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738章 你不能再见她了
    此时的霍漱清,脑子里没有办法平静下来。

    江采囡,究竟在整个布局里起到一个什么作用?

    逸飞的车祸,是不是可以从江采囡身上入手--

    可是,江采囡能帮他一次,未必就会帮他第二次,而且,江启正死了,江采囡之后的做法已经充分说明她是在为江启正复仇了。从江采囡身上入手来追查逸飞的车祸,恐怕是不可能的事了。

    而且,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就算是江采囡帮他,也没什么意义了。想要解决逸飞这件事,根本不需要什么人证物证,根本不需要审判。

    即便如此,江采囡,也还是有她的用处。

    霍漱清陷入了深思。

    与此同时,京城的医院里--

    看着眼前这一片热闹欢喜的场景,覃逸飞的心,却好像沉了下去,沉到了他看不见的深渊。

    雪初,你,去了哪里?

    他记得她,他记得在他睡着的时候,她同他说话,说了好多好多的话,可是他不记得了,为什么他会不记得了?他不想忘记,她一定是和他说了很重要的事。她知道他睡着了,她知道他不会回答她,所以她就说了。她有那么多话都没办法说出来,这么多年,她--

    可是,为什么他不记得她说了什么?为什么他醒来了,她却要走?

    为什么--

    太多的为什么,覃逸飞自己都不知道问题在哪里。

    他想要见她,他从家里冲出来到医院就是为了见她。她为什么住院?她身体怎么样了?她是不是很不好?

    她肯定不好,清哥带着曾家的那个女秘书去了回疆,雪初的心情怎么会好?就算清哥和那个女人不发生什么,雪初也会很伤心的。

    念卿在病房里待了会儿,罗文茵就带着她走了,临走时还和徐梦华说“需要我帮忙的,就只管和我说,别客气”。

    “谢谢你,文茵,没什么事了。”现在儿子醒了,徐梦华的心也算是放了下来。

    “你也要注意休息,别太劳心了。”罗文茵道。

    徐梦华点头,问道:“你是不是要回榕城去?”

    “是啊,现在家里这个样子,我想把念卿送到她奶奶那边住一阵子,等迦因回来--”罗文茵说着,看着徐梦华,本来想要岔开话题的,可是想想自己今天进屋一来,徐梦华压根没提过苏凡,心里也难免有点不舒服,她理解是她理解,可是一个字头不提,我女儿这么多天的辛苦算什么?那是你们覃家的儿子,又不是她的,她做到这个地步已经是仁至义尽了,居然还提都不提一句。

    虽说罗文茵也是很顾及大局的一个人,可是想想女儿的委屈,心里那股子气,也难免会折腾几秒钟。

    “等到迦因回来,再看她怎么决定吧!我不想让念卿和嘉漱跟着他们两口子去回疆,不过这是他们的家事,我也不能干涉太多,毕竟孩子们的事情,要孩子们自己做主嘛!”罗文茵微笑道。

    徐梦华看着罗文茵,罗文茵话里的话,徐梦华怎么会不明白?

    孩子们的事情,孩子们自己做主?这意思就是让她别去干涉逸飞的选择?她不干涉,难道要让儿子和苏凡继续搅和在一起?让苏凡继续祸害她的儿子?

    “是啊,你说的对,这些事,还是他们自己来选择吧!”徐梦华也微笑着说。

    带着念卿离开,罗文茵的心里总算是舒了口气。

    可是,她也觉得自己这样做很幼稚,而且还有点蠢。

    徐梦华是覃春明的妻子,覃春明是曾元进的坚强盟友,是霍漱清的导师。同时,徐梦华也是罗正刚的岳母,是罗家的亲戚。

    从政治角度来说,和覃家的关系是曾元进整个政治版图里非常重要的一大块,可是,罗文茵就是没办法忍受徐梦华对苏凡的态度。真是的,又不是苏凡开车撞了逸飞,干嘛这样?

    气是发了点,罗文茵还是觉得自己不能这样任性,覃逸飞住院,曾家是不能袖手旁观的。

    罗文茵一离开,徐梦华心里也就不高兴了。

    这算什么?

    可是,心里不高兴,大家也都不说,就这么过去了。

    只是,覃逸飞--

    苏静要回去照看苏以珩的孩子,就准备离开了,叶敏慧却不愿走,苏静只好一个人走了。覃逸秋见状,就跟苏静说“静姨,我们跟你一起,家里我小舅他们今天过来”。

    “你们也回--”苏静看了眼女儿,便对徐梦华说,“好啊,那我们一起走吧!”

    徐梦华怎么会不知道女儿的心思?跟儿子叮嘱了几句,又跟叶敏慧说“那我们先回家一趟,有什么事你就给逸秋打电话”。

    “嗯,我知道了,您放心。”叶敏慧道。

    此时的覃逸飞,即便他看懂了大家的意图,可是,他也没有力气来阻止他们这么做。

    他,不想在这里看见叶敏慧。

    她没有做错事,她没有对不起他,只是,他不想,再亏欠她了!

