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750章 只有喜欢才会用心
    “什么事?”霍漱清接通了电话,问道。

    “您今晚想吃点什么?我做了馄饨,可以吗?”孙敏珺问。

    “哦,可以,我还有点工作,处理完了回家。”霍漱清道。

    “好的,那我等您回来。”孙敏珺说完,就等着霍漱清挂了电话。

    霍漱清按掉了手机,静静坐在椅子上。

    孙敏珺是想告诉他,曾元进那边已经回话了,所以,他要早点回去处理这件事。而时间--

    门上传来敲门声,秘书进来了。

    “霍书记,他们已经来了,我领他们进来吗?”秘书问。

    “好的,让他们来吧!”霍漱清说着,就起身了,而门开了,很快就来了一男一女。

    “欢迎欢迎!”霍漱清笑着握手道。

    “霍书记--”两人问候道。

    “好,坐下说,坐下说。”霍漱清道,又对秘书说,“苏书记呢,打电话让他快点过来。”

    秘书赶紧出去了。

    “上次我说的那件事--”霍漱清开始对两个人说起来。

    聊了没一会儿,他的手机又响了。

    秘书赶紧拿起来走到一旁小声地接了。

    “方小姐,您好!”是方希悠的来电。

    “哦,漱清在忙吗?”方希悠问。

    “嗯,霍书记正在接见客人,您有什么事要转达?”秘书李聪问。

    “没事,等会儿他有空了你让他给我打电话吧!有点事。”方希悠道。

    “是,方小姐,我报告霍书记。”李聪道。

    方希悠挂了电话,下车走进了院子。

    那幢小楼,一点灯光都没有,仆人住在后面的一座楼里,这座主楼是她和曾泉住的,而现在--

    虽然婚后极少来这里,可是,很多时候,不想让别人知道她心里难过的时候,她就会过来住。

    而现在,这里依旧只有她,曾泉--

    她想了想,苦笑了下,走进了楼里。

    门一开,大厅里的灯光就次第打开了。

    方希悠脱掉高跟鞋,踩着地板就走到客厅,给自己倒了杯水,靠着沙发坐下了。

    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在这安静的客厅里,手机铃声显得那么的突兀。

    她拿起手机一看,是苏以珩。

    以珩不是今天和苏凡去云城了吗?怎么给她打电话?

    “以珩?”她接通电话,问了句。

    “嗯,你回家了吗?”苏以珩问。

    “刚到家。”方希悠道,“你回来了?”

    “我也刚刚下飞机,把迦因送回去了。”苏以珩道。

    “哦。”方希悠道。

    “你在,哪边?你们那边,还是,你爸这边?”苏以珩问。

    “在我这边。你要过来吗?”方希悠问。

    “嗯。你吃饭了吗?要不要我带点东西过来?”苏以珩问。

    “哦,我吃了,不过没什么胃口。”方希悠道。

    “家里有吃的吗?”苏以珩问。

    “我不知道。”方希悠说道。

    “那你等会儿,我买点夜宵过来。”说完,苏以珩就挂了电话。

    方希悠也挂了电话,静静坐在沙发上。

    苏凡回来了,那么,颖之还在那边吗?

    随便啦,爱谁谁去!

    方希悠把水杯子放在茶几上,躺在了沙发上,一动不动看着天花板。

    天花板很高,她几乎看不清。

    “方小姐--”一个女声传来。

    方希悠看了一眼。

    “哦,是你啊,刘阿姨。”方希悠道。

    “方小姐,您别这么躺着,会着凉的。要不我给您拿个毯子?”刘阿姨道。

    “不了,谢谢,我上楼换个衣服,以珩就来了。”方希悠起身,道。

    “好的,要我准备点什么吗?”刘阿姨问。

    “呃,你把高脚杯拿两个出来,我去酒窖取一瓶酒。”方希悠道。

    “方小姐--”刘阿姨叫了声。

    “怎么了?”方希悠慢慢走向楼梯,问道。

    “您母亲嘱咐说,让您,少,少喝点酒!”刘阿姨小心地说。

    “没事,我没事。以珩在,你们不用担心。”说完,方希悠就上楼了。

    浴室里的水,哗哗地从头顶冲了下来,方希悠闭着眼,脑子里,好像跟空了一样。

    这样,挺好的。

    冲完澡穿着浴袍出来,头发还没干。

    拿起手机,有几个未接电话,有苏以珩的。

    看样子他已经来了,知道她在洗澡就了。

    不过,也还有霍漱清的。

    方希悠赶紧戴上干发巾,穿好浴袍下楼了。

    苏以珩在楼下沙发上坐着等她。

    “你等久了吗?”方希悠问。

    “没有,刚到一会儿,我看见你把酒杯拿出来了?”苏以珩道。

    “嗯,陪我喝两杯?”方希悠道。

    “你看我带的夜宵,就不适合红酒。”苏以珩起身,走向餐厅。

    “我怀疑你是我妈派来的探子,专门监视我的。”方希悠道。

    “切,我监视你干嘛?你一个人在家里,我怕你喝多了撒酒疯出事,这总行了吧?”苏以珩说着,打开了餐桌上的餐盒。

    一股香喷喷的味道就飘了出来。

    “哇,你居然买来了这个?”方希悠惊道。

    是她最喜欢的那家老店的招牌老鸭汤,还有其他的菜,都是她喜欢的。

    方希悠看着苏以珩笑了下,没有说破,她知道的,苏以珩一定是老早就打电话让那家店给她煲了这汤,闻着就是她喜欢的独特。

    苏以珩,总是细心,那么细心。

    可是,方希悠不去想,一个人,只有在面对自己真心喜欢的人的时候,才会细心。只有真的喜欢一个人,才会用心去琢磨她的喜好。而苏以珩,琢磨了她二十几年!

    “来,开始吃吧!”苏以珩说着,从厨房取了碗筷还有勺子过来。

    “你也吃?”方希悠问。

    “要不然呢?你一个人能吃这么多?”苏以珩道。

    “难道那山里面没得吃?”方希悠看着苏以珩,问。

    这么问着,方希悠的心里还是疼了下。

    曾泉是不是也吃的不好?他也是挺挑剔的一个人,在那村里待了这么久,不知道过成什么样子了。

    “没有啊,吃还是有,就是没有家里好吃而已。今天是迦因给我们做菜,颖之和阿泉都说比村里的人做的好吃多了,虽然迦因也可能发挥失常了。”苏以珩笑了下,道。

    方希悠“哦”了一声。

    苏以珩看了她一眼,她眼里的复杂情绪,苏以珩还是捕捉到了。

    “没事,你别担心。”他说。

    “担心?我为什么要担心?”方希悠说着,开始拿着勺子舀汤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