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686章 他又算什么呢
    孙颖之根本不知道苏凡的病情,虽然觉得有点奇怪,可是她没有往其他的方面想,何况现在寻找曾泉是第一重要的事。

    “你是不是找我有什么事,颖之姐?”苏凡问。

    “迦因,我,”孙颖之本来还想扯点其他的事,然后再跟苏凡说,可是,时间紧迫,她必须尽快找到曾泉,马上。

    “阿泉他有没有和你说过一些事?”孙颖之问。

    阿泉--

    苏凡的眼神,猛地就凝滞了。

    阿泉--

    曾泉--

    “他爱的是你!”那是昨天晚上曾雨说的。

    “你是这个世上最特别的女孩1是曾泉,曾泉--

    “迦因,迦因,你怎么了?”孙颖之见苏凡有点不对劲,赶紧拉住她的手,问。

    苏凡却一下子甩开孙颖之的手,盯着孙颖之。

    孙颖之怔住了。

    苏凡是个非常温柔善良的人,孙颖之很清楚,可是,现在,现在怎么会,怎么会这样?

    “迦因,你--”孙颖之道。

    “为什么你们都要来问我?”苏凡几乎是吼了出来,盯着孙颖之。

    孙颖之从床上离开,站在床边,看着苏凡。

    苏凡的眼里,是让人陌生的神情,生气,不耐烦,还有,说不清的感情。

    孙颖之和苏凡接触并不多,可是,就算是接触不多,眼前的苏凡和她的记忆也是相去甚远。

    怎么--

    “凭什么我要知道他去了哪里?你们是不是都觉得我和他有什么?你们是不是都觉得是我勾引了自己的哥哥?”苏凡道。

    “我,我没有。”孙颖之喃喃道。

    覃逸秋和徐医生赶紧进来,看着孙颖之和苏凡。

    “怎么了?”覃逸秋问。

    苏凡什么都没说,极快的速度躺下身,盖上被子,被子甚至被拉过了头顶。

    这是一副拒人的意思,大家都看得出来。

    孙颖之一脸无辜,她什么都没做,她只是问了一句话,可是苏凡怎么反应这么大?

    徐医生对覃逸秋使了个眼色,覃逸秋就和孙颖之出去了。

    “逸秋姐,迦因怎么了?是不是做错什么了?”孙颖之紧张地问覃逸秋。

    苏凡的状况不对劲,谁都看得出来。

    “没事,没事,她,她只是,只是有点,有点,被刺激到了。”覃逸秋道。

    “是因为阿泉的事吗?”孙颖之问。

    覃逸秋点头。

    “可是我又没说她怎么,我只是问她知不知道阿泉会去哪里--”孙颖之道。

    “颖之,迦因她,有点问题,曾泉的事对她刺激太大了,她的身体本来就不好,这么一来--”覃逸秋说着,不禁叹了口气。

    “可是霍书记不是要去回疆吗?这怎么--”孙颖之道。

    覃逸秋摇头。

    孙颖之愣愣地站在原地,道:“要是阿泉知道迦因变成了这样,他肯定会心疼死的。”

    “你要去找阿泉吗?”覃逸秋问孙颖之。

    孙颖之点头。

    “不管他去了哪里,我一定会找到他!”孙颖之对覃逸秋道,“现在最痛苦的是阿泉和迦因,迦因变成了这样,阿泉,阿泉的情况肯定也不正常,我必须尽快找到他,不能让他做傻事!”

    覃逸秋从霍漱清那里得知孙颖之和曾泉的事,对孙颖之这么说也不觉得意外,只是说:“可是现在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你怎么去找?”

    “唯一可能知道他的下落的就是迦因,可是迦因--”孙颖之说着,看了眼病房套间门。

    “是不是我们给她的压力太大了呢?”覃逸秋道。

    孙颖之看着覃逸秋,道:“你什么意思?”

    “迦因和阿泉的关系本来就是很不一般,现在让她知道阿泉是出于男女之情,她的心里怎么受得了?何况阿泉和希悠又在离婚的边缘,迦因是个善良的人,她不愿看着哥哥嫂子走向那样的地步,难免把所有的过错都扛在自己的身上--”覃逸秋道。

    “可是没有人认为那是她的错啊!阿泉喜欢她,那也不是迦因的错啊!她怎么就--”孙颖之道。

    覃逸秋叹了口气。

    “现在怎么办?不能看着迦因这样啊!总得有办法吧?”孙颖之望着覃逸秋,道,“要是迦因不能好,阿泉不会原谅自己,霍书记去了回疆也不安心,大家--”

    “你别担心,我们一定会有办法的,迦因一定会没事。”覃逸秋打断孙颖之的话,道。

    孙颖之道:“希望迦因没事,要不然,我,我肯定不能原谅自己了。”

    “和你没关系的,别这么说。”覃逸秋拉住孙颖之的手,道。

    孙颖之摇摇头。

    病房里的苏凡,没有人知道她在被子里留下的泪。

    曾泉,曾泉,曾泉!

