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709章 不能替他管
    孙颖之看着苏凡,道:“我不知道我将来会怎么样,可是,要是现在让我放着他不管,我--”

    苏凡不语,望着孙颖之。

    孙颖之苦笑了下,道:“到了这个岁数了,总得为自己的感情找个说法,不是吗?要是继续等下去,这辈子就真的只剩下后悔了。”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颖之姐。”苏凡道。

    “你不用说什么,迦因,我明白你的立场。只是,有时候,我不知道该和谁说,我,不知道和谁说,不知道谁会明白我的心情。这个世上,看我笑话的人,更多吧!觉得我孙颖之不要脸的人更多吧!”孙颖之尴尬地笑了下,道。

    苏凡没说话。

    “不过,我不会在乎别人的眼光,我只为自己活,我爱阿泉,我不会再继续躲着了,我要去爱他--”孙颖之道。

    “颖之姐--”苏凡叫了声。

    孙颖之看着她。

    苏凡想了想,道:“你有没有想过,就算你找到了我哥,你,也未必可以--”

    后面的话,苏凡说不下去了,孙颖之这么爱曾泉,要是说下去,真的对孙颖之太残忍了。

    可是,聪明如孙颖之,怎么会不明白苏凡那些没说出来的话呢?

    孙颖之露出苦涩的笑,叹了口气,道:“你们家现在还是希望他和希悠维持婚姻不要变,这一点,我很清楚,白叔的想法,我也知道。我知道现在就算是找到了他,他也未必会和我怎么样,他可能还会和希悠在一起。”

    “你既然知道,为什么还要去找他呢?”苏凡问。

    孙颖之看着苏凡,道:“你当年不也是一样吗?你明知道霍书记很难离婚,你不是也和他在一起,怀着他的孩子一个人离开了吗?”

    苏凡说不出话来。

    “只要爱上了,就没有办法去想自己的得失了,是不是?”孙颖之道。

    苏凡不语。

    “不管有没有未来,就是想着现在自己必须要做的事,未来,”孙颖之顿了下,道,“好像未来只是现在所有这一切行动的一个额外奖励一样,不是目的。”

    苏凡望着孙颖之,良久不语。

    是啊,当初的自己,只是想着可以多一点时间和机会同他在一起,只想着不要因为自己的出现让他的仕途受到影响,不要让他因为她而失去什么。可是,现在,他们成为了夫妻,怎么,就她不知所措了呢?是因为想要的太多了,还是因为她想要的得到的太容易了?

    苏凡陷入了深思。

    孙颖之见苏凡不说话,也就没有再说下去了。

    人啊,往往在做旁观者的时候,更容易看见自己的内心。

    车子,一直朝着山里行进着。

    或许是这个方向向阳,路上的雪已经化了,一路还算走的顺利。

    可是,没多久,翻过了山,阴面就是冰雪覆盖了。

    尽管车子装了防滑链,可是,在这样的山路上,即便是性能最好的越野,也很难保证安全。

    “小姐,要不您乘车回镇上休息,我带人去找--”孙颖之的警卫见路实在太滑,便说。

    可是,孙颖之怎么会愿意离开呢?

    站在山顶,她已经远远地看见了苏凡说的教堂的屋顶了。

    阿泉,会在那里吗?

    “你陪我一起去,其他人护送霍夫人回去镇上!”孙颖之对警卫连长道。

    在场的人都愣住了。

    苏凡赶紧跳下车,拉住孙颖之,道:“我不能放下你一个人去,这里已经不远了,我陪着你一起去!”

    孙颖之望着前方那白雪皑皑,想了想,道:“迦因,看来我们要走过去了,你,可以吗?”

    走?从这座山顶走到那边的山头?苏凡和警卫们都看着孙颖之。

    “好,我们一起走!”苏凡道。

    “你的身体,可以吗?”孙颖之道。

    猛烈的山风呼啸而来,苏凡耳畔的头发被吹到脸上,很疼。

    “走吧,没事!”苏凡道。

    “不行,颖之,这么远的路,你们怎么走的过去?天都要黑了。”警卫连长对孙颖之道。

    “可是--”孙颖之道。

    “现在车不能走了,而且天也要黑了。不如我联系一下,让附近的军区派一架直升机过来。”连长说着,望着孙颖之和苏凡,“颖之和霍夫人先去镇上吃饭休息,等飞机来了,再送你们过去,怎么样?”

