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720章 你就是小妖精
    他,会在那里吗?

    苏凡不敢确定。

    可是,更加让她迷惑的是,她到底该不该把这个可能性告诉孙颖之。

    现在,曾泉和方希悠还没有离婚,孙颖之是在追求曾泉,孙颖之爱曾泉,可是,在曾泉离婚之前,这一切,似乎有点那么不对劲。如果要去找曾泉,应该是方希悠去,可孙颖之--

    苏凡想了想,她对孙颖之摇摇头,放下酒杯,走进了洗手间,给霍漱清发了条信息--

    我怀疑曾泉可能去了云城那边,现在我要不要告诉颖之姐?

    此时,霍漱清还没有睡觉,正坐在床上看书--这也是他的习惯,睡觉前一定要看几页书才行,哪怕是爱爱过了,他也要看书才能正式睡着--信息来了,霍漱清拿起来一看。

    是啊,云城,很有可能啊!霍漱清心想。

    可是,苏凡的担忧没有错,现在曾泉和方希悠并没有离婚。曾泉出走了,方希悠并没有任何的行动,而是孙颖之一直在寻找他。在目前的状况下,要是苏凡帮助孙颖之找到了曾泉,那么,如果曾泉和方希悠离婚了倒也没事,可要是不离婚,两个人继续在一起生活,那么苏凡这么做,就是会让方希悠痛恨的。这一点,谁都想得清楚。而现在苏凡的担忧,也是这样。

    霍漱清想了想,给苏凡拨了过去。

    “我看到了你的信息。”他说。

    “嗯,我怎么办?”苏凡问。

    “你不要想太多,曾泉去没有去云城,只是一种可能性,你也不知道他到底会不会在那里,所以,也不存在你帮助孙小姐离间曾泉和方希悠婚姻的事。”霍漱清道。

    他真的是什么都知道的,苏凡心想。

    “可是,万一--”苏凡想说,万一结果走偏了,她怎么办?

    “不管结果如何,丫头,这都是曾泉自己的选择,不是你可以去决定的,明白吗?”霍漱清道。

    “我知道,可是万一--”苏凡道。

    “大家都是成年人,该怎么做,该拥有还是放弃,都是自己选择的权利,即便是,即便是他真的在云城,孙小姐在你的提示之下找到了他,他们之间发生什么,都不再是你负责的范围了。”霍漱清道,听着苏凡没说话,霍漱清接着说,“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承担相应的后果,不管是谁。不是你该承担的,就不要再去往自己身上揽了。”

    “嗯,我明白了。”苏凡道,“谢谢你和我说这些,我自己,在自己真的好像没办法做决定。”

    “我们是夫妻,还说什么谢谢?”霍漱清道。

    苏凡笑了下,没说话。

    可霍漱清好像感觉自己看见她那无奈的笑容了。

    “那么,小飞的事,你考虑的怎么样了?”霍漱清问。

    苏凡长长地呼出一口气,道:“我想去照顾他,等到他醒来。”

    霍漱清“嗯”了一声。

    “你说的对,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承担责任,过去这么多年,我对小飞太依赖了,我亏欠了他太多,我不想他就这样永远躺着再也不能像过去一样微笑。如果我可以帮助他康复,我会努力去做。”苏凡道。

    霍漱清的心头,那块一直压着他的巨石,突然就消失了。

    她明白了,不是吗?她,想清楚了,不是吗?

    “你说的对,现在最重要的是他醒过来。只有他醒过来,才能让那些害他的坏人难受,我们,绝对不能让那些坏蛋得逞,是不是,霍漱清?”苏凡问。

    “嗯,是的,绝对不能让他们得逞!”霍漱清道。

    良久,两个人都没有再说话。

    有时候,这样的静谧,对两个人来说都是难得的,都是值得呵护的。

    “丫头--”他开口道。

    “嗯。”她应了声。

    “我爱你!”他说。

    “我也是!”她说。

    “那你,和我说一遍?不能让我说,你连重复都没有。”霍漱清道。

    真是的,这么大的人了,还这么孩子气。

    苏凡心里叹道。

    “我--”她说着,却没说出来。

    “你什么?”他问。

    “我爱你!”苏凡道。

    “嗯,这就乖了!”霍漱清说着,不禁笑了,合上了书,道,“我可以安心去睡了。”

    “你怎么还没睡?”她问道。

    “没有你说这三个字,我怎么睡得着?”他笑着道。

    “你啊,真是--”苏凡道。

    “丫头,”他叫了她一声。

    “什么?”她问。

    “以后每天晚上都要对我说这三个字,记着没有?”他说。

    “每天?”苏凡问。

    “嗯,你每天晚上和我说,我才能睡着。”他说道。

    苏凡想说,你真是孩子气。可是,他这样话,让她的心里,甜极了,甜的好像整个人都浸在了蜂蜜罐里面。

    “你还是十几岁吗?这么肉麻的。”苏凡道。

    霍漱清笑了,道:“我这是最有效的抗衰老方法,知道吗?你以后要是不想让你老公变成一个糟老头子,你就得--”

    “你这是想变妖精了,老妖精!”苏凡笑着说。

    “我是什么都没关系,关键是,你是个,小妖精!”他说。

    苏凡的心头,猛地一热,他的身体也是。

    “好了,睡觉去吧!太晚了,我去看看颖之姐,和她聊一会儿。”苏凡道。

    “嗯,晚安,丫头!”霍漱清道。

    “你也是,晚安!”说完,苏凡就挂了电话,走出了洗手间。

    霍漱清听着手机听筒里急促的鸣音,不禁笑着摇摇头,关上了床头灯,开始入睡了。

    明天,又是忙碌的一天啊!

