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729章 说不出的苦
    苏凡没说话。

    她怎么不知道他的好呢?只是因为一直以来都习惯了,习惯了就感觉不到了,好像就变成了理所当然。可是,任何关系里,哪有什么理所当然?

    “傻丫头,你是我娶的女人,我不对你好,对谁好呢?”他微笑道。

    苏凡也微微笑了,道:“你嘴巴这么甜,是不是背着我干什么坏事了?”

    “是啊,你要是不在我身边我就会忍不住干坏事,那你赶紧过来吧!”霍漱清道。

    苏凡不语。

    “好了,跟你开玩笑的。”霍漱清笑着道。

    “我想你,霍漱清!”苏凡道。

    “嗯,我知道。”霍漱清道,“我会等着你的,现在家里的事更重要,小飞,还有曾泉的事,明白吗?”

    苏凡叹了口气,道:“你放心,我自己惹出来的事,我会认真处理好的。”

    “不要总是把所有的事都往自己的身上揽,知道吗?我们大家一起面对,没有什么解决不了的问题。”霍漱清道。

    “嗯,我知道了。”苏凡叹道。

    看着床上躺着的覃逸飞,苏凡对霍漱清道:“你还是早点休息吧!已经不早了。”

    “我今天到了新家。”霍漱清道。

    “哦,早上孙敏珺打电话和我说了,她也给我看了视频,还布置的不错。”苏凡道。

    “嗯,小孙做事很麻利。”霍漱清道。

    “那就好!我妈选的人总是没错的。”苏凡这么说,心里却不禁抽痛了一下。

    孙敏珺是住在霍漱清家里的,苏凡知道,可是,她既没和孙敏珺说什么,也没点破霍漱清。

    很多事,还是不要说了,说多了大家都尴尬。

    “那你也早点休息。”霍漱清对苏凡道,说完就挂了电话。

    苏凡关了手机,坐在床边,望着沉睡的覃逸飞。

    “逸飞,我不想他身边有别的女人。”她说。

    可是,覃逸飞是不会回答她的,而她也没有等着他对自己说什么。

    “可是,现在这一切都是我搞出来的,如果,如果我可以指望的上,我妈是不会让孙敏珺过去的。”苏凡自言自语道。

    “我知道孙敏珺很有本事,很能干,可是,我可能还是太小心眼了吧,心里,总是过不去这个坎。可是我知道我妈也是为我好,他们,都是为了我好,你,也是!”苏凡望着覃逸飞。

    “逸飞,我不想你们都这样对我,我不想变成一个只会依靠你们的人,我--”苏凡说着,额头抵在他的手上。

    “逸飞,你快点醒来,好吗?你别这样了,你不能这样啊!如果你醒不来,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泪水,从她的眼里涌了出来。

    “我其实什么都做不到,不管我怎么想,我都做不到。我连,连自己的丈夫都守不住,我,”她抽泣着,泪眼蒙蒙望着他,“我连自己的家事都搞不清楚,把自己的丈夫拱手送给了别人,却,却把自己的哥哥给,给害了。还有你,逸飞,你说,我这辈子,到底在干什么?我到底在干什么?”

    可是,覃逸飞听不见,他什么都听不见。

    “霍漱清对我好,我知道,他爱我,我也爱他,可是,好多时候,我都感觉自己好累,我不知道该怎么和他相处,我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他那么优秀,可我,我怎么都跟不上他的脚步。我妈说,霍漱清还年轻,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他需要我扶持他。可是我该怎么做?我什么都做不到,我只会一天到晚添乱,只会,什么都做不到。”苏凡望着覃逸飞,道。

    “很多时候,我都在想当初和他在云城的时候,我以前觉得那个时候好苦,好像生活看不到尽头,看不到未来。可是,现在,经过这么多年,回想起来,反倒觉得那个时候最快乐。你说,我是不是有毛病?我--”

    “可能,我不适合做他的妻子,我成为不了我妈或者我嫂子那样的人,我根本没办法和霍漱清一起平等站立,我,没办法做到。我只能站在他的影子里,远远地望着他,好像,他是一个和我无关的人,只是让我崇拜,让我敬仰,而不是,和我一起生活。”

    “你是不是觉得我这样说太矫情了?”苏凡继续说着,苦笑了下,“我也觉得我太矫情了,也许,这些问题不要去想,或者不要想太多,生活,可能会更简单一点。我也试过不去想,曾经,我也试过,我也试过让自己不去在意,和他跟普通夫妻一样的生活,简简单单,可是,好像,不行啊!”

    “如果,我的丈夫是个普通人,可能我的生活就没这么复杂,不会让我这么不知所措。可是,换个角度想想,不管是什么样的人,生活的烦恼都是有的,必须要面对的问题都是有的,只不过,可能不同地位的人,面临的问题不见的相同,解决的方法,可能也不是完全一样。只是我自己完全搞不清楚,我搞不定,我不知道!”苏凡苦笑了下,说。

    覃逸飞,依旧不会回答她,依旧没有办法回答她。

    “你知道吗,逸飞,我和他结婚后,感觉自己就跟进了大观园的刘姥姥一样,做什么都不对,站也不对,坐也不对。不知道该说什么话,做什么事。我是刘姥姥,我不是黛玉。黛玉还知道说话不能多说一分,可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我也努力去学习我妈,学习我嫂子,可是,这么几年下来--”苏凡说着,不禁笑了,看着覃逸飞,“邯郸学步,你知道的嘛,我现在啊,就真的变成了那个邯郸学步的人,学着别人走路,却忘记了自己原本怎么走的。”

    “以前我总觉得做他的妻子,我会很开心很幸福,找到我的亲人我会很幸福,可是,这些年,他们对我的关心和爱护,让我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应对。我不想让他们失望,不想让他们担心我。他们,也包括你,你们都觉得我受了那么重的伤,从生死线上活过来,就变得不堪一击了,是吗?每个人都小心翼翼地对我,让我,让我更加,更加搞不清楚我的状况。”苏凡继续说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