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739章 她不会回来的
    等叶敏慧一走,覃逸秋就走到弟弟病床边,低声道:“你想做什么?”

    “我不想看见她!”覃逸飞的声音很微弱,道。

    “敏慧?”覃逸秋问。

    “你带她走,我不想看见她!”覃逸飞重复道。

    覃逸秋知道弟弟并不那么爱叶敏慧,可是没有到这种要把叶敏慧赶出病房的程度啊!而且,而且叶敏慧根本,根本什么都没有做,没有做让他生气的事,他怎么--

    “让她走!”覃逸飞坚持道。

    如果换做是平时,覃逸秋肯定就骂他了,可是,现在,看着弟弟这个样子,覃逸秋也骂不出来。

    “好,我带她走!”覃逸秋道。

    覃逸飞看着姐姐。

    “我知道你心里想的什么,可是,小飞,我告诉你,你不要想着迦因会回来,她是不会再回来了。你可以不要敏慧,可是,你出事之后敏慧一直在守着你,就凭这一点,你也不能让她难堪,你明白吗?”覃逸秋压低声音,贴着弟弟的耳朵,道。

    说完,覃逸秋盯着弟弟。

    姐弟两个四目相对。

    谁都没有说话,只是这样看着彼此。

    而叶敏慧和江津也走了进来。

    “逸飞,什么事?”江津赶紧走到病床边,问。

    覃逸秋站起身,对江津笑了下,道:“你们两个说吧,不过,尽量让他多休息,别太累了。有什么事就给我打电话!”

    “嗯,我知道,你先回去休息吧!”江津对覃逸秋道。

    覃逸秋点头,对弟弟说:“我先走了,别淘气!”

    说完,就走到叶敏慧身边,道:“敏慧,咱们一起走吧,我还有好多话想和你说。”

    叶敏慧愣住了,怎么覃逸秋--

    看着覃逸飞,却见覃逸飞根本不看自己,叶敏慧的心头,陡然一阵疼。

    “好吧,姐,你等我一下。”叶敏慧心里难受极了,可还是依旧面带微笑,同覃逸秋说完,就走到了覃逸飞身边,“逸飞,你好好休息,我和姐姐先回去了,下午我再过来,哦,我给你带几样好玩的。”

    说着,叶敏慧的脸上笑容不减,和江津说了再见,就跟着覃逸秋一起出去,拿上包包穿上外套,两个人就走了。

    病房里间,只有覃逸飞和江津了。

    “怎么了,逸飞,我帮你做什么?”江津坐在病床边,问道。

    “雪初呢?为什么她走了?”覃逸飞问江津。

    江津低头。

    这件事,虽然没有人明确说出来,可是,江津很清楚,江津是一个从头到尾一直在照顾覃逸飞的人,从出事开始,一直到现在,江津一直在医院,只有轮换休息的时候才去他在京城的住处睡一觉,或者就是覃家有事的时候,江津就跑过去帮帮忙。覃逸飞出事后,覃春明就赶赴沪城上任了,罗志刚也很快就被部队叫走执行任务了,家里只有徐梦华和覃逸秋,后来覃东阳夫妇也赶来照顾了,可是毕竟还是缺人手,江津就在两头跑着。

    是的,只有江津知道,江津知道苏凡是怎么样悉心照顾覃逸飞的,他看着苏凡和覃逸飞说话,给他读文章、听音乐,甚至给他听相声什么的,看着她认真做记录、查资料。是的,只有江津知道,只有江津!

    其他人当然也都清楚,可是,只有江津是看在眼里记在心里的。

    只是,现在,他不能说,什么都不能说。

    覃家的意图很明显,他们不想让覃逸飞知道苏凡在照顾他,不想让他再见苏凡,不想让他们有瓜葛,他们想要的,就是让覃逸飞彻底忘记苏凡,然后和叶敏慧重新开始!

    那么,江津,该怎么办?

    现在覃逸飞这么问他,就说明覃逸秋也没有和覃逸飞说实话,那么,他怎么说?

    “江津--”覃逸飞叫道。

    “她和苏总去找曾市长了,逸秋姐没和你说吗?”江津挤出一丝笑,努力让自己平静。

    可是,虚弱的覃逸飞,依旧用固执的眼神盯着他。

    显然,覃逸飞并不相信他。

    “逸飞,我说的真的,你昏迷的这些日子,曾家也出了很多事,雪初她到处跑,和孙小姐一起到处找曾市长--”江津解释说。

    “曾家怎么了?”覃逸飞问。

    “这件事,说来话长了,你别急,等你身体好点,我再和你慢慢说。”江津道。

    覃逸飞转过头,看着窗户。

    外面那萧瑟的冬天,唉!

    “她,还好吗?”覃逸飞问。

    “好啊,挺好的,真--”江津笑着说,可是,当覃逸飞看向他的时候,江津又说不出话来,笑容也消失了。

    她,好吗?根本不好!

