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693章 她是被逼的
    他很是担心,道:“丫头,你要乖乖的等我,知道吗?”

    苏凡点头。

    “你是不是要去忙了?”苏凡问。

    “嗯,我得出去--”霍漱清道。

    苏凡没有再说什么,只说:“那你去吧,我收拾一下东西,别让以珩哥等久了。”

    说着,苏凡就起身了。

    说是收拾,其实也根本没有什么东西,除了她的手机,什么都没有了。

    苏凡走进洗手间,反锁了门,双手撑着洗脸台,闭上眼,泪水从眼里不停地流出。

    他就在外面,她甚至能感觉到他的脚步离开。

    他是要去陪着逸飞,逸飞--

    可她呢?

    逸飞--

    一想到逸飞,苏凡的身体,一下子失去了力量,蹲在地上,一只手抓着洗脸台的台面。而那只手,也是无力的垂了下去。

    霍漱清走到了病房外间,正好徐医生过来了,罗文茵和她交待着苏凡的事。见霍漱清过来,徐医生立刻站起身。

    “霍书记--”徐医生道。

    “麻烦你了,徐医生。”霍漱清道。

    “没事没事,霍书记,应该的。”徐医生道,“只是,夫人现在的状态,就怕--”

    徐医生面露难色,道。

    “怕什么?她和你说了什么吗?”罗文茵问徐医生。

    徐医生摇头,道:“自从孙小姐走了后,夫人就没有再说过话,一个人坐在床上,覃小姐和罗将军过来都没有说过话。”

    “那又怎么了?”罗文茵问,“你觉得这有什么问题吗?”

    “她不说话没什么,只是,她在之前,孙小姐离开的时候,她和孙小姐,有一点小争执--”徐医生道。

    其他人都愣住了,看着徐医生,徐医生便把当时的情况告诉了他们,罗文茵和霍漱清都说不出话来。

    “那么,你觉得,这是什么问题?这个,麻烦吗?”罗文茵问。

    “苏凡她从来都不会对人发火,她,不会说那样的话。”霍漱清道。

    徐医生看了眼霍漱清,对罗文茵道:“是的,霍书记说的没错,霍夫人是个很温柔善良的人,她从来都不会对别人发火。而她今天,虽然不知道她具体因为什么有那样的表现,不过,她能那样说,那样表现,就是她的精神状况已经糟糕到了极点,她自己已经无法正常控制自己的行为,失去了正常的处理问题的方法。”

    “可是她刚才不是好好的吗?说话什么都好好的--”罗文茵道。

    “她这样性情大变,情绪在两个极端漂移,对于一个有过她那样经历的病人来说,是非常危险的。”徐医生回答道。

    “所以你的结论是--”霍漱清看着徐医生,问。

    “夫人现在应该是从狂躁变成了忧郁,孙小姐的话可能让她从自我谴责中爆发,从而变得狂躁,发脾气。可是,在发过脾气之后,精神立刻就变得忧郁,所以她整个后来的时间都不说话,对别人不理不睬。事实上,她是在努力寻找答案,是在自救。比如说,她现在整个人被困在一个玻璃房子里,她能看得见外面,她知道这个房子里面是所有让她痛苦和无奈、无法面对的事,她自己在想办法逃出去,可是她根本逃不出去。她知道,只要自己逃出去了,她就会得救,就会变得健康,可是现在的她,根本逃不出去。”徐医生道。

    “那我们该怎么办?”罗文茵问。

    “现在只能保证情况不要再恶化,她要寻找逃出去的方法,就让她在平静的状态下寻找,要是加大了这个刺激,就怕--”徐医生道。

    “什么?”霍漱清问。

    徐医生看了眼罗文茵,望着霍漱清,认真地说:“她的精神特别脆弱,要是再刺激她一下,她的整个精神状态就会变得不可控,她就会失去控制自己的能力,从而,”顿了下,徐医生说,“她可能会在极度抑郁的状况下,自杀!”

    罗文茵吓得一下子捂住嘴,霍漱清沉默了。

    苏以珩一直没有说话,看着这情形,开口道:“霍书记,文姨,我觉得,迦因暂时还是不要去榕城了。”

    “难道要让她知道小飞的事吗?她要是知道了,还怎么,怎么--”罗文茵擦着眼泪,道。

    “我担心的是,她刚才那么反常的平静,可能是因为她已经听到了逸飞的事。她这么憋着不说--”苏以珩道。

    霍漱清看着苏以珩,道:“你的意思是,应该让她去看小飞一眼吗?”

