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705章 从来都不是你的错
    然而,几个人还没到那幢亮着灯的房子前面--苏凡不知道距离还有多远--就突然被黑暗中冲出来的人包围了。

    大家都带着武器,苏以珩立刻和两个跟着自己的保镖把苏凡围了起来。

    “你们是什么人?”苏以珩喝道。

    “都把枪放下!”黑暗中,一个男人的声音传来,苏凡循声看去。

    “你们是什么人,你们把我哥哥怎么了?”苏凡冲了出去,喊道。

    “抱歉,苏总!”那个男人让手下离开了,走到苏以珩面前道。

    “是你?”苏以珩看清了那个男人的长相,道。

    “苏总,霍夫人,请--”男人做出了一个邀请的动作,道。

    苏以珩见苏凡一脸茫然,便说:“这位是颖之的警卫!”

    颖之?孙小姐?

    “孙小姐在这里?那么我哥呢?”苏凡忙问那个警卫,道。

    警卫没有回答,只说:“孙小姐请苏总和霍夫人过去!”

    苏凡便跟着苏以珩和警卫一起,走到了那幢亮灯的屋子前面。

    门开着,夜里的风吹了进去,苏凡赶紧跑进去。

    “曾泉--”她大声喊着。

    可是,只有听见孙颖之的声音--

    “他不在这里,他没有来过!”

    苏凡循声看去,孙颖之正站在屋角,脚边散乱着好多的花枝。

    “还是南边好啊!到了这个时候已经花开了。不像京里,什么都没有,人也没有,花也没有!”孙颖之叹道。

    苏凡走了过去。

    苏以珩深深叹了口气,坐在了沙发上。

    苏凡这才发现,孙颖之剪的都是梅花的花枝,可能是从院子里摘进来的吧!

    她拿起孙颖之摆在手边的一支,有些花已经在含苞待放了。

    “你终究还是来了!”孙颖之看了苏凡一眼,道。

    “抱歉,孙小姐,之前,我态度太不好--”苏凡道。

    孙颖之笑了下,摇摇头,道:“不怪你,我也理解你的心情。我们都想要找到他,这就可以了。”

    苏凡不语,把花枝递给孙颖之。

    “还有哪里?除了这里,你觉得他还会去哪里?”孙颖之问道。

    苏凡没说话。

    孙颖之望着她,道:“迦因,你了解他的秘密多一点,不值得你愧疚。”

    苏凡望着孙颖之。

    “他信任你,至少,你可以让他敞开心扉,至少在面对着你的时候,他可以自由一点任性一点。迦因,这,你不应该为了这个而愧疚,我们,我们所有关心他的人都要因为这个感谢你!”孙颖之道。

    这时,苏以珩也走了过来,对苏凡道:“是的,迦因,颖之说的没有错。可能我们这些人,会让他有一些不想面对的自己,和我们在一起,他也就会看到他的影子,可能那些影子,是他不愿意去想的。因为有你在,他才会卸下心防,才会自由自在!我们所有人都要感谢你,迦因!”

    苏凡望向苏以珩,孙颖之的手,轻轻放在苏凡的肩上。

    房间里,一点声音都没有。

    苏凡木然地向着周围看去。

    这个房间里是典型的江南明清家具,怀古,这或许也让曾泉觉得活在另一个世界里吧!安静隐秘,让他可以放下自己身为曾家子孙的使命吧!

    苏凡的眼里,泪花闪闪。

    孙颖之轻轻拥住苏凡,苏凡无声落泪着。

    苏以珩望着孙颖之,孙颖之也极为默契地看着他。

    他们想让苏凡知道,和曾泉拥有那种超脱了普通兄妹的感情,并不是罪过,并不值得让她愧疚。相反的,正是有了这样的感情和关系,才让曾泉有了一丝丝的解脱。

    “迦因,你没错,从来,都不是你的错!”孙颖之低声道。

    苏凡沉默不语。

    “我们,得快一点了!”苏以珩见状,道。

    “怎么了,以珩?”孙颖之问。

    苏以珩看了苏凡一眼,道:“我们必须尽快找到阿泉,要不然会有大麻烦?”

    “大麻烦?”孙颖之重复道。

    苏以珩点头。

    孙颖之没有问具体是什么,赶紧把花插进花瓶,道:“迦因,你再想想,阿泉还有什么地方可能会去?”

    苏凡擦去眼泪,陷入了深思,回顾着自己和曾泉相识以来所有曾泉暗示或者提过的地方。

    而时间,真的不多了。

    与此同时,关于覃逸飞的车祸调查,也在争分夺秒的进行着。

    苏凡醒来的时候,太阳照进了机舱。

    她和苏以珩还有孙颖之分别离开了扬州,因为京城出了事,苏以珩便直飞了京城,而苏凡乘坐孙颖之的飞机去了云南。

    曾泉曾经去执政的那个地方,地广人稀,苏以珩的手下没有找到曾泉,苏凡便说想去试一试,看能不能找到他。孙颖之也是想去看看曾泉工作的地方,就和苏凡一起去了。

    苏以珩回到京城,把苏凡的情况告诉了霍漱清,霍漱清一言不发。

    “您不用担心,我看她状态还不错。有颖之在,不会出问题的。”苏以珩对霍漱清道。

    “嗯,我不担心,现在只有让她去找到曾泉,她的心病才会解了。”霍漱清叹道。

    苏以珩看着霍漱清那疲惫的脸,道:“霍书记,您去休息一会儿吧,再过三个小时就要去回疆了。”