    她该怎么办?她该怎么办?

    她到底做了什么?她是谁?她为什么在这里?她,怎么了?

    她根本想不通,捂着脸在被子里无声落泪。

    徐医生小心地拉开被子,苏凡没有动。

    “迦因--”徐医生轻轻叫了声。

    苏凡没有理她,拉过被子又把自己盖上,一声不吭。

    该怎么办?

    与此同时,在曾家的罗文茵实在是坐不住了,挂了医生的电话,就已经是坐立不安了。

    “文姨--”覃逸飞叫了声。

    罗文茵尴尬地笑了下,道;“小飞,你看,我今天有点忙,就,就不留你了,要不,你和念卿玩会儿,我先出去办点事?”

    “好,文姨,那您忙,我等等念卿。”覃逸飞起身道。

    罗文茵不想让他知道苏凡的事,覃逸飞也没有办法问,更加不能追着罗文茵去医院。

    至于罗文茵,也是很尴尬,她不该这样的,可是能怎么办呢?

    要是让逸飞去了医院--唉,算了吧,算了吧!

    逸飞会理解的,会理解的!

    罗文茵便连衣服都没换,直接乘车去了医院。

    覃逸飞坐在曾家的客厅,时间,在他的眼前静止着。

    他的心,狂乱的跳着,他想去看苏凡,他想去--

    可是,他去了又能怎么样呢?他又能做什么呢?不管她发生了什么事,都不该是他过问的啊!她有丈夫,有家人,他又算是什么呢?什么都不是。

    他在她的生命里,什么都不算!他什么都不是!

    覃逸飞的心,抽痛着。

    有那么几个时间点,他只要这么一想,他就痛的无法承受。

    “小飞叔叔--”念卿的声音传入了他的耳朵。

    覃逸飞转过头,看着声音传来的方向。

    “小飞叔叔,你怎么了?”念卿抬手摸着他的额头,问,“你是不是生病了啊?”

    覃逸飞轻轻摇头,道:“没事,我没事,你的游戏找到了吗?”

    “来,我教你玩,可好玩了。你知道吗?于同哥哥找我帮他测试游戏呢1念卿一脸开心地坐在覃逸飞身边,打开了爱派。

    “哇,我们的念念这么厉害?”覃逸飞笑问。

    “于同哥哥做的是小孩子的游戏,很有趣,你看看,不过,还是有难度的哦,没那么容易通关!你看我玩的。”念卿说着,点开了一个游戏,就开始玩了。

    “覃总,我给您的茶换点水,已经凉了。”孙敏珺礼貌地说。

    “哦,谢谢你。”覃逸飞看了她一眼,道。

    “小飞叔叔,你知道吗?珺姨要和我爸爸一起去回疆了。”念卿道。

    覃逸飞愣住了,看了眼孙敏珺。

    “在夫人身体痊愈之前,我先过去照顾霍书记。”孙敏珺对覃逸飞道。

    漱清哥去回疆赴任,怎么会和孙敏珺一起?

    孙敏珺去了,雪初,雪初怎么办?

    覃逸飞完全呆了,可是念卿的声音把他拉回了现实。

    “小飞叔叔,我刚和珺姨说,等到夏天了,让她带我去喀纳斯,我要去找水怪!小飞叔叔,你说水怪长什么样子?我觉得既不是恐龙,也不是蓝鲸,可能是什么我们从没见过的动物,你说是不是?到时候你和我们一起去吧?我们可以一起拍很多漂亮的照片的。要是能拍到水怪的照片就好了!不过就算是拍不到也没关系,爸爸在回疆的话,我可以每年都去那里,可以整个暑假都住在湖边,然后等着水怪出来,我一定会等到的!”念卿说着,那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里是好奇和果决。

    覃逸飞看着她,却没说话。

    孙敏珺见状,微笑道:“念卿真是好棒!那你是不是这个地球上第一个拍到喀纳斯水怪的人啊!而且是年纪最小的!简直太棒了!”

    “我也觉得1念卿得意地笑着。

    覃逸飞说不出话来,他的脑子里,一直都是念卿说的“珺姨要和爸爸一起去回疆”这句话,他的眼里,看着孙敏珺的时候--

    时间,在念卿的笑声里流逝着,孙敏珺在一旁和念卿一起玩,很是认真,覃逸飞看着这一幕,完全不知道说什么了。

    终于,父亲的秘书打来电话,父亲听说他来了,让秘书打电话叫他回家吃饭。

    “嗯,我知道了。”覃逸飞道。

    “你在哪儿呢?”父亲问。

    “我,我在曾家。”覃逸飞道。

    父亲微微一愣,道:“那你过来吧,我马上到家。”

    覃逸飞挂了电话。

    “小飞叔叔,你要回去了吗?”念卿一脸不舍,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