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716章 有一股傻劲儿
    车子,停在了槐荫巷的巷口,苏凡下了车。

    冷风,从玉湖上吹了过来,直接就钻进了苏凡的领子里。

    幸好她穿的是羽绒服,要不然可就冷坏了。

    榕城的冬天,她可是深切体会过的,那种冷到了骨子里的寒气,真是永远都忘不了。

    苏凡双手插兜,走进了巷子里。

    深夜里,高跟鞋踩上石板路的声音,在巷子里回荡着。

    苏凡慢慢走着,好像这声音是从很远的地方来,又好像是记忆中,又好像是别人走出来的。

    一步又一步,苏凡走向了自家的门口。

    她知道家里没有人,走到了门口,看着那黑漆漆的门,静静不动。

    “雪初--”

    她猛地回头,却是什么都没有看见。

    泪水,从她的眼里涌了出来,

    逸飞--

    逸飞是这样叫她的,逸飞--

    她苦笑着摇摇头,现在的逸飞,要是可以这么叫她一声就好了啊,要是他可以站起来就好了,可以对别人微笑就好了啊!

    擦去眼泪,苏凡折身走出了巷子。

    急促的脚步声,再度在巷子里响了起来。

    她快步走了出去,过马路走向了对面的玉湖。

    这么晚了,她去玉湖能干什么?

    跟着她来到玉湖的警卫心里诧异,却还是小心地跟了上去。

    就在昨夜,孙夫人得知霍太太也跟着孙小姐去寻找曾市长,特意打电话给刘连长,让他们一定要保护好霍太太的安全。刘连长接到夫人的命令后,就对所有参与这次保护行动的官兵下了命令,不惜一切代价都要保证孙小姐和霍太太的安全!连长说,覃总的事故,基本确定是谋杀,所以,现在孙小姐和霍太太也是非常危险的,“绝对不允许出任何意外”,这是连长的命令。

    警卫拉紧了衣领,跟紧了苏凡。

    苏凡站在湖边,望着那漆黑的湖水,苏凡任由冷风吹动着自己的长发。

    曾泉怎么可能会来这里呢?她还真是蠢。

    可是,心里似乎总是有个什么说不清的东西,好像有什么在冥冥之中在呼喊着她。

    曾泉,曾泉--

    手机,响了起来,苏凡掏出来接听了。

    警卫在她两米远的地方望着她,看着她接电话。

    是霍漱清打来的!

    手机灯,一明一灭。

    苏凡看着屏幕,望向前方。

    他今天肯定累坏了忙坏了吧,刚才在酒店,她还打开电视扫了眼新闻,看到了他在回疆开会、接见各界代表的事。一省的会议,居然放在国家台上来播,可见首长对霍漱清此行的重视。

    孙颖之见她坐在电视前看霍漱清,还笑着叹了口气,对她说:“我好羡慕你啊,还有看新闻的冲动。”

    苏凡笑了下,看着孙颖之,道:“你不看吗?”

    孙颖之摇头,道:“没有我想看的人。”

    “你爸爸妈妈,你也不看?”苏凡笑问。

    孙颖之叹了口气,道:“他们是他们,我是我。”说着,孙颖之看着苏凡,问,“迦因,你真的,很爱霍书记,是吧?”

    苏凡不语。

    孙颖之笑了,看着她,道:“我妈啊,也是像你这样的。”

    苏凡不解,看着孙颖之。

    “我爸在外地那些年,我妈啊,只要看到报纸上有和我爸有关的新闻报道,就全都剪下来,那个时候电视新闻没有现在这么方便嘛,基本都是纸面的报道,现在,我家就那种剪报,放了好几本。”孙颖之说着,脸上带着微微的笑。

    苏凡望着她。

    “我以前不懂啊,现在想起来,我妈啊,在做剪报的时候,应该是很幸福的吧,心里很甜的吧!因为记挂着一个人,即便是隔着万水千山,心里也总是甜的,不会孤单。”孙颖之道。

    “你父母,是很恩爱的夫妻,是我们的模范!”苏凡道。

    孙颖之点头,道:“所以,看着你这样看霍书记的新闻,我就想起当初我妈,你们啊,都是一样的幸福。”

    “你也会的,颖之姐。”苏凡道。

    孙颖之却只是叹了口气,道:“我的幸福,又在哪里?”

    站在湖边,看着手机的明灭,冷风把苏凡的思绪又拉了回来。

    霍漱清--

    是啊,从当初在云城的时候,她就经常看新闻里的他,就差点没有像孙夫人那样去做剪报了。而现在,他在千里之外--

    苏凡赶紧接了电话,霍漱清听着音乐声停了,以为出了什么事,愣了下。

    “喂--”她轻轻叫了声。

    霍漱清脸上的肌肉,瞬间就舒缓了。

    “是不是吵到你睡觉了?”他问。

    “没有。”苏凡摇头,道。

    “这个点怎么还没睡?今天是不是很累了?”他又问。

    “还好,你呢,忙完了吗?”苏凡问。

    “嗯,我刚回到宾馆,洗了澡准备睡觉。明天还有一堆事--”霍漱清道。

    宾馆?他在宾馆住啊!

