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734章 不能让他知道
    回到家的时候,曾家的人都已经休息了。

    苏凡从门口下了车,按下门铃,警卫开了门,苏凡就让苏以珩的车子走了。

    “您回来了?”值班的警卫问候道。

    “恩,我爸妈呢,都睡了吗?”苏凡问。

    “部长刚回来四十分钟。”警卫道。

    “我知道了,麻烦你了,晚安。”苏凡说完,就朝着里院走去了。

    走到了曾泉的院门口,苏凡朝着院子里望着,可是,院子里漆黑一片,站在院门口,冷风吹着她的长发。

    她扶着月洞门一直站着,身后突然传了个声音--

    “你在这里干嘛?”是曾泉?

    她猛地回头,可是,身后一个人都没有,只有灯影在风里摇晃着。

    泪水,从她的眼里涌了出来,在风里吹散。

    他,再也不会回来了吗?曾泉,你再也不回来了吗?再也,再也不能听到你的声音、看不见你了吗?

    曾泉--

    这个家里,因为有了曾泉,才让她不那么陌生和害怕,她才会那么容易就进入了这个新家,一切,都是因为曾泉,因为有了他,一切,都是因为曾泉!

    可是,他走了,他--

    曾泉,你,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啊?

    身后,一个声音传了过来--

    “迦因回来了?”是父亲。

    苏凡擦去眼泪,赶紧转身。

    “嗯,爸,是我。”苏凡道。

    “哦,逸飞醒来了,是吗?”父亲问。

    “嗯,已经完全醒来了,覃家的人在那边照顾我,我回来了。”苏凡说着,望着父亲的脸,道,“爸,明天早上我和以珩哥一起去找我哥!”

    曾元进愣住了,看着她。

    “你,要去?”曾元进问。

    苏凡点头,道:“霍漱清给我打电话说了那件事,他说如果我哥不回来,事情会很麻烦。我想过去看看他,看能不能劝服他回来。”

    “你--”曾元进望着女儿,他知道,要跨越心里的那道障碍,对于苏凡来说有多难!

    “爸,没事的,您别担心,一切都会好的。”苏凡道。

    曾元进说不出话来,苏凡也没打算再和父亲说什么,就说:“爸,时间不早了,您快去休息吧!我先回房间了。”

    父亲点点头。

    苏凡走向了自己的院子,曾元进张开嘴巴,要说什么,却还是没说出来。

    回到了房间,苏凡连灯都没有开就躺在了床上,泪水从她的眼里涌出来。

    逸飞醒了,太好了,等他醒来,他也不会知道这些日子是她在守着他,这样就好了,这样就最好了。敏慧过去,有覃家的人在,他们都会好好照顾他,他,会爱上敏慧,他们,才是一家人,这,才是一切本来的样子啊!

    她原本就不该出现在逸飞的生命里,可是逸飞用他无私的爱包容了她这么多年,鼓励帮助了她这么多年,她应该放手了,放手让逸飞去拥抱他的生活,这样就好了。

    擦去眼角的泪,苏凡长长地呼出一口气,脱去外套,打开灯,走进了洗手间去洗漱。

    温热的水,从她的脸上流下,她闭着眼,泪水在眼里晃动着,却怎么都流不出来。

    她没必要再哭了,不是吗?要不然,逸飞也不放心她,一切又会回到过去的老样子了。

    她不能再让大家这样不放心,不管有什么样的问题,都要想办法解决,她,都会想办法,她,不能再继续依赖别人,不能再继续依赖下去了。

    抬起头,镜子里的自己有点模糊不清,苏凡的手在镜子上摸了一把,镜子更加的模糊,她看不清她自己,似乎这么多年,她都看不清自己,而现在,镜子模糊了,可是,她对着镜子微微笑了,擦去脸上的水珠。

    该放下的,在这一刻放下。而那些需要她去做的事,她也不能再逃避,不管是对待曾家,还是霍漱清和自己的家,对两个孩子,还有,她的人生。

    这一晚,苏凡睡的很沉,也许是因为连续几个夜晚都没有好好睡觉,这会儿压力没有了,困意就席卷而来。又或者是,心里变得轻松了,眼里变得清晰了。

    她知道,等到天亮了,又会是新的一天,是她必须去努力面对的一天。

    尽管定了闹钟,可是,她睡的太熟,以至于闹钟响了几次,她都没有醒过来。

    苏以珩来的时候,曾元进早就去上班了,罗文茵从丈夫那里得知苏凡今天要去找曾泉,便一直等着她醒来了送她走,然后自己再去医院看看逸飞的情况。可是,罗文茵一直等,怎么都等不到苏凡醒来,倒是苏以珩先来了。