    可现在,他没有力气。

    即便如此,覃逸飞还是用尽全力喊了一声--

    “姐--”

    叶敏慧听见了,赶紧走到他身边。

    “怎么了,逸飞?你要说什么?”叶敏慧问。

    “叫我姐。”覃逸飞低声说。

    叶敏慧赶紧喊了声:“秋姐,逸飞找你。”

    覃逸秋本来已经换好了衣服要陪着两位母亲离开,听叶敏慧叫自己,愣了下,走进了病房里间。

    “怎么了?”覃逸秋问弟弟。

    “姐,我有话和你说,你留下。”覃逸飞对姐姐说。

    因为覃逸秋是耳朵贴着弟弟才听见的,覃逸飞声音那么小,别人都没有听见。

    “怎么了?”母亲走过来问道。

    “妈,您和静姨先走吧,我和小飞说点事。”覃逸秋道。

    母亲看着覃逸飞,覃逸飞没说话。

    “那好,我们先回去。”母亲说完,轻轻亲了下儿子的额头,深深望了儿子一眼,就和苏静一起走了。

    “我去送!”叶敏慧和覃逸秋说完,就跟着两位母亲走出了病房。

    “你要说什么?”覃逸秋拉了把椅子坐在床边,对弟弟道。

    覃逸飞还没开口,覃逸秋就说:“你是不是想问,迦因去哪里了?”

    “嗯,她,怎么不在?”覃逸飞低声问。

    覃逸秋想了想,道:“小飞,你,还是放不下她,是吗?”

    “姐,我想见她,我--”覃逸飞盯着姐姐,道。

    “小飞,你,不能再见她了,你明白吗?”覃逸秋道。

    “为,为什么?”覃逸飞问。

    覃逸秋没有办法像别人那样撒谎骗弟弟,她太了解弟弟了,而且,隐瞒和欺骗,根本不可能解决问题,只会让问题越来越复杂!

    可是,现在弟弟刚刚苏醒,覃逸秋也不想刺激弟弟,便只好说:“迦因家里出了点事,她回家了。”

    “什么事?她去找清哥了吗?”覃逸飞问。

    “不是,漱清去回疆了,哦,他打电话问你的情况了,每天都给我打电话问。”覃逸秋道。

    “是什么事?”覃逸飞问。

    覃逸秋不想让弟弟再惦记着苏凡为什么不来医院这件事,便把曾泉离开的事告诉了弟弟。

    覃逸飞愣住了。

    “他,他干嘛去了?”覃逸飞问。

    “他说想静一静,就走了。迦因和颖之找到他了,现在曾家想要他回来,迦因就过去劝他--”覃逸秋道。

    “为什么,都是她?”覃逸飞打断姐姐的话,幽幽地说。

    覃逸秋望着弟弟,给他盖好被子,道:“你别想太多了,这是曾家的事,迦因是曾家的人,她去处理也是应该的。”

    “为什么你们所有人都要说她应该做什么,为什么你们都不能为她考虑一下?她还是个病人,她--”覃逸飞的情绪有些激动。

    “好了好了,你别这样,你平静一点。”覃逸秋赶紧起身,轻轻按住弟弟颤抖的肩。

    “姐--”覃逸飞叫道。

    “有什么事,等你好了再说,好吗?你现在这个样子,就算是她回来,你又能怎么样?你能和她说句话,还是她能和你说句话?”覃逸秋望着弟弟,道。

    覃逸飞,呆住了。

    覃逸秋坐在弟弟身边,认真地看着他,道:“敏慧这些日子也很辛苦,她一听说你出事了就立刻回来了,一直守着你,你--”

    “姐,请你不要再说下去了,我想一个人待着。你们都回去,我想一个人。”说着,覃逸飞转过脸,闭上眼睛。

    覃逸秋愣住了。

    弟弟为什么还是这样排斥敏慧?敏慧做错什么了吗?

    覃逸秋深深叹了口气,起身道:“那你休息吧,我和敏慧先回去。有事你就打电话给我。”

    覃逸飞却没说话。

    然而,覃逸秋刚走到门口,叶敏慧就进来了。

    “姐,你要走了?”叶敏慧问。

    “嗯。”覃逸秋点头,回头看了眼睡在床上的弟弟,拉着叶敏慧的手走到一旁,低声说,“他好像心情不好,你跟我一起走吧,咱们去逛逛街?”

    “没事,姐,我在这里陪着他,万一有个什么事,我再找你--”叶敏慧道。

    “江津--”覃逸飞在床上喊道。

    叶敏慧听见他的声音,赶紧跑了进去问:“什么事,逸飞?哪里不舒服?”

    他知道叶敏慧很温柔体贴,可是--

    “江津呢?他是不是走了?”覃逸飞问。

    “哦,没有,他刚刚去买茶了,就在楼道里。”叶敏慧道。

    “我有事和他说,你们都走吧!”覃逸飞道。

    叶敏慧愣住了。

    “哦哦,好吧,那我去叫他,你等等啊!”叶敏慧忙说完,就走出了病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