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690章 不用你来教训我
    从覃春明的车上下来,霍漱清上了后面紧跟上来的一辆车。

    车子开出覃春明的车队,掉头开向了医院。

    霍漱清望着车窗外。

    没有想到小飞会回来,他知道小飞一直在江渔那边研究玫瑰花的事,小飞是要为苏凡做最后一件事,他也是知道的。他以为小飞就一直这样在外面待下去了,至少在近期不会回来。或者说回来了,也不会遇到苏凡出事。可所有的巧合就这样撞在了一起,没有人有力量可以把这一团乱麻分开,没有机会也没有能力,然后,所有的事都发生了。

    曾泉不知道去了哪里,唯一可能知道他下落的苏凡,又--

    想起苏凡,霍漱清不禁闭上了双眼。

    她现在这个样子,他怎么能放心离开?要是她没有问题,就算暂时两个人分开,他也不会有什么担心,他知道她一定会跟着他走,可是现在--

    静静坐在车上,霍漱清不可想象,万一苏凡知道了小飞出事怎么办?覃春明已经下了死命严密封锁消息,可是,既然小飞能出车祸,谁能保证苏凡不会知道那件事呢?

    想了想,霍漱清猛地睁开眼睛,掏出手机给苏以珩拨了出去。

    此时,苏以珩瘾被曾家和覃家的事搞的晕头了。

    曾泉还没找到,现在覃逸飞又这样--

    就在覃逸飞出车祸后,身为覃逸飞前准岳父、身在外地查案的叶承秉第一时间就派亲信赶到了现场,参与了覃逸飞车祸的调查。苏以珩接到罗文茵的电话,也参与了进去。苏以珩和叶承秉也通了电话,即便是覃逸飞和叶敏慧结束了婚约,可是叶敏慧还在心里爱着覃逸飞,所以,这件事不能告诉叶敏慧。

    苏以珩清楚,要是妹妹知道她爱的那个人至今依旧深深爱着苏凡,而且还在苏凡住的医院的附近,而且,他还是逆行出了事的。这要是让妹妹知道了,还不得心痛死啊!

    “珩少--”助理叫了一声闭着眼睛沉思的苏以珩。

    “嗯,什么事?”苏以珩问。

    “夫人的电话。”助理把手机给了苏以珩。

    苏以珩接了电话,是妻子顾希打过来的。

    “你怎么了?手机打不通?”妻子问。

    “哦,有些事要处理,比较忙。”苏以珩道。

    “逸飞,出事了,是吗?”妻子问。

    “家里知道了吗?”苏以珩问。

    “刚才秉叔打电话给我,让我在家照顾好妈妈。”顾希道。

    苏以珩不语。

    “严重吗?我没去医院,不知道怎么问,逸飞他,严重吗?”顾希问。

    “还在抢救,不知道情况。”苏以珩道,“没让敏慧知道吧?”

    “我们都没说,妈妈现在也知道了,她说等一下就去覃家看看,逸飞爸妈现在肯定很难熬。”顾希道。

    “嗯,徐阿姨在来京的飞机上,你陪妈去一趟吧!”苏以珩道。

    “我知道,我们等会儿就出门。”话说完,顾希顿了下,道,“以珩,真的,不告诉敏慧吗?”

    “要是她知道了,肯定会难过的。”苏以珩道。

    “可是,如果不告诉她,万一,万一逸飞有个什么事,敏慧她一辈子都不会心安的。”顾希道。

    苏以珩沉默了。

    “以珩,我知道你是觉得逸飞是去看迦因姐的路上出事的,敏慧要是知道了肯定会难受。可是,你也知道,敏慧她爱逸飞,就算是到了现在,她还是爱逸飞,现在逸飞生死未卜,要是不把这件事告诉敏慧,将来敏慧回来,”顾希顿了下,接着说,“说句难听的,万一,万一逸飞,逸飞怎么了,敏慧回来看到自己爱的人阴阳两隔,你觉得她会今后怎么活?即便现在她恨迦因姐,恨逸飞,可是,她要是见不到逸飞最后一面,而我们明知道事情的原委还不告诉她,她是不会原谅我们大家的,更加不会原谅自己,以珩。”

    苏以珩闭上眼睛,叹了口气,道:“那你给她打电话骗她回来,让她赶紧回来,等来了再告诉她。”

    “嗯,我知道了。”顾希说道,“你也注意身体,别太累了。”

    “我知道,家里就交给你了。”苏以珩道。

    “你别担心,我会照顾好的。”说着,顾希看着婆婆来了,便说,“我先挂了,妈来了,我们就出门去了。”

    苏以珩便挂了电话,把手机交给助理。

    “阿泉还没消息吗?”苏以珩问。

    助理摇头。

    苏以珩拿起手边的手机,在地上走来走去。

    “珩少,还有件事--”助理道。

    “什么?”苏以珩问。

    “孙小姐已经离京了。”助理报告道。

    苏以珩盯着助理,愣了片刻,道:“她,去哪里了?能查到吗?”