    客厅里,孙颖之还躺在贵妃榻上喝酒。

    “颖之姐--”苏凡走了过去。

    “怎么了?你,”孙颖之说着,坐起身,看着苏凡,笑了,“是不是刚才爱情热线去了?”

    苏凡愣住了。

    孙颖之笑了,道:“看你这会儿的表情就和刚才回来的时候完全不一样,能让你有这么大变化的,除了你老公,还有第二个人吗?”

    苏凡笑了下,没说话。

    孙颖之叹了口气,继续喝酒。

    “颖之姐--”苏凡叫了声。

    孙颖之看着她。

    当房间里剩下了苏凡一个人,苏凡看着茶几上那摆着的酒瓶,还有酒杯,不禁微微笑了,给自己倒了一杯酒,静静坐着喝着。

    孙颖之走了,一听她说曾泉可能会去云城的那个乡村,就那个当初他们两个去送过救灾物资的那里,孙颖之赶紧换上衣服,把警卫们喊起来,安排了飞机,立刻飞向了云城。

    整个世界笼罩在一片漆黑之中,即便是有灯光来打破这无垠的黑夜,可是,这黑夜依旧能强大到让人无法呼吸。

    不管曾泉会做什么决定,是和方希悠离婚,还是继续在一起生活,苏凡也都希望这次孙颖之可以找到他,可以把他劝回去,或者说,让他可以做一个他自己想要的选择,而不再是为了别人牺牲自己。

    房间里,安静极了,红酒的汁液,从她的唇边流入。

    刚才孙颖之和她说的那些关于曾泉的事,苏凡是从来都不知道的。曾泉对她和霍漱清好,这一点,她很清楚,可是,可是,曾泉说的那些--

    曾泉,你一定会幸福的,我们,都会幸福!一定!

    这一晚,对于苏凡来说也是彻夜难眠。

    霍漱清对她说的那些关于逸飞车祸的事,在她的脑子里始终挥之不去。

    她根本睡不着,哪怕这一整天,准确地说,是从昨晚开始,她就一直在寻找曾泉的路上。可是,真的好奇怪,明明她昨天还在医院里,怎么现在一点都不觉得累,都不觉得困。

    天亮了要回去婆婆那边看看孩子,然后就赶紧去京里,所以,现在还是赶紧上网查查资料,了解一些车祸后遗症之类的事,看看这种病人的陪护要注意什么。想起当初她昏迷的时候张阿姨那么认真地记录着她的情况,苏凡也决定那么做,认真记录,认真照顾逸飞,直到他醒来。

    时间,过的很快,不知不觉间就天亮了。

    榕城靠着海,酒店更是面朝着东海广阔的海面,朝阳从海面上升起来的时候,新的一天,也正式到来了。

    等苏凡关了电脑去冲澡的时候,电脑的打印机里已经打印出来了厚厚的一沓资料,中文的英文的,很多,苏凡决定拿着上飞机去看。冲完澡,苏凡就赶紧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随身物品,准备去婆婆家里看望婆婆和儿子了。

    孙颖之临走时留下了一名警卫,也就是昨晚保护苏凡去玉湖的那名战士。苏凡跟他说了下,跟酒店叫了车,就一起前往了婆婆的家。

    时间很早,可是整个城市已经苏醒了。

    出租车开在榕城市委老家属院的那一段路上,到了冬天,路边那黄色的银杏叶飘落下来,那些没有落下的,一片的金黄色,美极了。

    时间还早,苏凡担心回去打扰婆婆休息,就让车子开到附近的一个早市,去给大家买早饭。

    “夫人,您注意安全!”警卫紧跟着她,低声道。

    “谢谢你,哦,对了,你是哪里人?听口音,是北方吧!”苏凡问警卫道。

    “是的。”警卫道。

    “那你应该好好尝尝榕城的早点,和我们北方的真是很不一样。地道的榕城早点,味道很赞。”苏凡微笑道。

    警卫也只有跟着她。

    是啊,榕城的好吃的东西那么多,可她还没机会和霍漱清一起去吃。等到什么时候,什么时候他有空了,一定要去好好吃啊!

    等苏凡和警卫在早市吃了早饭,然后拎着早点来到霍家的时候,婆婆已经起床在院子里练太极了。

    “妈--”苏凡叫了一声。

    婆婆看了她一眼,道:“你怎么和小飞一起来了?清儿呢?”

    小飞?

    苏凡呆住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