    苏以珩点头。

    “我也赞同苏总的建议,夫人的身体到了这样的地步,与其瞒着她不让她知道覃总的事,不如就让她看一眼,至少,可以让她了却一个心愿--”徐医生道。

    “小飞现在生死未卜,那个样子,怎么让她看?”罗文茵道。

    “所以,不是让她去手术室看,是等覃总手术结束,转入病房了,让夫人看见覃总没有生命危险,她也就不会再胡思乱想了。然后我们再去榕城静养--”徐医生说着,望向霍漱清。

    “怎么了?”陷入了深思的霍漱清问。

    “霍书记,我这么说,很对不起您,我也知道会让您为难,可是--”徐医生道。

    “你说,要我做什么?只要能让苏凡早日康复,什么都可以!”霍漱清道。

    “夫人的病,从根本上来说还是上次枪击案的刺激,让她的精神始终处在紧绷的边缘,尽管她已经努力让自己去摆脱那个影响了,甚至也去了案发地。要做到这一点很难,可她还是做到了。按说,她做到这个地步的话,那件事的影响已经是降到最低了,应该不会再有什么了。可是,她的性格,又--”徐医生答道。

    顿了下,徐医生接着说:“她的性格会让那件事的后果在某些时候窜出来,比如说在受到精神刺激的时候。其实,说的直白一点,还是她的性格让这一切都恶化了,也让她自己失去了对情绪的控制。她的性格里,有善良的一面,这种善良让她无法看着曾市长婚姻失败,无法看着覃总出事,她会想要去帮助他们,因为他们对她而言是非常重要的人,所以她才会一次次去干预他们的婚姻,当然,这样做的是非对错,不是一句两句能说的清楚的。可是,她的性格里同时也有自卑的一面,这种自卑是她从小的生长环境带给她的,她和我说过她小时候的一些事,我从她的那些描述里发现,她有时候会为了保护自己避免更重的惩罚而把一些小错误揽到自己身上,久而久之,她就习惯了这样做,不管这样做能不能保护到自己,她总是会这样做,这是自我保护的一种方式。有时候,她的性格会很开朗,很阳光,这一面,事实上是她从小就渴望去扩大的,如果她有机会的话,性格里的这部分会占到她个性的主体,她会是一个很阳光的人。可是,这些年经历的事,错综复杂,内外因素的纠缠,让她性格里那部分开朗和阳光,渐渐被其他的方面替代。这样复杂的个性,是很容易产生心理问题的。从她目前的反应来看,是极端严重的抑郁症,而这种病,再继续恶化下去的话,会让她很容易选择极端的方式。”

    极端方式--

    谁会不明白这四个字的意思呢?

    “那你的建议呢?”霍漱清问,“让她看看小飞,就会好点吗?”

    “现在影响她的,是三件事,曾市长的离开,覃总的车祸,还有,霍书记您的调离。要是这三件事我们都处理好了,她的状况自然而然就会好转,而且,如果可以的话,最好能抓住这次的机会,把她的这个病完全治好。”徐医生道。

    “好,那你说怎么办?”霍漱清问。

    “第一件事,曾市长走了,要让夫人帮忙去找曾市长,并且去劝回曾市长。不管他们之间有什么心结,这个心结在曾市长和夫人的心里,只有他们自己才能解开,别人根本不行。所以,就让夫人去帮忙,让她去找--”徐医生道。

    “可是她听到曾泉的事都会有那么大的反应,怎么能--”霍漱清道。

    “这是很自然的,所以,只能慢慢来,慢慢让她参与进来,不要去排斥她。”徐医生道。

    苏以珩点头,道:“这个可以尝试,现在根本没有阿泉的线索,要是迦因能加入进来,我们尽快找到他的可能性会增大。”

    霍漱清陷入深思,没有说话。

    “你接着说。”罗文茵对徐医生道。

    “关于覃总的事,霍夫人现在要是见到覃总,肯定会很痛苦,很激动,可是,只要我们控制她不要做极端的事,最好是能让她和覃总交流一下,说说话,这对他们都是好的。”徐医生道。

    “那么,你的意思是,让迦因暂时不要离开京城?”罗文茵道。

    “最好是,不要离开!”徐医生道,“要是现在让她走了,去了榕城疗养,不但会起不到疗养的效果,反而会让她的情况恶化,会让她觉得自己一无是处,所以,我建议她留下来,一起来解决目前的问题。”

    “霍漱清--”徐医生的话刚说话,一个声音就穿进了他们的耳朵。

    霍漱清看去,正是苏凡站在套间门口,头发散乱着,一脸惊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