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755章 没有人是十全十美的
    把方希悠和苏以珩送到了院门口,曾元进远远望着黑夜里那两个越走越远的背影,想起了曾泉母亲叶瑾之去世前和他说的话。

    “元进,泉儿太过任性,是我宠他,家里人宠他,等我走了,大家肯定会更宠他。如果你不能严加管教他,将来他只会一事无成。那样的话,我就算是在九泉之下也不会安心。”

    曾元进一辈子都没办法爱上叶瑾之,可是,对于儿子曾泉--

    唉,是他太严厉了吗?是不是他应该像迦因说的那样,好好听听泉儿的内心话?尊重一下泉儿的选择呢?

    曾元进长长地叹了口气,走进了院子里的另一间厢房。

    “嘎吱”一声,门开了,他打开灯,关门走到了一张桌案前面,拿起案子上的香,取出三根点燃了,插进了香炉。

    香炉后的墙上挂着叶瑾之的照片,一个扎着两根鞭子的年轻女孩,穿着军装戴着军帽,照片上的叶瑾之露出了淡淡的笑容,那是她最美的样子。

    叶瑾之很美,和罗文茵的美不同。罗文茵的美热情秀气,叶瑾之很温婉,她的笑容,总是淡淡的,她也很少说话,她,很内向。也许就是这样的性格,曾元进很不喜欢吧!他和叶瑾之,总是没话说,不知道说什么,两个人在一起相敬如宾,就像,就像曾泉和方希悠一样!

    烟雾,袅袅升起。

    曾元进站在长案前面,望着照片里的叶瑾之。

    斯人已去,永远都停留在最好的那个年纪,而他,已经老的不行了。叶瑾之不知道儿子这些叛逆的行为,而他要为儿子的叛逆承受代价。

    “你说的对啊,他是被惯坏了,惯坏了啊!”曾元进叹道。

    他静静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门,开了。

    身后传来罗文茵的声音。

    “元进?”

    “哦,你来了?”曾元进说着,转过身。

    罗文茵关上门走了进来,挽住曾元进的手,道:“你的手都冰了,是不是在外面时间长了?”

    “没有,就站了一会儿。”曾元进道。

    罗文茵望着墙上的照片,松开曾元进的手,也取了三支香,引燃了插进了香炉,闭上眼睛双手合十。

    曾元进便挽住了她的手,罗文茵睁开眼睛对丈夫笑了下。

    “瑾之去世前和我说,她担心泉儿被惯坏了没出息,可是现在,我真是不知道自己把他给惯坏了,还是我管的太多了。”曾元进道。

    罗文茵望着丈夫,沉默了片刻,道:“我想,可能是你们之间沟通出了问题。”

    曾元进看着妻子。

    “刚才,迦因和我谈了很多。”罗文茵道。

    “她,和你说什么?”曾元进问。

    罗文茵摇摇头,道:“没什么,只是,聊了一些。”说着,她望着丈夫,“元进,等泉儿回来,好好和他聊聊吧!那孩子,心里,也是苦的很。”

    “苦吗?”曾元进叹了口气,道,“希悠刚才和我说,她要去劝泉儿回来,不管他回来做什么,她都会把泉儿劝回来。”

    罗文茵惊呆了。

    “很意外是不是?”曾元进道。

    “是啊,我,我没想到希悠会--”罗文茵道。

    “我也没有想到。”曾元进叹道,“要说苦,谁不苦呢?人活在这世上就是来受苦的,哪有那么轻松?泉儿啊,他,太能逃避了!我都不知道该不该让他去接任春明了,我怕他没办法承担那样的责任。”

    “应该不会吧,他现在,只是遇到了一些问题,有点卡壳,我想,你和他好好聊一聊,把你们两个人心里的话说出来,彼此多理解一点,泉儿不是那样自私的人。而且,他能在那村子里待着做那样的事,说明他并不是完全放弃了仕途,他也是有梦想的--”罗文茵道。

    “梦想?我看他就是逃避。他做市长难道不能做那些事吗?非得辞职?”曾元进道。

    罗文茵笑了,回头看着叶瑾之的遗像,道:“瑾之姐,你要好好敲打一下元进才行!”

    曾元进愣了下,看了眼亡妻的遗像,对罗文茵道:“好了好了,回房去说。”

    说着,曾元进就拉着罗文茵的手往门口走去,门拉开了,一阵风吹进来,香炉里有两支香,熄灭了。

    “元进,我们,不要让希悠离开咱们家,好吗?”罗文茵走在回卧室的路上,道。

    “可是这件事,根本就不是我们可以做主的了。他们两个人的心,越来越远,根本,根本推不到一起去了。”曾元进叹道。

    罗文茵深深叹了口气,道;“希悠是多好的一个孩子啊!可现在,唉!”

