,恨不得上去直接把这个男小三推进泳池里淹死算了。

    刚走了两步,姬云期就停住了脚步。

    她这算干什么的?她在这里火什么?

    方希悠自己那么享受被男人恭维的感觉,她这个外人有什么好激动的?

    站在原地,长长地呼出几口气,努力让自己心情平静一点,姬云期走了过去。

    “这不是叶总吗?这么巧?”姬云期一脸笑容,问候道。

    “顾夫人!幸会幸会1叶黎道。

    “这么客气做什么?”姬云期笑着,坐在了方希悠身边,道,“我们约了潜水的,时间快到了,你去不去?”

    “哦,我刚才游的有点累了,等会儿再去。你要是想去,就先去吧1方希悠道。

    姬云期“哦”了一声,还没说什么呢,就听见叶黎对方希悠道:“听说方小姐游泳很厉害,不如今天教我一下?不怕你笑话,我在这方面,还真是有点--”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叶黎,你还能不能说的再直白点?你还不如直接说“方小姐,我要睡你”,我倒还敬你是条汉子!拐弯抹角的,算什么男人?贱货!姬云期一听就恶心的想吐,想道。

    方希悠笑了下,道:“不好意思,我有点累了,想休息一会儿。”

    “哦,要不这样,你去我那边给我指导指导,只要在边上躺着看就好了,不用你动。”叶黎道。

    叶黎,你还能不能再恶心一点?躺着看就好,不用你动?这种话是什么意思,谁听不出来?有本事你就直说啊!混蛋!真是出门踩上臭狗屎,恶心透了。

    姬云期这么想着,真是恨不得立马把叶黎给淹死在这泳池里。

    “希悠,你觉得累的话,我们去做spa吧!我现在也觉得有点累了,肌肉酸酸的--”姬云期对方希悠道。

    不管有没有用,她必须把方希悠和这个贱男人给分开。

    就算是多管闲事也得管啊!

    姬云期可是牢记自己的使命的,丈夫行前和她叮嘱了很多遍,一定要陪着方希悠好好玩,让方希悠放松心情,然后尽快和曾泉和好,要促进他们和好。

    “老婆,最重大的使命就交给你了,一定不能让我们失望啊!”顾长清差点就说这句话了。

    就算丈夫没说,姬云期也是必须要那么做的。

    何况现在曾泉还失踪了,要是方希悠这里再有点什么意外,那可就真的麻烦了。

    “SpA?这家酒店有个技师做得好很不错--”叶黎一听,就立刻说。

    “谢谢叶总了,不过,女人做spa,还是请不要跟来了吧?说出去也影响叶总的名声,是不是?”姬云期直接怼了一句,虽然是面带笑容。

    方希悠也听出姬云期话里有话,对叶黎笑了下,道:“不好意思,叶总,我们先走了。很高兴在这里遇见你1

    说完,方希悠就和姬云期离开了。

    叶黎看着远去的两个年轻女人,嘴角漾起一丝说不清的笑意。

    离叶黎越来越远了,姬云期才对方希悠道:“真是巧,没想到居然能在这里碰上叶黎。”

    “你不喜欢他?”方希悠问。

    “无所谓,反正是不相干的人,谈不上喜欢不喜欢。”姬云期道。

    看了方希悠一眼,却发现方希悠淡淡笑了。

    “我听说以珩还没有找到阿泉--”姬云期突然说。

    “好了,我们开始吧!现在是放松的时间,不要谈其他的事1方希悠对姬云期笑了下,打断了她的话。

    姬云期看着方希悠走进泳池边的spa疗室,愣在了原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