    “文姨--”苏以珩走进客厅,问候道。

    “以珩来了啊,请坐。迦因还没醒来。”罗文茵道。

    “没事,她最近太累了,让她多睡一会儿。”苏以珩道。

    苏以珩也是考虑到让苏凡多休息一会儿,特意推迟了到曾家来接她的时间。原本约好是九点的,可是现在已经九点半了,苏凡还没起床。

    “李姐,你去把迦因叫醒来,别让以珩等太久了。”罗文茵对管家李阿姨说。

    李阿姨便去叫苏凡了。

    毕竟,从起床洗漱再吃个早饭出门,怎么都要半小时的。

    “逸飞怎么样?你看了吗?”罗文茵问苏以珩。

    “嗯,我昨晚一直在医院,他情况挺好的,医生也检查了,什么都好,记忆也没问题。身体内脏的损伤,要在今天开始查。就目前的情况,除了他的腿还需要被固定不能活动之外,其他好像都没问题。”苏以珩答道。

    罗文茵脸上不禁一股喜色,道:“太好了,真是太好了!谢天谢地,老天有眼啊!太好了,没事就太好了。”

    “是啊,他的意识很清楚,思维也没问题,说话什么都好。”苏以珩道。

    “太好了,太好了!”罗文茵连连说,“真是奇迹啊!”

    “是,医生也这么说,出了那么大的车祸,醒来的时候能有这个状态,简直就是奇迹。”苏以珩道。

    罗文茵点头,道:“当初迦因昏迷了那么久,醒来还连人都认不清了,唉,真是吓死人了。”

    苏以珩点头,道:“现在已经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剩下的,也就是身体恢复的问题了,只是需要时间。”

    望着罗文茵那如释重负的表情,苏以珩想了想,还是说:“文姨,有件事,我想,和您说。”

    “什么?”罗文茵问。

    苏以珩望着罗文茵,道:“其实,昨晚,逸飞醒来的时候,问我们说,雪初去哪里了?”

    罗文茵,怔住了。

    “他,为什么,问--”罗文茵问。

    “不知道,不知道是他昏迷的时候一直在听着迦因和他说话,醒来第一反应就是找她呢,还是,还是他出事之前,就是去医院找迦因的,所以--”苏以珩道。

    罗文茵脸上的神色,猛地黯淡了下来。

    “医生怎么和你们说的?”罗文茵问。

    “医生说,什么可能都有。”苏以珩道。

    “那,你们怎么和他说的?”罗文茵问。

    “文姨,这也是我要和您说的事--”苏以珩道,罗文茵望着他。

    “对不起,文姨,这件事,可能覃家会和您说,不过,我--”苏以珩道。

    “没事,以珩,你说吧,我不会说出去的。”罗文茵道。

    “徐阿姨看样子不想逸飞知道是迦因照顾他的,所以跟逸飞说迦因没有来过医院,让他不要找了。”苏以珩道。

    罗文茵,呆住了。

    “对不起,文姨,徐阿姨,也是想撮合逸飞和敏慧两个,所以才--对不起!”苏以珩道。

    罗文茵长长地叹了口气,摇摇头,道:“没事,徐大姐这么做是对的,应该这样,不能,不能让逸飞知道是,是迦因,是迦因--”

    即使罗文茵支持徐梦华的做法,可是一想到女儿这么多天无眠无休、衣不解带在医院里那么仔细认真地照顾了覃逸飞,帮助他苏醒--是的,如果不是苏凡那么仔细贴心,逸飞怎么会这么快就醒来?罗文茵依旧记得医生和他们说过,逸飞这个状况,最乐观也要十天半个月以后醒来,可是,这才几天,才几天就醒来了,这不是苏凡的功劳还能是谁的?苏凡为逸飞付出了那么多辛苦,却这样被--

    罗文茵的心头,也是说不出的一阵痛。

    苏凡所有的努力和辛苦,就这样被,抹杀了。

    不会的,徐梦华不是那样的人,罗文茵心想,一定不是那样的,徐梦华不会无视苏凡的辛苦,只是因为情况特殊,不能再让逸飞和苏凡继续纠缠下去了,所以才这样做的。现在要断了逸飞对苏凡的感情,就这样做,让他们完全不再来往,让逸飞对苏凡失望伤心,他就会放下对她的感情了。

    “文姨,对不起,徐阿姨这么做,也是为了敏慧,迦因为逸飞做的一切,大家都--”苏以珩解释道。

    罗文茵摇头,道:“没事,以珩,你别和我解释了,我理解徐大姐的心情,如果换做是我,我也会和她一样。所以,没关系。这样也挺好的,就这样断了,就好了,好了!”

    “可是这样对迦因,太--”苏以珩叹道。

    “这也是没办法的,不能继续错下去了啊!每个人都得回归到自己的正确位置上去,不能继续错下去了。”罗文茵道。

    可是,苏凡的心里,能接受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