    江津怎么会看不出来苏凡那张毫无血色的脸?怎么会看不出她其实每天都在用化妆和咖啡来掩饰自己的疲惫?怎么会看不出她心里无法卸去的自责?

    她对他说过,是她害得逸飞躺在这里,是她害了逸飞。她说这些话的时候,江津也是很难过,心里深深的唏嘘!

    可是,能怎么办呢?现实就是这样的,就是这样让人无力抗拒!

    就像她的自责,就像覃逸飞此时的放心不下。

    很多时候,看着覃逸飞那么帮苏凡,看着苏凡那样悉心照料覃逸飞,江津都会有种念头,为什么要让这样的两个人分开呢?他们两个,不是真的在为彼此考虑吗?为什么,要分开?

    可是,江津没办法这样让自己想下去,他没办法说出来,即便是当着妻子的面,他都没办法说。只有在自己的心里想着,一个人躺在床上的时候想着,想着如果覃逸飞娶了苏凡,那么,逸飞该有多幸福!那种幸福,是逸飞看见苏凡的时候,脸上那自然而然的笑容,那由内心散发出来的甜蜜。那种幸福,是逸飞牵着念卿的手的时候,念卿的欢笑声和撒娇的声音。

    每每想起这样的场景,再想想苏凡离开后,逸飞偶尔的安静和脸上的沉思,江津就会觉得心里难受的不行。

    老天爷到底在搞什么鬼啊?到底--

    “逸飞--”江津的鼻头一阵酸,望着覃逸飞,道。

    覃逸飞看着他。

    “如果你不能快点好起来,雪初她所做的一切都没有意义了,她就不能再原谅自己了,你知道吗?”江津说着,鼻腔里被液体充斥着。

    “你见过她了,是不是?”覃逸飞问道。

    江津没有回答。

    “她真的来过,不是我的幻觉,是不是?”覃逸飞接着问。

    可是,江津依旧没有回答。

    “是她在这里照顾我的,是不是?她一直都在,是不是?”覃逸飞追问道。

    江津,没办法回答。

    覃逸飞对苏凡的感情,江津最清楚,江津一路看着覃逸飞怎么爱苏凡怎么照顾苏凡和念卿,看着覃逸飞怎么“喜当爹”,现在,在所有人都要让覃逸飞忘记苏凡,把苏凡赶出覃逸飞的感情世界的时候,江津能说什么?

    沉默了好一会儿,江津才说:“逸飞,不要再想了,好吗?雪初她,不会回来的!”

    “她和你说过什么,是不是?你告诉我,是不是她说她不见我了?是不是她说,她很好?是不是她--”覃逸飞情绪激动极了。

    “逸飞,逸飞,你别激动,你千万别这样,你别激动!”江津说着,赶紧起身,把氧气面罩给覃逸飞扣在鼻子上。

    覃逸飞身体太虚弱,稍微一激动就会呼吸困难。

    监控器上的数字和图形,开始混乱起来。

    办公室里的的护士接收到异常的信号,赶紧叫了值班医生跑了进来。

    过了一会儿,经过医护人员的及时处理,覃逸飞平静了。

    “千万不能让他激动,千万不能!”医生对江津说。

    “嗯嗯,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江津说。

    一名护士留在病房里继续观察覃逸飞的状况,覃逸飞静静躺在床上。

    此时的苏凡,怎么知道覃逸飞病房里的事?

    她和苏以珩已经到了云城,下了飞机就直接上车赶赴曾泉和孙颖之那边。

    故地重游,多少的往事涌上苏凡的心头。

    那个曾经被大水冲毁的镇子,如今也是崭新一片了。

    “云城这些年发展还是挺快的。”苏以珩道。

    “你以前来过吗?”苏凡问。

    “嗯,阿泉刚到云城的时候我就来过,那家伙,不管到哪里工作,都连个朋友都交不到。真不知道他怎么搞的。”苏以珩道,“每次我来看他,他就一个人,唉!”

    苏凡不禁笑了,道:“是啊,他就是那样的人,当时在我们外事处的时候,那个高冷范儿,还真是迷死了不少女同事呢!”

    “这倒也是,他那个冷冷的样子,还真是有不少女孩子喜欢。”苏以珩笑着说道。

    “是啊,那时候女同事都在底下叫他王子啊!”苏凡道。

    是啊,他是个王子,他,真的是!

    苏以珩看着苏凡,苏凡笑了下,说:“不过,他那个冷冷的劲儿,有时候也挺讨人厌的。”

    “是啊!”苏以珩也笑了。

    美好的回忆,现在想来,却有些心酸。

    “他啊,很能吃苦的,我没想过他真的一点都不,矫情!”苏凡幽幽地说。

    “你们一起推着自行车去那个村里?”苏以珩问。

    苏凡点头,看着苏以珩,道:“你怎么什么都知道,以珩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