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699章 想要简单的幸福
    “这小子啊!总是会做一些让我们意外的事,你还记得吗?从小就是。”霍漱清道。

    “可是,这样的意外,真是没人会喜欢。”覃逸秋道。

    “是啊!”霍漱清叹道,说着,他走到了覃逸飞的身边,用自己戴着手套的手拉住覃逸飞的手,弯腰注视着覃逸飞,道,“小飞,不要再和我们开玩笑了,要赶紧醒过来,知道吗?我还等着你一起去天山牧场骑马,你一定要来,记住了吗?不要让我等太久啊!”

    覃逸秋看着这一幕,闭上眼睛,泪水无声地流了出来。

    是啊,不想等太久,谁都不想等太久。

    “小秋--”霍漱清叫了她一声,覃逸秋赶紧擦去眼泪。

    “小飞出了这样的事,覃叔叔和徐阿姨心里很难受,家里的事,就交给你了,你要好好照顾他们。”霍漱清道,覃逸秋点头。

    “我知道你也难受,可是,现在这个关头,你不能倒下去,你要把覃家撑起来。”霍漱清叮嘱道。

    覃逸秋含泪点头。

    霍漱清没有把自己当成外人,而是当做了覃家的一份子,这对于处在如此变故中的覃逸秋来说,是个巨大的支持。

    “至于这次的车祸,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不管是谁让小飞变成了这个样子,我霍漱清答应你,我绝对不会轻饶了他,绝对不会!”霍漱清望着躺在病床上的覃逸飞,道。

    覃逸秋望着他,靠着他的肩,闭上眼睛,泪水流了出去。

    站在病房外面的罗正刚看着这一幕,深深闭上双眼,罗文茵轻轻拍拍他的肩,罗正刚睁开眼望着姑姑。

    “发生这样的事,小秋的压力很大,她一个人很难撑起来,你要照顾好她,知道吗?”罗文茵道。

    罗正刚点头。

    “迦因呢?她没事吧?”罗正刚问姑姑。

    罗文茵摇头,道:“我之前还担心她会接受不了小飞的事,担心她会--”

    “做出什么事影响了她和漱清的感情,是吗?”罗正刚道。

    罗文茵点头。

    “漱清不是那样的人,小飞是他的弟弟,他不是那种分不清轻重缓急的人。”罗正刚道。

    “这个我知道,可是,很多时候,一个人嘴上不说的,并不一定心里不想,谁都没有办法看清楚别人的内心。”罗文茵道。

    罗正刚望着这个心思缜密的小姑,说不出话来。

    他一直以为小姑是很信任霍漱清的,而可是没想到--

    是啊,在小姑这个地位,如何完全信任一个人呢?所有的情感,几乎都是利益纠葛。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她得保证曾家的利益最大化,保证她自己的利益最大化。为了这个目的,就必须随时做好多手准备。

    “现在覃家遇上这样的事,小秋是个女人,她的确是很坚强很有能力,可是,现在你必须站出来,帮着她挺过这一阵。”罗文茵说着,神情严肃地盯着侄子。

    “这个是自然的,小秋是我--”罗正刚道。

    罗文茵摇头,压低声音,对侄子道:“我知道你和小秋感情好,可是,你岳父这里,你觉得你和漱清谁更重要?他更看重谁?”

    “漱清--”罗正刚喃喃道。

    “我跟你说,你一直没有机会在你岳父面前表现出你是一个可以让他依靠的晚辈,一个可以让他放心把一些事交付给你的晚辈,可漱清不是。你岳父一直培养漱清没错,可是,漱清的方方面面都让你岳父放心,漱清做事很稳重得当,你呢?”罗文茵道。

    罗正刚不语。

    “正刚,姑姑知道你是个老实孩子,可是,一个人光是老实是绝对不能承担大事的。小飞现在这个样子,将来还不知道能不能恢复正常,覃家的未来,你觉得你是要把它交给漱清还是覃东阳?”罗文茵低声道。

    罗正刚没有回答,低头。

    “你岳父现在去了沪城,等过上两年,如果没有意外,他就会进京。覃家的产业,你岳父这么多年积累的人脉和财力,你要想办法让他交给你一些,让你成为他的心腹,明白吗?”罗文茵道。