    助理摇头。

    苏以珩越想越气,拿着手机就给方希悠拨了过去。

    此时,方希悠和姬云期,还有叶黎正在酒店的沙滩餐厅吃着饭喝着酒,听着不知道哪国来的歌手唱歌。

    姬云期看着叶黎低声在方希悠的耳边说着什么,方希悠不停地笑着,时而大笑时而掩口而笑,实在是气的不行,不想在这里坐着尴尬了,可是又不想让叶黎这混蛋得逞什么,就忍耐着继续坐在那里吃东西,实在受不了的时候就看向台上唱歌的人。

    真想把这一杯酒直接泼到叶黎的脸上,姬云期想着。

    可是,她还是没有那么做,拿着手机一边听歌,一边给丈夫发信息,描述现在方希悠和叶黎的状态。

    “你要是实在受不了就去海滩散步!”丈夫回复她说。

    “不行,叶黎那混蛋就是想着那种事的,要是我不在,他肯定现在就--”姬云期发信息道。

    “希悠是成年人,她想要做什么,是她的自由,你不要管她了,度假就放松心情,别让自己生气。”丈夫顾长清道。

    姬云期哪里受得了?一转头,看见方希悠和叶黎说着什么,几乎都要脸贴脸了,姬云期真是--

    “希悠,你的手机在闪。”姬云期一看,方希悠的手机在闪着灯,看样子是来电话了。

    方希悠看了一眼,拿了起来,一看是苏以珩的,刚想挂了,可是又想着苏以珩现在是在找曾泉,可能是有什么消息了,便对叶黎说了句什么,起身离开了作为,走向了海边。

    海风吹动着她的长发和长裙飘逸着,姬云期看向方希悠的背影,又看了叶黎一眼,笑了下,道:“叶总很会讲笑话吗?不如说两个听听?”

    “顾少奶奶开玩笑了,我怎么会--”叶黎道。

    “不会是只能跟希悠说,不能跟我说吧?”姬云期笑了,端起酒杯,道。

    “哪有哪有,要是顾少奶奶想听的话--”叶黎忙说。

    “罢了罢了,要是我理解不来叶总的笑点,反倒是尴尬了。”姬云期说着,喝了口酒,又盯着叶黎,道,“叶总,听说您是大才子,有句话我不知道怎么理解,您能帮忙解释一下吗?”

    “请说。”叶黎道。

    “有夫之妇不可亲。”姬云期说道,叶黎愣住了。

    “叶总,这句话,怎么解释呢?”姬云期笑着道。

    叶黎笑了,道:“抱歉,顾少奶奶,叶某才疏学浅,没听过这句话。”

    “哦,是吗?抱歉,这是我自己编的。”姬云期道,“我喜欢把名人的诗句什么的拿来自己改编,反正我又记不住。叶总知道这句话我是从哪里编的吗?”

    叶黎不想和姬云期玩这种游戏,却还是礼貌地微笑摇头。

    “兄弟妻,不可欺。当然,你和泉哥不是兄弟,这句话不能对你说,不过,我想叶总应该知道希悠姐还没离婚吧?没有离婚,这就叫--”姬云期道。

    叶黎却笑了,笑容阴冷,道:“狗拿耗子这句,顾少奶奶应该知道。”

    姬云期怔住了。

    “不是自己的事,最好不要多管,顾少奶奶明白吗?还是顾大少没有叮嘱过您?”叶黎笑着,就起身离开了。

    姬云期气的咬牙。

    混蛋!叶黎,我不会放过你!

    方希悠缓步走到海边,接了苏以珩的电话。

    “以珩,什么事?”方希悠问。

    “希悠,海边好玩儿吗?”苏以珩问。

    “嗯,挺好的,今天游泳了,又做了spa,下午睡觉,起来又去游泳,刚才在吃饭呢。很不错!”方希悠道。

    “那就好,你觉得不错就好。”苏以珩道。

    “你有事儿吗?”方希悠问。

    “我想问你一件事,你能认真回答我吗?”苏以珩问。

    “什么,你说?”方希悠说着,慢慢朝着海水冲来的方向走去,海水冲刷着她的脚,一下又一下。

    “真的决定离婚了?”苏以珩问。

    “这件事已经不是我可以决定的了,以珩,难道你不明白吗?”方希悠道。

    “希悠,我知道这件事发生让你有多难堪,可是,你难道真的就不在乎你那么多年对阿泉的爱?你就真的能舍弃?”苏以珩问。

    “以珩,我不想听到你来这样教训我,我现在脑子比任何时候都清醒,我不想再和他假扮什么恩爱夫妻,我不想再强迫自己去做不喜欢的事,对自己不喜欢的人笑脸相迎,我--”方希悠道。

    “好,我明白了,那就没事了。你也不用和我解释什么,至少,我现在知道,当初我和顾希结婚是没有错了。”苏以珩打断她的话,道。

    方希悠没有问他什么意思,她很清楚他所说的他没做错指的是什么了。

    “我只是想和你说,阿泉还没有找到,迦因的情况不太好,霍漱清明天启程要去回疆赴任,覃逸飞刚才出了车祸在抢救--”苏以珩说着,方希悠的瞳孔,增大了。

    “还有,最后一件事,颖之离京去找阿泉了!我不知道她具体去了什么地方,可是,她要是找不到阿泉,她是不会回来的。希悠,你想好了,你,到底要什么,如果你觉得你的心里对阿泉还有一点点感情,你还不觉得你的过去是一个荒唐,那么,你就做点该做的事,而不是一个人在海边逃避!至于叶黎,我想,你很清楚他的目的,我不想和你多说。”说完,苏以珩就挂了电话。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