    曾元进不语。

    “希悠能去劝泉儿回来,我觉得她心里还是爱泉儿的。可是,她又和叶家的那个,唉!我都不知道怎么想了,我都不知道她心里到底在想什么了。”罗文茵道。

    “她去劝泉儿,为的是大义,这里面有多少感情的成分,也只有她自己清楚。”曾元进道。

    “泉儿那么懂事的孩子,这次,虽说也不能全怪他,可是,唉,我也说不清了。”罗文茵准备上了床睡了,道,“昨天我们几个去夫人那边喝茶,夫人私下和我说,她给颖之打电话了,让颖之劝泉儿回来,一起回来都行,可是--”

    “怎么了?”曾元进问。

    “夫人说,颖之说泉儿什么时候走,她就跟到什么时候。唉,你说这事儿,现在弄的--”罗文茵叹道,接着说,“夫人还和我说,她觉得很对不起希悠,希悠一直都很努力,什么事都很认真,可是这件事,她说她完全不知道怎么和希悠说起来。”

    曾元进不语,脱去外套,钻进了被窝,躺下,罗文茵给他盖好被子,也躺了下去。

    “看着颖之这样,我也觉得那孩子挺不易的,这么多年了,和泉儿--可是,看着希悠,我又觉得希悠很可怜。她们两个都是好孩子,他们三个都是好孩子,可事情怎么会变到这样的地步呢?”罗文茵道。

    曾元进不语。

    罗文茵看着丈夫,见他陷入了深思,想起了刚才苏凡聊的那些,便说:“元进,有很多时候,我都不明白孩子们在想什么。以前我觉得我自己只要尽力,就会做个好妈妈,可是--”

    曾元进望着妻子,见她接着说:“娇娇变成这样,泉儿又离家出走离婚什么的,迦因,唉!你说,我是不是,真的太失败了?我--”

    罗文茵说着,眼泪就流了下来。

    曾元进抽出一张纸巾,给妻子擦了眼泪,罗文茵靠在他的肩头。

    “你啊,不要再想这么多了。哪有人会完美无缺,事事都对?”曾元进道。

    罗文茵不语,擦着眼泪。

    “不管是对这三个孩子哪一个,你都尽力了,虽然有些偏差,可是谁能说自己不会做错事呢?”曾元进道,“现在我们最重要的,是把这次事件解决了,把负面影响减到最低。以后的事,再慢慢来。”

    罗文茵点头。

    曾元进叹了口气,猛地捂住了胸口,叫了声“文文--”

    罗文茵见状,赶紧起身,从床头柜抽屉里取出一个小药瓶,拿出一粒药塞进了丈夫的嘴里。

    屋子里,开始弥散着药的味道,那是罗文茵熟悉的味道。

    “元进,你现在感觉怎么样?”过了好几分钟,罗文茵小心地问。

    曾元进轻轻摇摇头。

    “什么时候我陪你去看看医生吧!这几天你犯病的次数越来越频繁了啊!”罗文茵道,“这样下去你怎么撑得住?”

    “我没事,睡一觉就好了。”曾元进道。

    罗文茵下床,赶紧去给曾元进倒了杯水端了进来,杯子里插着一根吸管。

    “来,你先喝口水吧!”罗文茵把水杯子凑到丈夫嘴边,把吸管推进了他的嘴里。

    过了一会儿,看着丈夫舒服了点,罗文茵才上了床坐在丈夫身边。

    “你睡吧,明天不是还要早起吗?我陪着你。”罗文茵道。

    曾元进伸手,把自己的手紧紧抓着,道:“等这阵子忙过去了,我们去医院看看。”

    “嗯,你现在休息吧,没事的!一切都会好的,别担心!”罗文茵劝道。

    看着丈夫闭上双眼睡去,罗文茵却长长地叹了口气。

    好好的一个家,怎么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啊!

    躺在床上,苏凡给霍漱清拨了个电话。

    这个时间,他应该是在家里休息了吧!只是--

    曾泉和她说,母亲让孙敏珺过去照顾霍漱清这件事虽然有不妥,可是,“她这么做也是为了安全起见,你不要太怨她了”。

    “是啊,我是不该怨她,我只是觉得自己很没用,一点用都没有。”苏凡道。

    “从这个角度来说,你妈和咱爸,还真是两口子。”曾泉笑着说,“两个人都喜欢管孩子,都喜欢替孩子做主,却根本不去在意我们的想法,他们总认为他们是对的,而我们,只需要听话就行了。”

    “你会和爸爸谈一谈吗?”苏凡看着他,问。

    “谈什么?怎么谈?我和他,说什么都没用,他不会听我说。”曾泉道。

    “他,真的从来都没听过你说话吗?”苏凡问。

    从来,都没有吗?曾泉沉默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