    孙颖之看着苏凡,道:“迦因,你觉得呢?这样可能比我们走过去要快一点。”

    “好吧!”苏凡应声道。

    “你想办法保密!”孙颖之对警卫连长道。

    “嗯,我知道。你们快上车!”连长说着,就打开了车门,孙颖之挽着苏凡的手上了车。

    车子,又返回了镇上,孙颖之和苏凡在这里最好的一家旅馆住着。

    尽管这个镇子上平时也会有一些游客来,可是毕竟地处偏僻,旅游业并不发达,即便是旅馆也不多,而且条件,也只能说是干净。

    苏凡倒是对这样的环境没什么意外,毕竟她从小就是在镇上长大的,对于这些算是比较熟悉了。可是,孙颖之从小是高墙大院里长大的,不说她父亲的地位,就是她幼时也是爷爷正当值,在苏凡还只能坐着小四轮去县城的年代,孙颖之已经是乘坐专机到处飞了。

    可是,让苏凡意外的是,孙颖之居然对现在身处的环境没有丝毫的嫌恶,好像很泰然,一进门就坐在床上开始打电话了。

    苏凡给两人烧了点热水,准备倒点热水喝。这一路,外面也是冷的不行。

    孙颖之很快就挂了电话,苏凡坐在她身边。

    “怎么了?”孙颖之见苏凡盯着自己,不禁笑了下,问。

    苏凡抿抿唇,想了想,才说:“颖之姐,有句话,我说了你别生气。”

    “生气?为什么要生气?”孙颖之笑着,脱掉了脚上的靴子,盘腿坐在床上。

    “你,不觉得这里,呃,太,太--”苏凡道。

    说着,她看着房间,孙颖之便明白了她没说出的话,笑了下。

    “你是不是觉得我会嫌弃这里太,简陋?”孙颖之问。

    苏凡笑了下,点头。

    “这里已经很不错了啊!我跟你说,以前我们去野外,住帐篷,连方便都要在露天解决的。要是一出去几天,连澡都不能洗的。这里,很不错啊!起码很干净,没什么虫子,而且,还可以冲澡。”孙颖之笑着道。

    苏凡笑笑,道:“我以为你会觉得不好,所以--”

    “没事啦!我去过更差的地方,这已经很好了。”孙颖之道,揽着苏凡的肩。

    苏凡没说话。

    “倒是你,我担心你适应不了,毕竟你刚从医院出来,而且,你的身体虚弱,跑这么远的路,来这么偏僻的地方,万一你的身体有什么闪失,我,我怎么跟阿泉和霍书记交待?”孙颖之道。

    苏凡摇头,道:“我没事,我身体没事。去医院,唉,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总是去医院,有时候想想,姜大夫和徐医生遇上我这样的病人,也是够命苦的。”说着,苏凡笑了下。

    “大家都是关心你,所以--”孙颖之道。

    “是我给家里人添太多麻烦了。”苏凡说着,低下头。

    孙颖之松开手。

    “你别担心,也许你这么出来走走,心情会好点,然后身体也就好了。心情会治愈疾病的。”孙颖之安慰道。

    苏凡点头,抬头看着孙颖之笑了,道:“是啊!我觉得我可能也是在家里憋太久了,所以--”

    “有可能,你出来看看广阔的天地,整个人都会不一样的。我也是隔段时间就要出京去旅行的,天高地远的。”孙颖之说着,见苏凡看着自己微笑,便说,“我感觉我好像在为自己的自私找借口。”

    苏凡摇头,道:“你说的没错,颖之姐,我觉得可能,真的就是这样。”

    孙颖之笑眯眯望着苏凡,顿了下,才说:“哎,迦因,我发现和你聊起来还是挺能聊的。以前真是在一起聚的少了。”

    苏凡笑了,没说话。

    和曾泉有关系的两个女人,一个方希悠,一个孙颖之,虽然两个人出身差不多,成长经历也差不多,可是,两个人截然相反。以前苏凡觉得方希悠很容易亲近,可是,现在和孙颖之坐在一起,苏凡才体会到以前和方希悠的那种亲近,似乎并不是真正的亲近,似乎隔着什么。而孙颖之--

    苏凡这么一想,突然心里生出一股深深的自责。

    她不能这样想,怎么可以这样?方希悠又没有什么错,她只是性格问题,其实方希悠真的很好,总是帮助她,帮她照顾念卿,她心里有什么想不明白的事,方希悠也总是帮她解惑,给她出主意。方希悠是真的为她好的--再一想方希悠其实这么多年都知道曾泉对她的这种不应该的感情,却依旧对她那么好,没有芥蒂,这样的胸襟,恐怕这个世上没有几个人可以有了。

    可孙颖之--

    孙颖之比方希悠要活泼,而且,对曾泉的感情,孙颖之并不比方希悠少多少。

    苏凡这么想着,突然觉得不应该。

    这两个人怎么样,都不是她可以去评价的,毕竟这是曾泉的感情事,该怎么选,怎么看待两个人,这是曾泉的决定,不是她该替他想的。

    这么一想,苏凡对孙颖之笑了下,还没来得及说什么,手机就响了,苏凡赶紧从包包里掏出手机,一看是霍漱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