    “哦,是啊,时间过的真快,今晚真是,唉,这个时间啊,真的是白驹过隙!”霍漱清道。

    “进叔让我找几个人派去给您,人都选好了,再过一会儿,他们会跟您一起上飞机。”苏以珩道。

    “谢谢你,以珩,这件事,麻烦你了。”霍漱清道。

    苏以珩摇头。

    “小飞这件事,你要尽快查出来,不能拖下去。现在曾泉的辞职信落到了那帮人手里,很快他们就要行动了,如果不能查出车祸原因,我们就会缺少一个反击的有力武器。”霍漱清道。

    “嗯,我明白,这件事,我会亲自盯着。”苏以珩点头道。

    见霍漱清闭上了双眼,苏以珩想起临别时苏凡和他说的“请以珩哥保护好霍漱清”,心里不禁深深叹了口气。

    这夫妻两个,什么时候可以好好坐在一起说说话啊!

    原来让他们所有人都羡慕的一对夫妻,居然走到了今天的地步!

    见霍漱清好像是睡着了,苏以珩小心地起身,看了眼周围,没什么能盖在身上的,便走到门口跟勤务人员要了条薄毯,那个年轻女人就赶紧走进来从柜子里取了条毯子,苏以珩就盖在了霍漱清身上。

    刚准备走,苏以珩的手机就响了,霍漱清一下子就惊醒了。

    “抱歉,霍书记,是敏慧的电话。”苏以珩道,“您再休息一会儿。”

    “没事没事,我上飞机再睡。”霍漱清道,“念卿快要起床了,我得去看看孩子!”

    苏以珩便接听了电话,霍漱清叠着毯子。

    “哥--”叶敏慧的声音从听筒里传了出来。

    “嗯,怎么了?”苏以珩问。

    “逸飞呢?在哪个医院?”叶敏慧急急地问。

    “你已经下飞机了?”苏以珩问。

    “刚到机场!”叶敏慧快步走着,道,“他的医院和病房号,你告诉我,我打个车就过去。”

    苏以珩便把覃逸飞的住院信息告诉了妹妹,还没说别的,叶敏慧就已经挂了电话。

    自从接到嫂子的电话,叶敏慧的心就飞到了这里,她恨不得自己可以有瞬间转移的魔力,可以一下子就到他的身边。

    可是,上了飞机,她的心就乱了。

    他为了苏凡抛弃了她,她还要回来看他吗?他还愿意理她吗?他想要的,始终都是苏凡不是吗?

    当时的叶敏慧并不知道苏凡也在那家医院住着,也不知道覃逸飞是为了去看苏凡而出的车祸,可是,即便不知道这么多的信息,叶敏慧的心里也是矛盾又纠结。

    有好几次,她都觉得自己不该回去,她干嘛要舔着脸回去找他?他的生死,和她有什么关系?他喜欢苏凡,他爱苏凡,那就让苏凡去为他担心好了,让苏凡去守着他好了,让苏凡--

    可是,一想到此刻覃逸飞躺在医院里一动不动,想到她可能再也见不到他,想到他可能永远都醒不来,想到他--

    即便是恨死了覃逸飞,即便是恨死了苏凡,可叶敏慧还是没办法控制自己的脚步。她什么都没有带,只带了护照和钱包手机就上了飞机。十几个小时的飞机下来,几乎没有合过眼,整个人却是精神的不得了,什么都不想,只是快奔到了覃逸飞住的医院。

    可是,京城的交通,怎么能让叶敏慧第一时间赶到医院?

    车子被堵在路上不能动的时候,叶敏慧实在受不了了,又把电话给哥哥打了过去。

    苏以珩正在前往公司的路上,他和霍漱清说要亲自负责车祸的调查,必须抓紧时间。

    电话接通了,苏以珩还是没来得及开口,叶敏慧就喊了出来--

    “哥,我给你发个位置,让飞机快点过来接我,我堵在路上了。”叶敏慧道。

    “那你就慢慢--”苏以珩道。

    堵就堵了吧,慢慢等着也就通了。苏以珩是这么想的,可是妹妹的心,他怎么劝得住?

    “苏以珩,你给我听着,我给你三分钟,马上,让你的直升机给我停过来,要不然,后果你自己看着办!”叶敏慧说完,一下子就摁掉了电话。

    出租车司机也是惊住了,本来在喝水的,手抖了下,就把水洒了出来。

    虽说京城这地界上什么人都有,王侯将相、三教九流,可是这位小姐这口气,也不像是骗子的!

    苏以珩无奈的叹了口气,给手下打电话让准备直升机去接妹妹,手机就响了,他看了眼,是妹妹发来的地址,苏以珩就把那个信息发给了负责此事的助理,挂了电话。

    看看时间,霍漱清也乘车前往了机场。

    跟随霍漱清前往回疆的,只有霍漱清的秘书李聪,还有之前的秘书冯继海,还有一个就是负责他后勤生活的孙敏珺。

    曾元进一大早就离开家门去办公了,罗文茵便带着念卿把霍漱清送上了车,霍漱清看着女儿那难过的小脸,想起了远在千里之外的苏凡。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