    苏凡愣了下。

    “哦,那你早点睡吧,我在电视里看见你的新闻了。”苏凡道。

    霍漱清听她这么说,好像又看到了那个在云城家里每个晚上等他回去的女孩,心里不禁一丝甜甜的感觉,嘴角微微上扬,道:“你要想见我的话,过来就好了,不用看新闻的。”

    苏凡的心,猛地顿了下,脸颊也一下子红了。

    想见他吗?

    是啊,如果不是想见他的话,怎么会在电视上看他呢?

    苏凡嘟嘟嘴,没说话。

    “傻丫头!”听不到她的回答,霍漱清叹了口气。

    他的叹气声里,满满都是宠溺,一如既往。

    苏凡知道,他疼她,他宠她,而她--

    心头,猛地一阵刺痛。

    “嗯,我很快就过去看你。”苏凡道。

    “真的?”霍漱清愣住了,简直不敢相信。

    “嗯,我,我明天去妈那边看看嘉漱,陪陪他,然后就去你那里,可以吗?”苏凡问。

    “没问题,我没问题,只是,”霍漱清顿了下,道,“我听以珩说了你和孙小姐的事了。”

    “嗯,我们没找到他,我以为会找到呢,可是一个地方又一个地方,怎么都是找不见。”苏凡说着,猛地打了好几个喷嚏。

    “你怎么了?着凉了?你千万别感冒了。”霍漱清道。

    “没事,就是--”苏凡看了眼那黑漆漆的湖面,道,“你知道我现在在哪里吗?”

    “哪里?”他问。

    “你猜。”她说。

    霍漱清不禁笑了。

    这丫头,不管什么时候,总是有那么一股子傻乎乎的劲儿。

    “额,给点提示?”霍漱清的心情,突然也轻松了起来,起身走到吧台边,从冰箱里取了一罐啤酒出来。

    孙敏珺知道他偶尔会在家喝点小啤酒,就让工作人员在他的房间里准备了啤酒。

    房间里的暖气,那是非常的暖和的。

    霍漱清取出啤酒,打开了易拉罐的拉扣,喝了一口,坐在吧台边的高凳上。

    “提示?”苏凡问。

    “嗯,你不给点提示,我怎么猜得出来?中国那么大的,你现在随时都可能在任何一个地方。”霍漱清道。

    苏凡愣了下,沉默了几秒钟,才说:“我刚才和你说,我明天要去看嘉漱--”

    “榕城?你在榕城?”霍漱清问。

    “嗯,我们今晚在榕城住,因为回来太晚了,我就没有去妈那边,明天再过去。”苏凡道。

    霍漱清不禁笑了,道:“这次是你赢了。”

    “我赢了?什么?”苏凡问。

    “你让我猜,但是我没猜出来,而且是在你给了提示的前提下。所以,你赢了,丫头!”霍漱清道。

    苏凡笑了下,慢慢走着,渐渐远离了湖边。

    她没有注意到,警卫也跟上了她。

    “好吧,那我记着这一次,好不容易也能赢了你。”苏凡微微笑着说。

    “嗯,你记着。”霍漱清说着,喝了口酒。

    “你今天很忙,是吗?”苏凡问。

    “嗯,很多的事,必须要尽快熟悉情况,开始工作。”霍漱清道。

    “那你早点睡吧,我回宾馆去了。”苏凡道。

    “你在外面?”霍漱清问。

    “嗯,我刚才来了槐荫巷,在玉湖边。”苏凡答道。

    “玉湖?这么晚了你去玉湖干什么?”霍漱清道。

    “我--”苏凡还没说出口,就听他已经在责备她了。

    “天黑了不安全,而且还冷,你的身体又不好,赶紧回去酒店休息吧!”霍漱清道。

    苏凡顿了下,道:“我以为曾泉会在这里,我以为会在这边碰到他--”

    霍漱清沉默了。

    苏凡站在路边,准备拦车回酒店,身后一直跟着她的警卫见状,赶紧走了过来,站在她身边拦了辆车。

    “霍太太,请上车--”警卫拉开车门,道。

    苏凡看着他,她认得这个警卫,今天他一直在跟着她和孙颖之的。

    于是,苏凡上了车,警卫便坐在了副驾驶位,跟司机说了酒店地址。

    “你还在吗?”苏凡问霍漱清。

    “嗯,我在。”霍漱清道,“你,上车了?有人在你身边?”

    苏凡看了眼前排,道:“你放心,一切都好。”

    她没有明说有警卫在,霍漱清却也明白了。

    “那就好。”霍漱清道,顿了下,他接着说,“你们接下来怎么打算?”

    苏凡知道他问的是找曾泉的事,道:“我不知道,现在找不到他--”顿了下,苏凡想起了云城,问他说,“你说,我要不要再去别的地方试试看?”

    “还有什么地方没有找吗?他说过的地方你们不是都找遍了吗?”霍漱清问。

    苏凡不想把曾泉离去的地方和自己扯上关系,可是,她不想那么自作多情,她也不想曾泉还在记着她。

    “怎么了?”霍漱清问。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