    “可是,小姑,我,我对这些没兴趣,我--”罗正刚道。

    罗文茵盯着侄子。

    罗正刚看了眼病房里面的妻子和霍漱清,压低声音,对小姑道:“小姑,我知道您是为我好,可是我不在乎这些什么财产和人脉,我只想家里大家都平平安安,小秋能够开心健康,这就是我的希望。至于覃家的产业,我岳父的确是信任漱清,他要培养的也只有漱清,所以,我愿意把可能属于我的东西交给漱清。漱清是我的好兄弟,我相信他,我也希望他可以有更大的发展。至于东阳,他在做生意这方面的确是比我要强的多,我没必要和他争。”

    看着这个侄子,罗文茵摇头叹息。

    “小姑,我们罗家,不需要再得到什么了,不是吗?您有一个疼爱您的小姑夫,有一个幸福的家,我呢,也有一个幸福的家,一份自己想做的事业,这就够了。我们的环境太险恶,能这样单纯一点,不是挺好的吗?”罗正刚说着,脸上的表情不禁严肃了,“这样环境里的我们,想要保持简单已经很难了,总是身不由己的遭遇各种事情。既然如此,又何必自己去把事情弄的复杂呢?”

    罗文茵不语。

    “小飞从来都没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会遇上这样的意外,躺在这里一动不动,可事情来了,意外就在他的身上这么发生了。我明白您的意思,您是想要我变得更强大,可以保护我们的家族,可是,您看看小飞,是我岳父不够强大,是叶家不够强大吗?我们谁都没有办法保护他免遭这样的意外。而且,可能还是这样强大的父亲和岳父家族把他拖入了今天的境地,连自己最亲爱的唯一的儿子和女婿都没有办法保护,这样的权利,即便是再怎么强大,又有什么用?”罗正刚叹道。

    “如果,没有这样强大的权利,小飞,可能会很平凡的度过他的一生,站在舞台下看着别人的人生精彩跌宕,心里也会希冀着自己可以拥有这样的生活。”罗文茵说着,看向侄子,“权利,可能会害了你的亲人,可是,它也会保护你的亲人。没有什么是绝对的!”

    “您说的对,没有什么是绝对的,可是,对于我而言,我只想一家人平平安安,用我的力量去保护他们,而不是,权利!”罗正刚说着,望着小姑,“小姑,对于迦因,您,是不是也适当给她一点自由?您爱她,您想补偿她,可是,您给她的生活,您对她的安排,究竟有多少是她想要的?”

    罗文茵看着侄子,没说话。

    “迦因,她是个平凡的女孩子,可她因为是您的女儿又没办法过她平凡的人生。或许,不止是您的原因,还有漱清,你们,都没有从迦因的角度去爱她,给她想要的,你们觉得那就是对她的爱,可是,这样的爱让她变得迷茫,让她失去了对世界的基本判断,让她变得脸自己想要什么该做什么都不知道了。”罗正刚道。

    罗文茵转过头,望向病房里面。

    “对不起,小姑,迦因目前的状况,并不是您造成的,那个枪击案的影响很大。可是,你们这样过度的溺爱,并不一定会让她幸福。她想要的,可能只是简单的生活,和自己的丈夫住在一起,接送孩子上下学,放假了就带着孩子出门旅行,用她自己双手奋斗出来的全部财产让她的家庭幸福。而一定是,被人当做曾小姐,当做霍夫人!”罗正刚道。

    “是我们错了吗?”罗文茵幽幽地说。

    “不是错了,是您没有认真聆听她的需求,没有问她想要什么。你们是好心,你们是爱她,可是,很多时候,爱才是一个人最大的负担!”罗正刚道,“就像您刚才和我说的,您是为我好,希望我可以成为将来覃家重要的人,可以左右家族命脉的人。可是,我不想要那样做,我知道我自己做不到,我没有漱清的能力和魄力,我也不想像漱清一样,为了权利失去家庭的幸福!”

    罗文茵摇头叹了口气。

    “我宁可希望小飞可以站起来,变得跟过去一样的活泼健康,即使我永远只是覃春明的女婿、覃逸秋的丈夫这么简单,我也不想在小飞的事故面前让自己得到什么。”罗正刚道。

    “是我想太多了啊!”罗文茵道。

    “小姑,您也是迫不得已,我明白您的苦心。可是,很多时候,往往是好心办坏事。您心疼我,心疼迦因,所以您希望我们可以得到更多,可是,或许,我们想要的只是简单的家庭生活,仅此而已。”说着,罗正刚顿了下,道,“小姑,迦因没办法变成您,我也没办法变成漱清,我们都有自己的人生,没有办法去重复你们的道路。所以,就让我们自己走自己的路,您就松松您的手吧!”

    看着自己的侄子,罗文茵的心,慢慢沉了下去。

    是我,错了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